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三章 追雪人

冷眼望天 收藏 17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URL] 由于雪人来到这里时,离车子过去已经有了一段时间。车辙上已经覆盖了一层薄薄的新雪,但也仍然留下了雪人一串淡淡的脚印。 还好我追来的及时,如果再迟误些,雪人的淡脚印怕是会被天上飘下的新雪所掩埋了。 虽然发现了雪人的踪迹,但我却遇上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由于雪人来到这里时,离车子过去已经有了一段时间。车辙上已经覆盖了一层薄薄的新雪,但也仍然留下了雪人一串淡淡的脚印。

还好我追来的及时,如果再迟误些,雪人淡薄的脚印怕是会被天上飘下的新雪所掩盖了。

虽然发现了雪人的踪迹,但我却遇上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从车辙来看,雪人与车子的行进方向是相反的,如果我想在这漫无边际的大雪原里找到个活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跟着车子走,这些车子总会有个目的地,迟早会停下来,到时候我可以找开车的司机寻求帮助。如果我还沿着雪人的脚印继续走下去……怕是“前途无量”啊!

此时,我心里只顾着悬横利弊,却没在意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顺着雪人脚印的方向向前走了出十几米远,或许是因为刚才一直跟着脚印走,现在多少有些“习惯成自然”了。

当我腾然醒悟过来时,我转身看了看身后远处数条积雪上的车辙,“算了,还是跟着雪人吧。如果这些车子走的是长途,我估计自己还没追到他们,这些车辙就会被大雪所掩盖。再说我看那雪人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凶禽恶兽,如果它想伤害我,我怕是早就没命了。”想到这儿,我不再犹豫,快速向雪人的方向追了下去……

茫茫空旷、一望无际的大雪原上,除了漫天的雪花外,连一棵树木都找不到。惨白的大地之上,只有我一条破衣罗索的身影在狂风暴雪中时隐时现……

若是在别人看来,我那条身影在这风雪之中是那么的孤独、萧条、苍凉、寂寞……

可我自己却一点也不觉得,就是感到有点无聊。本来想把自己身上那盒三块钱的劣质香烟拿出来抽,可发现身上裹了二三十件烂衣服,想拿出来根本不可能。想拿出手机听听MP3,那也是痴心妄想,除非把身上的死人衣服全部扒掉。

我这人虽不是什么乐天派,却也不喜欢无聊和乏味。我一边顺着雪人留下的脚印向前行进,一边自娱自乐,嘴里吼着不着调的网络歌曲:“北风呼呼的刮,雪花飘飘撒撒,忽然传来了一声枪响,这匹狼它受……”

“砰!”

“我的妈呀!”空旷的雪原上真就传来了一声枪响,我心里一哆嗦,差点没蹦起来,“怎么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就觉得漫天的雪花在枪声中似乎也抖动了一下。

我随即稳定了一下心神,“有枪声说明有人,只要找到一个活人什么事都好办了。”我迅速奔前方的枪声处跑去。

就见前方二、三十米处似乎有一道雪墙,挡住去路。墙高大概有五、六米,长就无法估量了,可以说是左右两边都是绵长无尽、一眼望不到头。适才我只是在注意地上雪人的脚印,根本没发现这道雪墙的存在,而且在这风雪天里,能见度很低。

此时,地上雪人的脚印已经脱离了车辙的轨道,直向雪墙而去。而车辙则向右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大弯,与这道雪墙成为了平行状。

我沿着雪人的脚印来到了雪墙下面。我这才发现这道墙竟是用铁丝网拉织而成的。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铁丝网层叠罗列在一起,足有五米多高。由于那些铁丝网上挂满了积雪,所以远远望上去和一道用雪堆积而成的雪墙一般无二。

在我面前的铁丝网,被人不知用什么工具生生扯开了一米多高、二尺多宽的一个大口子。

这根本不用动脑子想,毫无疑问是雪人干的“好事”。

“砰!”又是一声枪响。

枪声是从铁丝网对面传来的,铁丝网上的部分积雪也被枪声震的簌簌落下。

难道是里面的人发现雪人侵入,所以对它开枪射击?不过,现在持有枪支的人可不太多,无非有三种:军人,警察,还有一种就是干违法勾当、黑社会性质的人。不过黑社会的人,没这么大手笔,没人敢明目张胆的扯这么一道两端都看不到尽头的铁丝网。

从铁丝网上的构造来看,我敢确切的判定这里应该是一处军事基地。

“如果能找到部队上的人寻找帮助,那就再好不过了。我想我的家……我想我老婆……”

细细打量过铁丝网之后,我不禁就是一皱眉,这绵长无尽的铁丝网也不知道入口在哪里。面对着铁丝网我应该是向我的右手边走?还是向左手边走呢?此时的我根本就分不出东西南北来。

以左右为方向,是迷路的人惯用的伎俩。但现在我比迷路还严重——迷失。如果我万一选错了方向,不知道要走多少冤枉路。

“靠!我还真傻呀我,放着这么一条捷径……真是死脑筋不开窍。”我看了看眼前的那个大口子,“不过……私自进入军事基地可能要被送上军事法庭的。再搞不好,有哪个坏兵芽子,以我私闯军事基地为理由,把我当活枪靶给射了也是有可能的。”

我思量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私闯军事基地。还是我那句老话:“我胡大胆怕过谁?”

