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四十二章:梁晴被“逼”回了江南大队

王大三 收藏 1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夜里一点多正是人最乏的时候,在湖边上守了十多天了的守码头的特务都裹着风衣在草棚子了睡的呼啊哈的了。巡逻的宪兵们也聚在一起抽着烟,懒得走动了。 这等于帮了岳家进他们的忙。 岳家进和战士先摸到了村长周大勇家,四处观察了一下,似乎并没有士兵在站岗,岳家进轻轻的用刺刀撬开了周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夜里一点多正是人最乏的时候,在湖边上守了十多天了的守码头的特务都裹着风衣在草棚子了睡的呼啊哈的了。巡逻的宪兵们也聚在一起抽着烟,懒得走动了。

这等于帮了岳家进他们的忙。


岳家进和战士先摸到了村长周大勇家,四处观察了一下,似乎并没有士兵在站岗,岳家进轻轻的用刺刀撬开了周家的门闩,摸了进去。

“谁?”

周大勇的伤口没痊愈,还疼着,因此睡不了那么沉,被开门的声音弄醒了。

“嘘……,周村长,是我,岳家进。”

“哦?岳中队长,你们怎么进的村?”

周大勇放低了声音问。


“趁黑进来的,守卫的匪军都偷懒睡了。”

“来了几个同志?留个放哨的,都快进来吧,声音小点,西厢房原来小梁政委她们住的房子住着一个班的宪兵那。”

“好的。”

岳家进留好了哨兵后,把其他五个战士喊进了屋子。


“我就点灯了啊,我让你嫂子给你们弄口吃的去,湖里断粮了吧?”

周大勇知道部队进湖时带的粮食有限。

“是啊,粮食还能用鱼虾抵挡一阵,可是战斗中出了不少伤员,药是关键的了,九大队长已经派杨卫生员去上海找药去了。”

“那你这次来的目的是?”

“一嘛,找点粮食带回去,二是和梁政委、盛联山他们联络一下,看看下一步的对敌工作如何开展。”


周大勇的婆娘起身,悄悄的点上火,给岳家进他们烧起稀饭来。

“叫嫂子别点火吧,免得引起金大牙和宪兵的注意。”

“没事儿,连续的进湖清剿和在村里挨家审讯老百姓,已经折腾的他们累透了,这会打雷他们也醒不了的。”

周大勇把特务、宪兵的规律摸透了。

他给岳家进点了一袋旱烟,然后拍着他的肩膀说了起来。

“岳同志,你们来的真是及时,否则明天一清早盛中队长就要冒险送小梁政委进湖找你们去了。”

“哦?怎么,金大牙他们怀疑小梁政委了?”

“那倒是还没有,梁姑娘装的倒停象本地村民的,就是明天下午那个特务王黑子要审到周大妈家去了。你大概还不知道,这些畜生除了拷打村民外,还让是夫妻的当着他们的面睡一次,好证明是真夫妻。”

周大勇把王黑子,陈五等的恶行叙述了一番。


“这帮杂碎,也不怕缺德遭雷劈啊,这样的事也做得出来。你这么一说,我们来的还真及时,否则就是联山送小梁政委进湖也很难找到我们。这几天敌人跟疯了似的,整天开着汽船拉着渔船在湖荡里转悠,逼得我们不得不随时转移驻地的小岛,他们就是进了湖也没法找到我们的准确位置,再要是被搜索的汽艇发现了,那问题就严重了。”

岳家进把旱烟袋往鞋底上磕了磕。

“走,大勇村长,你马上就带我去找联山和小梁政委去。”


“你别急,你们先在我家吃点东西,我去把小梁姑娘和盛中队长喊过来,满村都是特务匪兵,你们出去很容易暴露的。我有身份做掩护,比你们方便多了,你们等我半小时。”

周大勇起身披上大衣,悄悄开了门,去了村西。


果然,半道上周大勇遇见了巡逻的宪兵,不过宪兵都认识他。

“村长,大半夜的你这是忙什么去啊?”

