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是个高度近视者,而且每天上下班都要挤巴士。有一次,我的上千度的眼镜摔坏了,又赶着去上班,只好昏昏沉沉地来到巴士车站。人们在挤车时乱了套,把我的遮阳帽挤掉了。这下我慌了,要知道,除了自己的鼻尖,再远一点我就什么也看不清了。趴在地上摸了几把也没找到。


正当我沮丧着站起来要上车时,有个人几乎把帽子递到了我的鼻子上。我虽然看不清他是谁,但伸到鼻子尖上的帽子我还是看清楚了,我一把抓过帽子戴在头上,边道谢边往车上跑。




就在我刚要上车时突然被人揪了下来,我回头一看,发现一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几乎也伸到了我的鼻尖上,并大吼着:“先生,你不施舍给我钱也就罢了,干吗还要把我的饭碗带走?”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