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二大矿业公司力拓6月5日宣布撤销与中国铝业的战略合作协议,饱受争议的中国铝业跨国收购国外矿业公司,海外控制资源的梦想遭到重挫。

中铝牵手力拓的失败,笔者并不感到惊讶,纯属意料之中的结果。早在去年九月和今年四月,笔者就多次撰文,呼吁政府部门尽量避免以国有企业牵头进行海外资源收购,而是

鼓励中国民间资本积极进入国际资源市场。中国国有企业更多代表的是政府意志,不是市场经济的产物。国有企业在进行海外收购时,避免不了会引起“中国政府”控制他国命运的争议,而不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商业行为,引起政治的介入,从而为收购增添不可预测的因素。

中铝在与力拓达成协议之初,就遭到来自澳大利亚多名国会议员的阻挠,声称“力拓欢迎的是来自中国的资本,而不想要的是中国的控制”。作为澳大利亚支柱性产业的矿产开采业,澳大利亚官方在进行资本审核需要谨慎外,中铝的国有背景不仅让力拓公司股东们深感焦虑,政府方面更害怕政治的渗透。澳大利亚政府在审核中铝注资问题上,一直采取拖延战术,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回暖和资源的不可再生性,力拓抛弃中铝只是时间问题。

商业行为的本身就是利益最大化。具有国有背景的中铝在市场竞争中,除了考虑经济效益因素外,不可避免的要考量政治因素和“国家利益”,甚至在某些时候,政治考量远远高于经济利益。力拓董事会虽然当初同意中铝的注资,作为力拓的股东们却非常担心,中铝如何平衡国家政治利益与经济利益之间的矛盾,二者冲突时,如果放弃股东利益最大化,对于力拓的股东们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中铝注资力拓的失败,澳大利亚政府虽然一再声称决没有政治的考量,纯属企业之间的商业行为。澳方的辩解,显然与议员们“力拓欢迎的是来自中国的资本,而不想要的是中国的控制”的观点相悖。政治势力的介入,虽不能说是中铝失败的关键因素,至少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之一。

为此,我们必须冷静反思一个问题,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已逾八年,为什么国际上主要经济体对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持怀疑态度,对于来自中国的商品进行反倾销调查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成为中国经济健康发展的绊脚石之一。实际上,中国进入国际市场的商品,是中国市场化水平最高的部分,对中国商品进行反倾销调查,受伤害罪严重的正是中国国际化程度较高的企业。

中国自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不可否认的是,中国经济的市场化程度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改善,在基础资源、能源产业、金融领域、信息产业和公共事业方面,国有化的趋势越来越严重,社会资本和民营资本遭到国有垄断资本的排挤和打压。国有资本在服务市场经济时,并没有遵循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造成消费者话语权的消失,资本成为政治的角力场。

正是这些因素,中国资本在参与国际竞争,特别是参与重要经济体内的资本竞争时,遭到了普遍的抵制,使得中国企业的国际化程度相当的低。国有企业巨额的利润基本上都是来自垄断的盘剥,最大程度伤害消费者利益,换来自身的强权经济实力。这样的国有企业,在经济落后时,有一定的可取性,一旦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就成为企业拓展的障碍,反过来企业沦为政治利益的代言人。以这样的实体经济出现在国际竞争中,任何国家都有畏惧和戒备之心。

与国有企业在主要经济市场参与资本投资屡遭打击相反,中国的民营企业却受到各方的欢迎,渗入到这些国家经济的各个方面,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和解决就业带来的贡献,远远高于庞大的国有资本。虽然,中国的民营企业在员工权益保护,产品核心技术的掌握方面有待提高,但走出去的形势显然好于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的走出去,因为与中国目前的体制关系,受到政府的鼓励还只停留在口头上,缺少实际的资本支持和政策的合理保护。

中铝的海外收购失败,仅仅解释为澳方政治的阻扰和力拓不守信用,都是不理智和片面推脱自身存在问题不负责任的行为。重要的我们要从这次注资失败中反思,我们距离市场经济还有多远?我们在国际资本市场和参与国际并购缺少的是什么?简单的认为顶着“国有”的实力就能吓倒竞争者,让对手乖乖缴械投降,显然是幼稚可笑的。

中国目前政治经济体制下,希望瞬间扭转畸形的经济模式,显然不现实,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为了赶上国际竞争的步伐,国有企业可否尝试先与有实力的民营资本合作,然后低调在海外参与竞购活动,从“政治”的纠葛中置换出来。否则,顶着“国有”的标牌只能成为国内市场蚕食民众利益的家贼,成为海外竞争的弱智者。

中铝收购的失败,如果跳不出体制和政治制约来反思问题,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除了一次次缴纳学费外,收获的那就是国民血汗资本的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