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监狱服刑的十年 正文 刘“神经”的前半生 ( 十一 )

liesliu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size][/URL] 几个人看完起诉书后,都吓坏了,绑架十年起步,像刘神经这样的人,还有几个十年呢?几个人很后悔,又气愤,都骂杨小松不是东西,是故意害他们. 审判开庭时,刘神经和他的三个连案一起指证杨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








几个人看完起诉书后,都吓坏了,绑架十年起步,像刘神经这样的人,还有几个十年呢?几个人很后悔,又气愤,都骂杨小松不是东西,是故意害他们.


审判开庭时,刘神经和他的三个连案一起指证杨小松,这才把杨小松拉了进来.正是因为把杨小松拉了进来,他们四个人的刑期才得以减轻,都判了十年以下,而杨小松,他成了主谋,被判十年.


刘神经到今天还没搞明白,芸姐和杨小松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芸姐安排杨小松做的呢,还是杨小松本人.他云里雾里找不到答案,他只知道,和芸姐在一起那么多日子,芸姐应该对他有感情的.在看守所期间,芸姐罩过他.


到了监狱,芸姐开始还跟他有联系,后来干脆换了手机号码,不再理会他.


刘神经跟我在一起服了一年多刑期的时间后,他没能当上监狱总巡班,甚至没当上组长.虽然拿点思想改造分很容易,但作为主分的生产分他却拿不到.所以,他虽然过得顺,但没有很顺利的拿到实际的东西-行政奖励.


在这一年多时间的后期,为了改变他获减刑资格较困难的处境,他又闹了眼子.


首先闹的一个眼子是为脱离劳动.


刘神经是不喜欢劳动的.一劳动起来,不准讲话、不准走动,这些都是对他现有个性的一个压制.所以,他千方百计想脱离劳动岗位.


想脱离劳动岗位,只有两个位置可以去.一是当特岗犯,这已不可能.随着监狱体制的改革,他的劳改油子的形象已不在适应这个岗位.二是到病犯监区.这一点还有可能,虽然他身体上没病,如果把他脑子上的神经病看作真的神经病,也可以去.


他知道,他唯一可去的是病犯监区,要去也是很困难的,真要去,还要自己给自己烧把火.


于是,刘神经每天在劳动现场像逛商场一样,窜来窜去,高声与人讲话,故意打扰别人,故意引得干部心烦.他的故意表现,的确令干部有些不满.但这些,不足以使干部烦到把他踢走.刘神经小打小闹一阵子之后,他觉得不行,要把眼子闹大.


那个时候我们所从事的劳动,是毛织加工,一人一台编织机,一台编织机价值三千多元.编织机安装在角铁架上,如果操作不当,可以使角铁架和编织机一起翻倒.角铁架一翻倒,编织机就会被摔断.


三百多号人的车间,没发生过一起编织机摔坏的事件.就在刘神经千方百计要调走的时候,他的编织机翻了.编织机摔在地上,摔成两截.


当他的编织机摔到地上的时候,那声响引来了众多服刑人员过去围观.干部的位置较远,干部跑过来的时候,做着很气愤的样子,当问是谁摔坏编织机的时候,那股气势好像马上要对当事人进行.......


刘神经立即主动而又从容的站出来,说是自己摔的.干部一看是刘神经,态度立即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连声说:"不要紧,不要紧",并立即指派人员清理现场,安排刘神经去休息.


刘神经摔了编织机的第二天,他如愿以偿的调走了,他调到了病犯监区.


后来听人说,刘神经到病犯监区后,也很难争取到行政奖励,他很烦,以至于他在病犯监区,又闹了一个叫人意想不到的眼子,他想办理保外,他不想坐牢了.


刘神经到病犯监区来了几个月后,他"患"了病,得了肺结核.


他被安排到其他肺结核病人监室居住,每天吃药.药吃了一段时间后,刘神经的腿又有点听使唤了.


腿不听使唤不要紧,他懒得找医生看腿,每天继续吃他的药.终于有一天,他的腿完全失去了知觉,不能动了.


直到腿不能动了,刘神经才告诉那些医生,说他早就感觉到喝了那些药后,腿有些不好使.以为是正常反应,就没有跟医生说.现在腿已经不能动了,肯定是药的问题,他要医生负责.他就这么赖得医生了.


几个医生把药把药检测了又检测,发现没有问题.但刘神经所表现出来的,双腿失去知觉,是因为喝了药之后才出现的.他们也怀疑刘神经是在装,但不能说,刘神经这个人不好惹.


