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


深田尚则哭哭啼啼的跪在地上,面向东北方向,握住武士刀的手不停颤抖,眼泪和头上流下的汗水混杂在一起。

看到深田尚则这个模样,市田信行怒吼道:“八嘎!深田君!你根本就不配当一名合格的武士!如果你不能自己动手,那么天照大神是不会收你的!”

按照日本的说法,如果在灵魂未离开躯体之前,被人砍掉头颅,天照大神是不收无头之鬼的。在剖腹的时候,边上都站着两名拿刀的武士,在剖腹之后,一名武士就砍下他的头颅。如果没有勇气自己剖腹,那么他就将直接被武士砍下脑袋,这种灵魂是不会被天照大神收走的。

听到市田信行那么一说,深田尚则担心他的灵魂不能获得重生,于是他用颤抖的手握住武士刀,向自己的腹部剐去。他强忍着疼痛,在自己腹部剐出一个十字,然后横拉一刀。在这一切结束之后,边上的一名日军一刀砍下他的脑袋。

看到剖腹的深田尚则,永荣文晴裤子都湿了,他跪在地上不停地发抖,等到市田信行转头对着他的时候,脸色煞白的永荣文晴已经瘫痪在地上。

“八嘎!就这点出息,你不配当一名合格的武士!”市田信行咆哮着吼道,说完,他对边上的一名日本兵挥了一下手:“送他上路!”

“哈伊!”那名日军点头哈腰。

随后,他转头一刀砍下永荣文晴的脑袋。

看着永荣文晴无头的尸体,市田信行恼怒的说:“这种懦夫!他根本不配当一名武士!天照大神是不会收他的灵魂的!”

“送走”两个手下之后,市田信行又转头看着第27普通科联队长福永正之:“福永君,您的第27联队已经全部玉碎,您也到了尽忠的时刻了!”

福永正之一点头:“哈伊!”

说完,他面向东北跪在地上剖腹自尽,随后一名自卫队员一刀砍下他的脑袋。

满脸沮丧的市田信行跪在地上,还有第5战车大队的鸿上富男一等陆佐、第4普通科联队的加藤隆一等陆佐、第5特科联队的牛岛泓树一等陆佐和第6普通科联队的照井康弘一等陆佐这几名高级军官不在自己的身边。

市田信行心想:“现在通讯都已断,就让他们几个自己去吧!”

随后,他又想到:“我们堂堂的钢军,装备精良!我们清一色的90式坦克,步兵全部是89式自动步枪!我们的装甲车、防空导弹,全部是最好的!虽然数量比不过第七师团,质量上比不过使用10式坦克的富士教导团,可是我们的实力是日本陆军最强的!就连第六师团,都还是用74式坦克和64式步枪!只可惜我们这支伟大的部队,今天就要在这里全军覆灭!只希望鸿上君、加藤君、牛岛君和照井君他们可以给我们伟大的钢军留下一颗苗子!”

一切都处理完毕之后,市田信行陆将补剖腹自尽,随后身边的一名自卫队员一刀砍下他的头颅。

攻入地下深处中国军队派遣工兵,在日军最后的工事下方埋下五吨多炸药。

20分钟之后,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第五旅团司令部、旅团本部大队、第27普通科联队、第5通讯队和第5后勤支援大队的一千多名残敌被彻底埋在在八卦山脉的地下深处,至此,八卦山战役宣布结束,五千多名日本自卫队员没有一个投降,不是被击毙就是自杀。

在二水方向,第五旅团第4普通科联队也好不到哪里去,在空中轰炸、直升机打击、突击车冲击、穿插部队背后攻击等多种联合打击之下,第4普通科联队被全部歼灭。

当贺剑飞带着特种兵战士冲入第4普通科联队指挥部的时候,联队长加藤隆一等陆佐握着武士刀正准备剖腹自尽。

握着92式手枪的贺剑飞抬手一枪,子弹打中加藤隆一等陆佐的右手腕,武士刀“当”一声掉在地上。

加藤隆身后的两名自卫队员扑上来,贺剑飞旁边两名战士手中的95式短突击枪猛烈开火,那两名自卫队员变成筛子躺在血泊中不停的抽搐。

不甘心的加藤隆还想用左手去掏出手枪,又被贺剑飞“啪”一枪击中左手。

“让我死!让我以武士的荣誉去死!”已经彻底失去反抗能力,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的加藤隆咆哮起来。

贺剑飞冷冷的看着他,义正词严的对他说:“对不起,大佐先生,你现在没有权利自己选择死的方式!要你怎么死,必须经过我们正义的审判!”

