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文(海军强国梦之——战略篇http://bbs.tiexue.net/post_3455915_1.html,海军强国梦之——海洋篇http://bbs.tiexue.net/post_3491446_1.html)试图通过大战略、目标、要求和环境的分析探索一点海军的任务和发展目标。其实任务是很明确的:解放台湾,解决争端,保卫能源和经济,帮助国家利益向深海大洋发展,最终使中国成为世界领先的海洋大国。

那么为了完成这些任务,我们要发展出一支怎样的海军?我们又如何立足于现状,兼顾当前急迫的任务和未来的目标,克服目前困难走出一条怎样的海军发展道路呢?在发展的过程中将会有哪些新的困难和阻滞?又如何去克服呢?这些问题锋然想了很久。讲老实话,作为外行和“业余选手”很难系统准确地回答出来,我也不想把自己那些支离破碎、希奇古怪有些甚至是异想天开的想法拿到高手如云的铁血网里来班门弄斧。但确实有很多战友愿意积极地去思考这些问题,也想多了解一些东西来帮助思考。那么我还是应该把自己知道的关于中国海军的东西整理一下,写出来大家一起交流、分析、思考。

还是先从新中国海军如何发展到今天的规模讲起吧。这一段回顾也权作对海军建立60周年的纪念和歌颂吧!

1949年海军在江苏泰州白马庙成立,至今已经60年了。60年一个轮回,对人来讲,这一辈子也就差不多了,而对人民海军而言不过刚刚迈出童年阶段。

刚成立的人民海军的基本任务和发展方向其实在当年1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的党内指示《目前形势和党在1949年的任务》中已经明确了:“我们应当争取组成一支能够使用的空军及一支保卫沿海沿岸的海军”。同年8月的海军扩军会议上明确了当期的建设方针:“从长远着眼,由当前情况出发,建设一支现代化的、富有攻防能力的、近海的、轻型的海上战斗力量。”由此可见,新的海军的特征就是近海轻型,基本谈不上什么海上战略。因为当时的形势和任务以及发展的条件决定了这个海军的开始只能是一支“水上力量”而不是海上力量。

从49年到53年,海军基本上以缴获和投诚的力量为主,直到53年6月4日与苏联签定了著名的“64协定”——《关于供应海军装备及在军舰制造方面给予中国技术援助的协定》,才开始了真正的发展建设。但64协定只是解决有和无的问题,实际上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清晰的海洋战略,只有两个在一片混沌中的光点,一个是勃勃雄心——“我们一定要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另一个是超越现实的眼光——“在苏联的帮助下掌握海军舰艇的建造技术是至关重要的”。第二点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在积极对付现实任务和需要的同时考虑到了未来发展的一个必须条件!从62年开始我们从外购为主的第一阶段进入仿制、自制的第二发展阶段,由于海域环境差异、海洋地理环境的制约、政治军事斗争因素的限制和工业基础过于薄弱的缺陷,决定了我们还不可能形成清晰的海洋战略,进而造成从这一阶段开始海军的发展特别是水上力量的发展逐渐落后于日本等同步发展的国家。虽然“空、潜、快”的主要方向是当时任务的需要,也依靠海军的超勇和气魄创造了很多辉煌的战绩,并逐渐在与台湾国民党海军的近海及近岸岛屿的控制争夺中占据上风,但总的来讲以这个方向来成就一个海洋大国是根本没有任何前途的,甚至当时国家战略海防对岸防部队和海空的依靠竟大于对水面力量的依靠。我们很可惜地浪费了在中苏关系破裂前利用与苏联的紧密合作向苏联学习的机会(从6623导弹艇和米格21战斗机技术提供给中国时苏联自身都还没有完成试制的现象看,中苏合作关系远远超过美日技术合作和扶持),那就是没能系统地学习苏联在军事领域的前瞻性和装备发展的成熟思想,也没能学习苏联组织远洋舰队的系统思维和全球海洋战略的整体思维方法,却把苏联海军旧式学派的“小舰队、小战争”的理论奉为圭臬。加上文化大革命的危害,我们的海军发展和我们的国家一样进入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危险时期。还好,前述的两个亮点没有熄灭,通过65型护卫舰的自主研制和对“科特林”驱逐舰技术的吸收和发扬,我们的海军保留了回到远洋海军发展道路上的希望,再通过多少有点种瓜得李和幸运的“旅大”和“江湖”的成功,我们的海军最终还是艰难地打下了在总体形势扭转后正确迅猛发展的基础。

