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五 黑云压城城欲摧 第149章、一物降一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啊?当初四王爷他们在昌盛城全靠火炮和蒙古骑兵,才打垮了朵思的300象兵,而今我们这里既没有[鬼见愁]等火炮,加上合丹将军的骑兵支援又没按时到来,难道大人您还能破掉象兵阵吗?”鄂焕诧异地问道。

“前不久,本官和在重庆军校学习的四弟文璋通信,探讨战局,其间有提起过象兵的问题,他说皇上他老人家在军校给学员们讲过几种方法……现在情况紧急,等击退敌军后,本官再慢慢和你细说!”文壁说完,对着下边营门附近的几十名亲兵摇了摇令旗,顿时那些人在十几个木笼子边上忙碌起来。

与此同时,真蜡驸马因陀罗跋摩看到自己的象兵,用长长的大鼻子卷走山坡上的据马桩等障碍,踏平了地上的铁蒺藜等暗器,一路畅通无阻,离文壁大营不到20米了,大笑道:“哈哈……我真蜡勇士马上就要攻陷敌军的大营了!”

“是呀,只要象奴用手中的绳索和钩爪,拉垮敌军的营门、栅栏,我们的大军就可以冲进去砍杀那些农民军了!”暹罗王子素可泰附和道。

虽然山坡上倒下了大概几千具尸体,还有不少受伤的联军士兵在挣扎、呻吟,但目前战事还是朝有利于联军的方向进展。

正当真蜡战象背上的象奴左手用木盾遮挡弓箭,右手甩动着系着绳索的钩爪准备抛向文壁大营,突然,文壁大营大门洞开,从里边窜出几十团“火球”,发着尖锐刺耳的嚎叫。

“咦?那是什么东西?”因陀罗跋摩看到会跑动的“火球”,惊诧莫名。

“不知道,好像是什么动物,声音真刺耳。啊,莫非是点燃了火的猪?”素可泰眼睛很好,看得比较清楚。

“火猪?哈哈,敌军首领莫非吓傻了,居然把猪弄出来吓人!最好多弄点来,一会打完仗我们就吃现成的烤猪。哈哈哈……”因陀罗跋摩狂笑道。

“嘿嘿,可能敌军主帅想学中国战国时期的田单吧,据说田单发明了一个[火牛阵],把兵强马壮、气势汹汹的燕军都冲散了。”素可泰猜测道,“不过这火猪能和火牛比吗?别说才几十头,就算有几千头,还不是被大象踩扁掉!”

“王子说的有道理,哈哈……啊?”因陀罗跋摩笑道,突然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怎么回事,战象都往回跑了?”

素可泰转头一看,也大吃一惊。

只见刚才还一路勇往直前的战象,居然像发了疯一样,被几十头火猪尖锐的叫声吓得往回跑,任背上的象奴如何拖拽缰绳和鞭打,也不听指挥,不但没来得及把文壁大营的栅栏拉垮,反而践踏死了不少自己的联军战士。

“快,骑兵上前控制住战象!”因陀罗跋摩焦急地命令道,顿时负责殿后的1千骑兵挥马赶往象群。

因为中南半岛地势崎岖、平原不多,加上南方马匹素质不如北方的马匹,所以各国的骑兵都很少。这次真蜡、暹罗好不容易才凑够了1千骑兵,主要是用来保护因陀罗跋摩和素可泰,顺便在胜局已定的情况下,追杀溃败的敌人。

“啊啊啊……”只见联军骑兵不但没有拦下疯象,而且大部分战马都被疯象用鼻子烧倒在地,有的还被大象锋利的獠牙刺了个透心凉,不少倒地挣扎的骑兵战士被巨大的象足踏成了肉饼……

“战象惊了,驸马爷,快下令杀象吧!还不然还有更多战士会被疯象害死……”素可泰急切地建议道。

“唉,看来只好如此了!”因陀罗跋摩痛苦地说道,“给象奴打信号,杀象!”

片刻之后,正在发狂的战象背上无可奈何的象奴们,看到了信号兵发来的旗语,纷纷抽出身上的钢钎,抡起大铁锤,对着大象硕大头颅上的一个小小的突起,钉了下去。

“嗷……嗷……嗷……”锤落钎入,没多久,一头一头的战象头颅上脆弱的天灵骨被刺穿,痛苦地嚎叫了两声,纷纷倒地死亡。

看到敌军的巨兽死光了,站在刁斗上的文壁高声吼道:“杀呀!不要让侵略者逃了……”

霎那间,几万全副武装的农军将士像决堤的洪水一样,由营门倾泻而出,从小山坡上居高临下,冲向正在因战象被杀而发呆的联军将士……就这样,十几万人混在了一起。

“放下武器,投降不杀!”农民军有的挥舞着盾牌和利剑,一边格挡,一边削劈;有的甲胄坚硬,没用盾牌,只是双手握着一把大砍刀,快刀斩乱麻地砍杀;有的抡着长长的铁矛,“噗哧、噗哧”地捅着衣不蔽体的敌军;有的没披挂盔甲,但远远地在高处搭弓上箭,瞄准放单的联军就是一箭……

