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神罗列 第五卷前篇神秘计划之兵神初战 兵神战群魔七

梦幻一生 收藏 4 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2.html


绋比瓦看着慢慢停在车队前的空车,已然确定了这就是追击罗列时哈米尔那等人乘坐的车,不等雪橇车停稳,她就跳了下去,快步的来到空车旁用微微颤抖的手轻轻拂去车上的微微积雪,红色血渍刺入眼中,绋比瓦强忍很久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哈梅依手中的枪无力的低垂在地,人慢慢的来到绋比瓦的身后。看着一直以来都以硬朗姿态视人的首领现在哭的如此悲伤欲绝,哈梅依心里难过的同时也怜意大起,女人就是女人,无论再强硬的女人,都不适合战争,她们须要的是男人宽阔而温暖的胸怀。

此时此刻,哈梅依觉得自已要表现得像一个正真的男人,一个可以保护女人的男人。所以他转身对着战友们吼道:“我们要为哈米尔那报仇”,连喊两三遍后,听着的人的情绪都被调动了起来,一起和他高呼报仇,他跳上先头的车,大喊一声:“首领,我愿做先锋先行一步,走!”

不等绋比瓦表态,三只喀布尔犬在皮鞭下,离箭似的往前冲去,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她终于知道自已失态了,但一个女人本来就有哭泣的权力和义务,所以她不须要脸红,也不须要对谁解释,她要做的就是抹干眼泪,跳上车,追上他们。

依什卡希姆是瓦罕走廊出口的必经之地,这里不比瓦罕走廊深处的冰山雪地,10月的这里气侯除了有些寒冷外,离下雪还有段时间,跟中国的南方秋天差不多。

阿思德是塔吉克族人,现任依丝可麾下第一军135师28团3营营长,是一个老雇佣兵了,其手下也大多是塔吉克族人,他每个月拿着一千美元的工资,比起那些每月工资只有十多美元的阿富汗穷人来说,可以说是巨富了。

杜买哥的手下跟他很熟,所以直接把拦截罗列的任务交给了他。依丝可有个规定,工资和出勤是成正比的,出勤多了有奖,出勤少了就扣工资。所以为了钱,雇佣军头子们对像杜买哥这种依丝克的亲信都非常的巴结。

阿思德人聪明,办事能力强,一接到命令后,马上就封锁了进入瓦罕走廊的所有入口。更直接派了一个班的兵力进入瓦罕走廊,沿途布下暗哨,保证万无一失。

罗列坐着雪橇车行了十公里后不得不停了下来了,越往前走雪就越少,三只狗已经拉不动接触到地面的雪橇车。他从车上跳了下来,拿出地图看了看,看来只有跑路了。

当罗列看到第一家阿富汗民居的时侯,对其独特的建筑结构大感稀奇下更是喜出望外。他用脚指头想都知道,绋比瓦一定在前方路口布下了重兵拦截于他,如何不用大动干戈的闯过关卡是一个迫切要解决的问题。而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身上这身显眼的军装。

罗列踩着泥泞的小路悄悄的摸到这间小居所附近,薄薄的白雪给这个小居所带来了些许生机和幽静的味道。

罗列把冰冷的手伸到嘴边哈了几口气,准备潜入进去。轻轻的打开小院的木栅,罗列往里面看了看,没有人,耳朵里却听到了屋内的说话声。他快步的穿过院子,来到低矮的小屋门口,把耳朵贴在破旧的木门上听了听,一男一女的说话声清晰可闻。

一会,男人有力的脚步声响起,罗列赶忙闪身贴在了门旁的墙上,木门吱嘎一声打了开来,走出一个头戴小帽,身穿破旧长袍的瘦弱中年人。

罗列一个手刀砍在他的脖子后面,男人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屋内的女人听着声音不对,用询问的口气说了一句话,听着没有回话后,快步的走向门口,看着倒地的中年男人,惊呼出声后,马上扑在他的身上摇了摇他并呼叫着什么,罗列不等她抬头,又给这个只看得到的手的女人脖子一下,女人顺势晕倒在了男人身上。

罗列看了看院子外面,伸手提起两个人走进屋内,随地一放后,开始寻找衣服。

几分钟后,罗列穿着明显不合身的衣服走出了小屋,并顺手关上了门。他快步的出了院子后,飞快的向依什卡希姆跑去。

当罗列赶到依什卡希姆附近的时侯,已经入夜了。他放慢了脚步慢慢的向前走去,顺便调息一下气息。他的到来惊动了附近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后面的依丝可士兵,由于黑暗的缘故,他直接从大石后走了出来,但看到的却只是一个模糊的人影而已。