之所以说“旅大”和“江湖”的成功有点种瓜得李的味道,那是因为这两型海军主要舰艇的研制最初并不是为海防或海洋战略需要,而是为国家核战略威慑的需要——其直接使命很明确就是为南太平洋洲际导弹试射测量和回收船队提供护航!而之所以说幸运是源于当时决策者的敏锐和坚韧:首先,由于文革和小炮艇万岁思维定势的影响,洲际导弹太平洋试射和与之配套的“旅大”项目几乎下马,仅仅由于周恩来总理的坚持和直接表态才得以起死回生;另外,配套的护卫舰项目本来不是制海为主的江湖,而是防空为主的江东,由于舰空导弹技术的滞后,决策者明智地脱离江东的纠缠而转而以江东舰体为蓝本首先发展了制海为主的江湖;第三,由于决策的高瞻远瞩,我们为旅大和江湖装备了先进的海鹰导弹,使我主战舰艇的制海能力一举超过了苏联和美国(70年服役的旅大装备的海鹰射程远远超过苏联当时的冥河及美国战列舰的舰炮射程,美国海军到78年才开始装备反舰导弹,而苏联制海能力反超中国是到“现代”级服役后才作到的!)。

这两型舰艇的成功,不管其研制的初衷如何,确实不仅使中国拥有了世界先进的制海舰艇,也使我们的一大批科研和制造单位得到发展,在制造技术发展储备和技巧上得到巨大收获和积累。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使我海军拥有了以驱逐舰为主战兵器的野战兵力和以护卫舰担任巡逻护卫任务的基地兵力双重结构的符合现代海军发展方面的基本作战序列体系,使我们的目光跳出了“空、潜、快”,跳出了近岸和近海,模模糊糊地看见了深海大洋及其上的艨艟巨舰和庞大舰队的影子。借助马岛战争的启示,中国海军终于看到了大型水面舰艇的力量,发现了新的国土——海洋和新的国家权益——海权。

海军是海洋防卫力量的主体,是国家海权的支柱。而中国传统的海洋防卫的观念是对国家海疆和陆地的防御,根本没有意识到应该是对在世界海洋上国家利益的有效捍卫甚至拓展,所以我们过去的海军根本没有真正的海洋战略,我们海洋防卫的原则是沿海岸线布防或把海军局限在沿海地区,作为陆军防卫在地域和范围上的延伸。这固然有很多条件和形势的限制,但造成海军不成其为海军的根本原因还是没有海洋意识。600年前当明仁宗朱高炽作出停止宝船下西洋的决定时,郑和曾有一番谏言:“欲国家富强,不可置海洋于不顾。财富取之于海,危险亦来自海上”。如果我们惊讶于郑和对几百年后中国历史的预言的正确并将这番话作为海洋意识的基础的话,那就证明我们的海洋意识真是落后太多太久了。即便以此段话来谈海洋意识,我们也必须换个角度:海军60年来发展的主要意识是“危险亦来自海上”,我们现在的目标应该是“财富取之于海”。而我们海军的未来是什么?不妨大胆地说出来:要让别国的“危险”亦来自海上,而且这个“危险”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

大家都知道,从新中国海军建立伊始到80年代初,我们的海军实行的是“近岸防御”战略。其主要任务是在离岸大约40海里的范围内建立海防和抵御入侵;其主要方式是依托陆上的力量和近岸岛屿进行作战,在不争夺制海权(当然,一开始的时候也无力量进行争夺)的前提下采用灵活有效的战术(如创造性地发明了海上游击战和海上破袭战等战法)抵消敌我兵力的悬殊,保护中国大陆免遭来自海上的袭扰和破坏,以及大规模的海上登陆袭击;而海军建设的重点长时间地参照苏联专家提供的,按照前苏联海军司令奥尔洛夫和当时的工农红军参谋长图哈切夫斯基在1927年提出的“小舰队、小战争”理论和苏联“空、潜、快”的海军力量学说进行小规模舰队的发展。

