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三遭遇变态的骚扰

苏州过客 收藏 0 135
导读:我的高三遭遇 都说十二年的学习就是为了高考,这年六月是我的高考的日子,回忆高三及其前一些阶段的日子对于我来说简直如噩梦一般,不堪回首。 车库内的非法加工点 当时我住在苏州市工业园区娄葑镇苏安新村176幢中单元的顶楼,由于房屋结构的问题我们家住宅的北面是一个平台,也就是楼下业主的平屋顶。正是这个使我的整个高三遭遇到的变态的骚扰。 居住几年相安无事后,我们楼下的业主也就是娄葑镇苏安新村176幢304室的业主王秀珍提出自己屋顶漏水是我们家的原因,我们家并不认为是我们的原因,提出请鉴定部门社区及派出所解决问

我的高三遭遇

都说十二年的学习就是为了高考,这年六月是我的高考的日子,回忆高三及其前一些阶段的日子对于我来说简直如噩梦一般,不堪回首。

车库内的非法加工点

当时我住在苏州市工业园区娄葑镇苏安新村176幢中单元的顶楼,由于房屋结构的问题我们家住宅的北面是一个平台,也就是楼下业主的平屋顶。正是这个使我的整个高三遭遇到的变态的骚扰。

居住几年相安无事后,我们楼下的业主也就是娄葑镇苏安新村176幢304室的业主王秀珍提出自己屋顶漏水是我们家的原因,我们家并不认为是我们的原因,提出请鉴定部门社区及派出所解决问题,并提出其不该霸占整个车库公用部分,并在其内生大炉子加工蛋饼半成品。但是该业主在我们楼下她的非法地下蛋饼加工点内大肆宣扬。

该304室业主在我们楼内的装了一扇防盗门霸占车库的整个公用部位的成为自己的一个非法的地下食品加工点(加工蛋饼)。在里面生炉子,劈柴,还装了日光灯,最后连303室未入住业主的车库门口的空地都不放过。而且这扇门极其难开,他们一家对这扇门想什么时候锁掉就锁,完全霸占车库。星期一至星期六在极其肮脏不堪的车库内生了一个大炉子进行蛋饼加工,再于每天早晨上学时间在位于位于东北街的苏州市第六中门口卖。而且该车库内被其堆满用来生炉子的柴火和柜子及运输车辆,做完蛋饼后还一直在大车库内生个大煤炉烧开水,里面每天弥漫着一股蛋饼和煤气味。

苏安新村176幢长舌妇的“车库论坛”

304室业主王秀珍是个长舌妇,每天到苏州市六中门口卖蛋饼回来后,我们苏安新村176幢的车库内都会聚集我们楼内及附近的一部分家庭妇女,看着她做蛋饼,每人会被其送几瓶的炉子烧的开水或没卖完的蛋饼,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软,这个车库地下加工点就变成了一个“车库论坛”,张家短,李家长,总归她们自己最好。304室业主也就是这个地下加工点业主一边加工蛋饼,一边到处诋毁我们家。之前苏安新村176幢104室拆毁承重墙,503室安装防道门非法阻断楼道影响居民,我们为了维护自身及楼内居民的合法权益,向物业社区及派出所反映这些问题,在304室王秀珍的嘴里变成我们与整幢楼的居民作对,稍有点思维的人,谁会相信?身正不怕影子斜,大家可以去娄葑镇苏安新村176幢走一走,看一看。而那些不明真相的家庭妇女为了几块蛋饼和几瓶开水都会津津有味的听,还会信以为真。

在没有查清原因的情况下,到处诽谤诋毁我们家,我们并未按其要求解决问题,并提出车库内不能进行食品加工。下来就是我的高三被骚扰的噩梦的到来,大家都会认为只有楼上居民影响楼下的居民,下面就来看看楼下的居民是如何变态的骚扰楼上的处于高三的住户。

由于其子自己高考没考好,只能读园区职业技术学院。由于没有按照他们的意思做,就是拆除平台,让他们继续霸占车库。他们家就开始对我们一家进行骚扰。由于其对面也就是苏安新村176幢303室无人居住,304室开始肆意的撞防盗门以达到骚扰我们家的目的,特别是其每天于凌晨4,5点的时候要去苏州市第六中学门口卖蛋饼,所以他们的机会来了,每天出去卖蛋饼的时候撞防盗门门,影响我们及楼道内的其他居民。每逢周六周日,把堆在车库内木头拿到楼道内劈柴。

