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长相忆

一品悠蓝 收藏 1 202
导读:    总是试图用一段朝花夕拾的笔记,留住一份洁白如锻的青春。   一切还未改变,却一切都已走远。它们总是若即若离地萦绕于身旁,却在我们最不设防的时候,那样轻易地就握痛了整颗心脏有抽痛了每一根神经。仿佛本已落定的尘埃又被风吹起,缤纷而旋转让人头昏目眩茫然地将自己遗失。那顷刻间喷薄而出的记忆,是怎样肆意地拍打着心房,又怎样汹涌地将人淹没。    常看一些悲剧的苦情戏,美丽的情侣,美丽的爱情,却总是因为各样的原因是有情人不能眷属。当迎风的笑靥已不再芬芳,所有的话都语都以沉默,最令人心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总是试图用一段朝花夕拾的笔记,留住一份洁白如锻的青春。


一切还未改变,却一切都已走远。它们总是若即若离地萦绕于身旁,却在我们最不设防的时候,那样轻易地就握痛了整颗心脏有抽痛了每一根神经。仿佛本已落定的尘埃又被风吹起,缤纷而旋转让人头昏目眩茫然地将自己遗失。那顷刻间喷薄而出的记忆,是怎样肆意地拍打着心房,又怎样汹涌地将人淹没。


常看一些悲剧的苦情戏,美丽的情侣,美丽的爱情,却总是因为各样的原因是有情人不能眷属。当迎风的笑靥已不再芬芳,所有的话都语都以沉默,最令人心醉的,最令人不堪的,不是他们的生离死别,泪雨滂沱,不是女主角转身离去时飘飞的长发与孤寂的背影,不是千山万径都灭绝了踪迹的凄美与绝艳,不是一切触碰时的颤动与割舍时的缠绵。而是,而只是,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那翻飞的记忆突然如潮水般汹涌起来,仿佛从天空直接破空而下,又像从内心深处如波涛般一阵阵打来。哀婉迷离的音乐刹那间倾泻而出,那含泪的双眸与扑面的记忆变换交错,在如水流淌的乐声中,有何等凄楚又何等唯美的镜头,任谁都无法不困惑与时间空间的怅然隔离。


我们曾有过太多的欢乐了,是不是?它们曾经历过太多的艰辛,是不是?那是怎样一段美丽的日子?充满了怎样的甜蜜与疯狂?我们一路行来,风风雨雨见证了不灭的爱情;我们在花间追逐嬉戏,是潺潺的流水应和了我们的笑声。只是现在什么都改变了,什么都失去了,只有零星而断续的片段留住永久的纪念,每一次稍不小心的触碰都是无法隐忍的刺痛。徒劳地幻想着,再挣扎着,只是又能怎样呢?纵然那一个个瞬间被描绘成最完美的画面,纵然这些画面足以清晰而足以欺骗自己,但是仅凭这些唾手可及,却一触即碎的幻象,除了微笑着摇头、叹息或者流泪,除了任凭它牵扯着无尽的思绪在心中肆意划下一道道伤痕,还能再说什么,还能再做什么?


最为不堪的是人已去,情未了。或许真的有一天,岁月的潮水冷却了记忆的岩浆,把一份炙热灼人的情感冲刷如海滩般温和而柔软。仿佛什么都已老去,又仿佛什么都恍然如初。可是还能记起,曾经有过那样一个故事,那样一个人,那样一段华丽如梦境的日子,在我们的生命天空已最美的姿态闪烁过并滑落,,安静纤巧如一颗小小的流星。我们可以临窗而坐,看天边云卷云舒;可以独步小园,任晚来的秋风吹落了满身的花瓣;可以在庭院中静立不语,让一切往事重回心中。人散落,泪散落,歌声散落,我微笑着俯身一一拾起,凝视,如同向夜光杯中仔细斟满葡萄美酒。


真正让人身上的不是别,而是忆罢。怀念本来就是件太奢侈的东西,毕竟天长地久的永远太完美了,完美得让人不敢轻易去想象一个地老天荒的永恒,生怕丝毫只差就会陷入一个人的失落世界。人,都是需要妥协的,当自己感到有些无能为力的时候。


那就这样吧,无论风雨狂潮;那就这样吧,不管地厚天高;有缘相聚,何必常想起,到无缘时分离,又何必长相忆。残秋的叶片,升起火红的宣言,于季节的调色板上,寄寓我多少广袤灿烂的痴迷。当多年以后的一个秋日,一个与今昔相似的夜晚,也许我已白发苍苍,也许我已尘霜满面,可还能忽然间忆起,轻轻感叹,你依旧是我心中最甜蜜,最为温柔的一部分,是我圣洁遥远,又不可触碰的年华。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