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冒警察行骗长达2年 真警察自叹警服没他多

水师军品2 收藏 1 557
导读:两个大编织袋里,全是各式各样的警服,连有10余年警龄的民警也说:“我的警服都没他多”;10余副警衔标志,从“一级警司”到“二级警督”应有尽有;与他同居两年的女友,直到案发也不知道她的这个警察男友是假的。两年来,邹红星利用省交警总队副处级干部的身份,以各种理由多次行骗,警方已查实案件8起,涉案10余万元。日前,38岁的邹红星被武侯警方以涉嫌招摇撞骗罪刑拘。   报案:我遭假警察骗了7万元 1月23日上午,外地来蓉的倪某到浆洗街派出所报案:“我遭假警察骗惨了。”

两个大编织袋里,全是各式各样的警服,连有10余年警龄的民警也说:“我的警服都没他多”;10余副警衔标志,从“一级警司”到“二级警督”应有尽有;与他同居两年的女友,直到案发也不知道她的这个警察男友是假的。两年来,邹红星利用省交警总队副处级干部的身份,以各种理由多次行骗,警方已查实案件8起,涉案10余万元。日前,38岁的邹红星被武侯警方以涉嫌招摇撞骗罪刑拘。


报案:我遭假警察骗了7万元


1月23日上午,外地来蓉的倪某到浆洗街派出所报案:“我遭假警察骗惨了。”


倪某称,2003年11月,他通过朋友认识了邹红星。“当时他穿着警服,自称是省公安厅交警总队的副处级干部。”倪某说,他当时正想找关系将工作调动到成都,听邹说他跟省上的关系很熟,就请邹帮忙,并付给邹7万元“活动费”。一眨眼两年多过去了,倪每次电话联系邹时,邹不是说“领导忙”就是“出差在外过段时间再办”,一拖就到了今年年初,倪再想联系邹时,却联系不上了。倪赶往成都四处寻找邹无果,便到派出所报了案。


抓捕:歪警察居然亮出警官证


浆洗街派出所两名民警经过数天摸排、跟踪后,于1月26日在邹的暂住地武侯祠横街某楼盘的停车场内布控,邹当日正准备开车出去,刚打开车门,便被两名民警挡获。


邹红星被挡获时身着便装,在他的富康车内当场搜出一套警服,还有交警的大檐帽。“都是自己人,我可是有警官证的。”邹红星看着两名民警,摸出了一本省公安厅的警官证,上面的编号为A-001262。民警仔细查看,这个警官证印刷粗糙,很像伪造的警官证;其驾驶证上也写着“省公安厅交警总队”,但印刷字体也与正常驾驶证有差别。民警立即查询得知,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根本没有邹红星这个人,邹随即被民警带回派出所调查。


搜查:真警察自叹警服没他多


邹被挡获后,民警带其到其暂住处搜查时,从屋内搜出大量的警服、警帽、警衔标志,邹家里警服的数量甚至比他的便装还多。昨日下午,民警在派出所的空地上将扣押的两个大编织袋拉开,里面竟全是塞得满当当的警服!


编织袋内包括两顶交警大檐帽,其中一顶还留着帽徽;14条警裤;1件交警多功能服;8件交警衬衣;警用夏上装3件……春、夏、秋、冬四季的警服一件不差,甚至还有92式的老警服上衣。一地的警衔标志中,也是从“一级警司”到“二级警督”样样齐全。民警张军将各式各样的警服摆在地上,一脸惊讶:“我当了10多年警察,也没有这么多警服啊。”


经查,邹红星曾于上世纪80年代在某部队服役3年,1994年后到成都打工。邹红星对骗取倪某7万元的事实供认不讳。他称自己从2001年开始四处收集警服等物品。2003年下半年,他做茶叶生意失败后,冒充警察骗取钱财的念头便越来越强烈。


除了前文中的倪某被骗7万元外,他还以“经费不够”为由,从朋友李某处骗取3万余元。邹还交代,他从2003年起,冒充警察以购买低价汽车、办理驾照为由骗取他人钱财的多起犯罪事实。


女友:直到案发还蒙在鼓里


邹红星交代,他于2003年在成都认识了女孩许某,两人随即坠入爱河,并一同住在邹的暂住地。“我一直都当他是警察啊。”案发后,许某面对办案民警惊讶不已。


许某称,她认识邹红星时,邹就说他是省交警总队的副处级干部,负责交警工作,邹身上有许多证件,警官证、军官证等上面都是邹红星的照片和姓名,这让她很快相信邹是一名警察。


许说,她和邹在一起的两年时间里,邹几乎每天都穿警服出门,“有时周六、周日也穿,比穿便装的时间多得多。”她说:“认识他的时候是‘一根杠杠三颗星星(一级警司)’,最近变成了‘两根杠杠一颗星星(三级警督)’。”


许还对民警说,两年中邹红星有四分之三的时间都在“出差”,经济上也显得拮据,到案发时还欠许某4万多元钱未还,许某一直保留着借条。


对话:“冒充警察容易骗人”


昨日下午,记者和犯罪嫌疑人邹红星进行了简短的对话,回答每个问题他都要思考数秒钟,并狠狠皱一下眉头。


记者:当初为什么想冒充警察骗人,而不是冒充其它职业的人员呢?


邹红星:(双眼瞟向一旁)冒充警察好骗人些。


记者:这么多警服是哪里来的?


邹红星:买的,有的是在店里买的,有的是向别人买的。


记者:女朋友知道你在行骗吗?


邹红星:她,她不知道这些。


记者:现在感到后悔吗?


邹红星:后悔,但是当初想法不一样。


提醒:多问几句就能戳穿骗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邹红星的交代中,他自称是省公安厅交警总队的副处级干部,负责交警工作,并曾对女友说总队的办公地点在鼓楼北街。办案民警说,邹红星介绍自己身份中至少有3处疑点:他是交警总队什么处的?具体负责交警的什么工作?在鼓楼北街的是市交警支队,并不是省交警总队!“这些都是基本常识,结果还有这么多人上当。”


民警说,本案的受害人面对邹红星时,如果都再问几个问题,或者去打听一下他所在单位的地点,就会对邹的身份产生怀疑,也许就不会上当受骗了。


由于此案还有多名受害人未到公安机关报案,浆洗街派出所希望受害人尽快到派出所指认犯罪嫌疑人邹红星,指认电话:85585784,89518035。


是什么让人受骗?


制服,与普通衣服不同,它的功能不只是御寒而已,在人们眼中,它就代表着权力。正因为此,骗子在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时,总是少不了穿上制服。也许穿上制服的感觉真的很好,这假警察穿警服的时间竟远比着便装的时间多得多。


上当受骗的人也是受了这制服的蒙蔽,看他一身警服,再一阵天花乱坠地猛吹,就以为这人真有权在手,可以走捷径达到目的,因而甘心受骗。在诸如此类的诈骗案背后,我们也许应该深思,究竟是制服使人受骗,还是权力使我们蒙蔽?骗与受骗也许是因为我们都太迷信制服所代表的权力? (天府早报 文/杨洁 石亿 陈昊 摄影/向宁)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