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缅北 正文 第六章出征缅北(1)

信周 收藏 6 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size][/URL] 第二天天黑以后,一辆美式中型吉普车从云大后门悄然驶出校园。前面的驾驶室里坐着身穿便衣的李副官和司机,后面车厢内坐着四个人,东方焜、阿强、慈梦薇和凌峻峰。 东方焜提出梦薇和凌峻峰要跟随去缅北,起初李副官不同意,东方焜解释说这两个人都有各自的专长,对寻找宝藏有很大帮助,李副官才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第二天天黑以后,一辆美式中型吉普车从云大后门悄然驶出校园。前面的驾驶室里坐着身穿便衣的李副官和司机,后面车厢内坐着四个人,东方焜、阿强、慈梦薇和凌峻峰。

东方焜提出梦薇和凌峻峰要跟随去缅北,起初李副官不同意,东方焜解释说这两个人都有各自的专长,对寻找宝藏有很大帮助,李副官才点头同意。

中吉普的车厢上罩着帆布的车棚,木板凳子靠两侧厢壁,坐在上面的人面对面看着。车厢的中间堆满了行李和携带的各种物品。

梦薇一身男装,长发全部塞在帽子里,猛一看像一个英俊小生。因为光线灰暗,除了东方焜和阿强,现在还没有人注意到梦薇是个姑娘。

梦薇紧挨东方焜坐在,这样她的心里有安全感。阿强和凌峻峰坐俩人对面,此时几个人都在静静地坐着,想着各自的心事,谁也不说话。

只有阿强把他那只二十响拿在手里不时地摆弄着,时不时地用衣袖擦擦枪身。这是支真正的德国造毛瑟M1932驳壳枪,东方聪健托朋友花高价从青岛给他买的,阿强如获至宝,睡觉的时候都抱在怀里。至今还没舍得打一枪,如果在灯光下能看到烤蓝色的枪身发出诱人的光泽。

平时阿强闭着眼睛可以把这支枪快速的拆卸分解和组成,所以虽然车厢内很黑暗,阿强摸着枪的每个部分就跟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他一边摆弄手里的枪,一边在想这次去缅北这支宝贝一定要开荤了,自己无论如何要保护好少爷,否则对不起老爷对自己的养育之恩。

吉普车出城西去,一个小时候行驶到西山脚下停了下来。西山位于滇池西岸,从远处望去,整座山脉则如同一个美丽的少女仰卧在滇池畔,而西山是由昆明去缅甸需要翻越的第一座大山。

吉普车停稳后,李副官率先从驾驶室出来,他借着驾驶室里微弱的光线看了一下手表,低声骂了一句,“妈的,怎么还没到。”

后面车厢内的几个人也借机下来活动一下身体,因为后面他们很可能要颠簸十几个小时才会停下来休息一下。从这里出发,沿着著名的史迪威公路前行,如果运气好,达到目的地至少也要十天到半个月的时间。

等了十多分钟,远处有明亮的车灯在晃动,漆黑的夜色中如同两把锋利的宝剑上下挥动,仿佛要把混沌中的宇宙劈开。

不一会,又一辆中吉普在路边停了下来,从驾驶室里下来一个人,穿着军装,肩膀上有两道杠,是个中尉连副,肩膀上却斜挎着一只盖德M3式冲锋枪,在车灯的照射下跑到李副官的身边行了一个军礼,大声说:“报告李副官,行动组的兄弟们都到齐了,请指示。”

“你们怎么才到,好了,上车出发。”李副官说完转身朝前面车走去。

东方焜知道后面车上的这些人都是从26军警卫营里挑选出来的精英,由一个连副带队专门负责这次寻宝行动的保卫。

见李副官上车,其他几个人也纷纷从后面爬进车厢里,随后把后面的布帘放下来。两辆中吉普在轰鸣声中开动了,惊心动魄的寻宝之旅正式开始了。

出昆明向西的这条滇缅公路走到龙陵后分岔,从两处进入缅甸,也就是史迪威公路的南线和北线。南线是经潞西、畹町进入缅甸,北线是经腾冲、猴桥进入缅甸。

东方焜他们这次要走的是北线,就是到达龙陵后拐向西北,经过腾冲进入缅北,不过就是从昆明到龙陵这段路程他们至少也要走七八天的时间。

李白所作的《蜀道难》中,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感叹,李白一定没有到过滇西,否则就不会有蜀道难的感慨,而是滇路难了。

坐在车里的人很快就尝到了什么叫颠簸,汽车根本就不是在行走,而是在跳跃着前行。

因为是夜晚,大家看不到车外的情景,但是从剧烈的跳跃中他们能感受到是什么样的路况,有时比乘坐遇到风浪的小船,都让人惊心,颠起的身体还没落下来,车子又跃了起来。

几个人被颠簸得有了晕船的感觉,梦薇第一个受不了了,趴在车厢后挡板上呕吐起来。

听到梦薇呕吐的声音,凌峻峰惊讶地问:“她是个女人?”

阿强坐在凌峻峰的旁边,不以为然地回答,“有什么好奇怪的,没人说她是男人啊。”阿强从第一次在医院见到凌峻峰后,就从心里不喜欢他。

人的交往就是这样,第一印象非常重要,往往会决定两个人的关系,而且第一印象还很难被改变。阿强第一次见到凌峻峰后就感觉他有些阴阳怪气,所以不喜欢这个人。

凌峻峰没有理会阿强,而是望着对面的东方焜说:“东方,我们不是去旅游,带着一个女人会很不方便的,进入原始森林后她会拖累大家。”

阿强一听凌峻峰的话心里就不乐意了,心想还轮不到你来教训少爷,阿强没等东方焜说话就抢着说:“我们少爷都不怕,你多操什么心?”