“哦,明天早上是汽船队不是还要进湖清剿吗,我去盛助理家看看,我怕他把早饭给忘记烧了,那老总们不得饿着肚子打仗啊,金老总肯定要找我的岔了。”

周大勇见这些事多了,自然是应付自如。

“那你辛苦了,快去吧。”


周大勇先找到了盛联山的住处,告诉他大队来人联络了。

“太好了,着下梁晴政委正好跟着家进他们回去了,我这正愁早上怎么弄船送她走那。”

“好,这样,队伍上现在断粮了,宪兵团的粮食都搁在老齐家的仓库里那,我这就去老齐家弄些出来,你直接去周大妈家喊醒小梁姑娘,赶紧去我家和岳同志会合。”

“好,没问题,村长,这些时可苦了你了。”

“那也是应该的,都是我当初不谨慎,给狗养的金大牙钻了空子,让部队受了损失,现在只希望大队平安无事,和这些狗日的国民党特务膘下去。


到了周大妈家,盛联山并没去惊动她家里的人,他知道梁晴的房间就在周大妈儿子周四呆的隔壁,这是为了能及时掩护梁晴的身份而安排的。

因此,他直接摸到了梁晴的门外。


梁晴被盛联山小声喊醒后,穿好衣服跟着他蹑手蹑脚的往周大勇家迂回赶去。

“梁政委。联山,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太高兴了!”

岳家进他们刚喝完稀饭,一见梁晴安全的到来,兴奋跳下了周大勇的床。

梁晴说:“你们在湖里吃苦了,同志们都还好吧?”

“恩,都还算好吧,就是伤员多了缺药,杨乐乐今天夜里在湖西上岸去上海弄药去了。我们是奉大队长的命令来搞些粮食的,另外接你回部队去。”


其实,九月并不知道梁晴现在的处境不妙,也没安排岳家进接她,只是岳家进根据情况变化临时决定的接走梁晴的任务。

“那杨乐乐辛苦了,也挺危险的。”

“梁政委,你放心,九大队长派了两个功夫好的战士护送卫生员去的,应该没问题。”

岳家进解释道。

“那就好,乐乐是个单纯的姑娘,我怕她经验不足。对了,针对敌人这次清剿,苏北总部那里和市委郭书记是怎么指示的?”

梁晴马上进入到了工作状态。


“是这样,梁政委,大队的电台坏了一个电子管,使不起来了,目前无法和上级沟通。这次杨乐乐去上海,还有个任务就是买回电子管,修复电台。”

江南大队的报务员是在和宪兵团汽艇搜索队遭遇时,负伤牺牲的,电台也被摔坏了。

孙雁在大学时期学过发报技术,报务员牺牲后,临时担任了报务员的角色,她检查了电台后,发现是一个电子管摔坏了,更换后应该可以继续使用。


“恩,希望杨乐乐能完成任务!”

梁晴还想问什么,周大勇赶了回来。

“粮食搞到了两袋,多了我抗不动,特务也会发现。你们先将就些时日,等里平这边松动了,我会设法和盛队长把粮食送进湖去的。快走吧,再过一会起早搜湖的宪兵该起床了,要是撞上就走不了了。”

“好,走吧,有话咱们路上再说。”

梁晴接过岳家进递上的一支手枪,往腰里一掖,站起了身。


春天的夜风还是带着刺骨的寒气,但是梁晴一点也不觉得了,她就象孩子回家一般的盼望着尽早一步回到江南大队战友们的身边。

今夜的风又好象是为这位春姑娘送行似的,特别的轻柔,把芦苇吹佛的都招起了手,好象是对梁晴他们说着:一路平安。


等守码头的特务听到什么动静的时候,载着粮食和美人的划子早已远远的离开了里平村的岸边,向着远处已经泛起的鱼肚白天际荡漾而去。


“哎呀,我的大政委啊,可把你盼回来了。”

梁晴一踏上部队宿营的小岛,九月就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就象是找到了主心骨似的,此刻他早忘记了梁晴还是他亲外甥女那。

孙雁更是高兴之极,干脆抱着梁晴哭了起来。


许军现在已经是江南大队的作战参谋了,他在一边说:“大家别光顾着高兴了,还是请梁晴政委休息一下,然后我建议开总支会议,讨论一下目前的局势和我们的任务。”

梁晴扶着孙雁坐在苇子上,说:“我不累,不用再休息了,许军的提议很好,现在这样的局面我们很被动,必须设法改变,我们不能被金大牙牵着鼻子走,得想办法主动出击,让金大牙他们吃不好喝不好睡不好,既消耗人员物资,又没法子歼灭我们江南大队,只能撤除里平地区。”

九月说:“对!这么打仗真憋气,我九月还没这么被动过那,看来是要改变了,否则人家来打,咱们老是跑啊跑的,这不行的。假如梁晴不需要休息,那咱们马上开会吧。”

……。


也几乎是在同时,里平村里王黑子带着手下来到周大妈家提审她全家。

“什么?你家儿媳妇失踪了?”

