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寇 正文 第五章:中国人是杀不尽的

晏冷 收藏 7 5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


第五章:中国人是杀不尽的


唐汉把王承水送到漳州救治,此人以后继续和日本人战斗,不提。

厦门日兴街吉隆饭店。

老板庄松溪,四十多岁,矮胖,一张笑脸,为人周到圆滑,其实此人的真实身份是国民党中统局潜伏在厦门的特工。

1938年以前,他的任务是对付中国共产党。日本强占厦门之后,国民党军统和中统一边暗中对付日本人,一边还不放过中国共产党。

国民党军统闽南特工站负责人汪锟,苏群英和国民党中统局厦门站负责人郑中流在吉隆饭店二楼包厢里会晤,庄松溪亲自作陪,四人一边把盏劝酒,却各怀鬼胎。

“日本鬼子在厦门越来越严,中统损失惨重,我们便衣混成队的兄弟去了二十多个……”郑中流叹了口气,黯然神伤。

“可是老哥你们搞的血魂团不是风风火火,让日本鬼子,汉奸闻风丧胆,屁滚尿流?我们军统可没有这么厉害的兄弟……”汪锟小心翼翼地试探说:“以后,有行动的时候,也带兄弟们一把,让兄弟们也好风光一下,也好对上面有个交代!”

“什么?血魂团不是军统的兄弟?”庄松溪,郑中流大吃一惊,互相对望了一眼。

“什么?血魂团不是中统的兄弟?”汪锟,苏群英也是大吃一惊,那脸色与眼神,是假装不出来的?

四个你望我,我望你,忽然,四人又异口同声地说:“难道,血魂团是共产党的组织?”

然后是一阵漫长的沉默。

“如果真的是共产党的组织,那就太可怕了!”汪锟忡心忧忧地说。

“可是共产党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怎么能建立起这么强大的组织?而我们居然没有一点线索?”庄松溪也叹了口气说。

“真的是那样,我们从前就太低估了共产党……”

四人都点点头。

晚上,正是饭店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张桌子前坐着两个青年,一个虽然穿的粗布黑衣,但是腰杆挺直,一身正气,大眼浓眉,英气逼人。此人正是国民党75师3营2连连长钟飞。因为上次他私自放走了唐汉,被撤了职,还被痛骂一顿。想到自己堂堂男儿,国破家亡,自己不能为国为民做点什么,越想越气,干脆从嵩屿岛偷跑了出来,他到厦门的目的就是要找到唐汉,和他并肩杀日本鬼子……

他旁边的男人四十多岁,敦厚老实,做事沉稳。这个人是钟飞的老乡,叫肖中雄,在厦门做生意。钟飞当连长的时候,常到厦门,两人联系不断。钟飞潜入厦门,首先就找到了肖中雄。肖中雄自然要设宴为他接风。

兄弟俩把酒言欢。正吃得高兴的时候,三个日本士兵和一个汉奸进来了,他们是来吃饭的,可能他们有任务在身,只想吃了快点走,没有到楼上的包厢。在大厅里并没有合适的位置,几个日本士兵看了钟飞和肖中雄一眼,就走了过来,用手一指,盛气凌人地说:“你们,把桌子让出来。”

钟飞一抬头,看见是三个日本鬼子,顿时大怒:“小鬼子,**你祖宗,这里是中国,不是小日本。”

三个日本鬼子听不懂,但是看钟飞的脸色不对。那个汉奸可是什么都听得清楚,他立刻在小日本旁边说了句:“太君,此人,血魂团的干活。”

“八嘎!”三个日本士兵脸色一变,端枪。

“小日本鬼子,老子送你们回老家。”钟飞一声大吼,早从腰间拔出两把驳壳枪,那动作快如闪电,砰砰砰!三声枪响,三个日本鬼子倒在地上,那个汉奸目瞪口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对日本皇军开枪,简直是胆大包天啊!

汉奸忘了动,被肖中雄提起一条板凳,当头砸下。这个汉奸摇晃了一下,倒了。肖中雄抢了汉奸短枪,又对准汉奸的头踢了一脚:“狗汉奸,什么路不能活,要做汉奸?”