梦薇吐了一阵后挺起身体,然后又坐回到东方焜身边,摸出手绢擦了擦嘴,虽然汽车发出的噪音很大,刚才俩人的话她听得很清楚,从心里感激阿强为自己说话。

凌峻峰见东方焜没有什么表示,又接着说:“你们对缅北的热带森林根本不了解,那里的莽莽林海会吞噬进入到里面的一切,到野人山寻找宝藏的人,十之八九都没有从丛林中出来……”

阿强从小生活在东南亚,对热带丛林非常熟悉,他马上打断了凌峻峰的话,“你这些话吓唬别人可以,对我们可不好使,我和少爷自小就在丛林里长大,什么也见过?”

“阿强,凌兄说得不错,缅北的热带丛林的确是凶险万分,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东方焜大声对阿强说。

东方焜无法跟凌峻峰解释为什么要带着梦薇,阿强的话刚好替他解了围,所以东方焜一直没说话,任凭阿强向凌峻峰发泄不满,看到火候差不多了,于是制止阿强再说下去。

凌峻峰见东方焜对自己的话没有表示什么,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他想不通东方焜为什么会让一个女人跟随着,他知道东方焜对探险很有经验,应该会考虑到带着一个女人的后果。

车厢内有又陷入了沉默中,耳朵里只有发动机的轰鸣和汽车的颠簸声。大家虽然都有些疲倦了,但是在这种环境中要想睡觉却是不太可能,身体不时地被抛起来,然后又重重地摔在坚硬的座位上,全身仿佛是散了架一样。

天亮后,他们到达了滇缅公路上的第一个县城安宁,叫县城实际上只有一条百十米长的街道,两边是低矮破旧的房屋,县城边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空场,旁边有几栋木板房。这里是一个兵站,抗战时期奔波在滇缅公路上的运输车队到这里后歇歇脚,沿途有很多这样的地方,不过现在有些已经废弃了,有些被保留下来当作了马车店,供来往的客商歇脚。

两辆吉普车停在空场上,大家纷纷跳下车。只见周围杂草丛生,一幅败落的迹象,已经没有三四年前繁忙的运输景象,当时一个车队过来就有上百辆卡车,空场上停的满满得。

东方焜在心里计算了一下,他们行进的速度平均起来每小时还不到二十公里,比跑步快不了多少。而且这段路在整条滇缅公路上,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好的,照此情况看,要到达缅北真的是一个漫长的征程。

他们在这里稍作休息,吃点东西然后抓紧时间赶路。颠簸了一个晚上,所有人都疲惫不堪,感觉比走一晚上的路都累。李副官领头走进了旁边的木板房里,招呼伙计赶快给他们准备吃的。

这时东方焜他们才注意到后面中吉普里下来的士兵,加上带队的连副和司机刚好十个人,不愧是老蒋的嫡系部队,清一色的美式装备,有两个人背着M1型卡宾枪,其他人都是美制的新式汤姆森冲锋枪。

早点供应米线,伙计很快就将大碗的米线端了上来。他们这些人围坐在三张桌子边,士兵们坐了两桌,东方焜和李副官他们单独一张桌子。

李副官一边吃一边对几个人说:“大家尽量多吃,咱们要到晚上到下一个休息点的时候才能吃饭。为了多赶路在后面的日子里咱们一天只能吃两顿饭。”

“我听说缅甸那边的人就是一天吃两顿饭。”梦薇低着头边吃边说。

“咦,她是个姑娘?”李副官惊讶地问,“难怪感觉这么清秀。”

坐在另外两张桌边的士兵听说有姑娘,不约而同地伸长脖子朝这边张望,这些当兵的听到有女人,如同蚊子嗅到到血,有两个士兵竟然情不自禁地起身走过来,笑嘻嘻地说:“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跟咱们一起行动?”

李副官脸色一沉,呵斥了一声,“回去吃你们的,没见过女人啊,一幅色迷迷的样子。”

李副官转脸望着东方焜说:“一路上让个女人跟着,这不是惹事吗!”

东方焜只好如实说:“三份藏宝图里有这位姑娘的一张,如果不让她参加,咱们只能再回昆明。”

“哦,原来如此。”李副官只知道有人给了东方焜一份藏宝图,却不知道是什么人献出来的,他好奇地看着慈梦薇问:“请问这位小姐是什么地方人?”

“东北人。”梦薇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饭也不吃了,起身朝外面走去。

看着慈梦薇的背影,李副官自言自语地说:“还是个带刺的玫瑰,很有个性。”

东方焜已经预感到梦薇在接下来的旅程中肯定会带来不少麻烦,在这群如狼似虎的男人中,一个漂亮女人带来的冲击波是非常可怕的。这些整天把头颅栓在裤腰带上的士兵,有时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吃完饭后,东方焜把阿强叫到一边,偷偷地叮嘱说:“你一定要注意保护好梦薇姑娘,任何时候都不能让她脱离你的视线,听明白了没有?”

“知道了。”阿强闷声闷气地答应一声,接着又发牢骚说:“她一个女孩家跟着瞎折腾什么,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这时其他人都已经上车了,东方焜也不再说什么,招呼阿强朝吉普车那边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