这个“空、潜、快”在长时间内成为了中国海军发展的主线,不仅是中国海军的鲜明特点,也成了中国海军的一个痼疾!尽管依此战略的建设发展确使海军战斗力在较短时间内迅速提高并很好地完成了保卫海岸线的任务,但在没有真正海洋意识的前提下,这不是一种阶段性的步骤,而是一种被动的依赖和茫然的徘徊。照此发展,我们肯定永远得不到一支真正的远洋海军,中国的命运甚至也会因此再蹈过去从海洋上将国本丢失的覆辙。要不是改革开放扩大了国家利益的范围,要不是南海主权的丢失甚至西沙也要用血去从蕞尔小国手中夺回的残酷现实,要不是日本依靠海空军的发展再次成为中国京畿的严重威胁,要不是阿根廷连家门口的马尔维纳斯都守不住的失败教训,要不是世界范围内地区冲突和争端中凸显出的海军的作用以及世界海军远洋化趋势的推动,我们的海军真的可能又变成“水师”了!当我们“发现”世界上还有海洋,中国还要海洋权益的时候再回头看看自己的海军:还好还好还好,依靠过去仅有的两个亮点我们多少还是有一支以旅大、江湖为主力相对现代化的“驱护舰队”和从苏联“学”来的一定水平的技术可以作为重新调整和发展的基础。在80年代,中国又一次“幸运”地选择了相对具有更多外向性的造船工业作为工业改革的先锋,通过大量投资和大量引进先进的技术和观念以及适应国际市场方式的商业化运作,中国的造船工业在短时间内脱颖而出,迅速成为世界第三的造船大国,为海军的发展特别是大型水面舰艇的建造能力保住了根基。

现在中国海军的基本战略叫作“近海防御”战略。这个战略的思路是79年底由小平同志指出的,在85年12月由海军司令员刘华清正式提出。这是一个将近海作为战略概念而不是地理概念的区域防御型战略(而不是线型防御),其作战海域已从过去的近岸拓展到目前的第一岛链和沿该岛链的外沿海区以及正在逐步扩大到的太平洋北部和第二岛链。海军的主要任务从协同陆军空军进行反侵略作战转变为完成国家统一大业、维护国家领土(领海)主权完整、特别是维护国家不断扩大的海洋权益,应对在中国周边海洋上的海上局部战争和突发冲突。海军建设的主要方向是“具备遂行近海海域海上战役的综合作战能力”,这个能力不仅包括抵御海上入侵的防卫能力,也包括保卫海洋主权和维护海洋权益的威慑遏制能力;不仅应该具有适应突发事件的作战能力,也应该具有对大面积特定海域进行战略封锁和控制的能力。具体的说就是要具备经常预警能力、高效指挥控制能力、快速机动反应能力、综合打击防护能力和后勤及技术保障能力。为了这个能力的体现和作用的发挥,建立若干能够在所需海域进行独立作战或封锁的联合舰队或特混编队,将战略上的防御和战役战术上的进攻进行有机的统一是非常必要的。同时一定能力的远海机动作战甚至远洋机动作战方式未必不可以成为“近海防御”战略的一部分。

最能够综合概括海军各方面能力的一个概念就是——有效武力的远距离快速投送能力。英国海军战略学家艾里克•格罗夫按这个概念将各国的海军分成九个等级:

第一等级 整体全球力量投送型海军——美国海军

第二等级 部分全球力量投送型海军——90年的苏联海军

第三等级 中等全球力量投送型海军——英国和法国的海军

第四等级 中等区域力量投送型海军——日本、印度、中国海军

第五等级 毗邻地区兵力投送型海军

第六等级 近海领土防御型海军

第七等级 近岸领土防卫型海军

第八等级 海上警察型海军

第九等级 象征型海军

我们应该看到,第四等级是世界海上大国中最低的一个等级,而且在这个等级中我们的实力还赶不上同级的日本和印度,甚至如果考虑西方因“中国威胁论”等因素造成对中国海军实力的夸大,我们也说不定是在第五等级里。毕竟我们对南海的投送能力和威慑能力还很弱,那里的一些小海军还不肯买我们的帐。尽管我们已经形成了一支多兵种合成的初具现代化水平的具有一定战略威慑能力的近海防御力量,但针对解放台湾、解决海洋争端、保障国家战略核武器威慑体系布署等关键任务来讲,目前的水平还远远不够。我们在向具有远海远洋机动作战能力的蓝水海军方向进行快速发展转型的时期内如何掌握近期和长远战略目标的平衡,保持正确方面,划分合理有效的步骤?锋然想在进行完回顾后再粗浅分析一下现在中国海军的能力水平和缺陷。