“快走。”钟飞喊了一声。

两人跑出饭店,钻进旁边的小胡同,七弯八拐之后,估计后面没有人追来,才停下来喘气。

“终于亲手宰了三个日本鬼子,痛快。”钟飞大笑说。

“看不出老乡的身手这么了得,在国民党当个连长太委屈你了……”肖中雄也说。正说着后面一个皮肤黝黑,粗壮的黄包车夫拉着车过来,一边喊:“两位英雄,我有话要说。”

两人吃了一惊。

“我刚才在饭店门口等客人,看两位英雄敢杀日本鬼子,是大大的英雄,可是两位英雄好像对厦门不太熟悉,我带两位英雄到我家躲一下,因为日本人一定要大搜捕的……”车夫就是血魂团的成员吴得水。

两人半信半疑。

“相信我,我也是中国人,杀日本鬼子是我们中国男人的事。”吴得水说。

两人点点头。

“上车,我拉你们两个人回去。”吴得水说。

两人上了车,在车上,钟飞就问吴得水:“大哥,厦门血魂团这个组织有听说过吗?”

“厦门人都知道。”吴得水不动声色地说。

“能找到吗?”钟飞继续说。

吴得水摇摇头:“他们都来无影,去无踪,飞檐走壁,专杀日本鬼子汉奸。”

钟飞一笑说:“他们也是中国男人,我这次来就是要找血魂团的,他们团中唐汉,张弩我都认识……”

吴得水虽然五大三粗,但是粗中有细,他本来是想帮助两人一下,但是一听这话就不动声色地把两人拉到血魂团一个秘密联络点,而唐汉刚巧就在那里。

“钟飞!钟连长。”唐汉一眼就看到了钟飞,大喜过望。

“唐汉,可找到你了。”钟飞更是惊喜不定。

两人四只手紧紧相握。

“原来你们真的认识啊!”吴得水憨憨一笑。

“我们可是好兄弟呢。”唐汉把两人迎接进去,一边问:“钟连长,今天怎么到厦门来了……”

“我现在可不是什么狗屁国民党连长,我是一个中国男人,日本人在我们的国土上杀人放火,我却一点贡献也没有,我要杀日本鬼子,就从部队偷跑了出来,我到厦门就是要找血魂团的,这不,刚才杀了三个小日本鬼子,心里痛快多了……”钟飞哈哈一笑。

吴得水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一遍。唐汉大喜:“兄弟,从今天起,我们一起杀日本鬼子,把日本鬼子赶出厦门,赶出中国……”

“把日本鬼子赶出厦门,赶出中国!”两人的手再一次紧紧相握。


厦门的冬天不冷,但是风很凉,天阴沉厚重。

已经很多天不见阳光了……

一把雪亮的尖刀从磨刀石上慢慢地移开,刀身雪亮如镜,里面是一个男人如铁一样坚毅的脸和一双忧郁的眼睛。

唐汉。

唐汉把自己的尖刀举在眼前,想到这把刀刺入日本人的心脏或者割断日本人的脖子,他的心中就一阵畅快。

忽然,他想起了长谷百合子。总是无意中就想起这个女人,为什么想要忘记一个人,却偏偏不能忘记?

如果是铭刻在心中的人,又怎么可能忘记呢?

唐汉轻轻地叹息了声。他把尖刀插回鞘中,站了起来。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个人,抱住他的腰,把头依靠在他的背上。

“唐汉。”是蔡妮温柔的声音。

唐汉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

“你爱我吗?”蔡妮柔情千万地问。。

唐汉的心在颤动。

长长地沉默。只有两颗心在颤动……

蔡妮轻轻地放开唐汉,默默地转过身去,她在转身的时候,眼泪忽然就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她不能让唐汉看到她流泪的眼睛……

她出了门,在阴冷的小巷里乱走,终于,靠着一堵冰冷,坚硬的墙,她哭出了声音。

哭过之后,她擦干了眼泪,在她转身的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搂住她,把她搂在一个宽阔的胸前。

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说:“我爱你。”

幸福,无声无息地来了。

“等到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的那一天,我就娶你。”唐汉平静地说。

“嗯!”蔡妮把头埋在他的胸怀里。但是唐汉却轻轻地把她推开,身后传来钟飞的大笑声:“唐汉,又有恶狗该杀了……”

蔡妮脸一红,就躲在唐汉的身后。

钟飞手里晃动着几张请柬,唐汉接过来看了一眼,一张脸变的刚毅起来,他回头对蔡妮说了句:“我们回去。”

蔡妮羞涩地点点头。

在蔡妮家的客房,张弩,唐汉,钟飞,潘文川,丁如风,蔡英杰,围在一起,唐汉把一张请柬打开,不慌不忙地说:“明天是厦门伪商会副会长蔡金福的六十大寿,这个彻头彻尾的汉奸,他不仅仅邀请了厦门商界的名流,还邀请了大批的日本上层军官,我这里有几张请柬,是朋友转交来的,既然这个汉奸邀请了我们,是不是该给他好好庆贺一下呢?”

