据说阿Q却是留下了后人的,他的后人名字叫作阿QQ。阿QQ不但继承了阿Q的精神胜利法,而且使之更加的发扬了光大了。赵太爷的后人呢,叫赵先生,没有叫作“赵老爷”,听上去要比他的父辈文明且民主了许多。


一天赵先生在街上撞见了阿QQ,可能是遗传学发生了作用吧,他跳过去不由分说就给了阿QQ一个嘴巴。出乎赵先生意料的是,阿QQ以一种平静且平和的目光看着他,满脸笑容的问道:“先生,您打我,您的手不疼吗?您打我,我是不在意的,真的。不过,要是因为打我而伤了您的手,我确是很在意的。”一头雾水的赵先生觉得自己的手的确有些火辣辣的痛,于是,下一次赵先生再遇见阿QQ,便改用皮带来抽阿QQ了。出乎他意料的是,阿QQ以一种平静且平和的目光看着他,满脸笑容的问道:“先生,您用皮带打我,您不累吗?您打我,我是不在意的,真的。不过,要是因为打我而累坏了您的身体,我确是很在意的。”阿QQ的表现着实让也算见过些世面的赵老爷,也有些哭笑不得了。他虽然不理解阿QQ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他还是觉得阿QQ的话是有些道理的。于是,下一次赵先生再遇见阿QQ,便花钱雇了个人去打他了。打手拿着赵先生的赏钱走了,挨了顿胖揍的阿QQ以一种平静且平和的目光看着赵先生,满脸笑容的问道:“先生,您雇人打我,您不花钱吗?您雇人打我,我是不在意的,真的,您再多雇几个人打我,我也不会在意的。不过,要是因为雇人打我而破费了您的钱财,我确是很在意的。” “啊…,这…,你…,我…,可是…!!!???”赵先生这次真的是无语了。“是呀,我为什么要打他呢?打了他,我能得到什么呢?打了他,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他是那样的顺从我,没有任何对我不利的地方,我打他,他也不反抗我,那么,我究竟为什么还要打他呢?为什么呢?”赵先生足足进行了一个月的回顾与反思,最后终于决定,再不去打阿QQ了,甚至偶尔还会夸夸他。出于同样的想法,别的人也都不再去打阿QQ了,而且偶尔也会夸夸他。从这一点上说,阿QQ胜利了。


阿QQ不无得意的向旁人介绍着自己的经验:“知道吗?要克已复礼,克已复礼,懂吗?赵先生不克制,是他的不对,是他没有礼数;而我不克制,则是我的不对,是我没有礼数了。君子不能因为别人不克制,自己就不克制。大家都不克制,那么怎么复礼呢?不复礼,世界又怎么会不乱呢?天下又怎么会太平呢?只要克制,就一定会有效果的。你们也看到了,赵先生已经不打我了,这说明什么呢,说明由于我的克制,他也复礼了。大家都复礼了,这样不是很好吗?所以,克己复礼,仁者无敌!”


的确,从那以后,再没人去打阿QQ了,因为阿QQ已经不是任何人的敌人,也不配作任何人的对手了。人致贱则无敌,精神胜利法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