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警察 第二季天使行动第一卷 微笑天使 第57章 初试锋芒3

flxlrh303 收藏 9 9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01.html


“你以后要小心点,你不是猫,没有九条命。”喝完啤酒,嘉瑶的话语恢复了清冷,但掩盖不了她对冷睿的关心之情。

她为什么不敢向冷睿表露她心中的感情,难道是因为她觉得有愧于冷睿?

“这些危险我不怕,我最怕的是内心的危险。”冷睿轻叹一口气,说。

“内心的危险?”嘉瑶不解地问。

“对,最危险的是心魔,如果没有利剑高悬,就会走火入魔。”冷睿看见嘉瑶一面迷惑不解的样子,继续说下去,“我们做警察面对的是人间最阴暗的一面,接触的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俗语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长期耳闻目睹这些非常丑恶的现象,内心的魔障就会在我们意志最脆弱的时刻如春天的小草般疯长。我清楚地记得我痛苦的卧底生涯,我当时是人鬼结合体,白天像人,晚上是魔鬼。我那时候表面上道貌岸然,暗地里吃喝嫖赌杀人劫货无所不干。虽然我杀的是坏人,没有错杀一个好人,但我心里如火灼般难受,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狂徒。”

“那不是你的错,那是为了任务。”嘉瑶的声音轻轻的,如鸡蛋壳破裂,不再冷冰。

“白天还好过,晚上则饱受折磨。晚上睡觉时,我要在心里不断地提醒自己是警察,不是匪徒,还要不断提醒自己即使在梦中也不能因梦话泄露自己的警察身份。我时刻经受着灵与肉的煎熬,时刻变换着人与鬼的身份。我觉得每个晚上简直是下一趟地狱,被冰冷的地狱之水紧紧包裹着,让我喘不过气来。到最后,我已经分不出自己到底是人还是鬼,是警察还是歹徒。所以,很多卧底警察恢复身份之后,都不能和正常的警察一样正常生活和工作,不敢谈乱爱,不敢交朋结友,夜夜发恶梦,晚晚饱受冰与火的煎熬,有些卧底甚至为此精神失常。所以,卧底的警察完成任务后都需长期接受心里治疗,希望他的心魔能被慧剑斩断,但那些非人的经历怎能短时间消亡?特别是我,丹儿幸福安定的一家人因我而亡,刘局因我而死,我还要亲手抓捕我最亲的大哥,亲手送最爱我的女友进监牢;也因为我,我最疼爱的妹妹冷雪痛不欲生,雪妹到现在也不肯原谅我,这是我心里最大的痛。”

冷睿越说表情越痛苦,最后他垂下头,双手抱头,修长的十指插入浓发中,狠狠地撕扯,抽噎着,肩头耸动着,悲痛欲绝。

嘉瑶站起来走过去,轻轻地把冷睿的头抱在她那柔软而温暖的怀抱里,一双纤手不断地轻抚着冷睿的头,轻轻说:“你头上顶着超级警察的光环,别人只看到你的光辉,而看不到你痛苦的付出。我想象不到你居然承受了如此多的打击和灾难,也想象不到你的内心原来这么痛苦,这么孤独,真的是高处不胜寒。”

嘉瑶的话罕有地柔柔的,轻轻的,就像冰块跌落水杯,倏忽之间就被融化。此时的嘉瑶就像母亲抱着多灾多难的儿子,脸上罩着一层女性特有的柔情。此时的她不再是叱咤风云、指挥万千热血男儿的巾帼英雄,而是一位为受伤儿子提供庇护的母亲。

过了好一会儿,冷睿才平静下来,他抬起头对着嘉瑶轻轻一笑,在他身后霓虹灯的扫描下,他的笑容如百花绽放,灿烂夺目;他含泪的双眼在朦胧月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明亮,明亮得如漆黑天宇上的启明星,但又带着朦胧的美。

