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卷 第三章

张单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吉星文看到了这里是担心的放下了望眼镜,一脸的忧色,梁中国问道:“团座,是不是卢沟桥有意外了?”

吉星文颔首道:“日本人开始攻打卢沟桥了,卢沟桥只怕有失。”

肖臻道:“团座,那我们要不要增兵卢沟桥?”

梁中国反对道:“目前我们卢沟桥具体发生了什么情况,不晓得敌人攻打卢沟桥的具体兵力是多少,贸然增兵只怕连增援部队也赔了上去。”

吉星文问道:“梁中国,那你的意思是什么?”

梁中国道:“我们先派几名侦察兵去卢沟桥那里侦察一下情况然后再做定夺吧。”

吉星文点头道:“有道理。”讲完,吉星文叫了三名侦察兵去卢沟桥侦察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三名侦察兵顿时领命去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那三名侦察兵是气喘吁吁的回来了,对自己的团长敬了军礼,道:“报告团座,不好了,日本人攻占了桥头堡把我们驻守在桥上的执勤官兵全部杀死了。”

肖臻失声道:“什么,桥头堡丢了。”

那三名侦察兵是点了点头,梁中国冷静问道:“现在驻守在卢沟桥的日军有多少人?”

其中一名侦察兵道:“大约有几十人,一个小队的兵力。”

吉星文对三名侦察兵道:“你们先下去吧。”

那三名侦察兵得到团长的命令立即实行。

肖臻问道:“团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吉星文沉吟道:“现在事情是越闹越大,我们必须谨慎处理,如今桥头堡丢了,我们必须夺回来,看来我得去金振中的营部一趟,梁中国和肖臻,你们两个也随我去。”

梁中国和肖臻齐齐道了一声“是”。

吉星文把宛平城的防务交给团副以后,吉星文就带着梁中国和肖臻悄悄的出城直奔三营营长金振中营部,到了那里以后,吉星文召集班、排、连三级军官商议。

会议室中,军官按军衔大小坐下,梁中国和肖臻站在吉星文的身后,这位二十九军的一二九团团长汇报了目前的情况后道:“卢沟桥,镇北平西南方向的门户,南下中原和北上蒙古高原的咽喉。虽然历史已经久远,但它地理与历史坐标的重要性却从未改变。现在,日军已占领丰台,并不分昼夜地在卢沟桥一带进行所谓演习。卢沟桥既是南下的要冲,又是北平的咽喉,我们二十九军以保卫国土为己责,你们都知道,日军一旦占领卢沟桥,北平就是一座死城,华北也就唾手可得。所以,我们二十九必须军誓死保卫着脚下的山河国土。”

金振中道:“团座,昨天我为侦察敌情,午饭后换上便服,在大瓦窑日军演习地附近观察着敌阵。我凭着一个身经百战的军人的敏锐目光,我遇到感到一场恶战已迫在眉睫,恰恰今晚日军又来了什么丢人,我知道小鬼子不安分了,所以我打电话给何基沣旅长,何基沣旅长说在这黑漆漆的雨夜,日军事前未征得我方同意就到我卢沟桥警戒区内演习,已违背国际公法,妨害我国主权,走失士兵与我方毫无关系,要我不能放弃阵地,否则军法从事。就算团座今晚不来,我也要去宛平城找团座。”

这位金振中还是位好汉,他不仅也在喜峰口立过功,而且也在北平打击过汉奸。一九三六年,日军为进一步实施其肢解华北、侵吞中国的罪恶计划,指使汉奸宁雨时率伪军三千余人,窜到北平西四十公里的东西斋堂,策划成立“冀西防共自治政府”。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闻讯后,急令部队以剿匪名义,迅即围歼。第二十九军一二一九团团长吉星文遂命金振中第三营打先锋,直捣斋堂村。时值农历除夕之夜,风雪交加,气候奇寒,沿途雪深盈尺,但部队在金振中率领下士气极高,一鼓作气赶到斋堂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对敌包围。正在酣睡中的敌人惊慌失措无力抵抗,一个个束手就擒。翌日晨,团长吉星文率援军赶到,当即布置追歼西逃残敌,金振中的第三营仍一马当先,又歼敌千余,并活捉大汉奸宁雨时,一举粉碎了一个尚未出笼的汉奸政权,此战,金振中被列为特等奖,并记大功一次。也正是金振中有如此出色的表现,日军指挥官密授其部下士兵向中国军队寻衅滋事以挑起事端,战事已呈一触即发之势。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和一一零旅旅长何基沣认为,经过反复研究,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应慎重考虑派守宛平城和卢沟桥的部队一致认为由二一九团金振中的第三营防守城、桥最适合。

