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战争地面战(ZT)1

海湾战争地面战

海湾战争的地面战是美军在20世纪进行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地面战,也可能是美军最后一次按照传统的战线模式进行的地面作战。在100个小时的战斗中,以美军为首的多国部队干净利落的突破了伊拉克苦心经营半年之久的“萨达姆防线”,50多万伊军几乎全军尽没。双方不成比例的伤亡数字与伊军惊人的崩溃速度,不仅成就了一段高技术武器的神话,也推动了世界再一次新军事革命的浪潮。尽管在战后10余年间,军事技术和作战理论多有发展,新的作战模式也多有应用,但作为装备与作战思想远落后于美国的国家,回眸海湾地面战,研究美军作战特点与伊军失败教训,仍然是非常有意义的。

伊拉克军队部署与防御计划

1990年的伊拉克刚刚经历了8年两伊战争。在惨烈的战争中,伊拉克军队急速膨胀,先后建立了规模庞大的装甲部队、现代化的空中力量、中东地区最先进的一体化防空系统、用于袭城战的地地导弹部队,并获得了令人生畏的生化武器能力。战争不仅完善了伊军装备体系,也使其获得了宝贵的作战经验。伊拉克空军早在80年代中期就成功实施了较大规模空中进攻行动,并获得了空中加油与精确制导武器的使用经验;在战争后期,伊拉克军队先后实施了多次大规模诸军兵种合成进攻战役,成功的击败了伊朗军队的“人海战术”;伊拉克的“飞毛腿”导弹部队在战争中也得到了成功应用,其经验甚至在海湾战争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总之,海湾战争之前的伊拉克军队虽然距离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仍然有不小的差距,但也并不象一些媒体所说的那么低能。正因为此,综合其规模、装备和人员素质来说,海湾战前的伊拉克被称为世界第4军事强国。

1990年8月2日,10万伊拉克军队只用了几个小时就击败了科威特人为数不多的抵抗,攻占科威特全境。此后为了巩固侵略果实,防御联军的地面进攻,伊拉克又多次增兵伊南部与科威特战区。截止1991年1月17日,战区内伊军共有多达43个师、54万余人[1],装备坦克4200余辆、火炮3000余门、各种装甲输送车2800余辆。这些部队分三个梯队呈密集纵深配置。

其中,伊拉克第3、4、7军所属的各步兵师部署在第一线;部署在第二线的是由装甲机械化部队组成伊拉克战术与战役预备队,包括分属第3、4、7军的第3、6、52装甲师与1、5机械化步兵师,以及隶属2个装甲军的第10、12、17装甲师和第51机械化师;在这些部队的后方,是由共和国卫队组成的战略预备队。为了防御联军可能的两栖登陆作战,在科威特城和及附近海岸地区还部署了伊拉克第2军所属的4个步兵师。

根据两伊战争中的经验,伊军步兵防线由2道主要防御地带构成。第一道防御地带与科沙边界线平行,大体在边界线科威特一侧5至15公里处,由地雷场、铁丝网、防坦克壕、沙堤和注有石油的壕沟等组成,并在防线前沿构筑了大量排、连支撑点。而伊军主阵地在第一道防御地带后方20公里处,从海夫吉以北开始,向瓦夫腊油田西北延伸,直到在马纳基什附近与第一道防御地带会合。该道防线由连支撑点和堑壕构成的各个旅防御阵地组成,并配以大量的地雷场与障碍物。按照伊拉克的设想,在联军发起进攻后,伊军将以步兵主力扼守防线,依托工事迟滞并消耗敌军;而部署在纵深地带的伊军装甲预备队将适时发动反击,以达成以持久作战挫败联军进攻之目的。

因为依据伊科、沙科边境的地理环境判断,伊军指挥部认为联军地面部队的进攻路线必须指向具备通行条件的海岸公路和瓦迪尔巴廷地区,因此尽管伊军防线绵延数百公里,却止于伊沙边境东段。在伊沙边境中部和西部和广大沙漠地区,没有伊拉克军队一兵一卒。不过如果就据此认为伊军没有考虑到联军会采用侧翼进攻的方式也并不准确,在伊军防线西端,伊拉克第7军所属的第26和45步兵师负责掩护整个伊军侧翼,并以45师一部据守沙漠中的萨勒曼机场;在他们后方,伊第52装甲师和共和国卫队的兵力可随时增援。在伊军指挥官看来,这样的部署应是万无一失。只是,他们并没有想到联军空中打击和机动能力远超出预计。虽然伊军指挥官的失算在当时并无可指责,毕竟直到21世纪初某些军事专家仍然顽固地拒绝承认空中力量的决定性作用,但是战争却并不同情弱者。

联军地面部队的部署与进攻计划

从1990年11月起,当美第18空降军全部部署到位后,联军就开始考虑由防御转入进攻状态。美军中央总部先后评估了使用1个军和2个军的兵力进攻的可行性。在地面战斗最后开始时,实际投入作战的兵力已经上升为2个美国陆军军、1个美国陆战队军、1个由埃及与叙利亚部队组成的军,以及海湾国家的军队。

