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四部:蜕变 第一百九十二章:进门受辱

mamimima 收藏 6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整整两个月的海上悲惨生活,卫富贵一伙人大部分在开头经历过近十天海上悲惨的呕吐生涯后,不少人开始渐渐适应了无时不刻颠簸晕旋的日子。就连开头直嚷着要跳海的郑玉森也恢复正常了许多。但是没有料到,反倒是卫富贵这个没有用的家伙,天天在那里呕吐。有几次差点把胆汁都快呕出来了。 船上的医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整整两个月的海上悲惨生活,卫富贵一伙人大部分在开头经历过近十天海上悲惨的呕吐生涯后,不少人开始渐渐适应了无时不刻颠簸晕旋的日子。就连开头直嚷着要跳海的郑玉森也恢复正常了许多。但是没有料到,反倒是卫富贵这个没有用的家伙,天天在那里呕吐。有几次差点把胆汁都快呕出来了。

船上的医生使用了数种方法,用了好几种治疗晕船的药物,对卫富贵都没有明显的作用。医生最后判断,这纯粹是心理问题了。

两个月,卫富贵不仅没有按之前想的,想要在船上跟女人们寻机干些坏事。这段时间不仅一点心思都没有,还因为天天呕吐,消瘦了十余斤体重,脸色吐的惨白惨白的,让众人都异常的担心起来。好在两个月的海上的生活终于盼到了尽头,当听说看到天边有陆地出现,目的地即将到达。在床上瘫软了数日的卫富贵咬着牙,宁死也要让两个警卫将他抬出舱外,去看看哪个比上帝还要伟大的——大地。


船终于在金山湾靠港。


美里哥国海关等人员登船检查后,船上的乘客这才纷纷下船。

卫富贵一下船,就觉得身体大好,虽然还不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还在晃,但是总算不用吐了。

乘客们进入海关的检查大厅,按照国籍、人种的不同,船上的人员分成了几路,一路是美里哥国籍的特别通道,一路是外籍的白种人入境通道,专有一路是华人通道,卫富贵这次拿的是外交护照,就走了一个专门的外交礼遇通道。和卫富贵持有相关公务护照的还有郑玉森和另一个男性警卫,以及卫富贵的夫人倪余佩。其他人一行人因为没有相关公务护照,只得走了普通的专供华人通过的验证通道。

虽然卫富贵持有外交护照,按照船上倪余诀的说法,是享有外交豁免的特权的,但是相关美里哥的海关人员还是将卫富贵几人拦下,甚至不顾卫富贵一行人的强烈抗议,将卫富贵一行人的行李翻了个底朝天,还问了卫富贵一大堆问题。如果不是倪余佩死拦着富贵,卫富贵早就发飙了。

好不容易海关人员放过了几人,卫富贵死死瞪了检查他的那个海关好几眼,这才出得门来。

一出门,就看见海关外接人的众人中,一个年轻的华人男子举着个牌子,上面用中文大大地写了‘卫富贵’三个字。

卫富贵忙上前去,跟那人打了个招呼。

那人一听卫富贵自报家门,不由大喜,直说,他是王宝林托人来接卫富贵的,卫富贵不由奇怪怎么自己的公使馆的人怎么没有人来接。

那男人说,因为这船期老是不定,这次船期更早到了三天。他知道这个情况经常是如此,就怕船早到错过接到卫富贵,已经连续在这里等了四天了。估计使馆来接的人可能要按正常时间来接人了。

卫富贵心说这小子做事还真是认真,一边与此人随便搭着话,一边就在等其他人出关,但是一等就等了一个小时,一个人都没见到影子。

那个接人的男子渐渐就有些担心起来。卫富贵觉得不对劲,返身就想进海关大厅看看到底怎么了,一下就被门口两个别着枪,穿着制服的两个门卫拦了下来。

卫富贵不觉有些着急,就想硬闯,结果被来接他的男子一把拉住了“卫先生,不可莽撞。你这样蛮干,弄不好反害了里面的人!”

卫富贵眉头一皱“怎么了?”

那人一指海关大厅外不远处一排房子“那是移民局的楼,您不知道,这美里哥国几十年前通过一个排华法案,规定不准华工入境,美里哥国境内的华人除了在这里出生的,一概不认是美里哥国人,即便是允许咱华夏来的上学、经商、旅游、公务等人士,在这海关和移民局里都受百般刁难。多年来,早一辈来美里哥的华人里至今至少三成被遣返,即便是每次游轮来,被拒绝入境的华人旅客也超过一半,凡是被拒绝入境的华人,都被暂时收容在那里。等下次游轮来再遣送出去。”

“什么?竟有这种狗屁规矩?!咱们华人在这里成什么了?!”卫富贵这才明白,刚才那海关官员为什么对自己如此不客气了!

卫富贵心道,自己一个外交官都如此待遇,那紫仪、倪余诀她们一行人能好的了那里.....

