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中部第四卷:冉闵抗胡 第53集、贾坚单骑钓逢约 苻健分路取关中1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URL] 却说燕王慕容俊率大军二十万来取蓟城。王午自料守不住,留下部将王佗以数千人守卫蓟城,自与邓恒走保鲁口。不数日,慕容俊率二十万燕军涌到,破了蓟城,擒斩王佗。慕容俊还想坑杀千余俘虏,慕容霸劝道:“羯赵施行暴虐,大王才兴师讨伐,目的是要救百姓于涂炭,抚有中原。如今刚刚攻下蓟城,就坑杀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却说燕王慕容俊率大军二十万来取蓟城。王午自料守不住,留下部将王佗以数千人守卫蓟城,自与邓恒走保鲁口。不数日,慕容俊率二十万燕军涌到,破了蓟城,擒斩王佗。慕容俊还想坑杀千余俘虏,慕容霸劝道:“羯赵施行暴虐,大王才兴师讨伐,目的是要救百姓于涂炭,抚有中原。如今刚刚攻下蓟城,就坑杀士卒,将失百姓之心,怕不能以此作为王师的先声了。”慕容俊于是放了俘虏,迁都蓟城。中原士女相继来降。

后赵范阳太守李产想为石氏抗拒燕军,但手下兵众都拒不听命,李产只好率所辖八县令长出降。慕容俊责道:“卿不识天命,沽名钓誉,到现在才迷途知返呀!”李产答道:“臣眷恋旧主,志存微节,官身所在,何事不由君?如今正是殿下以道义夺取天下之时,臣不以为投奔您为时已晚。”慕容俊大悦,仍以李产为范阳太守。

又有勃海人贾坚,虽然年已六十有余,但仍能弯弓三石,有百步穿杨之能,曾为后赵殿中督,后赵分崩后,弃官还乡,率部曲数千家固垒自守。慕容俊遣使招抚,贾坚始终不降。慕容评道:“既然劝降不成,正当发兵去讨。”慕容俊即拨八百马军与他,攻入垒中,擒得贾坚而回。慕容俊与慕容恪都看重贾坚有气节,令释其缚,好言劝慰。贾坚遂降。

慕容恪知道贾坚善射,遂于百步之外置牛一头,问道:“还能中否?”

贾坚道:“中有何难?贵在不中。”两箭齐发,一箭拂脊,一箭磨腹,上下两箭都是刚好射落牛毛,而不伤及牛皮,上下如一。围观者无不钦佩,叹为观止。慕容恪大悦,即表贾坚为乐陵太守。

贾坚道:“寸功未立,如何敢当?渤海太守逢约是我乡里,愿即说他来降。”

慕容恪道:“此诚我之所愿也。但不知将军如何能说他来降?”

贾坚道:“可如此如此。”

慕容恪大喜,与贾坚引兵直来渤海城外下寨。贾坚单骑到城下,与守门军吏道:“速报逢太守,就说故人贾坚请他出城一叙。”

军吏即报逢约。逢约登城,与贾坚道:“我乃魏将,你既已降燕,便是互为敌人,有何好叙?看在同乡份上,你速回去,我不相逼。”

贾坚道:“眼下时事之利害得失,人各心中有数,不必多说。但你我同乡,离别已久,相会甚难,还望能出城一叙,以诉心中思念之情。”

逄约历来信重贾坚,随即出城外与贾坚相见,见贾坚单骑而来,也即屏退骑卫,单马与贾坚交谈。寒暄过后,贾坚劝道:“你我累世同乡,情义深重,我确望你能永守魏土。但如今既得相见,我便不能不尽吐肺腑之言了。冉闵趁石氏大乱之机,据其成资,天下人都知其力量强大,但祸乱也将从此开始,——天命本不是靠力量强大就能争夺来的。燕王奕世载德,崇奉道义,讨伐祸乱,所向无敌。如今已定都蓟城,南临赵、魏,远近之民,襁负归附。百姓厌恶茶毒之苦,无不思念有道。冉闵之亡,非朝即夕,成败之形,昭然易见。且燕王肇开王业,虚心待贤,你若能翻然改图,则功参绛、灌,庆流子孙,何必做亡国之将,困守孤城以待必至之祸呢?”

逄约听了,怅然无言。贾坚见状,突然向前,顺势抓过逢约的马缰,挟持逢约,急驰而回。城上大怒,数十军骑飞驰出城来救,却被慕容恪横出一军截住。贾坚将逢约挟回营中。逢约责道:“你乃信义之士,同为乡里,为何却以阴计赚我?我虽被挟,终究不会屈服!”