罗列年看着前方突然从大石后闪出的拿枪士兵,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就镇静下来,全当没看见他,还是往前走着。这个士兵自然没有想过这个世上居然还有能在黑夜中视物的人,所以只是按正常的逻辑‘隐藏’着等着他的到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罗列,士兵两手拿着枪管高举过头,准备等罗列走近点,在他头上轻轻的来那么一下。

这一幕看在罗列眼里,要有多可笑就有多可笑,他忍着笑意,走近他的旁边时,很突然的在这个准备动手的士兵脸上重重的来了一下,士兵飞快的向后倒去,头却又重重的撞在大石上,一个反弹下直接扑倒在罗列的前边,一动也不动,头上直冒鲜血。

罗列看也不看,直接拿起他手中的枪,继续前进。一路下来,把五个暗哨都清理了后,罗列终于来到了依什卡希姆的依军把守路口不远的黑暗处。

罗列看了看两边高山,又看着出口处正在来回走动的四五个依军士兵,慢慢的想着主意。一路来到这里,罗列只见到了几家住户,所以可以肯定这里不是繁华的地方,进出这里的人也会少的可怜。如果很突兀的走过去,自已的身份马上就会暴露。他仔细的打量着出口远处的情况,摸不清对方的兵力部署,他实在不敢轻易冒险。

一直等到夜半三更,罗列抬起枪,描向了他们,他决定要冒险一试。如果绋比瓦连夜赶来的话,那么不用两个小时就可以来到这里,他没有多少可以等待的时间。

七声枪声连续响起,打破夜的寂静。守在路口上有些晕晕欲睡的七个兵连续中弹倒地,罗列的枪下,目前为止还有留过活口。

他快速的冲了过去,轻易的跨过障碍后,枪声响起,子弹险险的擦着他的头皮飞向后面,冷汗刷的从他头上冒出来,心更是嘭嘭乱跳。脚一着地,他马上就地一滚,对着四周就是一顿乱射,刚才他居然没看清开枪的人在哪里。

枪声中,人声越来越多,罗列想不到绋比瓦这么看的起他,他妈的,瞧这兵力绝对少不了一个连。罗列一面随意开枪一面快速的起身向前冲去,他必须找到可以躲避的掩体。

陆续有子弹打在他路过的地方,枪声越来越多。冲向一块大石后面后,罗列赶忙躲在后面,密集的子弹马上就打在了石头上。

他现在有些佩服自已刚才的冒险了,真要是换在了白天,他罗列就是有10000条命也不够杀呀。定了定神后,他决定开始反击。他爬到大石的另一边,往外看了看,他妈的,已经有士兵开始往这边包抄过来了。他也不客气,一阵点射后,七八个士兵中弹倒地,剩下的马上趴在地上,被罗列的枪法吓的一动也不敢动。罗列轻轻的骂了句“草包”,马上离开大石向外边跑去。

枪声惊动了别的路口的守兵,都飞快的向这边增援。罗列一边躲在新的掩地还击,一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自已身处在的是一个简陋的小市集,市集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依军设在这里的关卡及住的地方。自已身后就有一条大路不知通向何方,路边则零零散散的立着几间房子。

罗列对着关卡开了两枪,又有两个人死在枪下,他随后躲在掩体后,依军的子弹马打得掩体砰砰作响,罗列仰头贴着掩体,等着下一个开枪的机会,无意中,挂在市集顶端木头上的照明灯印入眼中,罗列狠狠的拍了下自已的头,暗骂自已有够笨的,马上扬起枪把市集上的四五个灯打了个稀烂。

市集上马上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罗列哪还客气,从掩体中探出身来,把关卡上的灯一一打落。黑暗之中,依军的指挥官在大喊大叫着士兵往罗列这里冲过来。在他以为,黑夜无疑成了双方最好的掩护。可惜的是,他遇上的不是别人,而是罗列,一个以黑暗免疫的人。

罗列又开了一枪,这一次倒地的不是往这边冲来的士兵,而是那个大呼小叫的指挥官。这鸟人的嘴太过于叽歪了,罗列选择性的打暴了他的头。

接下来罗列也懒的客气,对着黑夜中的士兵进行屠杀。他一边往后退,一边开着枪。不断有人倒地身亡。

依军哪见过这么利害的人?无不拼命的躲在掩体下,不要说追击,就连开枪都不敢了,生怕一抬头,就真的见了真主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