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2.html


阿富汗东北部的巴达赫尚省一共有三大军阀。依丝可占据依什卡希姆,向东统治着瓦罕走廊,往北至50公里外的省府法扎巴德以东的哈德市为界与最大的军阀百度神无为邻,南边30公里外的斯科扎尔市由第二大军阀深未蓝统治。

三个军阀都是在80年代抗苏战争中发家的,90年初苏联退军后三个军阀间开始为争夺地盘混战不休。一直到现在三个冤家仇敌足足斗了十几年,却是不分胜负。

六月初成立的阿富汗新政府在这里设了一个省府,开始时遭到三大军阀的共同反对。但是后来在美国的施压下,百度神无这个老奸巨滑的军阀头子却是首先妥协,并答应在他的领地法扎巴德设立了政府办公处,对外宣称为巴达赫尚省的省府。

至此,在美国的帮助下,百度神无实力更上一筹,兵精将足下,大有吞并另外两家的意思。7月间,百度神无亲自策划了对依丝可管辖下的哈德市的夜间突袭,更是违反了三大军阀间的潜规则-不使用重炮进攻,直接用从美军处购买的50辆坦克和12架退役轰炸机对哈德市狂轰乱炸,市内依丝可军的一个守备团在轰炸中四散逃命,无法组织有效抵抗,被进入城中的百度师团一阵屠杀,只有几个人逃了出去。

依丝可在得知消息后,气愤难当,直接从沉封已久的仓库中取出一半的化学武器,亲自带领主力30000多人进入哈德市的下一个市进行抵抗。

百度神无依然是出动飞机大炮对依丝克的部队进行大量杀伤,别无选择下,依丝可命令师级炮团把生化炸弹直接轰入哈德市中。氯气在平民和士兵中蔓延,恐慌的人们四处奔走,百度神无没想到依丝可居然还有化学武器,吓的赶紧从前线开溜,百度师团的进攻就此被瓦解掉。

根据事后统计,足足有5000平民死于毒气之下,2000名百度士兵丧命。哈德市更成了一座空城。新政府在压下这件事的同时,严厉的警告了两大军阀,但两个头子对此不屑一顾。

为了防止对方的报复,双双都在各自的前线领地增加兵力,并很有默契的放弃了向对方进攻。这样做还有更深的一层意思,防止外人进入哈德市,以防北方联盟的敌对势力塔利班组织或那些无孔不入的记者找到证据,将之公布于世。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依丝可所在的根据地依什卡希姆的防守出现了真空状态。

罗列当夜摆脱依军后,直接往市集后的大路跑了。依军在黑夜中恐于他的惊世枪法,再加上最高长官被打死,只能眼睁睁的看他逃走。依丝克在得知消息后大为震惊,在对方冲卡的情况下,已方捉不住他不算,还损伤了40多人,营长更是被暴头而亡!这是间谍么?这是连美国的特种战士都做不来的事!依丝可紧张的思索着,总觉得事情决不是绋比瓦说的如此简单。

接二连三的命令从他的口中说了出来:“杜买哥,你马上通知各个路口密切注视周围的中国人,还有再加派一个营把他给我找出来,再有叫今晚的警卫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杜买哥忙匆匆出去安排了。

依丝可走到办公桌旁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由于长久摩擦而显得锃亮的左轮手枪,他用手轻轻的摸了摸它自言自语道:“老伙记,又到了要用到你的时侯了。”说完微微用力把转轮甩了出来,看了看里面的子弹后,很潇洒的动了动手,转轮又合了回去。满意的点了点头后,依丝可把它放进了自已的口袋里。

清晨,绋比瓦等人来到依什卡希姆时,昨晚的战斗痕迹已经清理干静。绋比瓦看了看关卡上士气低沉的士兵,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心头。她快步来看关卡前,拉住一名想要向她敬礼的士兵道:“昨晚捉到什么人没有?”士兵忙道:“昨晚有人冲卡,杀了四十个人后逃走了,营长也不幸阵忙。”“什么?”绋比瓦失去往日的平静,高声的惊呼出声。她用力的捉着那个士兵的衣服满脸凶悍的道:“你再说一遍,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士兵哪见过这等场面,吓得身体直发抖。他颤声道:“昨,昨晚,有人冲,冲关卡,杀了人后,走了。”说完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更是满头大汗。