贾坚道:“我之所以为此,并非要拿你邀功,实在是想保全你以安百姓,见你不能自决,所以为你决之。”一再赔罪。慕容恪入帐,又诚意相劝。逢约思虑再三,遂降。慕容恪大喜,即表逢约仍为渤海太守。

却说冉闵杀胡,赵、魏寻仇,中原大乱,先被后赵迁到中原的关陇氐、羌流民数百万口,因乱西归,道路交错,互相杀掠,加上饥饿疾病,人自相食,十不存二。蒲洪有夺取关中,进而谋图天下之志,就在枋头招抚流民,众至十数万,于是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三秦王,大言于众道:“孤率众十万,居形胜之地,冉闵、慕容俊可指日而灭,孤取天下,有易于汉高祖!”又因谶文中有‘艸付应王’之语,改姓为“苻”。以南安雷弱儿为辅国将军,安定梁楞为前将军、左长史,冯翊鱼遵为右将军、右长史,京兆段陵为左将军、左司马,天水赵俱、陇西牛夷、北地辛牢都为从事中郎,氐酋毛贵为单于辅相,凉州刺史麻秋为军师将军。

——原来,凉州刺史麻秋与车骑将军王朗先曾奉命,同回邺城述职,到了洛阳,正值冉闵颁发《杀胡令》,麻秋于是即诛王朗部中羯胡数千人。王朗逃到襄国。麻秋继续回邺城,路经枋头,突遭氐军伏击,兵败被擒。麻秋伪降,因此被苻洪任命为军师将军。

麻秋知道苻洪有谋据关中之志,而屯聚枋头,迟迟不去,便顺着苻洪的心意,向苻洪进言道:“冉闵、石祗正在相持,中原之乱难以一时平定。大王不如先取关中,等到基业稳固后,再东向进兵争夺天下,那时谁还敢与大王为敌?”

苻洪大悦道:“卿言深为有理。”从此深信麻秋,视为心腹。麻秋见时机已到,便请苻洪饮宴,酒中暗暗放毒。苻洪当时并无异感,等宴罢回到府中,酒毒才开始发作,腹中绞痛,肝肠寸断,才知是中了麻秋的毒手,但为时已晚,急召世子苻健嘱道:“我原以为中原可定,所以迟迟没有入关。现在我不幸遭到麻秋竖子的暗算,困在这里,真是可恨可叹!平定中原不是你们兄弟所能办到的,我死后,你便急速入关!”说罢,七窍流血而死,享年六十六岁。

苻健,字建业,乃苻洪第三子。苻洪被害,苻健秘而不宣,擦干眼泪,即与其弟苻雄率众来击麻秋。麻秋此时正等候着苻洪的死讯,好待苻洪一死,即吞并其众,不料苻健、苻雄突然杀到,抵挡不住,夺路而走。迎面飞来一将,乃苻健兄子苻菁,一枪刺死麻秋,其众皆降。苻健这才为父发丧,就于灵前斩了麻秋首级。部下将佐于是都请苻健遵从先王遗志,率众入关。

苻健喝道:“关中残破已久,何必要去苦地?从今后不得再言入关之事,有言者斩!”又自去大都督、大将军、三秦王之号。群僚惊愕,不敢再劝而退。苻雄唯独未去。

苻健问道:“贤弟主意如何?”

苻雄道:“兄虽然口说无意回关中,又自去三秦王之号,不过是想麻痹杜洪而已。此意虽妙,但还不够,不足以使杜洪相信。要想成功,还须有些举动以作印证,使杜洪彻底无疑。”

苻健惊喜道:“贤弟知我心也!但此事只可你知我知,切不可有丝毫泄露。不然,前有杜洪重兵挡道,姚弋仲也有关中之意,知我西去,必然从后来追,则我前功尽弃了。”又即传令,于枋头大修宫室,督促流民,开荒种麦,以示久驻枋头,无西进之意。一日,苻健巡视田间地头,竟见流民都荷锄而立,三五成群,互相议论。苻健心疑,问道:“尔等不好好种麦,议论何事?”有人答道:“传主公早晚要回关中,我们却还在此种麦,岂不徒废劳力?”苻健大怒,即令追究传言者十数人,斩首示众。自此,流民都用心劳作,不再敢说西归之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