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田忠烈士父母赴滇为儿扫墓,圆30年心愿之总结

cqzwy 收藏 6 1937
导读: 何田忠烈士父母赴滇为儿扫墓,圆30年心愿之前前后后汇总 (怀着崇敬心情整理,感谢相关网友和网站,本人不敢剽窃) “我的儿呀!妈跟你爸爸来看你了……”昨天,在云南省屏边县烈士陵园西园,沙坪坝石井坡街道团结坝社区七旬老太田伯芬和老伴何良英哭倒在儿子何田忠烈士坟前。老人们不停地抚摸着墓碑,尽情地哭诉着他们对爱子30年的思念!   两位老人的儿子何田忠1979年在对越自

何田忠烈士父母赴滇为儿扫墓,圆30年心愿之前前后后汇总

(怀着崇敬心情整理,感谢相关网友和网站,本人不敢剽窃)

“我的儿呀!妈跟你爸爸来看你了……”昨天,在云南省屏边县烈士陵园西园,沙坪坝石井坡街道团结坝社区七旬老太田伯芬和老伴何良英哭倒在儿子何田忠烈士坟前。老人们不停地抚摸着墓碑,尽情地哭诉着他们对爱子30年的思念!

两位老人的儿子何田忠1979年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以身殉国,两位老人想赴南疆为儿扫墓的愿望一直没能实现。在本报的帮助和社会的关注下,两位老人终于实现了千里赴南疆扫墓的心愿!

老父摸着儿墓碑说不出话

昨日16:10,烈士父母一行赶到位于云南红河州东南部的屏边烈士陵园。在前往陵园的途中,每隔十几分钟,两位老人就要询问开车的师傅还有多长时间能到达陵园,内心的急切表现在脸上。

到达屏边县烈士陵园后,陵园办公室负责人吴丽春女士听说烈士父母是专程从重庆赴云南为儿扫墓的,急忙在一张墓碑方位图上寻找何田忠烈士墓碑位置。戴着老光眼镜的何良英老人挤到吴丽春身边,也急切地寻找起来。突然,他大叫一声:“在这儿!这是我儿子的名字!”说着,已76岁的他冲出办公室,一路小跑,第一个来到位于半山腰的何田忠烈士墓前。气喘吁吁的老人用双手抚摸着儿子的墓碑,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大约两三分钟过去,老人才缓过一口气:“儿呀!爸来看你来了,我们天天梦到你啊……”

15分钟痛哭手帕拧出水

“我的儿啊,我们每时每刻都想着你,为啥子你去了就不回来!”田伯芬在离儿子墓碑还有5米远处便大声痛哭起来,她随后奔上前,抚摸着儿子的墓碑,倾诉着心中的思念。

“四娃子啊,你走后,妈每年的二月份都要生一场病!”田伯芬哭诉着,颤抖的双手不停地抚摸着儿子的墓碑,仿佛在抚摸着儿子的脸庞。后来,老人由于悲痛过度,哭倒在墓前,幸被陪同的工作人员及时搀扶起。

越战心酸78岁父母30年找到儿子烈士墓地

至诚大兵

今天,大兵原来的115团老部队团长参谋长副政委等人,在战友李云龙、赵勇刚陪同下,一同驱车赶赴屏边烈士陵园,代表我团所有当年参战并活着的战友,与陵园管理人员一道商量筹备为牺牲的烈士立碑的事宜。昨晚,他们告诉我一个令人感动而又吹嘘的事:与大兵同一个营的二连重庆籍烈士战友何田忠,在1979年2月20日我营攻打215高地时壮烈牺牲,可是其父母虽然多少年前就希望看望一眼儿子的坟墓,却因不知道儿子墓地何处,更因“特差钱”始终难以如愿……就在上月,倍受思儿之念煎熬的烈士父母,看到了重庆商报的一篇扫墓报道,通过媒体询问打听,烈士何田忠的父母才知道了儿子的埋葬地,才在战友及关爱人士的赞助下,成行云南为儿子扫墓。

5月6日,两位老人买了儿子生前最爱吃的食品,并特意挖了一棵约90厘米高的柏树,细心地用塑料纸将树根连同泥土包了起来,他们要将这棵家乡的柏树栽到儿子的坟前。老人从重庆出发时,当年和儿子同日入伍的17名重庆战友相约前来,排起整齐的队列,以标准的军礼为二老送行。两位老人走出机场,何田忠生前的战友李云龙、赵勇刚高高地举着一块 “欢迎战斗英雄何田忠的爸爸妈妈到昆明!” 的牌子,并像儿子那样向二老敬献了鲜花(写到这里,大兵禁不住要埋怨李云龙、赵勇刚二位战友,为什么不通知大兵一同迎接二老呢?!)。

