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二十五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南洋

oliverwang 收藏 0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size][/URL] 1849年的2月,基地的造船厂一号船台上一艘蒸汽轮船马上就要出港了,这是那些法国工人领着他们的第二批学徒建造的军舰,是的,是军舰。船的整体设计和先前造的穿越号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完全是由那些法国工人完成的,当一瓶香槟打开后船顺利的滑下了水,此时站在驾驶室里的是周天宝。 这样吕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9.html

1849年的2月,基地的造船厂一号船台上一艘蒸汽轮船马上就要出港了,这是那些法国工人领着他们的第二批学徒建造的军舰,是的,是军舰。船的整体设计和先前造的穿越号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完全是由那些法国工人完成的,当一瓶香槟打开后船顺利的滑下了水,此时站在驾驶室里的是周天宝。

这样吕宋岛上的海军就有了两艘可以战斗的军舰了,虽然只有两艘,可在这个时代来说,他们已经是最先进的了,就是有木头的地方也已经被王鹏用3厘米厚的钢板给包上了,防卫性能可以说是一流的。

虽然如此,但造船厂的工人们并没有停下来,他们还要继续他们的工作,只不过这次分工更明确一些,当然这是王鹏的主意,既然已经有了成熟的工人,就可以把船的制造分成几部分同时开工,到时候再拼装,算是一个流水化作业的改版吧,而且这次是同时开造三艘船,分别在船厂里的1、2、3号船台上,而离他们很远的4号船台则是仍旧在建造中的铁甲舰----镇远号,当然这些法国人是不知道的。

在基地里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姜雷已经领着他的3000人做好了出征的准备,他们的目的地是加利曼丹岛----南洋的华人更愿意叫他婆罗州。

南洋的历史可以说是华人创造的,就连一向拿着屠刀屠杀华人的西班牙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当地的土著都是十分懒惰的,西班牙人指望不上他们能干什么,虽然屠杀华人,但又不能全杀光,还要留下大部分干活,不然没有人替他们创造财富。

虽然华人付出了那么多,但收获却是最小的,在南洋的地位也是最低的,虽然有一个兰芳国,但是对外还不敢说,只能说自己是兰芳公司的,就像林海南家的福记商行一样,稍微不同的一点就是这个兰芳比较民主一些,什么是更多的是大家伙坐在一起探讨探讨。但这种民主在19世纪的南洋却是害人的,加上大部分人的短视,他们不可能像崔强他们这样的穿越者对未来历史发展的脉络了解的那么清楚,所以也就造成他们的决策往往是错误的,最终葬送了他们自己。在崔强原来的那个时空,到了十九世纪末期,荷兰人终于吞并了兰芳。如果兰芳在成立之初就有一种不断向外扩张的态势,那么他们也不可能落到那个下场。他们想的永远是臣服,总想向北面那个鞑靼人建立的政府臣服,虽然他们比国内那些人更能了解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可他们的思想决定他们最终做出了那样的选择,结果就是被人无情的抛弃。他们总也没有想自己真正的自立,独树一帜。落后的思想决定他们最终要被取代。

甚至到了20世纪40年代,抗日战争胜利了,南洋的华人也没有想着自己独立建国。抵抗日本人的时候只有华人,可到了日本人走了之后欧洲人和土著人有回来抢胜利的果实了。

既然自己来到了这个时空,崔强就不会让这一切再发生,这次兰芳公司的求助就是一个良好的契机。

陈天岩在等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后他自己首先等不起了,又跑到总统府去,可是得到的答复是总统太忙,没时间,最后没有办法他只能硬闯了进去,结果看到林海南正在和一个年轻人说话。

“大总统,陈某人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硬闯了进来,还请大总统恕罪,不知我的问题大总统考虑的怎么样,还请大总统念在都是同胞的情分上赶快发兵吧。”

陈天岩说到最后语气已经是十分的委婉了,祈求的成分更大一些,摆出了十足低头求人的架势,如果林海南再不说什么,估计他马上就能跪下。

“陈兄莫急,我这不正在想这件事吗。其实要说让我们出兵也可以,但是得有条件,不知陈兄有没有这个权力答应这件事?”

“开拨费我们肯定要出的,军饷也是我们出,这总可以吧?不知总统大人还有什么要求?”