联军最后确定的地面作战计划非常类似德军在一次大战初期的进攻模式,联军部队将自西向东进行左钩拳式的突击。为此,联军沿科沙、伊沙边境近500公里的战线自东向西依次展开了4个进攻集群,即阿拉伯东线联合部队、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阿拉伯北线联合部队、美中央总部陆军部队。各集群以师为基本作战单位。

阿拉伯东线联合部队由战区联合司令哈立德亲王指挥,部署在联军最东端,其战线从海岸一直延伸至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右翼。该集群下属兵力共包括由3个沙特旅、1个科威特旅以及其他海湾国家部队组成3支师级特遣队,其任务是夺占海岸重要目标,保证第1陆战远征部队的右翼安全。一旦包围科威特市,该部将驱逐或击败了其推进方向上的伊拉克部队,协同北线阿拉伯部队一起攻占科威特城。

海军第1陆战远征部队部署在两支阿拉伯集群之间,处于科沙边界中部,下辖美第1陆战师、第2陆战师、第3陆战队航空联队、第1部队勤务支援大队、第5陆战远征旅和美第2装甲师第1旅。该集群的主要任务是攻入科威特的瓦夫腊以西地区,歼灭前沿的伊拉克部队,牵制伊拉克战术和战役预备队,阻止伊拉克部队从科威特东南部和科威特市撤退,并配合阿拉伯部队攻入科威特市。同时,位于海湾的海军和陆战队部队将在进攻发起前实施佯攻,以欺骗伊军。

阿拉伯北线联合部队部署在美中央总部陆军部队的右侧、科沙边界西部。其兵力包括:埃及第3机械化步兵师、第4装甲师、叙利亚第9装甲师、2个沙特旅和2个科威特旅,以及其他配属部队。该集群将从科沙边境西侧进攻科沙边境的伊军防线,完成突破后将向北发展并封锁科威特市北面的交通线,包围科威特纵深内及科威特市内的伊军部队,解放科威特市。

担任主攻任务的美中央总部所属的陆军部队部署在自科沙边境西端到伊沙边境的广大地域内,战线宽度约占整个联军战线的2/3。该集群下辖2个战役集团,由第18空降军构成集群左翼,在伊沙边界的中部,下辖美第82空降师、第101空中突击师、第24机械化步兵师和法国第6轻型装甲师共4个师的兵力。其任务是突入伊拉克纵深,控制伊境内沿8号公路东西走向的交通线,并切断科威特战区的伊拉克部队与后方的联系。美第7装甲军配置在右翼,在伊沙边界的东部,下辖美第1装甲师、第3装甲师、第1机械化步兵师、第3机械化步兵师第3旅、第2装甲师(欠第1旅)、第1骑兵师(欠1个旅)和英第1装甲师共7个师级单位,其作战目标是消灭伊拉克陆军的精锐力量--共和国卫队。整个中央总部陆军部队集群总兵力近26万人、轮式车辆近47500辆、履带式车辆约11300辆、各型飞机1600架。

为了统一控制各个部队的行动,联军作战部门为各个单位分配了目标、规划了作战的调整线与分界线,并规定了进攻次序:第18空降军所属的法国第6轻装甲师、第82空降师和第101空中突击师.将于当地时间1991年2月24日凌晨4时向巴格达方向的幼发拉底河下游发动进攻,以确保主攻部队的左翼安全。与此同时,美海军第1陆战远征部队也发起进攻。随后,海岸地区的东线联合部队发起进攻。担负联军地面作战主攻任务的第7军将在24小时后即25日凌晨4时发起攻击。1小时后,阿拉伯北线联合部队开始行动。

联军的战场准备

从1月17日开始,联军空中力量对伊拉克进行了长达38天的空中打击。伊拉克引以为傲的一体化战略防空系统未能遏止联军的攻击,拥有700架战机的伊拉克空军也只在头3天进行了少量的防空作战,在隐身战斗机、巡航导弹和电子战飞机的协同下,伊拉克空防系统迅速被压垮。到1月27日,联军不仅夺取了战区制空权,还完成了战略空袭,伊拉克大部分指挥与通讯系统被摧毁,许多地区电力中断。

从第三周开始,联军将空袭重点转向伊拉克地面部队,为地面战做战场准备。联军的主要打击目标包括伊军的后勤线、装甲车辆、重炮等等,同时还对共和国卫队进行了集中攻击。

在联军的攻击下,前线伊军的补给变得极为困难与缓慢。通往战区的公路与铁路、铁路调度场、燃料仓库,甚至位于战壕内的补给点都遭到了大量的轰炸。跨越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54座桥梁与32座浮桥中有82座被摧毁。大量的补给车队在行驶中被炸毁,许多司机因为害怕空中打击而拒绝在白天行动。从2月4日开始,抵达战区的补给已低于维持作战所需的水平。因为防空系统的崩溃,伊军也无法对空袭做出有效的反应,在持续的轰炸下,前线伊军士气低落。