锋然理解,有效武力的远距离快速投送能力是一支海军最重要的能力标准。就有效武力的远距离快速投送能力来讲就是要“远程、快速、高效”地将战斗力量投送到需要的地方并在那里进行对抗和战斗而达到国家的战略目标。这种能力实际上是海、空、陆、天一体化的,并不单指海军,但我们的地球70%是海洋,因此对海军而言远程武力投送能力是最关键的,而且海军对保障国家战略武力的远程投送的安全也是最重要的。具体讲就是海军要具备由大范围的制海制空能力、快速机动能力、实施有效打击的多重手段和强大火力等方面合成的联合作战能力。同时通过这种能力的有效展现,在平时形成强大威慑来遏制敌对行为的发生。也许威慑的作用会在战略目标实现过程中起到90%的实际作用而不是每次都要进行战斗,但最有效的能力展现方式应该包括经典的战例,正所谓“杀一儆百”。

所谓的有效武力应该包括制海能力、制空能力、反潜能力、电子战水平、海基火力打击、海基空袭、远程投送和登陆作战、海上封锁等等。各种手段的高低主要体现在规模、结构、技术、火力、信息化和自动化程度、联合作战、指挥控制、后勤保障、人员素质等多个层次。在这里锋然不想也没有能力进行全面的分析介绍,只想通过对目前中国海军主要力量的介绍形成一个大致的能力和水平的概念,重点是水面力量。进而提一点自己的想法。

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海军只有数量有限的国产第一代“旅大”级驱逐舰担负着主要的海上打击和威慑任务。其整体对海攻击能力在80年代初可称强大,与国外同期驱逐舰相比有一定的优势。80年代后国外的海军开始了一次井喷式的发展,与中国海军作战能力的差距迅速拉大,而中国通过引进吸收和加大研发投入进行了长期的追赶。经过旅大的逐步改装升级、旅沪的基本成功、现代级的引进、旅海级的过渡、旅洋级的发展和旅洲级的跨越式搭配,开始表现出接近世界先进水平的技术能力。在反舰武器系统上,通过双速制反舰导弹(168、169)、超远程反舰导弹(170、171)和新型巡航导弹(115、116)的装备继续保持世界先进水平。在舰体设计方面,逐渐摆脱了单一的苏式设计思想,赶上了世界先进潮流。依靠在052型上实现的一个舰体两种设计和051C上开创的我国舰船设计第二体系,使我国大型水面舰艇造船体系得到了飞跃并进入世界先进行列。动力系统方面,我们已经进入了燃气轮机时代,尽管相比日本的全燃化还有相当的距离,但用于巡航的高速柴油机完全国产化和用于高速加力航行的燃气轮机的即将国产化以及在051C上成功延用先进蒸汽轮机的“两条腿走路”的模式表现出我们即将能够完全解决海军舰艇的“心脏”问题,这方面的进展应该比航空部门快。飞跃步伐最大的应该是防空武器系统,可以说我们已经解决了单舰近程点防空的问题并通过730的成功使近防系统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在052C上出现的垂直发射防空导弹系统是具备区域防空和应付空中饱和攻击能力的标志,而在051C上的“里夫M”是我们海基反弹道导弹防御体系的开端(尽管中华神盾系统还不够成熟,但051C对现代级的技术吸收消化是成功的)。反潜能力依然是弱项,虽然我们现在有了过去是奢望的变深声纳、舰壳声纳、拖曳线阵列声纳、数字化主/被动搜索攻击声纳等技术,有了反潜鱼雷和直升机反潜技术,但总体水平不高,国产化程度低,且变深声纳和满足单舰远程反潜最低需求的双直升机配置仅在112、113上装备使之成为唯一的“反潜驱逐舰”,而新发展的052C更应该是“防空驱逐舰”,到了051C更是纯的不能再纯的防空,连直升机库都没有了。不过据说051C上装备了新型的反潜导弹,这还算不错。过去的瓶颈可能现在还是瓶颈,那就是舰载电子系统。我们从112、113开始逐步解决了复杂电子设备电磁兼容问题,为先进电子系统上舰应用铺平了道路(想当年055大驱的设计,实在令人可叹),舰载雷达系统从052C开始尝试相控阵体制到052C的中华神盾,进步十分明显。但从神盾的不成熟看(如果成熟我们可能就不会去搞051C了),整体水平还远远不够,加之现代舰载情报指挥系统和高性能电子对抗系统的落后,中国军舰的舰载电子系统可能还会在相当长的世界里制约整体水平的提升。不过令人欣慰的是从江凯A的大量生产可以看出,我们对现代级的技术吸收已经完成,国内新一代武器及电子系统的研制也接近完成;而从052C敢于到遥远且环境极其复杂的印度洋执行护航任务也可以想见,我们对中华神盾的信心应该已经很足了。

