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无线电作弊案 依哪一款法律条文去惩治?

今年广东高考所有考场除实施电子监控外,还启动120个无线电信号监测站,派出40多台无线电信号检测车,所有考试都在“电子眼”和“电子警察”双重监控下进行(《羊城晚报》6月7日一版)。


今年高考,广东为防止无线电作弊的监控阵容可谓史无前例的强大。耗费的财力、物力、人力可谓不少,但愿能有效遏制考场的无线电作弊案。


考场用无线电等高科技作弊,非自今日始。曾有媒体报道,去年浙江永康破获的高考无线电作弊案,就有30人涉案。


作弊工具越来越“高科技化”是高考舞弊的新趋势。媒体报道,从去年破获的考场作弊案,和今年高考前破获的涉嫌贩卖作弊器材的案件来看, 除了米粒大小的“耳麦”外,还有笔式和手表式接收器、短信橡皮、缝在衣服上的扣式摄像机等。据称,有些还有反屏蔽功能…… 据《北京晚报》报道,现在很多考场已经开始用金属探测设备防无线电作弊,但是防不胜防,许多作弊器材都能躲过金属探测。在作弊与反作弊大斗法中,往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高考,还有有许多重要考试,诸如研究生考试、职业资格考试、公务员考试、其他学历考试,无一不是决定人生命运的重大事件。因此,考试作弊有着很大的需求,为考试作弊提供“优质服务”竟然逐暂形成市场,在惩治不严的环境中逐步发展。


考试作弊屡屡发生,呼唤以法治考。如果高考在内的各种重要考试不能杜绝舞弊,反而让其越来越猖獗的趋势,是对社会公正的一种严重侵害,也非常有伤我们的世风。考试作弊,已不仅仅是道德行为的失范的问题了。是一赚钱为目的的犯罪行为了。


遗憾的是,高考无线电作弊案,依哪一款法律条文去惩治,竟然还是个问题。去年1月英语四六级考试前夕,公安机关端掉一个制售隐形耳机等作弊工具的窝点,可民警把《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刑法》翻了个遍,对于“制销考试专用作弊工具”的问题,也没有找到明确的处罚规定。“我们只好对他进行教育,暂扣作弊工具,把他放了。”的确,目前考试违规处罚明显滞后,只是针对考生 和监考 老师等教育系统的人员,而且强调的也是针对考题提前泄漏、考场内夹带纸条等作弊行为,对于社会人员场外发送无线电信号并没有明确说明处罚的方法。教育部今年高考前虽然发出“五项禁令”,再次向高考舞弊行为发出警告。但能起多大作用?


及时出台一部严厉而完善的《考试法》是形势所需。在法律的框架下对种种考试作弊现象进行预防和惩罚,让考生在“公平、公开和公正”前提下“平等竞争”,是公民所期盼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