为了降低地面战的难度,联军把伊军的重武器作为了重点打击对象。美军仔细的研究了每支伊拉克部队的坦克、火炮等重武器数量、评估其作战能力,并规划了对每个部队的空袭计划,力图通过对每个部队的逐次攻击,将其战斗力削弱到可承受的水平。为了细化攻击行动,美军将整个战区被划分为30*30海里的“猎杀区”,时刻保持2架F16或2架F18飞机在区域内活动,随时搜索与攻击目标。针对伊军把装甲车辆埋在土里的伪装措施,联军从2月8日起开始使用机载前视红外装置和精确制导武器进行“射击坦克”的行动,大量伊军重装备被摧毁。

随着地面战的临近,联军对伊军前线防御工事展开了猛烈的袭击。联军飞机使用地毯式轰炸摧毁地雷场,运用凝固汽油弹烧毁前线的火壕,炸毁其泵站。在攻击中,联军甚至使用了重达6吨的BLV-82型巨型炸弹。

在多达10万架次的空中打击下,伊军一线防御部队的战斗力平均下降了50%;部署在二线的伊军预备队也遭受了沉重打击,各装甲师的实力均下降四成左右;而共和国卫队尽管仍保持着较强的战斗力,但人员和装备损失也近30%。更为重要的是,伊军的各级指挥与控制系统都遭到了严重破坏,伊军许多军、师和旅指挥官都失去了与下属部队的联系,也失去了与巴格达的联系。因为伊拉克事实上由萨达姆掌管一切的因素,这种状况更进一步削弱了伊军的战斗力。

突破“萨达姆防线”

2月24日凌晨4时整,“沙漠风暴”地面作战正式打响。

在科沙边界中部,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率先发起进攻,其正面是由伊军防线最坚固的地段,由伊拉克第3军防守。美陆战队使用无人机引导士兵,并用直列装药或90米长的多节爆破筒在伊军雷场中开辟通路。虽然在突破伊军防御阵地时遇到了部分伊军的顽强抵抗,但第1陆战远征部队还是成功地在伊军防御地带打开了两个缺口,开辟了多条通道。第1陆战远征部队的坦克与装甲车以纵队的形式快速通过这些通道,并在科威特境内建立起稳固的立足点,为随后的纵深突击创造了条件。

在突破伊军的第一道防线后,右翼的美第1陆战师继续向伊防御纵深推进。大量伊军T-55和T-62坦克被美M60坦克和“陶”式反坦克导弹摧毁。美第3陆战队航空联队为其提供了近距离空中支援和空中遮断。为保证推进速度,美第1陆战师的先头装甲战斗群采取了“蛙跳”战术,绕过了艾哈迈德杰拜尔机场等坚固设防目标,将肃清楼房和工事中伊军的任务交给后续部队。到午夜时分,第1陆战师已在伊军最坚固的防御地带推进30余公里,俘虏伊军官兵4000余人。

在左翼,美第2陆战师以加强的第6陆战团为先头梯队,冒着伊军的炮火向纵深推进。尽管在前线支撑点中的伊防御部队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很快被联军的优势火力粉碎。清除伊军第一道障碍之后.美第6陆战团转而向左攻击。到下午2时,美第6陆战团攻占了计划中的当日作战目标。随后该团以防御队形展开,准备抗击伊军的反冲击。第2陆战师的其他部队也迅速通过了突破口,并在左右两翼抢占了阵地。到24日终时,美第2陆战师也推进了30余公里,俘虏伊军近5000人。

24日凌晨8时,阿拉伯东线联合部队也向伊军阵地发起进攻。虽然缺乏像美军那样的排雷手段,但其工兵仍然依靠最原始的手工排雷法在发起进攻前悄然开辟了6条安全通道。在进攻开始后,东线联合部队仅用了几个小时就突破了原以为坚不可摧的伊军防线,俘虏了数千名伊军官兵。随后东线联合部队继续向北发展。

24日下午4时,阿拉伯北线联合部队所属的埃及第3机械化步兵师、“哈立德”特遣队和“穆桑纳”特遣队开始向科威特境内的伊军阵地发起进攻。不久,沙持和科威特的部队也发起了进攻。在它们的正面是伊拉克第4军的6个师。在越过科沙边界时,这些部队都遇到了伊军火沟、地雷场、障碍物和袭扰火力的拦阻。由于夜幕降临,埃及部队担心遭到伊军装甲部队的反冲击而停止了前进,直到第2天凌晨才开始重新进攻。到25日夜,经过2天的激战,北线联合部队才完成了破障,逼近预定目标。期间,叙利亚第9装甲师作为集群预备队向一线部队提供了必要的支援,其侦察营继续沿北线联合部队和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的战斗分界线遂行屏护任务。

在联军穿越防线时,伊军的一线部队,包括位于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进攻地带当面的伊军第7、第14、第29步兵师和位于东线联合部队进攻地带当面的伊军第19步兵师,都进行了顽强的抵抗。由于联军推进速度很快且多绕过伊军坚固筑垒地城,这就迫使伊军坚守部队不是撤退就是投降。为了阻止联军的推进,伊军使用其战术与战役预备队对联军部队进行了反冲击。