中国护卫舰的发展与驱逐舰息息相关,各体系技术的关联也非常密切,似乎驱逐舰发展的技术总是先在护卫舰上得到应用和推广。大概中国护卫舰有三个特点是比较明显的。一是护强驱弱。由于要求等级相对较低,造价便宜,因此护卫舰的技术成熟和规模化装备总是很快甚至要担纲主要的海防和护卫任务。江湖是这样,江卫是这样,江凯也是这样。当然对江东的舍弃实不得已,但两次舍弃一者造就了江湖,二者促进了江卫,也是“护强”的典型。第二个特点是保持多用途化。由于中国驱逐舰部队规模小而海防任务巨大,护卫舰起到了海军主力的作用甚至在很多任务中要求能够替代驱逐舰,因此中国护卫舰的多用途能力、独立作战能力、均衡适用的火力等方面一直受到重视,即使是象江凯A这样以舰队中程防空为主要任务的护卫舰也具备很强的制舰和反潜能力。第三个特点是由于技术水平均衡、装备实用、性价比高、在多层次威胁中灵活使用能力强,中国护卫舰能够实现大量出口,成为中国海军主要装备中唯一能在国际市场上走红的亮点。按交货时间大概统计一下:85年(以前也有无偿援助的,那个不算)江湖HE埃及两艘、89年江湖H孟加拉一艘、92年江湖HT泰国四艘、94年“纳来颂恩”泰国两艘、即将完成的F-22P巴基斯坦四艘,总数还真不少。

由于驱逐舰发展规模速度较慢,中国护卫舰还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担当防空和反潜的重任,因此按江凯A这样的方向发展远洋大型护卫舰是必要的。但当前在海上威胁增强的情况下其多层次烈度的区分也越来越明显,在许多海洋争端中(如南海的对峙和岛礁争夺)以及新出现的非传统海上安全问题(如海上恐怖主义和海盗等)的解决过程中并不要求总是动用主力战舰甚至很多时候不宜轻易动用海军。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护卫舰、艇就显出层次上的不足了。即使不考虑将来成立的海岸警备队的装备,中国海军在南沙这样“水浅而多磁石”(——东汉杨孚《异物志》)的区域内以及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维护和非传统领域内的海上斗争甚至战斗中也需要一种介于数百吨的快速艇和数千吨的中型舰之间的轻型多用途护卫舰。尽快完成多层次护卫舰体系的建设以适应对付海上多层次安全威胁的任务应该是我们护卫舰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任务。