我小心翼翼的匍匐着钻过了铁丝网……

眼前的不远处出现了一堵围墙,围墙大概有三米多高,从左到右大概有七、八十米长,我面前正对着围墙的中间部位。围墙里面似乎有建筑物存在,大雪天看不真切。这似乎是一个大院儿。雪人的脚印来到墙根儿处便消失不见了。

不用说,雪人一定是翻墙进入了院中。这雪人还真是胆大包天,敢到军事基地里胡闹。不过……给我胡大胆当徒弟再合适不过了。

“它妈妈的,这雪人手脚还真麻利,三米多高的围墙它也能翻过去。我可没那么傻,钻铁丝网已经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如果再翻个墙头……被人发现,我浑身是嘴我也说不清、辩不明了。”

院子再大,它也总得有门。从大门光明正大的进入比翻墙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我信步向着围墙的右手边走去。

我一边沿着围墙行进,一边竖起两只耳朵听着院子里的动静。

院子里隐隐约约传来怒斥声,声音里时不时的夹杂着金属碰撞的铿锵声。看来雪人已经和里面的人短兵相接了。我可真替里面的人捏把冷汗,这雪人的那双脚可是真它妈的邪乎,到现在想想我还心里还直哆嗦呢。

少时,我走到了围墙尽头,向左拐过了一个九十度的弯儿,院子的大门出现在了我眼前。

大门前空荡荡的,并没有一个人把守,估计都到里面抓雪人去了,也不见有任何的军事设施。不过,门口的数十道车辄清晰可见。刚才在雪地里所见到的车辄,定是从这里出发的。

我快步来到了大门口,见两扇大铁门向左右敞开着,我摒住呼吸,身子紧贴着门墙边,稍稍探着头向院中窥望。我此时感觉自己像个贼,不过,为了避免被人当成活枪靶,我还是小心为上。

大门正前方十几米处几座房屋“一”型字排开,房屋的门窗正对着大门方向。房屋的右边是一大片堆积成如同一座小山般的黑煤炭,由于部分煤炭未被积雪掩埋,所以我可以肯定这是一处“煤山”。车辄到了“煤山”处便噶然而止,看来雪地那些车辄是拉煤的煤车留下的,并不是雪人所说的“日本鬼子的装甲车”。房屋左边是一条通道,直通几座房子的后面。

就见几座房屋前面的正中,立着一根有碗口粗细,十余米长的旗杆,旗杆顶端竟挂着一面白色大旗,大旗中央有一轮圆红。那一轮血红在这漫天白雪飞舞的天空中,显得十分的扎眼。

“靠!‘狗皮膏药’旗?他妈妈的,难道这里真有日本人?这么好的旗杆上怎么会挂着一面日本国旗?他妈妈的真是浪费!难道那雪人说的是真的?难道这满地的车辙真的是日本人的装甲车留下的?怎么可能呢!除非这里不是中国的国土。”我又转念一想,“不过……那雪人不是说过‘小子,我告诉你,这里是中国,永远属于中国,’它为什么要说‘属于’呢?难道,这里原本属于中国,现在归了日本人了?不可能!虽然抗日胜利已经六十年了,但日本侵略者给我们中国人留下的伤痛和耻辱是永远不会被历史湮埋的,那是我们所有中国人一块永远无法抚平的伤疤,我们中国人恨日本人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国土拱手相让呢?难道是日本人鬼子的再次侵略?那就更不可能,以我们现在的国力和国人的觉悟性,怎么可能再让日本鬼子侵略,我们每人吐口吐沫对日本那弹丸小国来说,那就是灭绝性的‘洪灾’。现在再次侵略我们中国,那还不是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来三个,就给他来个‘三光’。我们不侵略他们已经算是他们的福气了。那这里为什么会有日本国旗呢?”我的问题又回到了起点。

“除非……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穿越时空等于天方夜谭,时空逆流那叫无稽之谈。这都是根本不可能是事。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雪人,从它嘴里或许能知道些什么。”此时,我似乎忘记了自己是来这里寻求帮助的,我的目标变成了寻找雪人,解开心中疑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