最后,经上级批准,监狱医院送到了局总医院进行检查.


到了总医院后,总医院的医生也认为喝了治肺结核的药不会造成双腿瘫痪,以前没有这个先例.


医生用针刺,给他检查双腿的神经系统.针刺进神经系统是很痛的,没有正常的人能抗得住针刺后所产生的痛苦.针从各个地方,刺进刘神经腿部的穴位,刘神经像没有知觉一样,一样的跟医生说话,开玩笑.


刘神经的病在总医院没有检查出结果.他被送回了监狱.


回到监狱,刘神经又被送回了我所在的监区.刘神经因为双腿失去知觉,监区专门安排两个犯子侍候他,为他打饭,给他洗澡,背他上厕所.刘神经虽然成了这个样,他的情绪还是快乐的,他像往常一样跟大家说笑.


那个时候,我们都很同情他.一个正值壮年的人就这么躺下了吗?一个旺盛的生命力就这么消失了吗?我很难接受刘神经的变化,我不止一次关切的问他:"刘神经,你以后怎么办?"


刘神经每次都会眨眨眼,然后笑笑:"我刘神经总有一天要站起来的."


那时候,我根本没有想到刘神经给我眨眼的意思,实际上他在给我发出一个暗号,他是装的.


刘神经这么一躺半年.他躺着不要紧,可是给监管带来了麻烦.按规定,监院白天不能留人,现在破例了,每天都得有干部招呼.


到了晚上,所有集体学习活动,犯群不能全部集中,而且,一个瘫痪了的病犯长期躺在监室里得不到治疗,对其他服刑人员是一个很大的心理伤害.


刘神经长期这么躺着,监狱方面就长期存在一个心病.他们也在想办法解决.他的病情真实性又得不到认证.保外就医是不太可能的,唯一的办法是用感情来感化他.


半年之后,监狱新调来一位主管改造的副政委.这个政委姓车.车政委对刘神经展开了攻心战.


车政委有很好的攻心手段.第一次见刘神经,他给刘神经带来了水果,牛奶等物品.这种现象在监狱里是极少见到的,车副政委的这一举动首先打动了刘神经的心.


车副政委开诚布公的对刘神经说:"现在罪犯们都知道你是真瘫了,但是,我心里有数,我给你一个台阶下,你早日站起来,我绝对不追究你装病抗劳的责任,只要你把得住舵,不能向犯子们透露你是装病,你要说是自己养好的.这样,对大家都好.如果你想长期装下去也行,那么,我保管再过半年之后,你的双腿将会萎缩,你会真正失去站立行走的机会,我不想多讲,你是少有的聪明人,你该明白."


车副政委走后,刘神经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但是他有些不甘心,但装病的事情已被监狱确定,车副政委又对他既往不咎,但何况坚持下去会造成又腿肌肉萎缩.


就在他举棋不定地过了一个星期,车副政委又来了,又拎了东西,他言谈还是那么直白,那么亲切.刘神经不得不向直白和亲切投降,他表示,将在一个比较适当的时候站起来.


过了一些日子后的某一天,刘神经对招呼他的罪犯说,好像自己的腿有了感觉,让那人给他掐掐,这一掐,他还真有了感觉,大叫一声,哎哟!好痛啦.


他的这一声叫声,把全监室的人都吸引过来,大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问自己,难道刘神经就平白无故的好了?


有个犯子说,因为刘神经喝了车副政委的牛奶,增加了营养,腿自然就好了.听了这个犯子说的话,大家都觉得有理.明白的人不多,他们也不问,也不看.反正假戏真戏都是人演的,看不看,问不问,都没多大意义.


此后的几天,刘神经装模作样摸着走廊栅栏行走.装着很痛苦的样子,突然有一天,他什么都不扶了,行走如初.


这一年的年终,刘神经被评为了积改分子,他作为积改典型在监狱大会上做演讲,演讲的报告标题是:<警官如父母,帮我站起重走人生路>,读这编演讲稿,他声音宏亮高亢,只是下面传来很多议论杂声.


这个时候,绝大多数犯子都知道刘神经的病是装的,所以在他读演讲稿的时候,他必须大声读,以免听到下面有人说自己装病,控制不了自己,会笑起来.



刘神经"病愈"后不久,他又被调回了病犯监区,在病犯监区,狱方照顾他减了两次刑,直到满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