中国的驱逐舰已经具有相当不错的技术发展水平,但锋然认为它们仍然不具备完成对付现实的海上安全威胁的能力,也不具备甚至在领海这样一个有限区域内与海上大国进行海权争夺的能力,不能有效阻止我国海洋权益的不断丧失。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长期没有进行大规模装备,也一直没有组织象日本八八舰队那样的常备性海上作战力量。我们一直在进行装备技术上的“小步快跑”追赶,而不进行大规模生产装备,固然因为大中型作战舰艇技术发展仍然落后,固然因为国力有限;我们不组织常备性的舰队也固然因为作战海区狭长、海情复杂、南北呼应不力。但锋然认为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甚至最重要的因素在制约我们的思维制约我们的发展,那就是我们好象过深地陷入了“技术追赶”的误区而忽略了把手攥成拳头这样一件更重要的事。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我们认识到严重的技术落后状态开始急急追赶的脚步后,一直被“技术落后20年”、“技术落后15年”等评价压得喘不过气来。尽管现在技术上发展进程很大,但仍笼罩在技术落后的重压之下,大家都憋着一口气,拿出非追上不可的架势,似乎技术上赶不上最好水平我们就永远不量产!而实际上技术的落后只是一个方面,我们在意识、战略、指挥、规模和体系上的落后应该更严重。殊不知提高技术的目的是要形成能够维护海权的实际战斗力而不是一场技术比武。没有量产,没有规模可观的常备舰队,技术再先进也是完不成任务的。如果我们一定要在发展出足够先进的技术后才大规模量产是要等很长时间的,等待的代价将是更多海权的丧失并使未来作战环境更加严酷从而进一步增加技术要求使等待的时间更加延长;另一方面,只有建立常备舰队,在平时就作为完整的作战体系进行训练和执行作战任务,才能完成舰队指挥、协同体系的建设。我们缺乏先进的战舰,我们更缺乏大舰队的组织、协同和指挥的体系和经验。如果再不重视这一点,将来即使造出航母也不能建立真正有战斗力的航母舰队。所以锋然认为应该尽快以现有水平的技术进行大规模常备主力舰队的建设,就算总体技术不够先进,就算要消耗相当的国力,就算在不长的时间里就面临升级更新需要,都是值得的。因为我们将从此拥有了完整体系的战斗力,拥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海军!

对于中国海军常备性舰队的建设似乎已经提上议事日程,锋然发现有三点讨论在其中:第一、是直接组织航母舰队还是组织舰队和生产航母并行而后合一。第二、大舰队的战略指挥系统的组织原则是集中式还是分布式。第三、未来航母舰队的主要任务是支援弹道导弹核潜艇还是远洋武力投送。这三个问题是我们拥有常备远洋舰队或航母舰队前必须重点解决的,尽管要解决的不只是这三个问题。

锋然认为第一项讨论涉及两方面的问题,其一是如何来组建航母舰队;其二是是否仅组建航母舰队,是否还需要其他类型和规模的常备舰队。我认为航母舰队的组建需要两个重要条件,一是有航母,二是有大舰队的组织和指挥体系;而未来中国海军面对多重威胁应该有除航母舰队主力外的其他分舰队,不然使用航母舰队将变得非常困难。因此先期组建以新型船坞登陆舰为核心的常备舰队将是非常好的选择,即及时拥有了一件武力投送的利器,又有效地为航母舰队作了准备和积累。而当航母舰队完成后,是保留大登舰队还是将登陆和支援力量融入航母舰队中,这应该是对第三项讨论的回答。

第二项讨论也和未来远程武力投送的方式密切相关。简单讲就是如果未来作战的涉及的各方面主要力量分属不同军兵种和单位,为完成特定任务进行临时组合(比如保障核潜艇安全的航母舰队参加还需要其他军兵种力量的登陆或封锁作战),则必须采用集中式的指挥体系,否则复杂的协同火力打击就无法实现高效。但如果我们组建的远洋舰队本身就让她拥有了多重武力手段,或言航母舰队是以远程武力投送为主要目的组建的,在很多任务情况下自身可以组织足够的协同火力,则宜于采用分布式决策的指挥体系。毕竟战略决策层不应过多插手战役战术层面的决策,而只有给予下层指挥更多的自主权,才有利于在海量甚至过滥的信息中发现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并作出准确决策。但分布式指挥有个大的障碍目前无法克服,即我军向有集中化指挥的传统和习惯,基层指挥系统缺乏独立自主指挥决策的能力和水平,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想组建分布式的指挥体系是不可能的。综合来看,我认为在我们现在能预见的未来还是需要集中式指挥体系,但在拥有大舰队后必须向更灵活的指挥和控制体系转变。

