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说说公安局机关和基层的关系!

十年前,同志们是满腔热血地涌入基层,现在是削尖脑袋往机关钻。身在基层的民警是凄风苦雨,郁郁寡欢;位居机关的民警是喜形于色,谈笑风声。机关是办理事务性的部门,主要从事决策、指导、协调以及服务等工作。基层是各种组织中最低的一层,是跟群众联系最直接的。两者原本有着各自定位和效能的机构组成单位,如今却成了矛盾的对立面。

我们的民警之所以不愿意扎根基层,之所以对机关趋之若骛,原因是同志们把基层看成了“地狱”,把机关看成了“福地”。两者的地位悬殊主要集中在三个不平衡上:一是工作强度不平衡。根据某市区派出所2007年的工作数据显示,该所的30位民警全年破获刑案545起,查处治安案件2634起,接处警11833起,同时还要花费大量时间去对付各种民间纠纷、警卫保卫、检查评比、清查整治以及大会小会等等,人均休息时间每月不足2天。机关民警单从休息时间上来反映,机关的工作强度不足基层的四分之一,并且有过之而不及。二是心理压力的不平衡。从我市情况看,2005年投诉351起,无理投诉269起;2006年投诉381起,无理投诉309起。“刁民”的无理投诉和我们陶醉的“零投诉”产生了强烈对抗。试问,我们的基层民警能不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坐在办公室”的机关民警,不跟群众接触,不直接办案,投诉的问题几乎与之绝缘。此外,两者的职业风险问题也是如此。三是政治待遇的不平衡。如某城区分局在2006年的“双聘”活动中,被提拔的26位民警中,派出所民警的提干数为零!这虽是个案,但也表明了基层民警的提干几率十分渺茫。而且,基层单位的职级低,一个基层民警混到副科,估计努力一辈子都是枉然。机关则不同,机关科室林立,内设机构分布广泛,不仅提干的几率大,而且“职”量高。如此对比,机关和基层之间矛盾的产生也便在情理之中了。那么,如何调和矛盾,让两者的关系重新走向和谐、健康,是值得我们思考和探索的。

解决或缓解机关和基层的矛盾关系,关键的问题是真正构架起“金字塔”式的机构体系。换言之,就是在机构设置上始终遵循“小机关、大基层”的原则。“小机关”就是精简机关的部门科室,防止“脑水肿”,但事实上机关部门科室有增无减,甚至一项活动的开展就引发一个部门或几个科室的诞生。如:苦练基本功练出了教育训练处;“二代证”冒出了身份证管理所;科技强警带出了科技处等等。这些工作完全可以合署办公,没必要另立“山头”,更没必要招兵买马。“大基层”就是做大做强基层,公安部开展的“三基”工程实现了县级公安机关的80%警力下沉,这是最大的成效之一,但最大的遗憾是忽视了地市级、省级公安机关的机关警力下沉。因此,“手术”的重点是地市、省两级公安的机关单位。机构和警力是“皮”和“毛”的关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地市、省两级的机构问题精简了,机关的警力下沉问题也就随之解决了。同时,目前搁置在机关单位的退居二线的中层干部和50周岁以上的老民警,数量是可观的,工作经验是丰富的,是我们公安工作的一笔财富。但我们既没有开发利用,促使他们发挥余热,也没有进行必要的分流安置,充实基层。客观的说,这个年龄段的同志尚属“壮年”之列,完全可以安排“正式”岗位,开展“正常”工作。





逾期未作出解释。你的原创被评定为假原创,我们将给予扣分处理。

本文内容于 2009-6-18 20:21:50 被叶单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