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结婚的时候,无疑是最幸福的,那时候子剑也不例外,每天最甜蜜的感觉就是下班赶紧回家,守着老婆,说几句小黄段子,逗得老婆小脸红扑扑的笑着,子剑好像有着天生的幽默细胞。

随着时间的推移,子剑发现,婚姻的生活也是很枯燥的,而且充满各种危机。危机的有时让人一下子接受不了。慢慢的,慢慢的-------------。

子剑很明白自己是一个胸无大志的男人,安于现状,胸无大志,当然这样的人在单位也只能是个小员工。

枯燥乏味的每一天加上人心欲望的膨胀,子剑发现那个曾经小鸟依人的她变了,变得爱唠叨,她开始数落子剑父母的种种不是,进而转为挖苦子剑的无能,对比某某男人每年挣多少钱,看某家又添私家车了,看某某男人又升官了-------

子剑一直默默忍受着各种指责,尽量哄着她开心,因为他知道她说的都是事实,他确实没有人家的那种能力和魄力,自己也深知一点:我太平凡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也变本加厉,子剑几乎再也没过 安心的日子,他开始努力学会忘记,忘记她的蛮横,开始糊涂,糊涂每一天,这是唯一的选择。无情而又重复的岁月折磨着两个渐充敌意的心。

她也很少和同学朋友见面聊天了,用她的话是,因为子剑的无能让她丢不起那人。离婚成了她的口头禅,而且她也开始把存款改成了她的名字,她也有一个充分的理由,因为算命先生说子剑是漏斗子命,所以用子剑的名字是存不住钱的。

天是灰色的,很暗淡,暗淡的让子剑每次下班走到家门口,都有一种想死的感觉。婚姻成了他最大的痛苦和精神负担。今天重复着昨天,也看到了明天的无奈。

任何人都不知道这样的婚姻能坚持多久,甚至这个婚姻本就是维持给双方父母看的。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彻底改变了一切进程。

子剑的弟弟检查出患了脑肿瘤,需要一大笔手续费用,子剑很想帮一下弟弟,也是帮一下父母,因为父母因此一下子显得苍老了很多。当子剑小心翼翼的提出这事的时候,却换来了她最恶毒最难听的数落之外,最后撂下一句话,没钱!

子剑再也无法忍受她的一切!当时积攒了所有的勇气第一次说出了憋在心里很久却一直没说的话:我既然那么一无是处,离---婚-----好-----吗?!还你自由!也----饶了我好吗?!

她短暂的发愣之后,发疯一样摔着能抓到的一切东西,同时发泄着自己所受到的委屈以及清贫的生活所给她带来的摧残。最后歇斯底里的指着子剑说:今天不去离婚,你就不是一个男人!!离婚事宜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决定的,子剑就像个局外人,当然他也习惯这样了(苦笑)

出了民政局,子剑还要上班,就跟她说了一句:你从此自由了,去闯你的天地吧,没让你过上好日子,对不起-------------。

没收到她的回答,人以远去,就像一阵风,从来就没存在过的风。

晚上回家的时候,子剑发现,家里被洗劫一空,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包括米油盐----------

月底了,还要交水电费的,可是他兜里只有四块钱,这是他当时的全部家当,他买了一盒烟,寂静的抽了一个晚上---------。

子剑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的处境,他们已经够操心的了。第二天就搬到了单位宿舍,并且去食堂预支了饭票,这是唯一的生存办法--------------。

子剑一直在思考,在回忆,今天的结局,到底是哪里错了?

痛苦的回忆让子剑发现了自己忘记的太多,这几年去维持一个死亡的婚姻是多么的愚蠢,他越想就越佩服自己当时的坚贞和勇气。他努力回想她的好处和温柔,可是想不起来,想到的就只有她的飞扬跋扈和暴戾。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是和一个魔鬼过了这几年!

离开她的日子,子剑深刻体会到了生活原来是这么美好,空气原来是这么新鲜,一个人原来可以这么自由。

他把所有经历投入了工作中,不愿意再去想以前了,太痛苦-------------


本来一切好好的,很平静,特别适合子剑这种平庸的男人。可是昨天接到一个电话,是她姐夫打来的,大体意思是:

她见了好几个别人给介绍的男友,都不满意,现在瘦了很多,她还经常无意的说出子剑的名字,也经常无意的说出子剑很手巧,家里的东西坏了从来都是自己修好,虽然没啥本事但也不像某些人那样去喝酒酒,赌博--------

谈论别人丈夫的时候,也经常无意的用子剑的优点去对比-----------。

她姐夫最后说了一句:她已经反悔了,来接她回家吧------------

放下电话,压抑已久的冤屈悲愤和无奈一下子涌上心头让子剑抑制不住的失声痛哭!

(本文作者亲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