2月25日,美第2陆战师在前进至科威特市西北方向时,遭遇伊军第3装甲师和第1机械化师的反击。这两支伊军部队依托防御阵地阻击美军,并纠集了约1个旅的兵力向美军发起了反冲击。美第2陆战师则以“老虎”旅居左,第6陆战团居中,第8陆战团在右翼展开进攻。尽管天气不好,加上伊军点燃的油井正在散发滚滚浓烟,战场上的能见度极差,美军仍然凭借M1A1坦克上装备的高性能光学观察器材占据了优势.综合运用近距离空中支援、炮兵、坦克和反坦克导弹等火力,最终粉碎了伊军2个师的顽强抵抗,占领了这一地区。

在美第2陆战师遭遇反击的同时,右翼的美第1陆战师在科威特布尔甘油田附近也遇到了伊军的强大反击,伊拉克共和国卫队一部以80多辆坦克向美军发起进攻,战斗曾一度发展到距该师指挥所仅300米处。战场上不时出现混乱的情况,美海军陆战队与伊军部队混战一起,并最终在直升机与攻击机的支援下,击退了伊军的反击。此战结束时,美第1陆战师共击毁伊军装甲车辆100多辆,俘虏伊军1500余人。午夜时分,该师完成了夺取艾哈迈德杰拜尔机场后的巩固工作,并推进到距科威特市仅16公里的地方。

到25日夜,在联军的打击下,前线的伊军防线被突破,部队损失惨重。在战线东段,伊第3军遭到了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和阿拉伯东线联合部队的联合进攻,损失惨重。其第7、14步兵师已经在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的攻击下失去了战斗力,第36步兵师、第1机械化步兵师和第56装甲旅在美军的打击下撤出了原防御阵地,第3装甲师则在反击失败后退至科威特国防机场与贾赫腊之间的拦阻阵地;而东线联合部队当面的第8、18步兵师虽然进行了顽强抵抗,也在联军打击后失去了战斗力,在联军两个集群结合部的第29步兵师虽然及时撤退,却也遭到了重创。而在北线联合部队和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正面交界处,伊拉克第4军所属的第20、30步兵师也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第21、16步兵师则向后方第6装甲师的阵地撤退,在联军空中打击下,这些部队都遭到了严重损失。

第18空降军的千里大跃进

根据联军地面战计划,为了将伊军主力消灭在科威特与伊拉克南部地区,所有联军地面集群需要自西向东进行左钩拳的向心突击。为此,所有联军部队中机动能力最强的美第18空降军被部署在了最西侧,其任务是突破防御薄弱的伊拉克西部地区,拿下萨勒曼机场,进逼幼发拉底河谷,切断从巴格达到科威特的8号公路,从西面包围伊拉克部队。这条进攻路线需要跨越近300公里,沿途大多是荒地与沙漠。

2月24日凌晨4时,美第18空降军编成内的法国第6轻型装甲师的侦察部队开始进入伊拉克境内。约7时,该师主力在美第82空降师第2旅的加强下冒雨发起进攻,目标直指伊拉克境内130公里处的萨勒曼机场。在即将接近目标时,该师与伊军第45机械化步兵师的前哨警戒分队遭遇,法军使用配备反坦克导弹的“小羚羊”攻击直升机对伊军坦克和掩体进行攻击。经过短暂交火,法军击溃伊军,俘敌约2500人。之后法第6轻型装甲师继续向萨勒曼挺进,并于下午2时占领萨勒曼机场,第二天下午4点攻克萨勒曼。随后该师奉命停止前进,就地建立防御阵地以保障其右翼友军的安全。

在法国师后方,美第82空降师的另2个旅随后跟进,其任务是肃清通向伊拉克南部地区公路上的伊军,建立补给线,为18空降军向伊拉克腹地的北进行动做准备。

24日与25日,美第101空中突击师在军航空旅的支援下,先后进行了2次空中突击行动。24日凌晨7点,该师出动60架VH-60和40架CH-47运输直升机,以其AH-64和AH-1攻击直升机担任掩护,载运其第1旅4000名官兵直插伊拉克纵深内约140公里处,建立了“眼镜蛇”前方作战基地。在完成必要的补给后,该师继续向北突进。到当天黄昏,第101空中突击师已突入伊境纵深约280公里,切断了连接巴格达和科威特战区的8号公路。

25日,在地面行进的美第82空降师进入“眼镜蛇”基地后,美第101师第3旅从伊沙边界上的集结地出发,采用空中突击的方式向北奔袭280公里,在幼发拉底河南岸降落并建立了拦阻阵地。

由于法第6师和美第101师的最初进攻获得了巨大成功,美第18军所属另一支部队、第24机械化步兵师也提前发起了进攻。该师以3个旅并列突击,由师属骑兵营在前方实施侦察和掩护作战。自进攻发起后,该师以40公里以上的时速在沙漠中向北迅猛推进,直扑幼发拉底河河谷。在其东侧,美第3装甲骑兵团与其一起推进,并保持与第7军的接触和协同。