何田忠烈士年近8旬的父母,终于在30年之后,找到了儿子的埋葬墓地,实现了祭奠儿子的夙愿……

正是:探儿的路,崎岖而漫长,步履蹒跚的父母,走了三十年才来到烈士身边;探儿的路,崎岖而漫长,背负沉重的思念啊,让父母从壮年走到古稀;梦几回,唤几回,儿望着家乡的方向;山几重,水几湾,父母朝着儿子的归宿方向……

大兵想起了博友于洲的博客《还有多少赵妈妈?》,是啊,还有许许多多的烈士父母,还有许许多多的“赵妈妈”和“何爸爸”,在快要走完人生道路的暮年,期盼到牺牲了的儿子墓地前,看望阔别30年的儿子一眼啊……

于是,大兵将何田忠烈士事迹以及《春城晚报》记者采写的感人特写链接在此博之后,希望网友们在遥远的他方向烈士们垂暮的父母祈祷祝福……

相关链接――何田忠烈士事迹:1979年2月17日战斗打响了,何田忠和战友们在攻打“194”高地中,他不顾敌人机枪火力点的封锁,端起火箭筒就向敌人猛射,发射5发火箭弹,当场摧毁敌方火力点两个。2月20日,在攻打“215”高地的激烈战斗中,他带一个小组配合六班战斗,当六班被敌方火力压制,班长负伤时,他不顾个人的一切,拿起六班长的冲锋枪向敌人猛射,掩护六班安全转移后,他看连长带领连指挥所上来了,又主动保卫连指挥所。他多次观察敌方火力点,及时向连长报告,但后来在观察敌方火力时,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后来,何田忠生前所在部队党委给他追记了二等功,并追认为中共党员。

《春城晚报》19日特写:标题――30年后找到烈士儿子墓地 七旬父母抚坟痛哭手帕拧出泪水


□ 首席记者 任锐刚 摄影报道(大兵注:遗憾的是图片显示不出来,欲看此图片的网友,请登陆云南日报网查阅)

30年前,南疆一战中,很多英勇牺牲的战士被安葬在了云南。30年中,他们的父母只知道孩子们已经离去,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亲人被安葬在哪里。近日,来自重庆的一对七旬夫妇,终于在屏边烈士陵园中找到了已经离开自己30年的小儿子的坟墓。

伤 感

老人30年后知道幺儿葬南疆

4月初,《重庆商报》转载了一篇报道,讲述了当地一对老人远赴南疆为儿扫墓的感人故事,怀念了在当年南疆一战中牺牲的战士们。当天,一对老人就来到了《重庆商报》,老人是何良英和田伯芬夫妇,他们的小儿子何田忠30年前在南疆牺牲,但到现在,却不知道具体安葬在什么地方。

看了报道后,78岁的何良英联系上了这篇报道的原作者,才知道儿子在屏边烈士陵园,同时,作者还给他送来了儿子墓碑的照片。“今年我幺儿该有51岁了,我们好想到儿子的坟前看一看啊!可惜没得钱……”

两位老人保存的事迹材料上记载:1979年2月17日战斗打响了,何田忠和战友们在攻打“194”高地中,他不顾敌人机枪火力点的封锁,端起火箭筒就向敌人猛射,发射5发火箭弹,当场摧毁敌方火力点两个。在攻打“215”高地的激烈战斗中,他带一个小组配合六班战斗,当六班被敌方火力压制,班长负伤时,他不顾个人的一切,拿起六班长的冲锋枪向敌人猛射,掩护六班安全转移后,他看连长带领连指挥所上来了,又主动保卫连指挥所。他多次观察敌方火力点,及时向连长报告,但后来在观察敌方火力时,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后来,何田忠生前所在部队党委给他追记了二等功,并追认为中共党员。

如今得知了儿子的详细安葬地,两位七旬老人想到儿子墓地看看想法愈发强烈了。但是,田伯芬有高血压,天天要吃药,除去药费、生活费、家庭零用等,每月所剩无几。3个儿子现在家境都不好,她和老伴与二儿子住在一起,因二儿子患有精神分裂症,一直未愈,生活十分困难。一大家五口人挤在60平方米的房子里。

帮 助

神秘男子捐款7000元力助二老

老人想赴南疆为儿扫墓的心愿被报道后,当天就有一神秘男子到《重庆商报》捐了7000元钱,又有4名老兵捐了2000元。

得知媒体为他们筹到赴南疆的路费,两位老人感动得哭了起来。

5月6日,两位老人带着大儿子和三儿媳,买了幺儿生前最爱吃的食品,并特意挖了一棵约90厘米高的柏树,细心地用塑料纸将树根连同泥土包了起来,他们要将这棵家乡的柏树栽到儿子的坟前。老人从重庆出发时,当年和儿子同日入伍的17名战友相约前来看望老人,他们排起了整齐的队列,向二老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上了飞机,两位老人就不停地念叨着,飞机刚一降落,老人马上就问陪同人员:能看到我儿子了吗?

