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危机到世界大战 第一卷 金融危机 第三十七节 也谈小阳春

龙居士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size][/URL] 第三十七节 也谈小阳春 转了二趟公交车,进电梯,出电梯,卫华敲开了张教授家的防盗门。在门口,卫华趁着换鞋的时候,看了看张教授家的陈设。 客厅不大,一套沙发和液晶电视放下,就基本上没有什么空间了。客厅与厨房之间是联通的,仅用一个半人高的金鱼缸隔开。师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三十七节 也谈小阳春

转了二趟公交车,进电梯,出电梯,卫华敲开了张教授家的防盗门。在门口,卫华趁着换鞋的时候,看了看张教授家的陈设。

客厅不大,一套沙发和液晶电视放下,就基本上没有什么空间了。客厅与厨房之间是联通的,仅用一个半人高的金鱼缸隔开。师母正在洗着碗。哗哗的自来水,吹起洗洁精,鼓起一大堆泡泡。

估计整套房子面积不超过八十平方。

“张教授,您挺清贫的。”卫华道。

“不想同流合污,唯有独守清贫了!”张教授乐呵呵的道:“我这一套房子,别看它小,但也值一百多万呢!我是一个守着百万资产的贫困户。哈哈!多亏了吴教授之类的主流学者啊。要不是他们拼命的炒房价,我怎么也当不了贫穷的百万富翁!”

卫华细细品味,发现张教授也是话中有话啊。

房价无论炒到什么价格,对于百姓来说,百害而无一益。

百姓可分为二类人。

第一类是有房者,就像张教授这样的,三十年来,虽然房价翻了几十倍,但是他的唯一住宅是无法变现的。如果卖掉,他住哪?所以只能是端着金饭碗去要饭了。

第二类是无房者,他们需要买房,但是高昂的房价,让他们根本买不起。房价的上涨也带动着租金的上涨,所以买不起房的人往往租也租不起。最终只有像左纯怡那样合租了。一套原本只供三到四口之家住的房子,挤进去十几到几十个人。

高密度的居住,带来一系例的安全隐患。有的城市,已经展开了专项整治,如S海,出强了行征命令,禁止合租。

这个行政命令显然是治标不治本的拍脑袋命令,没有抓住病因,就乱下猛药。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加重了官民矛盾。

“张教授您怎么看房市的小阳春现像?”卫华随口提了一个问题。

“人为制造的泡沫罢了,如果从更深层次来讲,就是政府帮着地产商解套,将地产泡沫带来的损失转嫁到银行身上的行为。我国的银行是国有的,银行的亏空最终还得用国家财税来弥补,所以,最终受损的还是人民。唉——百姓又要受苦了。”

卫华心想,在房市的小阳春中,伴随随着的是按揭和高退房率。真正的购房者,如果中了圈套,想要退房那是很难操作的,基本上退不成。在Z国,百姓从超市出来,连几块钱的小商品都退不了,还想着退价值几十万到几百万的房子?如此,那些退房成功的,绝大多数一定是房产商“左手”。

他们用自己“右手”——名下的公司,或者亲戚朋友名义从银行贷款买房,给自己回笼资金,渡过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制造“小阳春”的假像,同时带动着不明真像的人购买。

等市场做起来了,稍有好转,便又将房子退了。空出房来,卖给附和跟风的百姓。如此,右手出左手进,绕来绕去,将百姓一生的财富都给忽悠了进去了!一举三得。

令人寻味的是,左右手倒来卖去的戏法,是逃不出银行的眼睛的,现在全国的媒体,揭露了这样的事也不少了。为什么银行仍然任由着房产商们胡来?

