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钢指责金融炒家 伦敦金交所称损失怪不得人

城管执法9队 收藏 2 137
导读:宝钢指责金融炒家 伦敦金交所称损失怪不得人 陈小莹 杨澜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大 中 小  收藏 复制网址 打印 只有一个赢家是不对的   这是全球范围内的对立。   实业界似乎很受伤。今年4月和5月,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忍不住两次公开抨击,“这两年全球不锈钢的产业输得很惨,宝钢也输得很惨,并不是我们干实业的干得不好,而是前两年伦敦期货市场对不锈钢主要原料——镍的炒作。”   近日,马丁·艾伯特(Martin Abbott)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

宝钢指责金融炒家 伦敦金交所称损失怪不得人



陈小莹 杨澜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大 中 小 收藏 复制网址 打印


只有一个赢家是不对的



这是全球范围内的对立。


实业界似乎很受伤。今年4月和5月,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忍不住两次公开抨击,“这两年全球不锈钢的产业输得很惨,宝钢也输得很惨,并不是我们干实业的干得不好,而是前两年伦敦期货市场对不锈钢主要原料——镍的炒作。”


近日,马丁·艾伯特(Martin Abbott)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回应了实业界上述指责。他是于2006年就任LME主席的。


“有趣的是,当镍的价格一直走高的时候,我没有听到过任何的抱怨。当镍的价格达到最高点的时候,全世界的不锈钢生产厂都报告了最高的利润。”


他回应说,“只有一个赢家是不对的。”


在马丁·艾伯特的任期内,他经历了2006年开始镍价的爬坡,到2007年3月冲高到5万美元/吨,又在2008年底跌到8000美元/吨的“过山车”。而他所执掌的LME,则是全球有色金属期货交易量的老大。


在这一轮镍的涨跌中,徐乐江抱怨说,“现在挖镍矿的人没赚钱,生产和销售不锈钢的人没赚钱,只有金融业赚了一大笔钱。”


马丁同样又针锋相对,“(宝钢)损失的一种情况是在交易中投机,但我认为像宝钢这样负责任的公司是不会这样做的。另一种是可能他们库存了很多的镍,但是他们没有对这些镍进行套期保值。当镍的价格下跌时,他们就失掉了镍的价值。”


“所以我猜测宝钢的损失,不是由伦敦金属交易所造成的。恰恰相反,是因为没有使用伦敦金属交易所而造成的。”马丁说。


持有类似看法的人不止马丁一个。那些来自于纽约的华尔街和伦敦的金融城的人们正在试图重建人们对于金融和衍生品的信心。


在美国爆发次贷危机之后,衍生品的交易被看做一个魔鬼,他把实业和金融牢牢捆绑在一起,金融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对实业界产生影响。


最新的消息显示,连美国政府都将很快对衍生品实行新的限制性管制。


在这样的情势下,这些金融巨头坐不住了。在接到本报记者的采访要求后,LME没有安排镍委员会主席,而是由这位CEO亲自上阵。


宝钢之痛


《21世纪》:宝钢集团董事长说,他们因为镍价格的走高,“输得很惨”,并在一个公开的会议上说这是由于镍期货交易缺乏监管造成的,您怎么看?


马丁·艾伯特:我们对宝钢并不是十分了解,我的猜测是:宝钢生产不锈钢,因此是镍的主要购买者,它在镍交易中损失有很多种可能。


一种是在交易中投机,我认为像宝钢这样负责人任公司是不会这样做的。


另一种是可能他们库存了很多的镍,但是他们没有对这些镍进行套期保值。当镍的价格下跌时,他们就失掉了镍的价值。这样的损失并不是由伦敦金属交易所造成的,相反是因为没有使用伦敦金属交易所而造成的。


《21世纪》:您是指宝钢集团并未使用套期保值?您能确定损失是这样造成的吗?


马丁·艾伯特:应该说,宝钢并不是我们的会员单位,我无法确定。如果是期货损失,我想宝钢可能是通过期货经纪公司进行交易的。


但在任何一个市场上,都存在这两种损失的方式,一种是投机,一种是未做套期保值。这两种损失的方式,都与伦敦金属交易所没有关系。


如果是现货方面的损失,那应该是库存造成的。


镍价涨跌原因之争


《21世纪》:宝钢认为,在这一轮炒作中,实际挣钱的只有金融炒家,对此您怎么评价?


马丁·艾伯特:有趣的是,当镍的价格一直走高的时候,我没有听到过任何的抱怨。当镍的价格,铬铁的价格和锰的价格在最高点的时候,全世界的不锈钢生产厂都报告了最高的利润。我认为,说只有一个赢家是不对的,而且,说镍的价格走高是由于投机炒作也是不对的。我认为在当时的市场,镍的供应非常紧张,同时对于不锈钢的需求非常大。


《21世纪》:从2006年开始的这一轮镍价涨跌是否是近年来涨跌幅度最大的一次?这样的价格“过山车”是否背离了镍的基本价值,是不是期货市场上的投机造成的?


马丁·艾伯特:实际上我认为在20世纪80年代,镍的价格更高。但是近几年中,2007年确实是镍的价格浮动较大的一年。2007年也是钢的价格,铬铁的价格和锰的价格浮动比较大的一年,这些都是不锈钢的原料。但是,那时只有镍在伦敦金属交易所进行交易。所以,我认为镍的价格与钢材市场的需求有关,而不是交易中的其他行为。


《21世纪》:因此你认为镍的价格与期货市场的投机做多无关?


马丁·艾伯特:我认为投机做多不会长期影响伦敦金属交易所的价格。


实际的生产商通过价格谈判,在出售、购买像镍这样的金属方面获得一个基本认可的价格,从而获利。伦敦金属交易所为它的交易会员提供整条原材料供应链,不管是买家还是卖家,伦敦金属交易所都会提供套期保值,来降低他们的交易风险,帮助他们降低期货价格不利变动带来的风险。


套期保值就意味着行业能够决定他们所能接受的价格风险。行业可能希望完全消除风险,因此他们可以迅速而且容易的使用伦敦金属交易所提供的服务。


套期保值和投机是相反的,套期保值是通过在期货市场上进行反向操作来消除实际价格风险。投机商在期货市场上本无风险,他们通过期货涨势判定风险。套期保值降低或者消除可能的损失或者盈利,而投机商在损失的风险上进行盈利。


总之,伦敦金属交易所负责管理最终市场。在这里,有色金属和塑料行业可以通过交易所的交货选择,在供应过量时卖掉过量的存货,在供应短缺时充当原料的来源。


伦敦金属交易所不会代替正常的原材料买入和卖出渠道,只有很少量的合同实际上进行了交货。然而,现在实际交货的情况,或者实际交货的危机,在“期现价格最终聚合”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21世纪》:这是中国钢铁行业损失的原因吗?您认为中国钢铁行业大致损失了多少?


马丁·艾伯特:我认为重要的一点是,在面对的机遇和风险方面,中国的钢铁行业和世界上其他的钢铁行业没有任何不同。而且,我们也看到世界上其他的钢铁厂报告了损失。


《21世纪》:你对于中国钢铁现在情况下的镍期货操作有何建议?


马丁·艾伯特:对于特定的行业和特定的情况,我并没有特别的建议。我的建议是,中国的钢铁行业和世界上所有的钢铁行业,要充分了解在期货交易中降低风险的办法,同时使用风险管理战略来帮助自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