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财长盖特纳“假传中国圣旨” 俄罗斯不干了!

飒羽临风 收藏 0 129
导读:  盖特纳进京,从计划到行前,到北大演讲、中南海会晤,再到离京,无不是媒体的焦点。甚至在盖特纳离京的第二天(2009年6月3日上午),中美元首互通电话,交换意见。如此这般,足见盖特纳此行任务之重。   先看新华社的新闻稿(2009年06月03日 11:01:57  新华网)——新华社北京6月3日电 国家主席胡锦涛3日上午应约同美国总统奥巴马通电话。   胡锦涛表示,当前中美关系保持积极发展势头。两国各级别交往频繁,各领域合作不断加强。我们在伦敦会晤时达成的各项共识正在得到认真落实。中方愿

盖特纳进京,从计划到行前,到北大演讲、中南海会晤,再到离京,无不是媒体的焦点。甚至在盖特纳离京的第二天(2009年6月3日上午),中美元首互通电话,交换意见。如此这般,足见盖特纳此行任务之重。



先看新华社的新闻稿(2009年06月03日 11:01:57 新华网)——新华社北京6月3日电 国家主席胡锦涛3日上午应约同美国总统奥巴马通电话。



胡锦涛表示,当前中美关系保持积极发展势头。两国各级别交往频繁,各领域合作不断加强。我们在伦敦会晤时达成的各项共识正在得到认真落实。中方愿同美方共同努力,扩大交流,深化合作,推动中美关系持续深入向前发展。



奥巴马对美中关系发展感到满意,表示近期双方高层交往富有成果,美方愿继续同中方一道,就广泛的重要问题加强协调和合作,进一步推进两国关系发展。



双方还就当前朝鲜半岛局势交换了意见。(完)就新闻稿的内容而言,除“双方还就当前朝鲜半岛局势交换了意见”外,似乎没有新意。



请大家注意——“国家主席胡锦涛3日上午应约同美国总统奥巴马通电话”,新华网发表的时间是“2009年06月03日 11:01:57”,新华北京时间与华盛顿时差为13个小时,以双方通话在北京时间上午10点左右计算,奥巴马是夜里9点钟打的越洋电话。而从北京到华盛顿的民航飞行时间为18小时,盖特纳于北京时间6月2日晚间离开北京返回华盛顿,假如飞机于北京时间晚上6点起飞,奥巴马打电话给胡锦涛时,盖特纳还在飞机上。



奥巴马为什么不等盖特纳回家汇报后,再与北京通电话呢?可能的解释是————奥巴马实时了解着盖特纳北京的沟通的状况;——盖特纳在结束访问离京前,已经向奥巴马进行了详细汇报;——奥巴马急于就一些事项与中方达成意见。



笔者“臆测”中美通话之间的小插曲,意在强调美方对盖特纳访华的重视。



美方何以如此重视盖特纳的北京之行呢?



先看一段背景——2009年3月18日,美联储周三(北京时间周四凌晨)宣布推出总额1.2万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旨在压低抵押贷款和其他消费者贷款的利率,刺激支出并帮助振兴美国经济。



此举意味着美国正式决定启动印钞机,向市场注水。



第二天,2009年3月19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在《美联储放手一搏 福祸几何?》一文中这样写道——面对经济困境,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决定放手一搏。但问题是,这可能只会孳生市场恐惧,而无法提振投资者信心。



这正是美联储惊人意外战术的主要风险。



......



10年期美国国债价格走高,导致收益率下挫将近半个百分点至2.53%。但两个重要的市场恐惧指标随即闪出红色警告:金价飙升6%,美元走软。



......



同样是在第二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招待会上,正式表态——我们注意到美国政府近来为刺激美国经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这些措施是否有效要通过实践来验证。当然我们希望它能尽快奏效,促进美国经济尽快复苏,这有利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经济健康发展。我们希望能保证中国在美资产投资的安全。



这是中国政府正式表态,要求美国政府保证中方在美资产的安全。



2009年4月14日,香港文汇报报道——《专家:中国抛400亿美国长债》。文章专访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李扬,李扬介绍,为减少美元贬值风险,“外管局已在美国市场上卖掉400亿美元的美国长期债券,同时买进600亿美元的短期债券”。



2009年4月24日,中国外汇管理局局长胡晓炼接受新华社专访时正式宣布,中国黄金储备目前已达到1054吨,在各国公布的黄金储备中排名第五。胡晓炼说,自2003年以来,通过国内杂金提纯以及国内市场交易等方式,中国黄金储备增加了454吨。



通过上述动作,中方不断向美国及各方传达对美元资产的担忧。



2009年5月10日,新华社报道,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10日在第二次中英经济财金对话正式召开前夕的媒体吹风会上说,中国会定期公布黄金储备情况。



显然,中方要借助公布黄金储备信息,不断敲打美国。



接下来的日子,美元指数一路下滑,黄金价格,石油、矿产等大宗商品价格一路走高,美国短期国债不断上行,长期国债急速下行......美联储购买国债的危害迅速在市场上显现,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2009年5月21日、22日,华尔街日报分上下两篇连续发表题为《美国国债市场奏响忧郁蓝调》的报道。文章开篇第一句话就是——“泡沫破灭了”。“我们说的是美国国债,而非房地产市场”。



2009年5月23日,华尔街日报继续报道——《美元可能大幅走软,负面因素不断增加》。文章第一段如下——一些着名的外汇观察人士警告称,美元可能即将大幅走低,因投资者和央行外汇储备管理者对美国国债的兴趣开始减弱,同时美元的避险货币地位逐步丧失。