6日晚6点35分,当两位老人一走出机场门口时,就看到了有人高高地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欢迎战斗英雄何田忠的爸爸妈妈到昆明!”原来举牌子的是何田忠生前的战友李云龙、赵勇(大兵注:掉了“刚”字),他们接到老人就向老人敬献了鲜花。

李云龙的家在昆明,他说:每年都会到屏边给战友扫墓。正在云南出差的重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刘万利听到了老人要到南疆看儿子的事情后,也决定陪同烈士父母前往南疆扫墓。

感 动

老人痛哭手帕拧出泪水

7日,记者陪着老人前往屏边烈士陵园。

从蒙自到屏边的公路上,老人不时地问记者;到了没?到了没?车子行至屏边苗族自治县滴水乡时,看到路边的房子,两位老人坐不住了,不时地站起来向外张望。

到了屏边烈士陵园,何田忠的大哥在广场上一下子就看到了山上墓碑中何田忠的名字,瞬时,这位抱着鲜花、拿着家乡土特产的重庆汉子,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就在大家准备花圈祭品时,78岁的何良英却是一个人冲了出来,一路小跑爬上了山,找到儿子墓碑后,老人双手摸着墓碑上儿子的名字,3分钟没有出声,之后,他跟儿子拉起了家常。

这次,何良英和老伴手拉着手走向了儿子的墓碑。

“我的儿啊,我们每时每刻都想着你,为啥子你去了就不回来!”离墓碑还有数米的地方,田伯芬就大声痛哭起来,并快步走上摸着儿子的墓碑。

“四娃子,你走后,妈每年的二月份都要生一场病!”“四娃子,上个月,你的战友把你的墓碑照片送来,我们天天拿着你的照片看,每天晚上都在想着你。”“四娃子,妈也不晓得你想吃什么,就带了点你原来想吃的土特产。”两位老人不停地用嘶哑的声音说。墓碑前,他们小心地将从家乡带的苹果、怪味胡豆、合川桃片、糖等土特产摆在何田忠墓碑前。

哭声,一声比一声大;泪水,一次比一次多!15分钟后,眼睛哭肿了的老人被陵园管理员劝了起来,而此时,他们揩泪的手帕已经能拧出泪水了。

动 容

重庆母亲给烈士儿子“打电话”

应重庆一行人的要求,屏边烈士陵园管理员立即统计出了重庆籍的烈士人数。

在屏边烈士陵园,目前共安埋着重庆籍烈士114名。

当天下午,重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刘万利和何田忠的亲人以及前来的媒体记者,围着屏边烈士陵园东园和西园的全部墓碑都转了一圈,他们在每名重庆籍的烈士墓碑前都敬上了束鲜花。

得知何田忠的父母及媒体记者要到屏边烈士陵园扫墓,重庆一位叫彭尔碧的母亲打来电话,委托记者看望一下陵园中的儿子罗玉华。21岁的罗玉华也是在那年的作战中牺牲的。

下午5点20分,当人们在东园的最后一排找到罗玉华的墓碑时,彭尔碧的电话也到了,她激动地对记者说:能不能把你们的手机放在我儿子的坟墓前,我想跟儿子说一说话。

当记者将手机放到了罗玉华墓碑前时,手机里传来了彭尔碧苍老的声音:“儿子啊!妈妈很想来看你!妈妈很思念你,也想跟随他们一起来,但是你爸爸的身体不好,现在左半身瘫痪,无法行走。虽然不能来看你,但是全家人都想着你的,好好安息。”

“儿子啊!妈妈一定要再来看你一回的!虽然路程很遥远,但是爸爸妈妈一定能抽出时间来看你的,请你不要担心。”简单的通话,但让现场的人无不动容。

越战心酸78岁父母30年找到儿子烈士墓地

至诚大兵

今天,大兵原来的115团老部队团长参谋长副政委等人,在战友李云龙、赵勇刚陪同下,一同驱车赶赴屏边烈士陵园,代表我团所有当年参战并活着的战友,与陵园管理人员一道商量筹备为牺牲的烈士立碑的事宜。昨晚,他们告诉我一个令人感动而又吹嘘的事:与大兵同一个营的二连重庆籍烈士战友何田忠,在1979年2月20日我营攻打215高地时壮烈牺牲,可是其父母虽然多少年前就希望看望一眼儿子的坟墓,却因不知道儿子墓地何处,更因“特差钱”始终难以如愿……就在上月,倍受思儿之念煎熬的烈士父母,看到了重庆商报的一篇扫墓报道,通过媒体询问打听,烈士何田忠的父母才知道了儿子的埋葬地,才在战友及关爱人士的赞助下,成行云南为儿子扫墓。

