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交通警察也是人民警察

少鑫 收藏 12 630

昨天(5日)《羊城晚报》头版关于“交警拒绝市民求助”的报道,看上去不像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倒像是一出滑稽剧,但它的确发生在现实生活之中。


一位林姓女士遇到紧急情况求助于警察警察却百般推脱。推脱的理由很滑稽:“我是交通警察。”这位交警先生的潜台词是:“我不是刑事警察,不能去帮你追小偷。小偷身上可能有刀,我没有带电棒和枪,如果去追的话,就会遇到危险。我怕危险,如果你不怕危险的话,你自己去追。我惟一能够帮助你的是将摩托车借给你用。”与此相反,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官员明确地说:“什么交警不交警,只要你穿着警服,即使他有枪你也要上!”


警察的“武器”主要不是枪,不是刀,不是电棒,而是他们身上的标识,那些代表正义力量的帽徽、肩章、服饰等一系列标识。如果没有这些标识,任何武器都是软弱的或者邪恶的。这就是为什么普通民众依赖“国家机器”的重要依据。一位骑着有警车标识的摩托车、穿着警服的人民警察,说的话却像是普通市民的、甚至是“小偷”的话,这是事件最滑稽的地方。


如果一位警察连正常人的思维都没有,而是满脑子“小偷思维”,即便他是刑事警察,也可以找出很多借口推脱责任。比如,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腰间别着一根电棒的警察,也可以通过虚构和想象,找出不去追的理由,因为小偷身上可能有枪,甚至还可以说小偷身上有迫击炮。一位拿电棒的人去追一位带着迫击炮的人,毫无疑问是危险的,因此可以不去追。一把虚构的“刀”,一件想象中的武器,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战胜了警察的帽徽!事件的症结并不在小偷有没有“刀”上,而在思维方式上。“小偷思维”取代了“警察思维”和“正义思维”。


说到这里,的确令人心寒。类似的事件不只是广州的林女士遇到过,我自己也遇到过。2006年5月在北京远郊某风景区旅游,遇到了当地村民的暴力围攻,这时候也来了一辆警车,那位警察也是丢给我们一句话:我们是交警。我们不知道怎么识别交通警察、刑事警察、户籍警察、某某警察,我们只认识大盖帽、臂章、车辆上面那个印有国徽的图案。我们认为那种图案能够给我们提供安全。事情往往是,想找刑警的时候总是遇到交警,想找交警的时候却来了刑警。


细致的分工是专业化的要求和提高效力的保证,但也不能分得太细。如果有的警察管脑袋,有的警察管脚跟,那就无法给人安全感。一定要记住,交警、刑警、户籍警这些子类是并列关系,他们的共性是“警察”,保障公民和国家安全的“警察”。在警察这个大类之下,才分出其他不同职能的子类。千万不要把自己混同于普通老百姓,更不要小看了帽徽和警服的力量,以至于被一把想象中的刀子吓瘫了。不知那位推脱责任的交通警察此刻思维清醒了没有。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