蔡金福是厦门伪商会的副会长,正会长是洪立勋,两人都是铁了心为日本鬼子服务的。蔡金福自然要邀请在厦门商界也有一席之地的蔡英杰,还邀请了厦门警备司令部的黄其祥,黄其祥在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唐**钟飞。

因为他觉得,这应该是一个铲除汉奸和鬼子的好时机。

“最好是能把老家伙的寿辰变成他明年的祭日。”钟飞胆大心细;“只要我们能够混进蔡家,我们就成功了一大半……”

第二天,位于大中路一座气派的宅院,张灯结彩,鼓乐喧天。这里就是蔡金福的大厝,厦门警备司令部的几十个保安警察和几十个日本士兵在这里维持秩序和检查请柬。蔡英杰准备了一份厚礼,抬礼盒的是唐**钟飞。日本士兵仔细地检查了礼品,搜查了唐**钟飞的身,三个人就进去了。

黄其祥在厦门警备司令部里也算一个不大不小的官,他先在门外指挥手下负责检查,等到宾客来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就不慌不忙地进了院子之中,里面摆满了大圆桌,桌子上山珍海味,美酒香烟,丰盛之极。

黄其祥进了院子,看到钟飞与唐汉在一个角落的桌子边坐下,和蔡英杰隔得远远的。三人目光有意无意地看了一下。黄其祥假装上厕所。唐**钟飞也进了去,在里面,三人什么话也没有说,黄其祥把两支驳壳枪,六颗手榴弹,,两把小刀给了两人。两人藏在身上之后,各自回去……

日本军官来的不少,只是田村,龟田没有来,不过厦门商会日本会长山口友和来了,黑龙会小野来了。先自然是一番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之类的祝贺之词。然后就是开席……

唐**钟飞坐在一齐,他们的身边是两个三四十岁,打扮得体的男人。唐汉注意他们的是他们的眼神都那么锋利。显然不是寻常之人。

这两人也在悄悄地注意钟飞与唐汉。

“两位兄弟,我们在哪里见过?只是兄弟我有点糊涂了,想不起来?”两人微笑着,目光都落在钟飞的身上。

这两个人的确见过钟飞,因为他们是军统局的汪琨与苏群英。上次在吉隆饭店的时候,两个中国好汉杀了三个日本鬼子和一个汉奸,在吵闹的时候,两人匆匆见过钟飞一次,只是两人不能确定而已!

国民党军统此次潜入蔡金福的家中,也是为了刺杀蔡金福和日本鬼子。

“两位是中国人?在哪里高就?我有空的时候想登门拜访一下。”钟飞冷冷地看了两人一眼,冷冷地说。钟飞痛恨日本人,也痛恨和日本人关系密切的汉奸,既然这两人是来给蔡金福贺寿的,即使不是坏人,也好不到哪里去。钟飞用不着对他们客气。

只是钟飞还不知道两人的身份。

汪琨和苏群英对望了一眼,均感觉钟飞与唐汉气宇非凡,这样堂堂的中国男儿,怎么会和汉奸扯在一起。在两人的心里,还以为钟飞与唐汉是为日本鬼子或者汉奸做事情的……

可是听钟飞的口气分明并不友好。

忽然,苏群英眼前一亮,他想起来了,钟飞就是在吉隆饭店杀日本鬼子的中国人,可是当时他身边的人并不是今天身边的人!既然他是杀日本人的中国人,今天到了蔡金福的家中来,难道和军统的目的一样?那么?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血魂团?中国共产党组织的血魂团?专杀日本鬼子,汉奸,神出鬼没的血魂团?

苏群英大胆地设想,心里一阵激动,胆气也陡然增添了不少。他看了一眼汪琨,汪琨看他的手指头在自己的大腿上写了一个血字,立刻也明白了很多……

“我们的家没在厦门,在西南,欢迎两位兄弟有空去玩。”苏群英微微一笑,一语双关地说。唐汉听明白了,西南重庆是中国现在的首都,他们是在给两人暗示什么?难道,他们是国民党的人,和血魂团的目的一样?

“有空我和我兄弟倒要去拜访一下两位。今天我借花献佛,和两位兄弟干一杯,在厦门,多个兄弟,多条路……”唐汉也是一笑,不慌不忙地说。

三人举起了杯,钟飞沉着脸,迟疑了一下,还是端起酒杯,勉强干了一杯说:“我这个人不喜欢喝酒,两位请随便。”

苏群英和汪锟会意一笑。

宴会进行的时候,唐**钟飞各上了一次厕所,他们的目的就是观察地形,以便安全地撤退。当宴会进行到高潮的时候,唐汉给钟飞使了个眼色,钟飞看见唐汉用筷子指了下自己,再指了指山口友和。

钟飞点点头。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