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美国风声鹤唳:美国总统奥巴马再出新招!

奥巴马中东演讲看美国民主战略的转向

2009年6月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展开了其首次横跨亚、非、欧三大洲的外交访问。6月4日,埃及,奥巴马在开罗大学发表了整个阿拉伯世界期待已久的讲话。呼吁结束美国与阿拉伯世界的不和与猜疑以及双方一个新的开始。不仅如此,奥巴马在讲话中还多次引用《古兰经》,开了西方首脑的先河。毫无意外地,演讲结束后,奥巴马获得全场学生起立欢呼和喝彩。当然,在奥巴马这个演讲中,最重要的是阐述了他的也就是现在美国的民主观:美国并不认为自己知道对于各个国家,什么是最好的。没有任何国家的制度能够或应该被任何一个国家强加于另一个国家。(On democracy, Mr Obama said that "America does not presume to know what is best for everyone". "No system of government can or should be imposed upon one nation by any other." )至此,布什总统热衷的向全球输出民主革命和枪杆子里面出民主时代就此终结。

美国的转变,绝非偶然,是其国内经济危机和向外输出民主价值观双重失败的结果。美国不仅仅是此次百年一遇经济危机的始作俑者,还是受冲击最大的国家。支撑美国的金融和汽车两大支柱,迅速倒塌甚至崩溃。曾经位居世界第一的花旗银行,资产缩水十倍,最高时甚至二十倍,其股价都不足一美元。而曾经风光无限的华尔街五大投行全军覆没。曾经长达七十多年位居世界第一的通用汽车公司则宣布破产!被道琼斯指数除名。整个美国经济风声鹤唳。在这个时候,美国自保尚且勉为其难,再让它全球输出民主革命,恐怕不仅是无力,更是无心了。而布什总统八年间以反恐的名义打下阿富汗和伊拉克,以武力建立起民主政权。不料,却成了美国沉重的包袱和反面样版。到现在,美国一手扶持起来的民主政府仍然不能有效运作,就是治安仍然依赖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武力支持。更令美国脸上无光的是,这两个国家的腐败程度高居世界前几位。根据法国媒体披露,阿富汗80%的国外援助被贪污,而伊拉克更甚于阿富汗,腐败排名倒居世界第三。可以说,阿、伊两国的现状就是对奥巴马所言最好的例证。

其次,美国在布什时代竭力向全球输出价值观时,往往采用双重标准。凡是反美的或者和美国利益相关度差的国家,就积极输出。无论是中东的阿富汗、伊拉克还是俄罗斯后院中亚等国。相反,只要是美国的盟国或者和美国利益过于重大的国家,则往往放过一马。显然,就是布什也明白,民主是有其局限的,其输出的底线是美国的国家利益。这也埋下了今天奥巴马转变的伏笔。

中国,不是美国的真正盟国,但另一方面却又是美国的重大利益相关者。中美两国分属国际产业链的高低端,尽管中美两国有巨额贸易逆差,但却无法改变双方互补而非竞争性的大格局。目前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务持有国,双方也由此结成金融战略平衡,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因此,即使在小布什总统时代,美国实际上已经放弃对中国的民主战略。双方也不是制度之争,而是纯粹的利益博弈。

2008年下半年,就在西方经济危机刚刚爆发之际,中国驻英国大使傅莹在伦敦保守党年会上发表了这样的讲话:“西方民主制度在特定国情的土壤里和相应的经济、社会基础上发展顺利,但是世界上移植西式民主的国家并非都是成功的范例。“中国仍处于工业化初期,有自己的历史文化传统,用西方模式衡量和要求中国是不适宜的,要求中国采用西方民主本身就是不民主的。” 如果对照一下奥巴马在埃及开罗大学的演讲,岂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奥巴马上任以来,吹起一股股强劲的“新政”之风:在欧洲声称放弃单边主义,加强与盟国的合作。在南美,不仅支持和赞赏委内瑞拉的“终身总统公投”,认为反映了民主精神,而且还改变六十多年来所坚持的的对古巴制裁的策略,开始缓和双方的关系,同时还宣称要关闭设在古巴境内的关塔拿摩军事基地中的监狱。在亚洲,则借希拉莉之行,宣称放弃人权原则(即人权问题不应该影响环境保护和经济问题的解决。)。当然,最大的突破是一再向***世界示好,宣称美国不是***的敌人。目前,无论是他本人的两次出访还是国务卿希拉莉的第一次外交出访都涉足***国家。而且不顾法国的强烈反对,公开支持土耳其加入欧盟。而他任职以来接受的第一次国际媒体访问就是来自中东沙特电视台。到现在,他也终于公开否定民主的普世性,否定了一国强加于另一国的霸权做法。当然,奥巴马的新政能走多远,是否会受到现在衰落的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强烈反扑,世人不妨试目以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