“顶住!顶住!打赢了仗,本驸马(王子)重重有赏……”因陀罗跋摩和素可泰乘坐着唯一一头大象,冲向乱糟糟的战团,不时还用长矛刺杀战象身体周围的农民军。

“他奶奶的,欺负老子没有战象吗?”100多米远的一处山坡上,正骑在马上指挥将士冲锋作战的鄂焕,看到因陀罗跋摩和素可泰他们耀武扬威地骑着战象,大怒道。

随后取下背上挂着的铁臂弓,抽出腰间箭壶里边的狼牙雕翎箭,瞄准片刻,射了出去。

“嗷!”因陀罗跋摩和素可泰乘坐的战象左眼被射瞎了,鲜血喷涌而出,大象痛得举起两只前腿,人立起来,长长的鼻子剧烈地乱甩。

“哎哟、哎哟!”因陀罗跋摩、素可泰和一名象奴被大象重重地抛在了地上,半天爬不起来,“铛、铛”两把血淋淋的朴刀架到了王子和驸马的脖子上。

“嘿嘿,阮小三,跟着大叔我没错吧,抓到了2条大鱼,这下我们发财了!”张姓退伍老兵咧着嘴,得意洋洋地说道。

“是呀,张大叔,文大人一定会重赏我俩的……我回家就有钱娶媳妇了!”京族小伙子阮小三也高兴得合不拢嘴。

“你们的大帅被我们抓住了,统统放下武器,投降不杀!”几万农民军在鄂焕的指挥下,齐声高喊……

此役,文壁、鄂焕以牺牲1千多人,受伤2万多人的代价,全歼真蜡、暹罗联军,俘虏包括真蜡驸马因陀罗跋摩、暹罗王子素可泰在内的8万多人,杀死联军将士1万多人,只有几十个逃跑得快的联军骑兵逃回了真蜡国内。

两天后,文壁率领农军,不费吹灰之力,俘获了因陀罗跋摩他们停在洞里萨湖岸边的2百多艘大木船,随后进入了刚刚被合丹占领的真蜡第二大城市----金边。

城主府内,40多岁的合丹正坐在羊毛坐毯上,一边啃着一只油腻腻的油炸鸡腿,一边喝着案几上的马奶酒。

“合丹军长,按照皇帝陛下和军政部的旨意,你应该在真蜡、暹罗联军进攻我们大营时,从背后奔袭敌军,但是为何你率领正规军跑来打金边了?”坐在合丹左边椅子上的文壁,紧皱着浓眉,眼睛里边布满了血丝,义正词严地问道。

“哦,这个嘛……这应该是你们汉人兵书上说的[围魏救赵]之计,本将军也是顺势而为罢了。”合丹用拇指理了理上唇的八字胡,皮笑肉不笑地摇头晃脑道,耳垂上的两只大大的金耳环,随着晃动熠熠生辉。

“恐怕这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吧!”文壁眼睛喷着怒火,继续说道:“当初皇帝陛下和王坚将军在安南时,定下了以正规军为主力,农军做配合的方略,我们5万农军除了少数退伍老兵上过战场,绝大部分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这次牺牲虽然不多,但是你不按既定战术实施,如果我们抵挡不住敌军,岂不是陷安内境内的百姓于水火?”

“文大人,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合丹拉下脸来,怒气冲冲地说:“本将军不辞辛劳,打下了金边,也是为皇上尽忠效命!再说本来准备出兵救援你们,哪知你们运气不错,居然独立击败联军,并非本将军见死不救!”

合丹本来按照军政部的既定战术,是长途迂回到真蜡、暹罗联军背后,与文壁腹背夹击联军。但是他们路过金边时,斥候侦察到金边城只有3千老弱残兵守城。合丹建功心切,不顾手下劝阻,独断专行,派士兵乔装改扮混进城中,然后里应外合轻松拿下金边城。本来打算随后去救援文壁,哪知兵马还没出门,就接到了文壁大胜的消息。合丹心中懊悔不已,如果派兵出战,那全歼10万联军的大功应该是自己这正规军的,比占领金边城功劳大多了。

“合丹!兵贵神速,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岂能三心二意、顺手牵羊?我要上书皇上,参你一本!”鄂焕出身于缅甸行伍,一听合丹强词夺理,怒发冲冠,拍案而起。

“狗娘养的缅甸降将,你居然想告我?也不打听、打听本将军是谁!哈哈哈……”合丹也站起来,指着鄂焕的鼻子骂道。

“你是什么玩意?”鄂焕刚投降天国不到半年,所以并不知道合丹的底细。

“呸!小兔崽子,听好了,爷爷我是皇亲国戚,太宗皇帝(窝阔台)是我爹,定宗皇帝(贵由)是我哥,当今皇上是我堂兄!”合丹朝鄂焕吐了一口口痰,抱着双臂,盛气凌人道。

“咳咳……[道不同,不相为谋],本官告辞!”文壁看到鄂焕受辱,但面对合丹这么大的政治背景,也只好息事宁人,拉着血气涌上脑门的鄂焕离开。

“唉,想不到合丹这么大的来头!依末将看来,没有死在敌军手上,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路上,鄂焕叹气道。

“此言差矣!鄂将军,你看看这篇邸报,如果愿意,就和本官一起联名上书,弹劾合丹。至于后果如何不好说,但本官担保,皇上绝对不会姑息合丹的,最少也会给他一点教训!”文壁从袖中掏出刚刚收到的邸报,递给鄂焕。

“《三位团长的断手掌》?”鄂焕接过邸报,一目十行地看完,里边讲的是刘华惩治忽必烈军中3个腐败军官的事情,随后高声说道:“好,赏罚分明!末将愿意和文副省长联名上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