绋比瓦像是混身没了力气般,慢慢的松开了士兵的衣服。士兵惊恐的看着她,一动也不敢动。

哈梅依来到她的身旁道:“首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绋比瓦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先回总部吧,等见了将军再说。”说着转过身,快步走到关卡的吉普车旁打开车门钻进了驾驶室,一会功夫,发动机开始疯狂的转动起来,转速一降下来,车就离弦般的飞奔而去。

哈梅依几个人忙跑向另一部车,发动车子拼命的向前面的车子追去。一直开到司令部的停车场,绋比瓦才来了个急刹车,人由于惯性差点就撞上挡风玻璃。她闭着眼慢慢的呼出了口气,一翻疯狂的发泄后人也舒服了点。绋比瓦用力的打开车门,快步向司令部走去,此时跟着她的车才姗姗来迟。她转过身,对着车上的几个人道:“你们都归队吧。”说完转过身风一般的走了。

看着推门而入的绋比瓦,坐在沙发上的依丝可笑眯眯的站了起来对着她张开怀抱:“亲爱的,你终于回来了。”绋比瓦有些虚弱的奔向他的怀抱,双手环抱在他的脖子上,低声的哭泣着,。惹得依丝克怜意大起,肥大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部低声安慰道:“好了,别哭了,告诉我谁欺负你了?我给你出气报仇。”绋比瓦带着哭腔道:“还有谁?还不是那个中国间谍。”“好好好,别哭了,我已经派人去捉他了,捉住了就交给你处置行了吧?”依丝可把她扶正,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好了,绋比瓦,先去洗个澡吧?这么多天来肯定辛苦了,好好的休息一下,我等会叫厨师做几样你爱吃的菜,我们好好的喝上一杯。”绋比瓦点点头在他在猪头上亲了一口后转身离去了。

罗列学着别的阿富汗人,把偷来的面纱缠在头上,只露出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他此时正走在一条小路上。刚才他把各个路口他都走遍了,路口把关的士兵直接用枪指着过往的人群,来一个,看一个,遇到是中国人的都被四个兵围住,恶声恶气的寻问,一但回答不当,就被拳打脚踢,然后直接被人带走。看到这样,他哪还敢过去呀。

想到这,罗列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虽然他也想救因为自已的原因而受累的同胞,但这个时侯,自已都已经自身难保了。

离着依丝可司令部不远的一间商铺,里边的内间正坐着几个普什图人。他们正在一边喝着牛奶一旁低声的讨论着昨晚发生枪站的事。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瘦脸汉子轻轻的道:“从当时值班的三营士兵的口里我了解到,冲卡的好像是中国人,此人枪法了得,杀了四十个人后,轻松离去,听说三营的那个营长也惨被爆头。”伴随着惊呼声,另一个深沉的声音响起:“打听清楚这个中国人是来干什么的吗?”“还没有,不过看依丝可派出这么多士兵寻找这个人,可见这个人非同一般。”“嗯,看来这件事有必要向深未蓝将军报告,中国有句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有必要的话,我们要好好的帮助这个中国人,他是可好杀手呀。”

其他人听了都点了点头,其中一个人开口道:“玛汗组长,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发动人力去找这个中国人?”刚才说话的中年男人摸了摸胡子眯起眼睛道:“不急不急,等到他有危险的时侯,我们再伺机相救,这样才能让他对我们感恩待德。放心吧,只要在各个路口守着,一定会有收获的。”原来他就是深未蓝的得力手下,依什卡希姆的情报组组长。

夜晚来临,依丝可住所,依丝可和穿着阿富汗民族服装的绋比瓦坐在餐桌上共进着晚餐,看着烛光下绋比瓦红润的娇美脸庞,依丝可不由得色心大起,他快速的吃完东西,看着细嚼慢咽的绋比瓦道:“我吃饱了。”侍者听着敢忙把准备好的漱口水拿到他面前,他拿起杯子轻轻的喝了一口,把头仰了仰,然后吐在专用的一个小盆里。

绋比瓦有点惊讶的看着他:“这么快?往时你都吃很多的。”依丝可向侍者招了招手,侍者们忙退了下去。

他看着她笑了笑:“我没有饱哟,因为我还想吃你呢。”绋比瓦给他说的满脸通红,娇羞的看了他一下,惹的依丝可开怀大笑,他站了起来走到她旁边,伸手把她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