谁也想不到一个大男人的笑能如此耀眼,谁也想不到一个大男人的眼睛能如此璀璨,普天之下能抵挡得住冷睿强大温柔攻势的的女孩绝不会太多。

嘉瑶虽然是巾帼英雌,但毕竟是个女孩子,所以她也迷失在冷睿微笑和眼睛下,她望着冷睿的笑脸呆呆地出神。本来,冷睿是不会这么容易攻破她坚硬的堡垒的,因为她冰冷的外壳刚被冷睿的温柔之刀一片一片地剥去,干涸的内心正毫无遮掩地赤裸着,冷睿的温柔之水则乘虚而入,畅通无阻地滋润了她干涸的心。

“谢谢你,嘉瑶妹子。”冷睿盯着嘉瑶的杏眼,含情脉脉地说。

嘉瑶毕竟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她马上放开冷睿,低头急匆匆地走回她的座位。她的心情可能太激荡,没看到脚下的啤酒瓶,一脚把一个啤酒瓶踢得飞起,啤酒瓶飞落在一米开外的地方。啤酒瓶发出 “哐啷” 一声痛苦嚎叫,就粉身碎骨,惹来来自邻桌的几道眼光。

嘉瑶玉脸绯红,就像一个红透的圆苹果,娇态尽现。

“谢谢你,嘉瑶妹子。”冷睿继续说这句话。

“咳,咳……”,嘉瑶干咳两声以此掩盖她的女儿之态,说:“谢我什么,我又没有帮你。”

“谢谢你做我忠实的听众。我基本上可以称为行为心理学专家,所以我在接受心里治疗时,这些话我从来没有对心理医生说过。但现在我才发觉,原来把话对最亲密的朋友倾诉之后,心里竟然是无比的舒服,坦然,现在我的心态就像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翱翔的飞鸟一样自由。你说,我不谢谢你谢谁呢?”

“哼,想不到超级警察原来是这么油腔滑调的,如果我爆料出来,可能会被女孩子的口水淹死。”就像久旱逢甘霖般困难,嘉瑶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和冷睿打趣起来。

“嘉瑶妹子,现在你多可爱,这才是真正的你。我执行押运任务回来发现你变了另一个人,在你身上肯定发生了惊天变故。你别一个人憋在心里,有什么困难对我说说,我是你最信任的人,即使过刀山下火海我也会帮助你的。像我一样说出来吧,只要你说出来,你就会有我那种自由自在飞翔的空灵感觉。嘉瑶妹子,说吧。”冷睿的话越说越低沉,越说越温柔,越说越煽情,眼睛则越说越真诚,越说越灼热,越说越明亮。

要想别人尊重自己,自己首先要尊重别人;想要别人说出心里的秘密,首先要说出自己的秘密。难道冷睿花费莫大功夫,就是想利用嘉瑶对他的好感,然后凭借迷死人不偿命的温柔结合催眠术来引诱嘉瑶说出心里的秘密?

听了冷睿的话,嘉瑶脸上的笑容马上被倒入冰窟,顿时凝结,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她顿时彤云密布,继而寒风呼啸,最后大雪纷飞。

“心魔需要慧剑斩。嘉瑶妹子,说出来吧。”冷睿趁热打铁地说。

失望,震惊,伤心,愤怒,绝望等各种情感在嘉瑶的杏眼中如火烧云般快速变幻着。最后,她的眼里掠起一团风暴,脸上挣扎之色泛起。

“哼哼,原来你虚情假意目的是为了骗取我的私人秘密。”嘉瑶就像火烧屁股一般地跳了起来,犹如被一根竹签刺进了心脏,她的脸瞬间扭曲了起来,指着冷睿哽咽着说。

冷睿走过去,轻轻拥嘉瑶入怀,轻拍着她的脊背,柔声说:“嘉瑶妹子,我是那样卑鄙的人么?我是真的关心你,疼爱你,看到你这么痛苦我真的难受。请说出来,我绝对会帮你,如果我解决不了,我们还有冷大校和杨厅长,还有全国的手足为你排忧解难。”

