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6.html


“醒醒,醒醒,时间差不多了。”刘一根推了推张擎和,“你看月亮都快落了,这少说也有下半夜了,小鬼子都打瞌睡了,我刚才看见了。”

张擎和揉揉眼,问道:“少说也有一点多了,把东西带齐了,一会干掉两个动作麻利点。你先在这瞪着我,我先去把那条狼狗给拾掇了。”

刘一根抓住张擎和的衣角,说:“你小心点。”

“放心吧!这种地下工作我又不是干过一次两次了。”

张擎和摸着黑夜来爬到了一棵大树上,他看见两个日本兵开始打瞌睡了,另外两个在不远处蹲着抽烟,那条狼狗被拴在无米远的地方驻守机枪防线。张擎和在树上站稳了,把弄好的老鼠药拌羊肉重新放在塑料袋里搓了搓,感觉药性完全融合进去了。“啪”的一声扔到了那条狼狗的地方,“坏了,远了,那家伙够不着。”

这时那条狼狗听到了声音爬起来四处狂叫着,两个打瞌睡的日本兵端着枪站起来,吆喝着:“有偷袭,有偷袭。”另外两个日本兵从那边走过来,端着枪问道:“八嘎!哪里有偷袭。”狼狗还在朝塑料包的方向咬着,日本兵围着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找到,一个日本兵走到狼狗面前摸了摸,喝道:“你的不要乱叫的,再乱叫死啦死啦的家伙。”

狼狗根本不听他的训话,还是疯狂地叫着。“啊!八嘎,是这个东西。”一个日本兵拣起了塑料袋,“是块肉,它要吃这块肉。”

那个日本兵扔到狼狗身边,没等别人说话狼狗已经将羊肉吞进了肚子,蹲在树上的张擎和长舒一口气。

“你的拿的什么给它吃?”

“一块肉,一块肉!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狼狗不在乱叫,趴在地上怪怪的睡着了。张擎和从树上下来,回到刘一根这里,“奶奶的,刚才差点坏了大事。”

“那家伙死了吗?”

“活不了,顶多半个小时就一命呜呼了。”

“下一步怎么做?”刘一根长舒一口气问张擎和道。

“一会别开枪,用这个架在脖子上一刀毙命,若是一下弄不死他也别开枪,赶快跑,明白吗?。”张擎和拿出刺刀对刘一根说道。刘一根没有说话,他心里有些害怕。这是两个人要去和鬼子整个阵营打仗,万一杀不死,鬼子喊出声来,他们两个恐怕就跟那条死了的狼狗一样,与世长辞了。张擎和知道刘一根此刻心跳是往日的一倍多,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兄弟,别怕。鬼子的命不值钱,鬼子的命也很脆弱,只要一刀子下去了,别插穿了基本上就死定定了。放松点,心里越紧张一会你下手越慢,放松点。”

张擎和安慰着刘一根的同时,他的心里也绷紧的厉害,原来和鬼子拼刺刀都是正面的。现在到了暗处,鬼子在明处,却有些不适应了。他抬头看了看鬼子,说道:“好了,是时候了,一根你从那边绕过去,我从这边过去,等会看我手势行动。”

刘一根但站着答应了,张擎和还是不放心,他抱了抱刘一根,安慰道:“想想死去的那些兄弟,那些刺刀都插在鬼子身上,你就不害怕了。”

张擎和一个转身消失在了黑夜里,刘一根抬头看了看对面,腿还是有些发软。“一刀下去,别让鬼子有喘第二口气的机会。”他想起了张擎和刚才的话,硬着头皮冲向鬼子阵营。黑夜里你根本看不清楚前面有没有绊脚的东西,只能凭着感觉往前走。张擎和往前走着,忽然他的脚下一滑,一个东西猛地扎进了脚上,疼的他差点叫了出来。

“奶奶的,关键时候出事。”张擎和蹲下身去把扎在脚上的东西拔出来,揉了揉,抓了一撮土放在流血的地方。过了一会他起身一瘸一拐的摸了过去,那条狼狗死了,腿都伸直了。两个鬼子抱着枪在那打盹,另外两个没了动静。张擎和看见了刘一根,做了个手势两人慢慢靠近正在打盹的两个鬼子。张擎和和刘一根靠在一起,张擎和指了指那个瘦小的鬼子,示意刘一根解决那个。刘一根点了点头,两人交叉轻轻走上去。张擎和把刺刀攥在手里,只要他靠近鬼子一米,那么他就立刻让他去见阎王爷爷。近了,近了,还有三米,两米。张擎和一个大步上去给了那个胖日本兵一个锁喉的动作,然后刺刀在他的胖子上轻轻一擦,小鬼子脸吭都吭声就倒了下去。那个瘦瘦的鬼子刘一根还没敢靠近他,张擎和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动作要快,要麻利。这时那个鬼子翻了个身,打了个喷嚏,刘一根顺势迈上去捂住他的嘴,刺刀从背后直刺他的脖子,血浆溅到了刘一根的脸上,热乎乎的。张擎和看到刘一根干的不错,伸出大拇指给他看,刘一根总算顺了一口气。两人把鬼子各自拉到一边,很快换上了鬼子的走了回来。张擎和走到刘一根这里问道:“还合身吗?”