第7军出击

下辖7个师,拥有1400辆坦克的美第7军原计划2月25日晨发起进攻,但由于首轮攻击部队纷纷告捷且伊军抵抗比战前预计要弱得多,该军的进攻提前了15小时发起。

在第7军的正面,从西到东密集排列了伊拉克第7军的第48、25、26、3l和45步兵师。为了避开伊军坚固的防御阵地,担负美第7军左翼先导任务的第2装甲骑兵团在主攻发起前迅速机动到伊军阵地西侧,越过边界进入伊拉克境内;美第1装甲师和第3装甲师也在军总攻发起前就开始了行动,向北穿插。

24日下午1时许.位于右翼的美军第1机械化步兵师开始在布满铁丝网和地雷的复杂地带开辟通路,未遇伊军抵抗。当该师越过进攻出发线时,第2装甲骑兵团的先头分队已深入伊拉克境内30多公里。到夜幕降临时,美军第1机械化步兵师才突破伊军障碍地带的50%,由于在其后方跟进的英军第1装甲师无法在当晚通过突破口,第7军命令迅速推进的左翼各部暂停前进。

25日天亮后,第7军恢复了进攻。左翼的美第1装甲师率先进攻了位于其前方60公里处的伊军第26步兵师。在美第1装甲师接近目标前,联军的飞机、直升机和炮兵对目标实施了火力准备。伊军对美军发起了反击,但面对美军的优势火力,反击未构成威胁。在十几分钟内,伊军第26步兵师的近50辆坦克和装甲输送车即被美军摧毁,随后该部开始溃退。到午后,美第1装甲师到达预定目标,并俘虏伊军近300人。

当天,第7军编成内的美第3装甲师和第2装甲骑兵团继续向北推进,并于25日晚抵达调整线。两支部队先后转向东进攻,在狂风暴雨中与当面伊军发生激战,击溃伊军后第3装甲师暂停进攻,而第2装甲骑兵团则继续前进,并于当天深夜的遭遇战中消灭了伊军第12装甲师50旅的部队。在右翼,美第1机械化步兵师在打开突破口后继续向两翼扩张,而后续的英国第1装甲师则在通过突破口后向右前进,并向伊军后方的第52装甲师发起猛攻。

在美第7军的猛烈攻击下,伊拉克第7军的5个步兵师被分割,并丧失了作战能力,其52装甲师也在与英军的战斗中损失惨重。25日,为了阻止美第7军的攻势,伊拉克战役预备队的第12装甲师与第27、28、47步兵师曾企图进行过一次战役规模的反击行动,但很快被英军第1装甲师击败。 海湾战争的地面战是美军在20世纪进行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地面战,也可能是美军最后一次按照传统的战线模式进行的地面作战。在100个小时的战斗中,以美军为首的多国部队干净利落的突破了伊拉克苦心经营半年之久的“萨达姆防线”,50多万伊军几乎全军尽没。双方不成比例的伤亡数字与伊军惊人的崩溃速度,不仅成就了一段高技术武器的神话,也推动了世界再一次新军事革命的浪潮。尽管在战后10余年间,军事技术和作战理论多有发展,新的作战模式也多有应用,但作为装备与作战思想远落后于美国的国家,回眸海湾地面战,研究美军作战特点与伊军失败教训,仍然是非常有意义的。

伊拉克军队部署与防御计划

1990年的伊拉克刚刚经历了8年两伊战争。在惨烈的战争中,伊拉克军队急速膨胀,先后建立了规模庞大的装甲部队、现代化的空中力量、中东地区最先进的一体化防空系统、用于袭城战的地地导弹部队,并获得了令人生畏的生化武器能力。战争不仅完善了伊军装备体系,也使其获得了宝贵的作战经验。伊拉克空军早在80年代中期就成功实施了较大规模空中进攻行动,并获得了空中加油与精确制导武器的使用经验;在战争后期,伊拉克军队先后实施了多次大规模诸军兵种合成进攻战役,成功的击败了伊朗军队的“人海战术”;伊拉克的“飞毛腿”导弹部队在战争中也得到了成功应用,其经验甚至在海湾战争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总之,海湾战争之前的伊拉克军队虽然距离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仍然有不小的差距,但也并不象一些媒体所说的那么低能。正因为此,综合其规模、装备和人员素质来说,海湾战前的伊拉克被称为世界第4军事强国。

1990年8月2日,10万伊拉克军队只用了几个小时就击败了科威特人为数不多的抵抗,攻占科威特全境。此后为了巩固侵略果实,防御联军的地面进攻,伊拉克又多次增兵伊南部与科威特战区。截止1991年1月17日,战区内伊军共有多达43个师、54万余人[1],装备坦克4200余辆、火炮3000余门、各种装甲输送车2800余辆。这些部队分三个梯队呈密集纵深配置。

