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人民网


我去了我一个同事的老家,地处安徽北部的一个小山村,印象中淮北平原应该是落后的,但从没有和极度贫困与悲哀联系在一起。我们开着一辆越野车从北京出发开了八个小时,走了八百多公里到了他们的县城,然后用了四个半钟头在没有路的山路上走了六十五公里。


这里的民风淳朴,每一次问路,村民表现的热情都让我们感动。路边的小石头房子上隐约可见“文革”时留下的标语,小石桥上还有“农业学大寨”的口号,这座进村的石桥至少有三十年以上的历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