第三项讨论中涉及一个具体的任务:对海基核威慑体系布署的支援和掩护。核威慑是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部分,是海军必须很好完成的任务。但这个战略手段并不能直接维护海权和具体地为未来中国的全球利益作出保障,如果海军的主力或者其最有力的航母舰队主要围绕这个战略任务,就可能忽视海军的直接任务:海权和海上利益。直截了当且非常大胆地说一句:锋然认为航母舰队不应该以支援弹道导弹核潜艇为主要任务,而应该将主要目标放在全球海洋的武力投送。中国目前的海上困局的主要问题是缺乏海上武力和武力投送手段,特别是远程投送的手段。即使是未来解决了远洋制海能力,仍会缺乏由海制陆的打击能力,具体地说就是缺乏登陆作战和海域封锁的能力。没有这方面的足够能力,我们就可能拿不下台湾,也永远制不住南洋诸国,也无法有效保护我们的海外利益如中东和非洲的油田,也不能保护海外华人华侨的利益甚至生命(很残酷的现实是:如果现在再发生一次受政府怂恿的印尼屠杀华侨事件,我们仍无力派兵保护或报复,还是只能抗议谴责广泛寻求同情和支持然后看印尼政府的脸色)。中国未来的远洋海军必须要以远程武力投送为主要目标!

那么用什么保障海基核威慑系统呢?我们还是来看看中国的潜艇力量吧。

中国海军的潜艇力量是目前最值得信赖的作战力量,也应该是最受到重视的发展方面之一,可以说基本作到了质量和数量的共同快速提高。应该说目前中国潜艇主力中最低水平的也已经是宋改(039改),其整体技术水平应该达到甚至超过第二代常规动力潜艇,并由于所装备的新型鱼雷、反舰导弹和潜空导弹使其打击威力相当客观。更新型的潜艇就不用说了。目前美、日最忌惮的中国海军力量就是潜艇部队。中国潜艇未来的发展除保留一支具有足够能力和威慑力的近海控制力量外,更艰巨和重要的任务是发展能进入深海大洋的对潜作战能力,既能满足封锁和控制的需要,又能有效为水面舰队护航,并作为矛头首先突破第一岛链甚至第二岛链。从这一点讲,核动力潜艇的需要将更加突出。同时,潜艇部队还拥有国家战略核威慑的重要部分——导弹核潜艇,如何保证这个二次核打击利器的安全和如何形成最大的威慑是海军必须考虑的问题。尽管表面上看美国很害怕中国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布署到太平洋中部,但我们必须清醒:那也是美、日舰空反潜的重点地区,在中国大型水面舰艇能对太平洋中部形成相当控制之前(很遥远的事),战略核潜艇进入太平洋中部进行布署很难保证安全!我们或许应该把目光投向北冰洋。在那里有厚厚冰层的保护,先进的舰、空反潜技术很难施展,潜艇的安全性就集中在潜—潜对抗方面上,保护战略核潜艇的任务就交给用来护航的攻击潜艇上。更重要的是以北冰洋为发射点,几千公里射程的导弹可以基本覆盖集中了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的北半球。应该是最具威慑的核武布署地点。因此用先进核动力攻击潜艇护卫的导弹核潜艇进入北冰洋布署将是一件非常有吸引力的,因为避开了日美的舰空反潜强项,使我们更有能力保证核武安全,并得到最大的威慑力。不妨努力努力。

好了,尽管还有很多中国海军的方方面面没有讲到,比如登陆作战能力、封锁能力、电子战能力和信息化建设、后勤保障建设(包括海外基地)、人员素质与训练、海军航空力量、水雷战能力等等,但文章写到这里已经显得非常冗长、罗嗦和分散,让人很难抓住重点。这里只好自己主动把它“硬拎”出来:为完成当前主要任务和为未来远洋海军发展作好准备,中国海军应尽快建立常备性海上力量——以大型两栖(或船坞)登陆舰为核心的,以驱、护、潜为主要护卫和打击力量的特混舰队,先期的规模是满足海洋争端和岛屿争夺的需要,后期的目标是对日韩本土以及南太平洋甚至印度洋沿岸国家形成相当的威胁。通过这种舰队的组织和使用形成一个完备的大型远洋舰队体系,建立在海洋争夺战中的优势,并为未来大型航母舰队的建设完成过渡,最终形成真正的全球性远程武力投送能力,是中国成为与其全球性利益地位相当的全球性海军强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