说完,他把手一挥,两名战士冲上去,把脸色煞白,头顶直冒冷汗,像死猪一样瘫倒在地上的加藤隆拖出去。

日本陆上自卫队第五旅团第6普通科联队的残余敌人躲在八卦山脉南部山区,还在负隅顽抗。

我空降兵第十五军第134团的战士们分别乘坐米-26运输直升机、直-8多用途直升机和直-9多用途直升机,在武直-10攻击直升机和武直-9武装直升机的护航之下,准备从背后实施机降,彻底切断第6普通科联队的退路。

四架武直-10攻击直升机和六架武直-9武装直升机从第6普通科联队背后发起攻击,旋翼的轰鸣声划破宁静的黑夜,漆黑的天穹中出现一架架直升机矫健的身影。

夜空被弹痕和火龙点亮,倾盆大雨样的弹雨向地面泼洒而去。借着被火光点亮的夜空,明显看到火箭弹和导弹划出的一条条被尾焰映射成粉红色的丝蕾般的尾痕,中间夹杂着一道道暗红色的链式机炮弹痕,正铺天盖地向地面砸去。

落在地面的火箭弹“轰轰”炸响,腾起一团团明亮的火球;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扎入坚固的地堡中,把那些号称“固若金汤”的防御工事一座接一座送上天空;链式机炮炮弹暴雨般落地,像鞭炮一样“噼里啪啦”炸响。

仅仅过去十五分钟,强大的空中突击火力就把第6普通科联队的防御工事打得七零八落。随后,一架架直升机从天而降,第134团的战士们一个接一个从机舱内跳出。

躲避过空中突击的第6联队自卫队员们纷纷从地下钻出,他们刚刚从隧道内走出,就被四面八方,空中和地面射来的弹雨撂倒在地上。

负隅顽抗的日军击落我一架武直-10和一架武直-9直升机,还有一架正在投放士兵的米-8直升机被导弹击中。

照明弹腾空而起,把整个山头照射得犹如白昼一般。刚刚落地的范青带着战士们,向敌人冲杀过去,密集的子弹把那些负隅顽抗的日军成片成片撂倒。

越来越多的战士从机舱中跳出,随后,轻型突击车和擅于山区作战的迫击炮也纷纷抵达地面,炮弹、榴弹就像是下雹子一样向敌群泼洒而去。

在猛烈的空中打击之下,第6普通科联队已经失去所有重武器,仅存的单兵防空导弹兵也在我狙击手的打击之下纷纷毙命。

轻型突击车掩护着步兵向日军发起冲击,迫击炮在后面用密集的弹雨掩护步兵的冲击。空中的直升机不时向地面倾泻弹雨,把露头的自卫队员一个接一个击毙。

经过四个小时的激战,第五旅团第6普通科联队在我十五军第134团的打击之下损失惨重,已经彻底失去抵抗能力。

范青带着战士们冲入第6普通科联队指挥部,联队长照井康弘一等陆佐没有勇气剖腹自尽,他软瘫在座椅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冲进来的范青,用中文问道:“这位长官,我现在投降,你们能保证我的生命安全吗?”

范青看了他一眼道:“大佐先生,您现在才想到投降,是不是已经太晚了?能不能保证您的生命安全,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要经过正义的审判的!”

听到这句话,照井康弘脸色苍白,当场大小便失禁,从座椅上滑落到地上。

“把他拖走!”范青挥了一下手。

两名战士冲上来,把已经休克过去的照井康弘从指挥部内拖出去。

为了避免被埋葬在地下的命运,“钢军”残余的第5特科联队和第5战车大队的残部带着残余的台军撤退到南投县城。

第5战车大队大队长鸿上富男一等陆佐下令,让日军把残余的90式坦克开入早就准备好的地下掩体内等待,他们在等待中国装甲部队到来的时候,同中国军队进行一场坦克大决战。

第5特科联队联队长牛岛泓树一等陆佐说道:“鸿上君,趁着中国人还没有过来之前,我们应该渡过浊水溪,在河对岸布置防御工事!那样,我们如果无法战胜,可以一路南下逃往台南。”

鸿上富男回答道:“不行,河对岸是一马平川的平原,我们没有制空权,在平原地带作战,我们很快就会全军覆灭。中国古代的名将韩信不是说过:‘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我们只有这样,才能激发我们勇士们的士气,到时候,我们伟大的武士将会以一当百!把那些卑劣的支那人打回去!”

中国军队攻占二水之后,步兵和轻机械化步兵进行短暂休整,等待重装甲部队到来,随后就要继续南下,准备向南投县城发动进攻。

与此同时,为了对付台湾的台独分子,中国大陆正在准备把一批武警部队送往台湾。之所以派遣武警部队,那是因为对付台独分子,是中国的内政,那些台独分子被定性为“国内叛乱分子”,所以准备用武警部队镇压他们。

天色渐渐亮起,柴油机的轰鸣声和履带碰撞地面的“铿锵”声惊醒这宁静的拂晓,淡蓝色的柴油机烟雾和尚未散尽的硝烟混杂在一起,推开那淡淡的晨雾,依稀可以看到一辆辆威风凛凛的05式坦克和99式坦克从山路上疾驰而过。

八卦山脉的日军已经被全部清除完毕,重装甲部队即将向南投县城发动猛烈进攻,中日之间的第一场坦克大战即将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