扭曲变态的地下加工点之子

由于304室的业主卖蛋饼的苏州市第六中学正是其儿子初中高中念书的学校,父母在自己读书的学校外卖蛋饼,可想而知,其儿子心理会如何扭曲变态。其子先是数次将我们家的信箱拉弯掉,后来将我们家的车库防盗门拉坏掉,但是又害怕我们也像他一样变态的报复,每次我上学下楼时尾随在我后面。其子隔三差五的在我房间的楼下拿出音响放音乐唱歌,甚至在11月,12月的大冷天,也故意把窗开着以期能更大影响我。所以我不得不与父母的房间进行对调。每天凌晨被吵醒,每天晚上要复习音响骚扰,其间我们不断发生口角。每次发生口角后,第二天早晨在其父母去卖蛋饼后,其子尾随在我后面下楼,一次更是变态发作,在我下楼到车库拿车,躲在车库里企图恐下我,有时在我上学回来后,躲在车库内辱骂我。更为可恨的是,每次发生口角后这个妇女业主会利用其在地下窝点加工蛋饼的机会向一些贪图两三瓶开水的家庭妇女颠倒黑白到处诽谤我们家。这个期间我们不断向社区居民委员会和派出所反映,但是这两个单位相互推委扯皮,不管不问。最后我的父母不得不陪我上学放学。

被骚扰的实在不行,我们不得不向有关部门反映该非法地下加工点的问题,以期能早晨睡觉能不被干扰,哪知换来的是更大的骚扰。其实据社区居委会的同志说,楼内也有其他居民向社区反映过地下加工点的问题。苏州市卫生监督部门在接到我们的举报后,对这个非法地下加工窝点进行了查处。当天晚上该304室业主就放出更大的音乐,肆无忌惮的撞门,晚上戳楼板。引的隔壁单元的住户报警,警察还以为只有我们楼上居民会骚扰下面。

第二天早晨我上学时,同样我与父亲一同下楼,304室一家三口躲在车库内,其子在我出门撞了我一下,我喊了声“眼睛睁睁空开”,其母王秀珍再故意在我车轮上蹭了两下,说我撞她,其父先骂人,然后借此来殴打辱骂我们全家。殴打辱骂我们全家,在警察赶来后304室的长舌妇业主当着苏安新村176幢极其周围很多群众的面在楼内证人的面前,还要对警察说是我们先打他们。

到了派出所,304室的小商小贩就使出泼皮的伎俩,说前一天晚上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还说是我们引的隔壁居民报警的。304室业主王秀珍更是极尽长舌之能是,胡说八道,说我们要骚扰他们一家。

扯皮的相关部门

派出所和社区居委会被这个长舌妇颠倒黑白之下又是相互推委扯皮,在被其殴打辱骂后,在不是我们的原因下不得不退让。

在一月份的大冷天,之后我不得不从自己刚搬过的房间搬到未装修过的阁楼,以免更受骚扰。但是在我们家退让后,304室业主为了得寸进尺,要继续霸占整个车库,要对公用车库内取缔的地下加工点进行恢复,对我的骚扰和辱骂并未停止。一次,304室男业主开助理车尾随在我后面,用车撞我的自行车。在2004年3月,为了我的高考,父母不得不为我在外面租房居住,每天由我的母亲来照顾我的食宿。

派出所了解情况后,要求304室业主不得在楼下车库内生炉子,该业主对我们更怀恨在心。在我高考结束后,重新搬回苏安新村176幢,骚扰并未停止,他们每天不把防盗门弄出点声音来就心里难过,304室业主非法地下加工点照常经营。长舌妇王秀珍更加恶毒在背后诽谤我们家,。

不堪忍受骚扰,不得不搬走

最后发展到上门来踢我们的防盗门,其男业主是女人堆里长大的,还用手电筒照我母亲的眼睛,闯进房来殴打我们,甚至扬言要杀人。期间我母亲由于心里出不了那口怨气,不断生病,为了避免骚扰我们不得不在在苏州房价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四处借款买房,搬离了工业园区娄葑镇苏安新村176幢。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