梁中国冷哼道:“丢人是日军的一贯伎俩,在上海和东北三省他们都过人而且都捞到好处,看来这次是想故技重施了。”

秦海夺自从率领振身武馆一百多人的师兄弟加入一二九团的第三营以后,金振中看他武功还算可以且带来的人又多,所以金振中就封秦海夺为职位成为那些加入一二九团第三营的师兄弟们的连长,所以今天吉星文召开这次会议秦海夺也能参加。

秦海夺道:“团座,昨天我也陪营长去了发现今天日军又到回龙庙和大瓦窖一带演习,回龙庙在宛平城西北,大瓦窑在宛平城东北,宛平城、回龙庙、大瓦窑成为三角形,各距一点五公里,而其中回龙庙虽是弹丸之地,但战略地位却很重要,我们二十九军常年有驻军在这里守卫。我们驻军的任务主要是与宛平驻军互为犄角,从南北两方护卫平汉铁路桥,日军一旦进攻铁路桥,就会受到两翼驻军的夹击。今夜夜色降临,雨声淅沥,在大瓦窑演习的日军不但迟迟不撤,还在加强构筑工事,我们就料到小鬼子会动手,所以我们已经做好一切的安排了。”

吉星文大喜道:“那太好了,快点说说你们的部署。”

金振中先做了动员道:“今晚日本人动手了,我们的头脑必须清醒,如果有一个来犯的鬼子从我们的火网里逃走,那就是我们的失职,做下了有辱于国家和民众的事情。追查责任,首先要追查今天在座的各位,弟兄们,我们肩上的责任重如泰山呵!对了,何基沣旅长还跟我说,北平最高当局的对日军是应战不求战的方针,不首先开第一枪,只是在日军进入我们阵地百米内,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才能开火。”然后他才分析道:“第三营是一个加强营,本来辖四个步兵连,但是加上秦海夺的十七连以后成为五个步兵连了,还有一个重机枪连,还有轻、重迫击炮各一连,共一千五百余人。我把战斗力较强的第十一连置于铁路桥和桥北,重迫击炮连置于铁桥西端。第十二连附近一重机枪排和一轻迫击炮排置于城南。第九连于城内,另两个重机枪排集结在城内东北角,第十连作为预备队在石桥以西待命。另两个轻迫击排暂置于东门内,以策应左右部队,并用沙袋将东门完全堵死,让日军只从西门出入,第十五连留作预备只用。”

吉星文边听边问道:“铁路桥的重要性不下于卢沟桥,我们必须加强防守,你们的具体部署是什么样的?”

秦海夺回答道:“团座,我们把十一连的安排是这样的:一排长高志儒率部防守铁路桥东北前沿阵地回龙庙;二排长李文成率部镇守铁路桥咽喉;三排长李毅岑率部沿阵地作预备队待命。”

吉星文沉吟道:“这样部署也算得当,只是路桥头是一片空地,没有拱卫的物体,兵力容易暴露,且一旦日军进攻,兵力无法展开,只能死守,二排长李文成能吃得消吗?”

金振中道:“团座,这点我也想到了并且提醒了李文成,李文成他接受布防命令后,深感责任重大,顾不得吃晚饭,立即召集各班长研究部署火力,带领战士们挖战壕、筑工事去了。”

吉星文颔首道:“如此甚好,用这样的人去守铁道桥我放心了。”

秦海夺道:“团座,我的十五连是预备连,如今桥头堡失守了,就由我们十五连夺回吧。”

吉星文赞成道:“如此甚好,我也是打算派你的去的,夺回桥头堡的任务就交给你们十五连了。”

梁中国忙道:“团座,我也要去。”

肖臻亦喊道:“团座,我也要去。”

吉星文想了想,道:“这次夺回桥头堡之战极有可能是场白刃战,去的人要精懂刀术,梁中国,你刀法是在全团中最好的,你去参战协助秦海夺,肖臻,你用刀的技术可不行,你留下来。”

肖臻反对道:“团座,你不能因为我的刀法不行而不能让我参战,我的枪法好能在远处打小鬼子。”

吉星文笑道:“肖臻,就是你的枪法好握更舍不得你去,你要留在这里参加保卫宛平城的战斗,万一去了桥头堡是拼白刃战,那我极有可能损失一个神枪手,肖臻,你放心,我不是不让你去只是想让你物尽其用罢了。”

肖臻听了道:“那好吧,团座,我服从命令。”

吉星文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正色道:“秦海夺,我命令你率领你十五连连下的所有精干人员一共一百五十名,编成五个组,组成敢死队,敢死队每人带步枪一支,手榴弹两枚,大刀一把,准备出击,我再让我的警卫员梁中国协助你,你们一定要给我夺回桥头堡。”

秦海夺和梁中国异口同声大喊道:“不成功,便成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