浪漫也有伤口,也需要鲜血润色。嘉瑶就像一个受到极大委屈的受伤孩子,紧抱着冷睿,把琼首靠在冷睿的略显消瘦的肩膀上痛哭起来。眼睛哗啦一下,泪水犹如黄河缺堤一般喷涌出。冷睿的心疼得就像被钝刀子一下一下地割,却一滴眼泪也掉不下来。在这瞬间,百感交集,汇聚在起一起,在他的心里熬成了一锅迷糊的浓汤。

附近的人以为是一对情侣在闹别扭,毫不在意,看也不看他们,嘉瑶的痛哭还不如那个破碎的啤酒瓶。

一个人正向河边走来,骤然看见冷睿和嘉瑶相拥着,他的身形就像触电似的蹦跳一下。他立马躲在一颗梧桐树后,狠狠地刷刷眼睛,凝神再看。发现眼中所看到的景象情况属实时,他的脸色突变,口中喃喃自语,就像念念有词的神棍,转身向着冷睿他们视线死角的街道蹒跚而去。

在昏黄的街灯下,依稀可以辨认出此人正是高守业。


良久,嘉瑶才渐渐止住哭,冷睿胸膛的衬衣已经被泪水沾湿了。嘉瑶离开冷睿的怀抱,抽噎着,摸摸眼睛,她的眼睛还是水气朦胧。长长的睫毛抖动着,像极了翩跹的蝴蝶。

“睿大哥,我有什么心事和痛楚,总是一个人憋在心里,太难受时就躲在被窝里偷偷滴几滴眼泪。谢谢你的肩膀,让我第一次痛快淋漓地哭出来。哭完了,我心里真的好受多了。只是对不起你,弄湿了你的衣服。”嘉瑶说的时候,语调柔柔的,似一丝春风轻轻拂过。

“我这件衬衣汗津津的,有一股难闻的气味,我要谢谢成大局长用眼泪清洁剂为我洗衣服。”

“哼,贫嘴。”嘉瑶说完回复了她冷艳的形象。

“嘉瑶妹子,有什么问题说出来,不要一个人扛着,这样你会很痛苦的。”冷睿不放弃。

一抹极度痛苦之色若刀一般划破嘉瑶水雾笼罩的双眼,她脸上的肌肉跳动几下。她重新坐下,抽出一根软红特醇五叶神,点燃了,狠狠地吸一口,然后才缓缓地吐出来。一明一暗的烟头,让她的玉脸时隐时现。

冷睿明白嘉瑶的内心正在作激烈的挣扎,他没有催促,也坐下来,静等嘉瑶开腔。

“冷处,你是帮不了我的,这件事我会自己解决。还有,我不想再谈论我的事,我们眼前的重心工作是确保接待晚会的顺利召开。”一根烟抽完了,嘉瑶才说话,她把冷睿的称呼从“睿大哥”变回没有感情色彩的“冷处”。

冷睿张嘴想劝说,嘉瑶放在桌面上的手机欢唱起来。嘉瑶看看来电显示,没有马上接听电话,她微眯的双眼冷静得像站在手术台上的主刀医师。那双眸子里,彰显得十分冷酷、威严而凛厉。


“初秋的天,冰冷的夜,回忆慢慢袭来,真心的爱就像落叶,为何却要分开……就让秋风带走我的思念,带走我的泪,我还一直静静守候在相约的地点……”

电话就像输红眼的赌徒,顽固地响着。整首歌曲快唱完了,嘉瑶才按下接听键,才听了两句话,她就说:“别得意,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她的粉脸硬得如坚冰,语气冰冷得若北极的冰山,娇躯迸射出一股冲天的杀气,闻者肝胆俱丧。

“发生什么事?”冷睿问。

“没什么大事,我有紧要的事回局里处理一下,告辞了。”嘉瑶重新变成一座冰山,她冷冰冰地说完,站起来低着粉颈头也不回地走了。

冷睿发觉嘉瑶双手紧捏拳头,脚步有点踉跄。一个壮汉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扭头四顾,脚步摇摆着和她迎面相撞。

