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高三岁月

彭康 收藏 10 681

高考决定着一个人的命运,高三是人生中一段难忘的经历。我的高三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学习生活环境中度过的,除了紧张,还有无奈、枯燥和些许的快乐,五味俱全。

高一时我延续了初中的辉煌,据说高一结束要文理分科时,老师将全年级学生的所有考试成绩的总和进行排名,我的总分位列年级第一,其中理科总分排第一,文科总分排第二。高二分配到新的班级后,我的学习成绩似乎就到了强弩之末,不但没有得过班级第一,最差的一次考试甚至跌出班级前十名之外。在新的班级里我只保留了学习委员之职,新同学似乎不如高一同学那样好说话了,心理优势逐渐消失殆尽,我的外公、外婆也在一个月内相继去世。高二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阶段。

为提高学生的高考成绩,从我们的上一届开始,高三师生全部移师所谓的分校,进行全封闭的学习和生活。高二还未结束时,班主任已经放话,如果不想去那里就趁早转学。高二暑假时召开了家长会,我们的新班主任登场,他一开始就坦言他也不愿意去那个地方的,立即就有家长顶回去,既然不想去,那就会带不好这个班吧?新班主任和我们见面,他自我介绍说他叫周树明,不是“人民”的“民”,不然就和鲁迅同名了,真有语文老师的特点,点名时他“劳驾”我们逐一站起来让他认识一下。去之前,我还向上一届的学长请教了在分校的一些事情,由于生活枯燥封闭,精神空虚,一些人恋爱了,也有人晚上偷偷翻墙出去上网。8月中旬我们就进入分校开始上课了。

长沙市明德中学分校的地理位置有点尴尬,我从家里乘坐368路公共汽车到高桥大市场后要往南走约一刻钟,坐406路到树木岭后要往北走约一刻钟,从家里到分校共需约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东侧是二环线高架桥,没有公共汽车直达。西侧是京广线,电力机车通过时还好,内燃机车经过时噪声很大,有时玻璃都会跟着震动,而且还会留下柴油燃烧时产生的令人不愉快的气味,应该是氮氧化物,这里还有一段支线通往长沙重型机器厂。

说是分校,其实就是租用的校舍。男生住一楼,一间教室隔成两间寝室,一间寝室要住十几个人,老师住二楼,三楼和四楼是教室,女生们住在另一栋居民楼的一个单元,据说女生寝室出现过蛇,学生寝室都没有电源插头,怕学生用电会有安全隐患。在食堂吃饭用餐票,每周只出售一次餐票,我们一般每次都买40元的餐票。食堂的饭菜很一般,有时青椒都没完全炒熟,吃了后辣得腹痛,只能挑出来扔掉。幸好还有小卖部,还可以吃方便面,守传达室的老大爷有时也做点炒粉、炒饭来赚外快。热水只有早晨、中午、傍晚和睡前才有供应,澡堂只有冷水。冬季有一阵子全市轮番拉闸限电,我们晚上只能点蜡烛或使用应急灯来学习,其它班有同学暂时回家了,但我们班主任要求必须有家长来接方能离校,后来装了发电机,但又不停电了。一些同学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条件,纷纷想方设法住在外面,我们班主任管得很严,但还是有同学弄到了医院的证明住出去了。

我们的作息时间规定很严。早上6点50开始早自习,夏天还好,天气变凉后,起床确实很痛苦,早上起床的那段时间是我情绪最差的时候。早自习要进行45分钟,如果班主任的早自习迟到了,就只能在走廊上读课文。早饭可以去食堂吃,也可以到校门口叫商贩将早点从大门下面递进来。8点开始上课,12点下课后,同学们如洪水猛兽一般涌向食堂,我则索性等一会再去吃饭,那时排队的人不太多。我们一般把饭端回寝室吃,老师则在食堂的隔间吃小灶,有时会有老师将吃不完的好菜分给学生。午休有两个小时,我白天一般不睡觉的,中午常在教室里学习。下午也是四节课,傍晚的时间相对宽松。晚上7点开始晚自习,中间休息20分钟,直到22点45分,一天的学习才算结束。23点15分熄灯,熄灯后有人拿着应急灯悄悄去教室再战,但可能会被后勤管理员叫回寝室睡觉,如果早上提前起床去学习,则不会有人管,我高三时很少开夜车。熄灯后,没有卧谈会,因为班主任会来查房,但收听广播是一项重要的娱乐项目,我们喜欢一起听湖南文广的“975夜故事”,有些人开了外放,结果遭到一些人的强烈抗议,原来男生也有害怕听鬼故事的。鬼故事要0点才开始,之前会有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五一路门诊部的廖教授来主持一档泌尿性病的咨询节目,我们听着觉得很好玩。到了高三,课间操、眼保健操、体育课还是少不了的。