其中,伊拉克第3、4、7军所属的各步兵师部署在第一线;部署在第二线的是由装甲机械化部队组成伊拉克战术与战役预备队,包括分属第3、4、7军的第3、6、52装甲师与1、5机械化步兵师,以及隶属2个装甲军的第10、12、17装甲师和第51机械化师;在这些部队的后方,是由共和国卫队组成的战略预备队。为了防御联军可能的两栖登陆作战,在科威特城和及附近海岸地区还部署了伊拉克第2军所属的4个步兵师。

根据两伊战争中的经验,伊军步兵防线由2道主要防御地带构成。第一道防御地带与科沙边界线平行,大体在边界线科威特一侧5至15公里处,由地雷场、铁丝网、防坦克壕、沙堤和注有石油的壕沟等组成,并在防线前沿构筑了大量排、连支撑点。而伊军主阵地在第一道防御地带后方20公里处,从海夫吉以北开始,向瓦夫腊油田西北延伸,直到在马纳基什附近与第一道防御地带会合。该道防线由连支撑点和堑壕构成的各个旅防御阵地组成,并配以大量的地雷场与障碍物。按照伊拉克的设想,在联军发起进攻后,伊军将以步兵主力扼守防线,依托工事迟滞并消耗敌军;而部署在纵深地带的伊军装甲预备队将适时发动反击,以达成以持久作战挫败联军进攻之目的。

因为依据伊科、沙科边境的地理环境判断,伊军指挥部认为联军地面部队的进攻路线必须指向具备通行条件的海岸公路和瓦迪尔巴廷地区,因此尽管伊军防线绵延数百公里,却止于伊沙边境东段。在伊沙边境中部和西部和广大沙漠地区,没有伊拉克军队一兵一卒。不过如果就据此认为伊军没有考虑到联军会采用侧翼进攻的方式也并不准确,在伊军防线西端,伊拉克第7军所属的第26和45步兵师负责掩护整个伊军侧翼,并以45师一部据守沙漠中的萨勒曼机场;在他们后方,伊第52装甲师和共和国卫队的兵力可随时增援。在伊军指挥官看来,这样的部署应是万无一失。只是,他们并没有想到联军空中打击和机动能力远超出预计。虽然伊军指挥官的失算在当时并无可指责,毕竟直到21世纪初某些军事专家仍然顽固地拒绝承认空中力量的决定性作用,但是战争却并不同情弱者。

联军地面部队的部署与进攻计划

从1990年11月起,当美第18空降军全部部署到位后,联军就开始考虑由防御转入进攻状态。美军中央总部先后评估了使用1个军和2个军的兵力进攻的可行性。在地面战斗最后开始时,实际投入作战的兵力已经上升为2个美国陆军军、1个美国陆战队军、1个由埃及与叙利亚部队组成的军,以及海湾国家的军队。

联军最后确定的地面作战计划非常类似德军在一次大战初期的进攻模式,联军部队将自西向东进行左钩拳式的突击。为此,联军沿科沙、伊沙边境近500公里的战线自东向西依次展开了4个进攻集群,即阿拉伯东线联合部队、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阿拉伯北线联合部队、美中央总部陆军部队。各集群以师为基本作战单位。

阿拉伯东线联合部队由战区联合司令哈立德亲王指挥,部署在联军最东端,其战线从海岸一直延伸至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右翼。该集群下属兵力共包括由3个沙特旅、1个科威特旅以及其他海湾国家部队组成3支师级特遣队,其任务是夺占海岸重要目标,保证第1陆战远征部队的右翼安全。一旦包围科威特市,该部将驱逐或击败了其推进方向上的伊拉克部队,协同北线阿拉伯部队一起攻占科威特城。

美海军第1陆战远征部队部署在两支阿拉伯集群之间,处于科沙边界中部,下辖美第1陆战师、第2陆战师、第3陆战队航空联队、第1部队勤务支援大队、第5陆战远征旅和美第2装甲师第1旅。该集群的主要任务是攻入科威特的瓦夫腊以西地区,歼灭前沿的伊拉克部队,牵制伊拉克战术和战役预备队,阻止伊拉克部队从科威特东南部和科威特市撤退,并配合阿拉伯部队攻入科威特市。同时,位于海湾的海军和陆战队部队将在进攻发起前实施佯攻,以欺骗伊军。

阿拉伯北线联合部队部署在美中央总部陆军部队的右侧、科沙边界西部。其兵力包括:埃及第3机械化步兵师、第4装甲师、叙利亚第9装甲师、2个沙特旅和2个科威特旅,以及其他配属部队。该集群将从科沙边境西侧进攻科沙边境的伊军防线,完成突破后将向北发展并封锁科威特市北面的交通线,包围科威特纵深内及科威特市内的伊军部队,解放科威特市。

