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还能看看

很铁很血 收藏 0 83
导读:1973年夏天的一个夜晚,一个婴儿啼哭着来到了这个世界,哭啊哭啊哭,一直哭了3天3夜,哭的让大家很诧异,3天3夜啊,144个小时。。。是不是人间太险恶而太留恋阴间,一个4口之家迎接了他的到来,这个家庭原本想要个女儿的,他们已经有2个儿子了,大儿子16岁了,小儿子11岁了,大儿子已经在部队了,小儿子孩子上中学,这个家庭生活条件不错,父亲是当地部队一个营级教导员,该部队当时号称是中国的万岁军,保卫首都的,有点牛。。49年参加革命,因为有文化,相当于现在中专水平,没有直接训练就进入了当时四野在中南地区办的大学,“

1973年夏天的一个夜晚,一个婴儿啼哭着来到了这个世界,哭啊哭啊哭,一直哭了3天3夜,哭的让大家很诧异,3天3夜啊,144个小时。。。是不是人间太险恶而太留恋阴间,一个4口之家迎接了他的到来,这个家庭原本想要个女儿的,他们已经有2个儿子了,大儿子16岁了,小儿子11岁了,大儿子已经在部队了,小儿子孩子上中学,这个家庭生活条件不错,父亲是当地部队一个营级教导员,该部队当时号称是中国的万岁军,保卫首都的,有点牛。。49年参加革命,因为有文化,相当于现在中专水平,没有直接训练就进入了当时四野在中南地区办的大学,“中南军政大学”,学的是军政,校长是聂荣臻,没想到2年不到朝鲜战争爆发了,作为排级干部的他随部队第一批入朝,半夜十分进入朝鲜,在靠近东北丹东的一个朝鲜的小农村驻扎下来,半夜美国兵打炮,蹲在弹坑的父亲早上起来发现身边的战友脑袋没了,头一回碰到战场,有点蒙,不光他蒙,身边的战友都有点蒙,很多都没有打过仗,更别说躺在身边的战友一个晚上的时间脑袋没了,第2天早上警卫连的弟兄们在距离战壕100米远的地方找到了那个战友的脑袋,经几个老兵一分析,是被老美的穿甲弹给直接命中,由于穿甲弹弹头不爆炸,仅仅把战友的头给带走了, 走的还算没有痛苦,可以了,如果是被一颗榴弹命中,别说多大口径了,父亲那一个战壕的所有兄弟都得报销,想想真他妈的运气好啊,算是已经死过一次了,还怕个鸟啊,第2天早上部队的指导员就做了政治动员,让每个兄弟当时都憋了一股子劲,妈的,迟早是个死,死之前老子要抓个垫背的,用当时比较流行的一句话说,脑袋是别在裤腰带上的,哪天腰带一松就拜了。不过父亲还好,编入38军114师某团下属炮兵连的,跟一线冲杀的弟兄们比起来算运气不错的了,毕竟在2线,跟一线的兄弟们始终保持10几公里的距离,最起码不会被枪打死,不过当时炮兵都是些从小日本手里缴获的山炮和野炮,跟电影里演的完全不一样,什么一打一缩脖的榴弹炮,不说团属炮兵这样,就是军属炮兵也没有装备大口径榴弹炮,中国后来的导演真的他妈的会意淫!最惨的是炮兵当时不给配发枪支,当时就问父亲了,没枪干个鸟啊,没准哪天敌人特工摸过来,干你们不象干鸭子一样,没办法啊,条例啊,想保命的话自己在战场上拣把枪防身吧。部队接到命令往熙川开进,军领导说要打好出国第一战,把老美从鸭鹿江边给赶回去,有点想邀功了,不过小算盘打的也响,刚出国,都不知道外国人长的啥样,不知道怎么打,说美国佬怕死,南朝鲜的伪军更不用说了,一打就散,往山上跑,特别是碰到后撤下来的北朝鲜部队的溃兵。你还别说,当时四野从各个部队里挑出朝鲜族的士兵,要求他们回国参战(朝鲜),参与朝鲜的解放事业,当时一共回去了10万人,组成了朝鲜人民军几个主要的部队,当时老金就凭着这10万的东北老兵再加上苏联的军火,还真的就差点解放汉城了,要不是老麦克当时仁川登了下陆,现在朝鲜半岛可能是全国山河一片红嘞。最可恶的是这帮子溃兵碰到志愿军后,没几个是积极的,都用着大茬子味儿很重的东北话说,哎呀妈呀,老美火力那个火力可厉害了,眼睛一睁一闭一天就过了,眼睛一闭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我们一个团还没怎么样就被老美给干了,连人家面都见不上,天上飞机扫射,地下大炮轰。你还别说,还真把当时军首长给唬到了,派了一大堆侦察兵刺探,部队前进速度明显下降,回来报告说什么熙川有美军一个黑人团,不知道战斗力怎么样,这下还玩什么,一个美军黑人团,有飞机大炮的,还什么眼睛一睁一闭什么的,不敢前进了,结果让韩伪军8师给跑了,啥都别说了,让那个老彭一顿臭骂,老彭其实没啥文化,骂人带的脏字儿,还带点那个鸡吧湖南调,谁听了都火冒三丈啊,可不是电影里演的,不怎么骂人的,错了!并且一个第一野战军的司令骂我们彪哥最得力的部队,完全不给面子啊,一野算毛啊,加起来不过10万人,也就我们彪哥2个军是数目,穿的是啥衣服啊,野战军区玩篮球比赛看到一野那帮穷棒子穿的,真是他妈的看不起啊。啥也别说了,俺们再怎么样也得给彪哥挣面子,那个梁大牙(梁兴初,外号梁大牙,38军军长)回部队后,叫全军兄弟们写血书,从上到下从下到上,怕毛啊,什么眼睛一睁一闭的,爷们玩的就是命!当场就把军侦查营营长老张叫来了,问他敢不敢给我插进去。老张干嘛的啊,知道杨子荣不?大英雄啊,不过在38军也就是侦察徘长啊,老张也是玩侦察的,不过比老杨厉害啊,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老张当时一听脖子都楞了,有啥不敢的,军长你咋说咱就咋干,跟你混了啊,梁大牙一听,好啊,让你带一个营的侦察兵加工兵把老美的五零桥给我炸喽,并且不准让老美修,老张一听,哎哟妈呀,就这点事啊,还带1个营的弟兄去,给我一个排就搞定了 ,不管怎样,老张是带一个营的兵力去的,完成任务了,没想到后来的电影导演知道这事儿后,非说老张是带一个排去干的,还排了个电影叫《奇袭》,哎,拍电影的说的话还真不能信,太他妈的能忽悠了。二次战役听父亲说发生了人类军事史上的奇特现象,在一条不算很宽的马路上,夜间行军的时候居然跟南朝鲜的伪军走在同一条路上,两军是相对而行,父亲说走着走着就觉得不对劲,啥呢,对方说的话咱听不懂,现在想想,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都不想打第一枪,一打大家都完蛋,距离太近了,大家都不想这样死啊!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