“这些都是次要得,我的意思是要求你们兰芳像我们吕宋这样彻底的独立,等我们帮你们解决完目前的问题后。彻底的独立不是做什么上国的附属国,和那个上国没有任何关系,怎么样,你能作主吗?”

“阿!那上国要是知道了不太好吧,若是上国派兵来了怎么办?另外要是我们真的独立了上国又不管我们了那红毛鬼再过来怎么办?”

崔强坐在那里听到这些的时候简直哭笑不得,这兰芳的人大概都和这个陈天岩是一样的死脑筋,还想着天朝上国。你自己都去了然后被人理都不理的给打发了回来竟然还想着死抱满清的大腿,这是没脸没皮。这上国连英夷的两三千人都应付不了还能派兵下南洋?这上国又何时管过南洋的这些个所谓的海外弃民,英夷没有打过来的时候还可以拿他这张虎皮扯大旗吓唬吓唬人,可现在呢,狗屁,估计荷兰人吊都不会吊他一下。

林海南看了崔强一眼,知道他正为着所谓的天朝上国的论调生气呢,其实若不是和崔强他们呆的时间长了,林海南自己大概也和这陈天岩是一般的想法。

“上国?上国什么时候想到我们这些海外弃民?再说上国是鞑靼人建立的,他们何时想过我们汉人,没把我们当前明的余孽就不错了,你们怎么还想着上国。若做事总是这样瞻前顾后,那我们这吕宋岛上的华人还得像原来一样受那西班牙人的盘剥和压榨。陈先生,你回去告诉你们大总长,若要让我们出兵,第一个条件就是你们要大张旗鼓的宣布独立,如若不然,此事免谈。”

“嗯,嗯,好把,我这就回去。”

看着灰溜溜走了的陈天岩,林海南不住的摇头。

“崔兄,你说的果然不错啊,我们汉人这脑袋却是都出了问题了,看来要想让我们汉人真正的在这南洋站住脚跟,这思想的改造改造了,老祖宗留下的好的东西都丢的一干二净了,净剩下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这样下去,早晚让那些西夷给收拾干净。”

“哈哈,林兄,你的思想转变的也是挺快的吗,看来这陈天岩回去之后还要和他们的人费上一番唇舌才行,他们大概也和这吕宋岛上的大族们一样,不见棺材不落泪,等着瞧吧。行了,我也走了,我跟着这陈天岩到那婆罗州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想法,这一去倒有点诸葛亮的味道啊,哈哈。”

3月,崔强带着一小队卫队和陈天岩来到了婆罗州,而与此同时,在爪哇岛上却流行着关于日惹王子的故事。

“你知道18年前日惹王子领着我们抗击荷兰红毛鬼的事情吗?”

“不知道。”

“我知道,我听我爷爷说的,但是后来王子不是被红毛鬼给抓起来了吗?”

“对阿,红毛鬼假意谈判,实际把王子扣押起来,并流放到了苏拉维西岛上了。”

“那个岛在哪里?”

“就在我们爪哇岛的东面,听说王子被流放到了望嘉锡。”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笨蛋,如果王子回来了,他就能领导我们重新和红毛鬼干,红毛鬼在这里抽我们的血,千方百计的压榨我们,我们一年到头忙来忙去全是为红毛鬼忙活了,什么也得不到。”

“对,可恶的红毛鬼,我一年到头好容易种的亚麻都被他们征收了,一丁点也没留给我,要是王子回来了,我第一个跟着他和红毛鬼干。”

“可是阿訇门会同意嘛?那些老爷们可是真主的代表,他们不是和红毛鬼挺好的吗?”

“他们根本不是真主的代表,真主是不会眼瞅着他的子民被红毛鬼压榨的,那些阿訇们是魔鬼,他们和红毛鬼勾结起来欺压我们穆斯林。”

“哎,这样的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阿,要是王子现在还在就好了,他一定会领着我们和红毛鬼干的。”

“你听说了没有?”

“什么?”

“我听有人说王子已经从那个苏拉维西岛回来了。”

“真的吗?”

“真的,而且听说许多人都打算跟从王子重新和红毛鬼干,一定要把红毛鬼赶出爪哇岛。”

“真要是那样,我也跟着王子干,反正活不成了。”

很快,类似这样的场面在爪哇的土人中经常的发生。不久之后,在爪哇岛的丛林中,就有一支号称是王子殿下的军队出现了,闻知的土人蜂拥而去,都投奔到这支队伍下面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