联想到银行都是国有性质的,那么从一定程度上,也就代表着的政府,所以,张教授一针见血的指出,是政府在帮着地产商解套。

张教授将卫华领进他的书房。

书房布置得很简洁,墙上一副字,写着四个字的狂草“剑胆琴心”。书桌上摆着的正是卫华写的论文《论新环境下的计划经济》。

这篇七万多字,用了54张A4纸的论文是摊开着的。摊开的那一页,可以看到许多用朱笔圈了的地方,每个红圈外都标着一个“好”外加一个惊叹号,有的甚至加了三个以上的惊叹号。

卫华道:“我这东西,让您费心了。”

“这是奇文啊!”张教授拍掌道,“我一口气读了七遍!仍然不忍释手。对家里的事,一概不理,你师母差点要罢工了。”

这时师母正好走进来倒茶,乐呵呵的道,“你就是卫华吧,从前天到今天,我家老头子,一直念着你的名字,每念一次,连呼三声好,连睡觉也不安生。折腾着我没法睡,想回娘家清净几天。”

卫华尴尬的笑了笑,“有劳师母了,学生该死。”

“呵呵,你们谈吧。要添茶的时候喊一声。”说着师母乐呵呵的走了出去,轻手轻脚的带上门。

“张教授,您看我这论文,还有哪些地方需改正呢?”

“改正!”张教授犹如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卫华,“你的论文完美到了极致,哪怕改掉一个字,都会从真理变成谬误。”

“您过奖了。”卫华没有想到张教授对自己的论文的评价这么高。

“这么说吧,我也曾想着帮你纠正一个错别字什么的,也好对得起您借此奇文与我一观的恩惠。但是,我看了好多遍,别说错别字了,连个标点符号的错误我都找不到。”

张教授晃着脑袋,两眼透着光。

这种光芒卫华很熟悉,他在异时空的抗日战场,那些部下们看自己,都是这样的光芒。

“张教授我是来向您讨教的,希望您不吝赐教,那个……像‘恩惠’之类的词,您用得太重了,会折我的阳寿的。”

“不重,不重!”张教授这二词刚说完,又改成了,“不敢,不敢。”前面的“不重”是回卫华的话,后面的不敢,大概是说不敢赐教卫华吧。

“我与你之间,并没有师生之实。自古以来,都是能者为师,先知者为先生。卫同学,您如果不弃,就收我为徒吧。”说着,张教授更要拜了下去。

卫华大惊,抱住张教授道:“您肯赐教于我,卫华已经感激不尽,哪敢收您为弟子?您千万别这样……”

“无论如何,您当得起我这一拜。我这不是为自己,而是替天下百姓啊,您给他们指出了一条光明的大道。此等功德,可以与日月争辉。”

“我的这个不成熟的理论,就花了一夜的时间,那个,那个……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可行。”卫华大汗淋漓。张教授过份的推祟惊吓了他。

“你只花了一夜的时间,就写出了此等奇文?”张教授尤其如看怪物似的看着卫华。

如宏篇巨作,连个错别字都没有,打死张教授也不敢相信是卫华一人用一夜的时间赶制出来的。

在他的想法中,卫华的女朋友是双博士,背景深厚。卫华的论文应该很容易的得到学校里的张授和院士们的指点。经过一些权威专家的加工润色,反复修改,这才有可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来。

“卫华,我敬你是一个天才,也是一位忧国忧民的爱国者,不要说谎话啊。这样的文章,所牵涉到的学科不下几十个,数千本权威著作,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完成呢?”

卫华道,“这是我三天前,花一个通宵写的,底稿保留在我的电脑里,复印了三份。自留一份,上交了一份,第三份送给您指点。我上交的那一份,至今没有收到回复。什么消息都没有,好像石沉大海了。”

张教授见卫华目光澄明,不像是在说谎,又见其举手投足间有一股让人臣服的气度,心道,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呢?但他不说,我也不好问,于是思考着道:“照理说,无论是什么样的教授,看到这样的文章,都不会置之不理的。不会是被弄丢了吧。”

“如果是那样,我再复印一份送上去。”卫华道,“其实我对我的这篇论文,对理论上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我最担心的是,在现实中有没有实现的可能性。如果没有现实的可能性,理论上的东西,写得再好,也是废纸一张。”

“你所担心的,也正是我所担心的。”张教授点头。

“请赐教……”

“总体来说,照Z国的现状,这样的理论无法实施,除非红太阳复生。”

卫华好像一下子就掉进了冷窖里。浑身冷得发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