王黑子纳闷的说:“这怎么可能啊,没我签发的通行证她出不了村子的,肯定是被你们藏起来了。”

“哎呀,老总,我媳妇我藏她干吗,肯定是她急着回娘家去,你们封锁了半个月了,不让外出,她妈还生着病那,一定是她忍不住偷跑绕过站岗的出村去了。”

“他妈的,跑的真是时候,我看她是共军的探子吧?”

“怎么可能啊,我家祖辈可都是良民啊,不信你可以查的。”

周大妈见梁晴没影了,知道肯定是她部队上的安排,心里塌实多了。


“梁晴,她是梁晴!”

周四呆才被特务从房子里押到院子就喊了起来,他一早起来就去梁晴的房间打探,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房子里早空空如也,梁晴没了。

周四呆一下跪在了地上,大声嚎叫。

“婊子,没良心的婊子,说跑就跑了啊,我饶不了你!”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跟丢了魂似的,一言不发的发着秫。


等特务来了,他都无动于衷,被带到院子里后他突然的喊了起来。


“梁晴,谁是梁晴?”

王黑子楞了一下,他知道梁晴是世上第一大美女,是原新四军的第一军花,但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梁晴竟然能在自己和金大牙的眼皮下面自如活动了半个月。

“我媳妇,我媳妇是梁晴!”

周四呆拍着胸脯继续喊着。


“老弟,你脑子不好了吧,梁晴是你媳妇?做梦娶人家的吧!就你这德行能娶条老母猪还差不离,还想娶梁晴那,真是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了。”

王黑子嘲笑着说,但马上反应过来了。

“对了,你媳妇是个大高个子,梁晴也是的。这是…..?娘的,老子都被你们给绕昏了,你们这些鸟上海人就是会捣糨糊。”


周大妈骂起周四呆来。

“你是吃迷糊药吃多了吧,在老总面前也敢撒谎胡说,真是该死了,我祖上做了什么孽,生你这么个孽种啊!”

“不,不,不。老太太,我看你儿子没撒谎,而是你在撒谎。你的而媳妇是冒充的,一定是梁晴化了装隐藏在你家,快说她去哪儿了?”

王黑子这会儿是热血冲上了头,心想梁晴竟然和自己近在咫尺,要是能抓着,那效果绝对是非常震撼。


“呵呵,老总,你要是乐意信一个呆子的话的话,那你就让我家呆子带你去找梁晴好了,我是不知道有什么梁晴不梁晴的住在我家的。”

周大妈眼睛一闭,坚决不认这个帐。

“好,你老东西不识抬举,那我就让你儿子说出实话来。来人,带上周四呆咱们回村公所去!”


在村公所里,周四呆炫耀般的说世界上最美的美人在他家住了半个月,她就是解放军华野江南大队的政委梁晴。

“妈的,果真是化了装,一定是孙雁帮她干的。”

王黑子告诉金大牙,原先在剧社里,好学的孙雁跟化妆师学过化妆技术,一定是她帮梁晴化装后,让梁晴隐蔽在了村子里。

“可惜,可惜,真可惜啊!原来那个身材好的高个子媳妇脸上的疤痕和黑都是做上去的啊。”


金大牙听完后,一连三个可惜。


“真所谓大隐隐于市啊,这个梁晴也可谓是胆大心细的娘们了,敢冒这么大风险隐藏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做为男人我们也不得不佩服人家梁晴这样有胆有识俏娘们了。”


“那我带人挨家挨户去搜吧,我估计梁晴还藏在村子里。”

王黑子精神大增的说。

“呵呵,你可以去试试看,但我觉得希望很渺茫了。别当人家和你一样傻,不出以外的话梁晴这会儿早在江南大队里了。”

“那她干吗今天突然跑了那,她可以继续隐藏下去,咱们也没怀疑到周四呆家啊?

王黑子还没转过弯来那。


“哈哈,你个黑子就知道打人骂人,也不多动动脑子想。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你提审周家全家的时候啊,你那招夫妻当众睡的损招儿,把梁晴逼跑了呗,这你都想不到吗?”