2009年5月22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英国可能失去最高信用评级》,文章说——英国昨日接到可能失去最高信用评级的警告,成为金融危机中首个接到此类警告的主要经济体。此举引发了人们对其它大型工业国评级也有可能下调的担忧。



英国失去最高信用评级,带给世界对美国信用评级的提忧,美元及美国国债进一步失去吸引力。



2009年5月25日,英国《金融时报》Lex专栏发表文章《强势美元今安在?》,指出——曾几何时,尼克松政府官员可以讥讽地说:“美元或许是我们的货币,但那是你们的问题。”这种日子早已成为过去。同样逝去的,似乎还有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今年1月指责中国操纵货币时所表现出的那种自信。此后发生的诸多事件迫使这位美国财长将目光放到了国内。美元贸易加权汇率自今年3月创下3年来最高水平后已跌去10%,促使盖特纳上周表示,他的“基本职责”是实施相关政策,让人们“对我们的货币、对我们将维持强势美元”保有信心。



至此,盖特纳访华的目的露出“庐山真面目”了——提振全球对美债、美元的信心。



我们不妨看看盖特纳前前后后都说了些什么?



2009年6月1日,美国华尔街日报——《盖特纳:美国经济呈现出更加持久的稳定》,文章说目前正在北京访问的美国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准备阐述美国经济正在愈合且更趋稳定的乐观状况,借此打消中方对美国日益扩大的财政赤字和令人担忧的债券市场的顾虑。



同日,华尔街日报还在另一篇文章《盖特纳:美国经济在复苏,中国请放心》中说到——盖特纳在出访前向中国媒体表示:我当然会向中国解释,我们致力于强势美元,致力于在中期内将美国财政赤字降到一个可持续的水平。



同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盖特纳说服中国债主?》,文章指出:作为美国政府的首席帐房先生,拜会自己的最大债主,盖特纳北京之行的意图非常明显。按照美国财政部官员的说法,就是向中方保证,尽快减少赤字,维护中国所持美国国债的投资安全,并以此说服中国继续借钱给美国政府。



路透社北京6月2日电---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周二称,中国和美国都认同美元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将保持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



路透北京6月2日电---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周二表示,美国和中国复苏全球经济的措施已开始显现成效。



2009年6月3日,美国华尔街日报——《盖特纳:中国对美国有信心》,文章引用盖特纳的话说——中国领导人对美国经济政策的基本策略有着非常老道、非常准确的理解,我相信他们理解并对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逐步将通胀保持在稳定、较低水平的能力有信心,对我们在实现复苏后逐步缩小财政赤字的能力有信心。



同日,英国金融时报也做了同样标题的报道——《盖特纳:中国对美国经济有信心》,文章同样转述了盖特纳的话——“我感到……(中方)很有信心,不仅是对美国经济潜在的基本实力,同时是对我们有能力解决危机、恢复增长,回归量入为出的生活。”



——盖特纳显然是在“假传圣旨”。



以上,笔者引述了西方三大主流媒体的文章与报道。通过这些报道,我们不难发现盖特纳和美国政府确实是公关的高手。为达目的,他们手法缜密、细腻。



首先,盖特纳在行前和访问当中,会不断向媒体吹风和传话,透露中方对相关问题的表态。当然,所有这些表态都加上了“我想”或“我认为”的字眼,努力烘托中方对美国政策、美国经济、美元、国债的信心。



第二,通过精心准备的演讲,在聚光灯下宣示美国政策,“摆事实、讲道理”,说明美元真的坚挺,美国国债真的安全又划算。说实话,盖特纳的演讲稿真的写得不错,相信,也是第一份态度最谦恭的美国政要演讲稿。



第三,通过确定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日程的形式,突出中美关系的密切,突出中国对美国政策、美元、美国国债的支持。



第四,拿“干货”做交换,努力促成中国在支持美国政策、美元、美国国债上有所行动。目前,相关的交换内容还不得而知,不过也可以从报道中看出一些端倪——2009年6月2日,中投公司在其网站上宣布——追加购买摩根士丹利12亿美元普通股。



同样是6月2日,通用汽车证实,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将收购旗下悍马品牌。



第五,媒体配合,充分体现中国对美国的“信心”与“支持”。



正当盖特纳在北京努力说服中方支持美国、支持美元、支持美国国债时,借以提振世界各方对美国的信心时。有人不干了,来看下面的报道。



2009年6月2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强硬批评美英央行,认为其所作所为可能加剧经济危机。详细报道见于英国《金融时报》6月3日的报道——《德国总理:美英央行可能加剧经济危机》。



正当盖特纳努力宣传美联储可以引导经济向好,美联储有信心、有能力时,亲爱的“盟友”明确而尖锐的声音,多少让人尴尬。



同样是在2009年6月2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称,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本月晚些时候可能讨论超国家货币问题,因美国经济危机改变了人们对美元的看法。详细报道见于路透社6月3日的报道——《俄罗斯称金砖四国可能讨论创立超国家货币》。



文章特别提到,梅德韦杰夫称中国也支持俄罗斯的一个想法,即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为基础创立一种新的超国家货币。



正当盖特纳向世界宣称——“美中都认同美元为主要储备货币”的当口,梅德韦杰夫如是说,让人相信谁呢?



至此,我们不难看出,面对美国力图提振各方对美国及美国附属物的信心时,各方都在唱反调,大家都希望看到美国和美国附属物的衰落。这种希望,不是压在心底,而是要明确的表达。



显然,人们已经不愿遮遮掩掩了,这或为后续行情埋下了伏笔。



本文回答了盖特纳进京的目的。而中美双方如何定位中美关系?相关各方如何看待中美关系?大牌局之下,各方功力几何?



后势,走向何处?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