“糟糕!”冷睿暗道一声连忙站起来。

迟了,壮**嘉瑶撞过满怀。嘉瑶犹如一头被激怒的狂暴母狮,脸色犹如厉鬼一般青獠,疯了一般地咬牙出手。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嘉瑶现在这滔天的怒火,似乎完全失去了理智的嘉瑶大吼一声,双拳乱舞乱抓,犹如街边泼妇一般以一招擒拿术扭住壮汉的双手,凶如疯虎。在壮汉的嗷嗷呼叫声中,嘉瑶一个凶猛的过肩摔,把绝对超多一百八十斤的壮汉甩出去,砸向冷睿的方向。冷睿一眼就看出壮汉的脚步虚浮,就知道喝高的壮汉并没有练过什么功夫,被嘉瑶盛怒之下狠摔,这个壮汉腰肢即使不折断,骨头也会碎。他连忙飞身扑出,在半空中搂住这个倒霉的汉子,下地时抱着这个汉子在地面滚动,化解嘉瑶的劲力。

冷睿拍拍身下壮汉的肩膀,笑说:“兄弟功夫真厉害,在喝了这么多酒的情况下用一个手指就把我绊倒了。”

被突然奇来的变故弄晕了的壮汉眨眨眼,还没有弄明白什么回事,已经被冷睿扶着站起来。他想说什么,冷睿已经放开手走了。壮汉狠狠地晃晃脑袋,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嘀咕着蹒跚着走向“康乃馨”酒吧。

嘉瑶狠狠地瞪一眼冷睿,眼中既有谢意,也有歉意。冷睿一声不吭陪她等出租。假如等出租车能有找小姐那么简单就好了,不用等,小姐就会主动地连亲带抱地把你拉走。同样是花钱消费,待遇竟然如此截然不同。

一辆出租车远远驶来,亮着空车的示意灯。嘉瑶欣喜若狂,马上伸手挥舞,仿佛嫖客见到了小姐一样开心。

大道上车流穿梭不息,人头串挤,只有冷睿一人孤寂第伫立在街边。街灯很亮,远远望去,犹如一条发光的绸带,耀眼无比,可是却映射出黑夜下空洞的寂静,让冷睿有股心寒的冷虚。

望着出租车消失的方向,冷睿的心境就像穿着窄小而褴楼的薄衣在雨雪交加的寒风中颤栗一样。他掏出电话拨号,眼神凌厉,声音清冷:“我是天使,02,刚才给目标的电话说什么,是哪个地方的电话号码?”

“02报告天使,经查,刚才给目标的电话号码是f省k市的大众卡,因为通话时间太短,我们不能锁定来电的确切地址。请天使注意,现在播放刚才目标的来电对话。”

冷睿的手机首先传来阴森森的笑声,然后是一把淫荡的话语:“嘿嘿嘿,成大局长,我忘不了你白嫩细滑的肌肤,忘不了你伟大而富有弹性的胸部……”

“别得意,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这是嘉瑶的声音。

嘟嘟……电话被嘉瑶挂断了。

冷睿下达命令:“请动用机动3组,立刻着手调查高守业这两天的行程和通话记录,并进行24小时监控。若人手不够,请联系杨厅长加派人手。”

他打完电话如雕塑般站在街边,他感觉他的后脑勺上有束被探究、被窥视、被琢磨的光斑,或者是一种潮湿的阴森的冰冷的寒风,如同被人在暗中用狙击步枪锁定一般,如同那种X光线的照射一般,也如同那种恐怖的空穴来风一般,将他的一切记忆毫无保留地复制、拷贝,吸噬过去……读警校时和高守业有关的点点滴滴就像放电影似的在他的脑海中一幕幕地浮现出来,一起研讨犯罪心理学,一起畅谈理想,一起承诺立志做一个及格而光荣的人民警察,一起泡吧……他再次拨打电话:“老同学你好,我们还是在读警校时一起去泡过吧,今晚我们重温泡吧的乐趣吧。什么?没空?没空你也要来,我在康乃馨酒吧等你,不见不散。”

冷睿不等高守业拒绝,立马挂掉电话,眼神如夜色下的迷离都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