刘一根点点头,问道:“尸体怎么办?”

张擎和说:“先放在麻袋里,一会把那两个解决了一块处理。”这时两外两个鬼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两个人喝了酒,哼着日本歌走过来。张擎和知道这样解决这两个就容易多了,他递了个颜色给刘一根,示意他做好准备。

“嘎嘎!嘎嘎!!拉拉!拉拉!”两个鬼子相互揽着走了过来,把酒瓶子推到张擎和身上,张擎和顺势朝身后一退。“你的喝了它,喝了。”日本兵大声叫道。刘一根走过来夺过张擎和手里的酒,说道:“他的是娘们的,我的喝。”

“好好,嘎嘎!!拉拉!!”

“嘎嘎个!!拉拉个!”

刘一根喝了一口兵没有咽下去,而是吐在了鬼子的脸上。张擎和一个跨步一个鬼子揽在腰里,刺刀轻轻一动,一股鲜血从脖子里冒了出来。另外一个,刘一根用同样的方式解决掉。张擎和说:“把他们集中到一起,那四条麻袋装进去,今晚是先放在这上面,明天一大早鬼子的送粮车来了一并装上去。”四个鬼子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被张擎和和刘一根干掉了,两人端着枪站在门口,还真像两个日本兵。刘一根说道:“刚才我差点就哭了,幸亏这刀子快,鬼子没有反应过来就死了。”

张擎和说道:“我说过了鬼子的命不值钱,很脆,怎么样这次试着了吧!”

“试着了,不过没有什么感觉?”

“是被吓坏了,刺刀怎么出去的都忘记了。”

这个夜晚,张擎和和刘一根按照预前想的那样,处理掉了那四个在阵营门口守卫的鬼子。

天快亮的时候,小妾从六子的怀里挣脱出来,她穿上衣服对六子说道:“六爷,我得回去了,老爷他要是醒了见不到我,他肯定会起疑心的。”六子再次将小妾揽在怀里,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宝贝,你心里是他重要还是我更重要。”

小妾撒娇着捏着六子的鼻子,说道:“当然是六爷你了。刘大胖这个老不死的裤裆里的东西不管用了,每天晚上还要做,真是气死姑奶奶我了。”

“那我的怎么样?能满足小妾你的要求吗?”

“去你的,六爷是阳刚年纪,你可是要我折磨死了,我的心啊痒着呢!”

“痒?痒就来一次。”

“小妾求饶了还不行吗?六爷,以后啊!刘大胖在家咱们可就不好这么开心了,小妾好可怜哦!”

“放心,我会想办法找个好点的地方,那里啊就咱们两个知道,又舒服又安全,你说怎么样啊,宝贝。”六子说着在小妾的屁股上拧了一把。小妾从六子的腿上坐起来,说道:“六爷你可真坏,弄疼人家了,我回去了,刘大胖看不见我,他要起疑心了。”

小妾走了,天亮了。六子从假山的小洞里走出来,使劲伸了个懒腰,故意咳嗽了两声朝前面走去。小妾的房间里,小妾坐在镜子前装作梳头,刘大胖爬起来走到小妾的背后,笑嘻嘻的问道:“宝贝,老爷我功力还行吧!”

小妾从镜子里看见刘大胖猪头一样的脸,笑着说道:“行,行。老爷啊比三十岁的壮汉还要猛一百倍啊!小妾我啊可要被您折磨的喘不动气了。您说你行不行啊!”刘大胖一听这话,乐道:“老爷我真的还那么厉害啊!这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跟老爷说说昨晚是什么感觉,是不是要死的感觉啊?”刘大胖抱住小妾问道。小妾放下手里的梳子,转身投进刘大胖的怀里,故意撒娇着凑近他的耳朵旁,说道:“我啊快要快活了死了,你那个家伙顶的我的小穴穴难受死了,老爷您是什么感觉啊!”

“老爷我当然刺激啊!就是累了点,累了点。”

“老爷您别谦虚了,您可是这世上最强的男人,小妾我算是见识了。”

刘大胖听了这话更高兴了,他搂住小妾问道:“宝贝,你说你想要什么?老爷我只要有这个能力都满足你。”

“真的?”

“真的。”

小妾想了一会说道:“我想一串金项链,一对金手镯。”

“好,老爷我答应你。”

“谢谢老爷,老爷对小妾可真好。”小妾说着在刘大胖的猪头脸上亲着。“好了,老爷有大事要做,晚上我再来陪你。”刘大胖开门走了出去。小妾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老不死的,行,你行个屁啊!硬都硬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