5月6日,两位老人买了儿子生前最爱吃的食品,并特意挖了一棵约90厘米高的柏树,细心地用塑料纸将树根连同泥土包了起来,他们要将这棵家乡的柏树栽到儿子的坟前。老人从重庆出发时,当年和儿子同日入伍的17名重庆战友相约前来,排起整齐的队列,以标准的军礼为二老送行。两位老人走出机场,何田忠生前的战友李云龙、赵勇刚高高地举着一块 “欢迎战斗英雄何田忠的爸爸妈妈到昆明!” 的牌子,并像儿子那样向二老敬献了鲜花(写到这里,大兵禁不住要埋怨李云龙、赵勇刚二位战友,为什么不通知大兵一同迎接二老呢?!)。

何田忠烈士年近8旬的父母,终于在30年之后,找到了儿子的埋葬墓地,实现了祭奠儿子的夙愿……

正是:探儿的路,崎岖而漫长,步履蹒跚的父母,走了三十年才来到烈士身边;探儿的路,崎岖而漫长,背负沉重的思念啊,让父母从壮年走到古稀;梦几回,唤几回,儿望着家乡的方向;山几重,水几湾,父母朝着儿子的归宿方向……

大兵想起了博友于洲的博客《还有多少赵妈妈?》,是啊,还有许许多多的烈士父母,还有许许多多的“赵妈妈”和“何爸爸”,在快要走完人生道路的暮年,期盼到牺牲了的儿子墓地前,看望阔别30年的儿子一眼啊……

于是,大兵将何田忠烈士事迹以及《春城晚报》记者采写的感人特写链接在此博之后,希望网友们在遥远的他方向烈士们垂暮的父母祈祷祝福……

相关链接――何田忠烈士事迹:1979年2月17日战斗打响了,何田忠和战友们在攻打“194”高地中,他不顾敌人机枪火力点的封锁,端起火箭筒就向敌人猛射,发射5发火箭弹,当场摧毁敌方火力点两个。2月20日,在攻打“215”高地的激烈战斗中,他带一个小组配合六班战斗,当六班被敌方火力压制,班长负伤时,他不顾个人的一切,拿起六班长的冲锋枪向敌人猛射,掩护六班安全转移后,他看连长带领连指挥所上来了,又主动保卫连指挥所。他多次观察敌方火力点,及时向连长报告,但后来在观察敌方火力时,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后来,何田忠生前所在部队党委给他追记了二等功,并追认为中共党员。

《春城晚报》19日特写:标题――30年后找到烈士儿子墓地 七旬父母抚坟痛哭手帕拧出泪水


□ 首席记者 任锐刚 摄影报道(大兵注:遗憾的是图片显示不出来,欲看此图片的网友,请登陆云南日报网查阅)

30年前,南疆一战中,很多英勇牺牲的战士被安葬在了云南。30年中,他们的父母只知道孩子们已经离去,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亲人被安葬在哪里。近日,来自重庆的一对七旬夫妇,终于在屏边烈士陵园中找到了已经离开自己30年的小儿子的坟墓。

伤 感

老人30年后知道幺儿葬南疆

4月初,《重庆商报》转载了一篇报道,讲述了当地一对老人远赴南疆为儿扫墓的感人故事,怀念了在当年南疆一战中牺牲的战士们。当天,一对老人就来到了《重庆商报》,老人是何良英和田伯芬夫妇,他们的小儿子何田忠30年前在南疆牺牲,但到现在,却不知道具体安葬在什么地方。

看了报道后,78岁的何良英联系上了这篇报道的原作者,才知道儿子在屏边烈士陵园,同时,作者还给他送来了儿子墓碑的照片。“今年我幺儿该有51岁了,我们好想到儿子的坟前看一看啊!可惜没得钱……”