担任主攻任务的美中央总部所属的陆军部队部署在自科沙边境西端到伊沙边境的广大地域内,战线宽度约占整个联军战线的2/3。该集群下辖2个战役集团,由第18空降军构成集群左翼,在伊沙边界的中部,下辖美第82空降师、第101空中突击师、第24机械化步兵师和法国第6轻型装甲师共4个师的兵力。其任务是突入伊拉克纵深,控制伊境内沿8号公路东西走向的交通线,并切断科威特战区的伊拉克部队与后方的联系。美第7装甲军配置在右翼,在伊沙边界的东部,下辖美第1装甲师、第3装甲师、第1机械化步兵师、第3机械化步兵师第3旅、第2装甲师(欠第1旅)、第1骑兵师(欠1个旅)和英第1装甲师共7个师级单位,其作战目标是消灭伊拉克陆军的精锐力量--共和国卫队。整个中央总部陆军部队集群总兵力近26万人、轮式车辆近47500辆、履带式车辆约11300辆、各型飞机1600架。

为了统一控制各个部队的行动,联军作战部门为各个单位分配了目标、规划了作战的调整线与分界线,并规定了进攻次序:第18空降军所属的法国第6轻装甲师、第82空降师和第101空中突击师.将于当地时间1991年2月24日凌晨4时向巴格达方向的幼发拉底河下游发动进攻,以确保主攻部队的左翼安全。与此同时,美海军第1陆战远征部队也发起进攻。随后,海岸地区的东线联合部队发起进攻。担负联军地面作战主攻任务的第7军将在24小时后即25日凌晨4时发起攻击。1小时后,阿拉伯北线联合部队开始行动。

联军的战场准备

从1月17日开始,联军空中力量对伊拉克进行了长达38天的空中打击。伊拉克引以为傲的一体化战略防空系统未能遏止联军的攻击,拥有700架战机的伊拉克空军也只在头3天进行了少量的防空作战,在隐身战斗机、巡航导弹和电子战飞机的协同下,伊拉克空防系统迅速被压垮。到1月27日,联军不仅夺取了战区制空权,还完成了战略空袭,伊拉克大部分指挥与通讯系统被摧毁,许多地区电力中断。

从第三周开始,联军将空袭重点转向伊拉克地面部队,为地面战做战场准备。联军的主要打击目标包括伊军的后勤线、装甲车辆、重炮等等,同时还对共和国卫队进行了集中攻击。

在联军的攻击下,前线伊军的补给变得极为困难与缓慢。通往战区的公路与铁路、铁路调度场、燃料仓库,甚至位于战壕内的补给点都遭到了大量的轰炸。跨越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54座桥梁与32座浮桥中有82座被摧毁。大量的补给车队在行驶中被炸毁,许多司机因为害怕空中打击而拒绝在白天行动。从2月4日开始,抵达战区的补给已低于维持作战所需的水平。因为防空系统的崩溃,伊军也无法对空袭做出有效的反应,在持续的轰炸下,前线伊军士气低落。

为了降低地面战的难度,联军把伊军的重武器作为了重点打击对象。美军仔细的研究了每支伊拉克部队的坦克、火炮等重武器数量、评估其作战能力,并规划了对每个部队的空袭计划,力图通过对每个部队的逐次攻击,将其战斗力削弱到可承受的水平。为了细化攻击行动,美军将整个战区被划分为30*30海里的“猎杀区”,时刻保持2架F16或2架F18飞机在区域内活动,随时搜索与攻击目标。针对伊军把装甲车辆埋在土里的伪装措施,联军从2月8日起开始使用机载前视红外装置和精确制导武器进行“射击坦克”的行动,大量伊军重装备被摧毁。

随着地面战的临近,联军对伊军前线防御工事展开了猛烈的袭击。联军飞机使用地毯式轰炸摧毁地雷场,运用凝固汽油弹烧毁前线的火壕,炸毁其泵站。在攻击中,联军甚至使用了重达6吨的BLV-82型巨型炸弹。

在多达10万架次的空中打击下,伊军一线防御部队的战斗力平均下降了50%;部署在二线的伊军预备队也遭受了沉重打击,各装甲师的实力均下降四成左右;而共和国卫队尽管仍保持着较强的战斗力,但人员和装备损失也近30%。更为重要的是,伊军的各级指挥与控制系统都遭到了严重破坏,伊军许多军、师和旅指挥官都失去了与下属部队的联系,也失去了与巴格达的联系。因为伊拉克事实上由萨达姆掌管一切的因素,这种状况更进一步削弱了伊军的战斗力。

突破“萨达姆防线”

2月24日凌晨4时整,“沙漠风暴”地面作战正式打响。

在科沙边界中部,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率先发起进攻,其正面是由伊军防线最坚固的地段,由伊拉克第3军防守。美陆战队使用无人机引导士兵,并用直列装药或90米长的多节爆破筒在伊军雷场中开辟通路。虽然在突破伊军防御阵地时遇到了部分伊军的顽强抵抗,但第1陆战远征部队还是成功地在伊军防御地带打开了两个缺口,开辟了多条通道。第1陆战远征部队的坦克与装甲车以纵队的形式快速通过这些通道,并在科威特境内建立起稳固的立足点,为随后的纵深突击创造了条件。