进高三后我们的老师换掉了一半。班主任是从南县调过来的,身材不高,有些秃顶了,但很结实,身手不错,我们私下里叫他“瘦头陀”,也有人说他是全国散打王冠军。他脾气不算好,吼起人来很吓人。有一次晚自习,语文科代表(女生)和另一女生在后面下象棋,棋子就放在一张椅子上,班主任发现后,举起椅子狠狠地砸到地上,然后咆哮着叫这两个女生立刻叫家长来学校。我高中三年换了三个班主任。数学老师叫俞坚,年纪较大了,说话慢条斯理的,从不说普通话,有人叫他“飘爷”,他的姓应该读第二声,但多多数人都读成了第四声,我也经历了三位高中数学老师。以前的英语老师“廖娭毑”身体不太好,就没有带毕业班了,换成了高一时就威震全年级的肖安江,我们读高二时他去分校教高三,现在他应该对我们高呼,我肖安江又回来了。他对学生要求很严格,在学生中的外表形象不太好,有人说他自己取的英文名是“Angle”。思想政治老师还是彭代红,但我们高三就上了一次政治课,还是因为督导要来分校检查。物理老师是高二时的班主任刘彪,人称“彪哥”,身材瘦高,戴黑框眼镜,他所说的话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他也说过火车靠左侧行驶是因为有地转偏向力的“高论”。学生对他褒贬不一,我曾听人说,他以前暗示过学生家长给他送礼,他也到我家进行过家访,但我家没买他的账,高三后期,班上曾有个女生在课堂上跟他顶嘴,可能是看不惯他的做派吧。化学老师还是高二的李红静,年纪不太大,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学院,总是说普通话,她说她是大山的女儿,对我也算重视,我却不把她当回事。我更怀念高一的陈瑛老师,我那时化学更拔尖,是化学科代表,她很器重我,高三时我甚至专挑李红静不在的时候去向陈老师请教问题。生物还是万正英老师,她上课说普通话,有时也带点长沙腔,喜欢眨眼。体育老师是冯波,他女儿和我们同一届,和她爸爸住一起,语文科代表在随笔上拿体育老师开涮,被班主任说了一通。男生的后期管理老师叫何先平,上一届学生叫他“何十三”(死伤之意),他是退伍军人,我们叫他“何老师”,也有叫他“何教官”的,他和我们班主任很熟,常一起打乒乓球,他的寝室也在一楼,曾经失火。

高三时最难受的不是紧张和压力,而是枯燥和封闭。刚到分校时就看见一条显眼的横幅:“自信奋战四十周,会当击水三千里”。我在课桌上贴了一张纸,上面画一个进度条,划分为280小格,每过一天就涂满一小格,进度条的一端写着“hell”,另一端写着“heaven”。老师中的一些轶事就成为我们饭后的谈资,如某位女化学老师和多名男老师来往密切,某位女语文老师和某位男英语老师关系暧昧,而她的丈夫也是英语老师,等等。有一位老师带了电子琴过来,没事的时候几个老师就到他寝室里放歌,常被我们看笑话。有一次厕所漏水,但我们的俞老师不知道,后来水溅落在他身上,他在厕所里大呼小叫,整栋楼都听得见,我们在教室里偷笑。有一次全年级统考,我们的很较真的肖安江老师认定某位同学作弊,就责令其叫家长来,结果他家长真的带了几个人过来讨个说法。何教官一马当先挡在前面,用头撞了其中一个找事的,我们班主任跳起来打人,我们班的高二语文老师伍航也跟上,正在监考的万老师慌忙跑出教室拨打110报警,教室内的学生则趁机互相抄袭。分校隔壁是长沙市医药中专学校,那里的学生的素质也只有那么高,我们同学曾和那边对骂过,那边有人朝这边弹射不明物体,三楼的玻璃被打出一个洞却没有整块碎掉。铁路边住的是流动人口,他们曾对着这边做出一些不雅的行为。高三时我参加了数、理、化、生的比赛,那是难得的放风机会,最后就化学得了个三等奖。

