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涌星垂 第一卷 天下布武 第二十六章 霞师高弟(一)

王藏山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URL]   ……昨夜大风寒,寒风摧树木,严霜结庭兰。这天早上起来,我看了月份牌儿,离约好去北总布胡同儿还有些日子。沈岳焕发来电报,说不日从青岛启程,到北平后去访几个朋友,并邀考古学家李济之共赴北总部胡同的约会。   沈岳焕文凭不高,为此常受学院派的排挤。我曾鼓动他也像刘半农一样到法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


……昨夜大风寒,寒风摧树木,严霜结庭兰。这天早上起来,我看了月份牌儿,离约好去北总布胡同儿还有些日子。沈岳焕发来电报,说不日从青岛启程,到北平后去访几个朋友,并邀考古学家李济之共赴北总部胡同的约会。

沈岳焕文凭不高,为此常受学院派的排挤。我曾鼓动他也像刘半农一样到法国读个博士回来,免得受这些腌臜闲气,沈岳焕却不动心。

刘半农和沈岳焕都是中学毕业就到大学里当教授的。—次在《新青年》编委组成的人选上,胡适之提出要把文凭当作一个硬杠杠,刘半农无疑受了很大的刺激。“那些人批评他肤浅。”“这些背后的批评,大约是很伤了半农的心,他的到法国留学,我疑心大半就为此。”

刘半农曾谈起过前两年周口店发现第一颗猿人头盖骨时的盛况,当时所有人都立刻意识到它意义非凡,这一发现足足把人类历史提前了50万年。谁能料到老大中国积贫积弱,竟是全人类的共同发源地,那种骄傲和自豪令多少国人兴奋难眠。

八国联军欺师灭祖,罪不可赦!……不过根据最新的基因研究,似乎亚洲黄种人并非独立起源,而是数万年前由非洲迁徙而来?

“人类有许多东西都可以不要,但有一样东西却永远不能舍弃,那就是延续我们的血脉。王栋同志,你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确保北京人头盖骨不为日寇捋去。”基地领导言犹在耳,他是铁了心要认北京猿猴作祖宗了,如此的兴师动众!

……或许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背后说不定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哩!我浮想联翩,不禁有些失神。

唐棣儿见我立在月份牌前发愣,有些不高兴了。

“哥哥!放着会哭,会笑,会在怀里撒娇的大美人儿不看,却看月份牌儿上的假人。”

林巧舜“哎呀”一声,羞得脸都红了:“师妹!这么羞羞的话你也敢讲?”

美女小哪吒跳起身来去掩唐棣儿的小嘴儿,姿势曼妙,媚态横生,步法轻灵,皓腕翻动间煞是惹人遐思。

……“天魔销魂舞”是怎样的一种绝学?我曾央求林巧舜跳给我看,她推三阻四,总是不肯。

“舜儿,你这身法可俊得很呀,是‘天魔销魂舞’里的绝学吗?”

林巧舜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还未说话,唐棣儿已然吃吃笑了起来,流露出狡黠的笑容:“师兄,你还真不是一般的眼拙呢!这是月宗‘月出天山’的轻功身法,尊师难道没有教过你吗?”

“姐姐,八月十五魔门大会那天下午,我在上方山下初遇师兄的时候,师兄正在花间竹海上跳来跳去,施展的却是你家‘天魔销魂舞’里的‘天魔舞翩跹’一式,偏偏又那么好看。当时我惊讶极了,就问师兄是哪一宗的弟子,谁知师兄一问三不知,连姐姐你的芳名他都没有听说过哩!”

林巧舜也笑了起来:“是呀!师兄,你的表字不是‘岳岙’吗?我还以为和月宗的轻身功法一样,是脱胎自‘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的诗意,不曾想师兄连自家的看门本领都没学过呢。”

……原来我的表字还有这讲究呀!以前倒没注意。

“呃!我那是‘大鹏逍遥决’,不是‘天魔舞翩跹’。是有口诀的: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

话未说完,两个美女已然笑得直打跌。唐棣儿更是捂了肚子,趴在林巧舜身上险些笑岔了气,小半天才止住笑声,说:“师兄,那是蜩与学鸠说的话,与大鹏有何干系?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比之李太白‘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的气势只强不弱,尊师编的口诀还真是匠心独运呢。”

“啊,也可能是这门儿轻功太……哦,舜儿,你是从哪里学到的月宗轻功?”

林巧舜就说她有个记名的师傅,是月宗的月霞法师。霞师弟子三百,声名最著者八人,乃是常惺、慈舟、持松、戒尘、了尘、霭亭、智光、岳钧。弟子虽多,得入魔门的却只寥寥几个。

林巧舜说完看了我一眼,我心神一阵儿恍惚……原来章岳钧是这样的来头儿。

唐棣儿缠了上来,非要让我讲讲那天太湖里发生的事情。我左右推脱,说小雪初晴,正宜品茗,不要太煞风景。直到林巧舜也软语央求,我才改了初衷,反倒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地说了起来。其间语多夸张,又夹杂着许多的想象,漏洞不时被唐棣儿一一揭破,搞得我很是尴尬。

“师兄,你又在骗人了!我偷听到羊二娭毑和章岳均谈话,羊二娭毑可是追踪一个女子上的上方山,你为何略过不提?你不说我们也知道的……我连她姓甚名谁,家住何方都一清二楚呢!”唐棣儿得意洋洋,丝毫不肯替我隐瞒。林巧舜也故作深闺怨妇状,目光幽怨,见我扭头瞅她,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啊?你有偷听?我说么当时山顶上到处找不着你……还有,你怎会知道她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呢?”

话说八月十五那晚,章岳均含恨下了上方山,拖着半截残废胳膊狼奔豕突,拼命逃窜,不想在山下一头撞进羊二娭毑的埋伏圈。

湖南一带,妇女们只要熬够了年头儿,无论是年高有德,还是年高缺德,都会被乡里尊称为“娭毑”。然而黑水鬼王宫十八鬼母中,好多人刚过三十就自称“娭毑”。就像泼妇骂街,准带着“老娘我怎地怎地”这样的口头禅。

鸦山鬼母羊二娭毑立道场于湘西老鸦坡,日常接受土人的供奉,以巫祝之术蛊惑愚民,为鬼王遴选明妃,兼育毒虫,此次出山乃是为密岩尖十三鹰寻仇而来。

她接到土人报信,获悉十三个义子干儿兼面首同时受了敌人的暗算,怪声戾叫,怒发如狂。及到勘验了现场,并拷打过几个走避不及的傩戏班戏子,又心中惊惧,不敢冒进。

等她召集齐“九鬼子母阴魂大阵”,装好了金蚕恶蛊,天色已经渐晚,而且风雨如晦,行路颇难。兼之中了迷踪之计,被引上了岔路,等到羊二娭毑发觉上当,一下子又找不到仇人留下的踪迹。

原来我和许琤儿为防追踪,特意在竹林里踏着竹枝飞掠过一小段路程,又用茅草包了马蹄,让马匹走在溪水里。当时只是为防万一,不料竟收奇效。

就这样,羊二娭毑一伙儿跌跌撞撞,也不知费过多少火把,到了第二天早上,才追到朝阳岩码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