“哦,对对,我怎么忘这茬儿了那,这一睡就得发生床上的关系吧,甭说梁晴不可能做这样的牺牲了,就是做了也就马上暴露出身份了,她那皮肤肯定是又白又细嫩了,一脱衣服还能不露馅吗?你说她不跑还能怎样那。”

“好,分析的很好,看来你也不枉跟了谢站座这些年,就是这样的。只是你我此次眼拙了点,让条有无限价值的大美人鱼给擦边而过了。”


第二天,巡湖的汽艇才开到湖里后,里平村守卫警戒的宪兵就遭到了突然袭击,一下被打死了七、八个人,还被江南大队抢了齐家粮食仓库,完了还不留情的一把火把剩余的粮食都给烧了。

金大牙赶紧用电台呼叫巡湖汽艇回来从后面攻击袭击者,但等陆健康带着汽艇赶回来时,在半道上被土水雷把一条汽艇的螺旋桨给炸坏了,不得已只能用另一条给拖回了码头。

“妈的,共军真能顽抗啊,这是在声东击西让我们减少对湖区的搜索进攻。”

陆健康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那就不睬共军的诡计,你用剩下的两艘继续带着渔船出击,不让共军给自己创造喘气的机会!”

金大牙和陆健康想到了一起。

“恩,好,我这就继续增加人手进湖去。老金,你也得加强岸上的警戒,不能再发生梁晴逃跑和粮食储存被烧的类似事件了!另外要加强对道路上的盘查,不让供给物资进入湖区而落到江南大队的手里。”

“这你放心,最外围有我们站黄晓河带人盘查,往内一点我让陈五负责往外道路的巡逻,中间有才成立的夏庄民团夏广泰的人把守着,可以说是密不透风了。”


宪兵三团的汽艇分队一条修好的船加入了队列,弥补了才被炸坏的这条的空缺,两条汽艇带着十几条渔船和两百多宪兵又驶向了湖区。


陆健康离开后,金大牙对王黑子说:“这个周四呆是个武夫没什么头脑,但有一身的劲,做个好打手是块料,是不是把他收进你的行动队?”

“那好啊,这小子连梁晴这样的极品女人都敢打主意,可见他胆子很够意思,我收下了,再训练他一下保证是条咬人的好狗。”


周四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高兴的是又蹦又跳。

“老子有枪了,老子是特务了!我要抓梁晴,抓杨卫生员,我要奸死她们!”

他的举动引得金大牙和王黑子大笑不已。

“小子,别光想着女人,你熟悉里平的一草一木,领着我们消灭江南大队,那就立了大功了,到时候什么女人都尽你挑,懂吗?”

“懂,我懂,老子不是呆子,我要孝敬你们这些大爷们,立大功!”

不过他回到家里,很快就吃了周大妈的耳光。

没办法,周四呆干脆卷上他的铺盖,住进了村公所,做了王黑子的跟班。


还是这天,还没到下午那,夏庄那边夏广泰又告起急来。

大管家夏安带着人来赶到里平报告,说是遇见了江南大队的袭击,被打死了十来个民团弟兄。

金大牙有点沉不住了,亲自带着陈五等人赶去夏庄增援。

等赶到夏庄时,战斗早结束了。


其实夏庄的战斗是岳家进带人去接买药品和电子管的卫生员杨乐乐他们的,半道上和巡逻的夏广泰的民团遭遇打了起来。

那些民团那里是江南大队的对手那,接触没多久就吃了大亏,好在岳家进接人要紧,没多和他们纠缠,不然夏广泰的损失会更大。


九月见只有陪同杨乐乐去的两战士返回,还多了个欧阳佳慧,不由紧张的问:“杨丫头怎么不回来?”

欧阳佳慧笑着说:“大队长,你放心,杨乐乐她很安全,她是个机灵的姑娘,在上海很快就找到了汪正生同志,我们帮着买好了急救药和抗生素还有电子管。现在郭长涛书记派杨卫生员执行一项特殊的使命去了,她一时半会不会回江南大队来了。我是由于敌人的搜捕,正式来江南大队报道了。”

“哦,这样啊,欧阳记者,你来我倒是知道的,我们会派人护送你回苏北根据地去的!”


“不,不。现在总部下了新的指示,我不回苏北了,我是来接替于洁同志侦察参谋的职务的,另外我在医院做义工时期学过医,还要顶杨卫生员的部分工作。”

“这样啊,太欢迎你了!”

梁晴握着欧阳佳慧的手说:“那小于参谋就不回来了吧?”

“不,她和徐兵同志负责和江南大队的联络工作,会经常回来的,但她主要任务是配合顾燕和杨乐乐完成对罪恶花基地的新的侦察任务。”

欧阳佳慧解释道。


“这么说,‘美人鱼行动’开始了?”

一边的许军激动了起来。

“是的,我来就是向江南大队传达总部杜部长的指示,‘美人鱼行动’正式开始。郭书记亲自担任总指挥,顾燕和许军同志为副总指挥,梁晴同志为总协同,我为梁晴同志的副手,具体的通知指令等电台一修好,马上可以得到。”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