高三时的快乐是较少的。国庆节期间,伍航老师的女儿伍雨来分校玩,她那时大约只有十岁,挺可爱的,我们班的女生带着她玩,她们还撺掇伍雨叫我“老胡子爷爷”,明显的语法错误嘛,我还和她一起打过羽毛球呢。有一次老师要我们以“风”为话题写作文,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题材,索性将其作为说明文来写,多亏我以前的地理知识扎实,才挥洒自如,后来老师还在全班念了,不过有人说我是抄的地理书。进高二后,我的学号由2号升至1号,成绩却对不住我的学号,一直没得过一次全班第一,直到高三后期才了却心愿,还请几个同学喝了饮料,之前还有个狂妄之人说我永远都得不第一的。有一次回家,我在高桥大市场上了368路车,那里是始发站,后来茜茜也上车了,高一时我和她同班,她看到我了,就坐在我身旁,一路上我们聊得很开心,不知不觉她要下车了,我心中很不舍。

随着高考的临近,各种杂事越来越多,反而觉得轻松一点了。各高校的招生简章陆续寄到了分校,各个班自行将其贴到了教室墙上,憧憬一下未来,我们班弄到的是武汉大学的,那也是很好的学校了。我那时还不清楚自己想读什么专业和哪所大学,第一军医大学的招生简章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该校已脱离军队编制而由地方接管,从我们这一届起开设八年制临床医学专业,若能顺利毕业,出来就是医学博士,多数人还不知道这个情况,所以这是个不错的选择。有一次回家,我和一位同学特意从树木岭步行到赤岗冲乘公共汽车,他们还有更疯狂的,晚上在树木岭和东塘之间走几个来回。我们的高考体检是在长沙市一医院进行的。测心率时,听诊的医生并没有直接说出结果,而是悄悄地摆动食指和中指,另一个医生心领神会,就在体检表填写结果。腹部触诊时遇到一个差劲的医生,他的手在我的腹部游移,我觉得很别扭,腹部肌肉本能放松,医生触诊时遇到助理,就下死力气往下按,我痛得喊了一声,重来一次,他叫我将手放在右腹部,然后按我的手,竟然问我这次为什么不喊痛了。有的检查项目很滑稽甚至龌龊,譬如叫大家脱了衣服在诊室里绕圈走。英语口语考试是在湖南师范大学外语学院进行的,每两人为一组进行面试,没轮到的人就在教室里看电影《罗马假日》。面试我的是一位中年女老师,比较和蔼,这种考试实在不难,不过还是有人没有通过。在分校的学习生活即将结束时,我的餐票已用完,最后就干脆吃方便面了。去分校时,铺盖等生活物品是我爸爸一起送过去的,回来时我一个人带回来的。

在评选三好学生和优秀学生干部的事情上,显示出班主任办事的死板。每个班推选三好和优干候选人各一名去参加全年级的评选,各个班再各派几名学生作代表去投票,候选人要在大家面前讲几句话来打动各位代表,以争取尽量多的选票。由于涉及到高考加分,班主任格外谨慎,进行全班的投票,由于我是学习委员,所以两边都有得票,两边的得票虽不居于首位,但选票总数是第一名。然而班主任将这两个得票第一、学习不够拔尖的人推举上去,其中一人获得了加分,但高考时出现重大失误,只考了四百多分,这加分算是浪费了。有同学为我抱不平,其它班一般都是推举成绩最好的上去,而这个老师却不知道变通,即便要民主,也应该是推举总得票数前两位的上去,我妈也抱怨,亏她还给班主任送过茶叶,要他在我填报志愿时给我一些指导。不过这高考加分本也是不够公平的,真正过硬的人,也不会太在乎这样的加分。