在突破伊军的第一道防线后,右翼的美第1陆战师继续向伊防御纵深推进。大量伊军T-55和T-62坦克被美M60坦克和“陶”式反坦克导弹摧毁。美第3陆战队航空联队为其提供了近距离空中支援和空中遮断。为保证推进速度,美第1陆战师的先头装甲战斗群采取了“蛙跳”战术,绕过了艾哈迈德杰拜尔机场等坚固设防目标,将肃清楼房和工事中伊军的任务交给后续部队。到午夜时分,第1陆战师已在伊军最坚固的防御地带推进30余公里,俘虏伊军官兵4000余人。

在左翼,美第2陆战师以加强的第6陆战团为先头梯队,冒着伊军的炮火向纵深推进。尽管在前线支撑点中的伊防御部队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很快被联军的优势火力粉碎。清除伊军第一道障碍之后.美第6陆战团转而向左攻击。到下午2时,美第6陆战团攻占了计划中的当日作战目标。随后该团以防御队形展开,准备抗击伊军的反冲击。第2陆战师的其他部队也迅速通过了突破口,并在左右两翼抢占了阵地。到24日终时,美第2陆战师也推进了30余公里,俘虏伊军近5000人。

24日凌晨8时,阿拉伯东线联合部队也向伊军阵地发起进攻。虽然缺乏像美军那样的排雷手段,但其工兵仍然依靠最原始的手工排雷法在发起进攻前悄然开辟了6条安全通道。在进攻开始后,东线联合部队仅用了几个小时就突破了原以为坚不可摧的伊军防线,俘虏了数千名伊军官兵。随后东线联合部队继续向北发展。

24日下午4时,阿拉伯北线联合部队所属的埃及第3机械化步兵师、“哈立德”特遣队和“穆桑纳”特遣队开始向科威特境内的伊军阵地发起进攻。不久,沙持和科威特的部队也发起了进攻。在它们的正面是伊拉克第4军的6个师。在越过科沙边界时,这些部队都遇到了伊军火沟、地雷场、障碍物和袭扰火力的拦阻。由于夜幕降临,埃及部队担心遭到伊军装甲部队的反冲击而停止了前进,直到第2天凌晨才开始重新进攻。到25日夜,经过2天的激战,北线联合部队才完成了破障,逼近预定目标。期间,叙利亚第9装甲师作为集群预备队向一线部队提供了必要的支援,其侦察营继续沿北线联合部队和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的战斗分界线遂行屏护任务。

在联军穿越防线时,伊军的一线部队,包括位于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进攻地带当面的伊军第7、第14、第29步兵师和位于东线联合部队进攻地带当面的伊军第19步兵师,都进行了顽强的抵抗。由于联军推进速度很快且多绕过伊军坚固筑垒地城,这就迫使伊军坚守部队不是撤退就是投降。为了阻止联军的推进,伊军使用其战术与战役预备队对联军部队进行了反冲击。

2月25日,美第2陆战师在前进至科威特市西北方向时,遭遇伊军第3装甲师和第1机械化师的反击。这两支伊军部队依托防御阵地阻击美军,并纠集了约1个旅的兵力向美军发起了反冲击。美第2陆战师则以“老虎”旅居左,第6陆战团居中,第8陆战团在右翼展开进攻。尽管天气不好,加上伊军点燃的油井正在散发滚滚浓烟,战场上的能见度极差,美军仍然凭借M1A1坦克上装备的高性能光学观察器材占据了优势.综合运用近距离空中支援、炮兵、坦克和反坦克导弹等火力,最终粉碎了伊军2个师的顽强抵抗,占领了这一地区。

在美第2陆战师遭遇反击的同时,右翼的美第1陆战师在科威特布尔甘油田附近也遇到了伊军的强大反击,伊拉克共和国卫队一部以80多辆坦克向美军发起进攻,战斗曾一度发展到距该师指挥所仅300米处。战场上不时出现混乱的情况,美海军陆战队与伊军部队混战一起,并最终在直升机与攻击机的支援下,击退了伊军的反击。此战结束时,美第1陆战师共击毁伊军装甲车辆100多辆,俘虏伊军1500余人。午夜时分,该师完成了夺取艾哈迈德杰拜尔机场后的巩固工作,并推进到距科威特市仅16公里的地方。

到25日夜,在联军的打击下,前线的伊军防线被突破,部队损失惨重。在战线东段,伊第3军遭到了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和阿拉伯东线联合部队的联合进攻,损失惨重。其第7、14步兵师已经在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的攻击下失去了战斗力,第36步兵师、第1机械化步兵师和第56装甲旅在美军的打击下撤出了原防御阵地,第3装甲师则在反击失败后退至科威特国防机场与贾赫腊之间的拦阻阵地;而东线联合部队当面的第8、18步兵师虽然进行了顽强抵抗,也在联军打击后失去了战斗力,在联军两个集群结合部的第29步兵师虽然及时撤退,却也遭到了重创。而在北线联合部队和美第1陆战远征部队正面交界处,伊拉克第4军所属的第20、30步兵师也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第21、16步兵师则向后方第6装甲师的阵地撤退,在联军空中打击下,这些部队都遭到了严重损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