卫富贵不由更担心起来。顺着海关大厅出口的空档,卫富贵努力向里望去,隐约看到不少华人还在那里一个个过着关,卫富贵就看了半天,终于看见倪余诀一群人,仔细看了一阵,竟然发现那倪余诀正与那海关官员气愤地争吵着什么,

在华夏国如鱼得水的卫富贵,此时见状束手无策,要闯吧,按照来接自己的这个男人说,警察把自己这群人都毙了,都没有事。那不闯,眼见这那边出了事,自己毫无办法。

卫富贵立即反身出来,问接人的男子有没有办法疏通疏通?见那男人一脸无奈,卫富贵顿时体会到了出门在外的难处。也不好对那男子生气。只急的来回转圈。

就在这时,忽然就见倪余诀竟然出的门来,卫富贵大喜过望,几人忙上前问东问西,随后其他人陆续出的门来。那个来接他们的男子,也很惊起倪余诀等人竟然能和海关的那些混蛋吵完还能出来。但是跟人家也不熟,也不好意思问是什么缘由。

卫富贵见众人出来,异常欣喜,好一会才想起问倪余诀刚才在里面跟美里哥海关的人吵什么?

不问还好,卫富贵这一问,倪余诀顿时一脸愤恨,正要跟卫富贵解释什么,但这时从大厅里又出来两个白种洋人,倪余诀一见,忙一拉富贵“刚才又不是这两个洋人替我们出头说话,今天我们就麻烦了!”

卫富贵仔细一看,这两个洋人倒是见过,就是和自己一起住一等舱的唯一的两个外人。之前和卫富贵在船上也有几面之缘,只是后来卫富贵天天晕船,就很少再见,不过缓过劲来的其他几女,尤其是会洋话的倪余诀之后倒和人家热络熟悉起来。

也幸好这不经意的举动,没想到在今天帮了众人。

卫富贵于情于理都得谢谢人家,于是在倪余诀的陪同下马上迎了上去,表示了一番的好意,那个近五十的男性洋人于是叽里呱啦的回了一堆话,在倪余诀的翻译下,卫富贵才明白,幸好这人认识这个海关以及移民局的几位主官,而且也通过在船上与倪余诀的认识交谈,知道这群人都是华夏国外交官的亲人及属下。

而且这个洋人认为海关的相关官员的确过于无理,于是无论是站在与众人认识帮手一把的私人情义上,还是站在维护外交基本礼仪,维护美里哥国外交形象的公共利益上,这洋人都要出来说一下话。

卫富贵明白了这洋人的话,不仅再次感谢人家,直说有空要去当面拜访感谢。两个洋人推辞不掉,就留下了一张名片给卫富贵。名片这个玩意,卫富贵之前可是见过,知道都是些名流显贵才爱玩的玩意,王宝林那小子常年揣着一盒,自己向来鄙视的要紧。

不过今天自己没有也是一份尴尬,一边向这对洋人夫妻表示歉意。一边不断的感谢两人的慷慨相助。

直道把两人送到车上,众人回转身来,卫富贵这才得空问倪余诀刚才在里面怎么耽搁了那么久?

倪余诀顿时愤愤不平的说道“那个死洋鬼子,以为我们听不懂他们洋话,竟然肆无忌惮出言调戏玲子。我上前跟他争执几句,还出示了华夏外交部函件以及旗参总行的邀请函,可那家伙什么都不认,扬言要把我们全部遣送回国,还什么黄皮猪的什么乱骂”

“什么?!哪个狗娘养的?!妈了个巴子的。跟我走”卫富贵一听自己的女人接连遭到羞辱,顿时就火了,转身带人就要往回冲,几个女人一下就过来把卫富贵死死拽住。

倪余诀怒喝卫富贵“你这样鲁莽行事,人家的忙就全白帮了。你又不是在华夏国,可以为所欲为。这是人家的地头,如今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一番话说的卫富贵虽然暗恨不已,但也确实无可奈何。

卫富贵回头死死盯了海关大楼几眼,扭头忿忿地走了。

那个来接卫富贵一行人的男子这时也上来劝慰卫富贵一二。直说今天已经很幸运了,跟人家冲突之下没有被遣送回去。如果平时华夏百姓前来,百分之百都要被遣送回去。

卫富贵一边走,也不理众人在身边的嘀嘀咕咕,忽然停了了下来,扭头问那男子这美里哥国搞枪容易么?

那男子一边点头说非常容易,但是他可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个武将出身,心说人家那能吃下这等亏,于是对卫富贵的意图怀疑起来,不免面露担心之色。

卫富贵见了不由呵呵一笑“你别担心,不要以为老子是一莽夫,会没头没脑的做事情。之前老子没来美里哥还不知道,如今以来才发现这个鸟国竟然对咱们华夏人等如此不友好,今天一个堂堂的政府官员都对我们华夏人等如此嘴脸,可见其百姓之中对华夏之人的态度。如果不弄点枪来防防身,我还真担心出事。”

那男子心说,我今天给你弄枪去,我今天就担心出事,念头一转,就开了口“卫先生您要去咱华夏的外交公馆,得要去美里哥的首都,之间还得坐火车数日,带着枪甚为不便,我在首都认识几个熟人,有个华人还在华埠开了个枪店,不如我们到了首都再弄些枪支给您?”

卫富贵略一思量,便同意了,于是卫富贵也不再金山等外交公馆来接自己的人,让那男子带路,一行人直奔了火车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