高考前老师要将各种资料都要发给我们,我们去校本部拿资料时,《英语周报》还有一些没发下来,班主任急忙联系我们的肖安江老师,挂了电话后班主任破口大骂,其实这点资料多一份不多,少一份不少,是啥水平就是啥水平了。我们的高考于6月7日和8日在长沙市第一中学进行,第一天还有私家车和出租车免费送考,考生坐公共汽车也不要钱,在一中遇到了两个初中同学。2003年以前,高考时间是7月7日和8日,我们的备考时间虽少了一个月,但也避开了酷暑。开考前,相关科目的老师会去现场做最后的答疑。第一天考语文和英语,作文题的话题是“家庭教育”,没有思如泉涌,只能说是完成了任务。第二天考数学和理科综合,其中一道物理的计算题是有关打桩的动量的计算,基本上是放弃了。

高考之后还要去分校估分,我很讨厌估分,考得怎样就是怎样,但班主任不依不饶,我就没对答案,随便编了个总分550分应付他,结果证明我随意的预测不离谱,只比实际成绩高了17分。6月27日是个不顺利的日子,一清早就得知在欧洲杯1/4决赛中,我喜欢的瑞典队在点球大战中输给了荷兰队,然后我不小心打破了眼镜片,高考成绩已于前一天发布,但直到这一天趁父母不在家时才查了成绩。高考成绩为语文116分、数学110分、英语99分、理科综合209分,总分534,全省名次为20941。班主任给我推荐的学校竟然是湖南理工学院。虽然我离一本线差了7分,但第一批录取的学校中我还是填了第一军医大学,第二批次我填了青岛大学的临床医学专业、中南民族大学、湖南理工学院、湖南文理学院、湖南农业大学,其余就没填了,如果连二本都上不了,还不如去复读。第二志愿中其实想填广州医学院的,但名字是“学院”,不如“大学”好听,我最终去了武汉的中南民族大学。通知书寄到学校,要我们自己去拿,我再没有回去看过了。我们这一届学生,上一本线的人是凤毛麟角,后面几届有学生考入了清华大学。现在明德中学在城南豹子岭那边建了新校区,位置很偏僻,据说学生宿舍有空调、直饮水等设施,条件很好,而老校区变成民办学校了。素质教育喊了这么多年,但后学们进初中即要进入一个相对封闭的生活学习环境,应试教育还有变本加厉之势,但考试仍不失为一种比较公平的升学方式。

我妈的一位初中同学是明德中学的老师,她也说这种做法是害了我们这一届学生。在强制高压下,我只愿意完成布置的任务,并没有尽全力,离一本线差几分虽然遗憾,但我没有选择复读,而是寄希望于以后的考研,复读的代价太大了。或许我是自毁前程,但我更愿意自由、自主地学习。毕业前找了所有教过我的老师签名赠言,虽然我对其中一些老师不怀好感,但目的是为了纪念这个老师曾教过我。有些老师的赠言,比大学的老师的客套话赠言更有水平。班主任送给我四条建议:第一,不要看轻自己的大学,任何一所学校都会给你一个发展的平台;第二,不要轻易拒绝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它能磨练你的意志,培养你的敬业精神;第三,遇到困难和挫折,先要想到自己解决,不要太依赖他人;第四,要保持个性,但不要让个性冲撞了自己和生活。虽然都是大白话,却是鞭辟入里。

转眼间高考已过去五年,高三还算一段可堪回首的岁月,但我不希望那种强制机制重演。高考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我的命运,后来的考研失败了,现在走上工作岗位的时间也不长,人生的发展处在起步阶段。但我相信人的自由意志是无限的,或许我的“帝国反击战”又将打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高三也许是每一个高中毕业生最难忘的年代了!

高一的时候,学校组织,搞了三天半的军训,而且那最后半天还在下雨;高二的时候分文理科,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文科,因为经过高一一年学了之后,我发现对物理、化学真的是学不进去了;高三的时候,因为数学成绩不好,就猛攻数学,结果高考的时候,还是没考好,唉。。。浪费了我的一腔热情啊!

很难忘的记忆啊。一定要在很在意啊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