两位老人保存的事迹材料上记载:1979年2月17日战斗打响了,何田忠和战友们在攻打“194”高地中,他不顾敌人机枪火力点的封锁,端起火箭筒就向敌人猛射,发射5发火箭弹,当场摧毁敌方火力点两个。在攻打“215”高地的激烈战斗中,他带一个小组配合六班战斗,当六班被敌方火力压制,班长负伤时,他不顾个人的一切,拿起六班长的冲锋枪向敌人猛射,掩护六班安全转移后,他看连长带领连指挥所上来了,又主动保卫连指挥所。他多次观察敌方火力点,及时向连长报告,但后来在观察敌方火力时,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后来,何田忠生前所在部队党委给他追记了二等功,并追认为中共党员。

如今得知了儿子的详细安葬地,两位七旬老人想到儿子墓地看看想法愈发强烈了。但是,田伯芬有高血压,天天要吃药,除去药费、生活费、家庭零用等,每月所剩无几。3个儿子现在家境都不好,她和老伴与二儿子住在一起,因二儿子患有精神分裂症,一直未愈,生活十分困难。一大家五口人挤在60平方米的房子里。

帮 助

神秘男子捐款7000元力助二老

老人想赴南疆为儿扫墓的心愿被报道后,当天就有一神秘男子到《重庆商报》捐了7000元钱,又有4名老兵捐了2000元。

得知媒体为他们筹到赴南疆的路费,两位老人感动得哭了起来。

5月6日,两位老人带着大儿子和三儿媳,买了幺儿生前最爱吃的食品,并特意挖了一棵约90厘米高的柏树,细心地用塑料纸将树根连同泥土包了起来,他们要将这棵家乡的柏树栽到儿子的坟前。老人从重庆出发时,当年和儿子同日入伍的17名战友相约前来看望老人,他们排起了整齐的队列,向二老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上了飞机,两位老人就不停地念叨着,飞机刚一降落,老人马上就问陪同人员:能看到我儿子了吗?

6日晚6点35分,当两位老人一走出机场门口时,就看到了有人高高地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欢迎战斗英雄何田忠的爸爸妈妈到昆明!”原来举牌子的是何田忠生前的战友李云龙、赵勇(大兵注:掉了“刚”字),他们接到老人就向老人敬献了鲜花。

李云龙的家在昆明,他说:每年都会到屏边给战友扫墓。正在云南出差的重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刘万利听到了老人要到南疆看儿子的事情后,也决定陪同烈士父母前往南疆扫墓。

感 动

老人痛哭手帕拧出泪水

7日,记者陪着老人前往屏边烈士陵园。

从蒙自到屏边的公路上,老人不时地问记者;到了没?到了没?车子行至屏边苗族自治县滴水乡时,看到路边的房子,两位老人坐不住了,不时地站起来向外张望。

到了屏边烈士陵园,何田忠的大哥在广场上一下子就看到了山上墓碑中何田忠的名字,瞬时,这位抱着鲜花、拿着家乡土特产的重庆汉子,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就在大家准备花圈祭品时,78岁的何良英却是一个人冲了出来,一路小跑爬上了山,找到儿子墓碑后,老人双手摸着墓碑上儿子的名字,3分钟没有出声,之后,他跟儿子拉起了家常。

这次,何良英和老伴手拉着手走向了儿子的墓碑。

“我的儿啊,我们每时每刻都想着你,为啥子你去了就不回来!”离墓碑还有数米的地方,田伯芬就大声痛哭起来,并快步走上摸着儿子的墓碑。

“四娃子,你走后,妈每年的二月份都要生一场病!”“四娃子,上个月,你的战友把你的墓碑照片送来,我们天天拿着你的照片看,每天晚上都在想着你。”“四娃子,妈也不晓得你想吃什么,就带了点你原来想吃的土特产。”两位老人不停地用嘶哑的声音说。墓碑前,他们小心地将从家乡带的苹果、怪味胡豆、合川桃片、糖等土特产摆在何田忠墓碑前。

哭声,一声比一声大;泪水,一次比一次多!15分钟后,眼睛哭肿了的老人被陵园管理员劝了起来,而此时,他们揩泪的手帕已经能拧出泪水了。

动 容

重庆母亲给烈士儿子“打电话”

应重庆一行人的要求,屏边烈士陵园管理员立即统计出了重庆籍的烈士人数。

在屏边烈士陵园,目前共安埋着重庆籍烈士114名。

当天下午,重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刘万利和何田忠的亲人以及前来的媒体记者,围着屏边烈士陵园东园和西园的全部墓碑都转了一圈,他们在每名重庆籍的烈士墓碑前都敬上了束鲜花。

得知何田忠的父母及媒体记者要到屏边烈士陵园扫墓,重庆一位叫彭尔碧的母亲打来电话,委托记者看望一下陵园中的儿子罗玉华。21岁的罗玉华也是在那年的作战中牺牲的。

下午5点20分,当人们在东园的最后一排找到罗玉华的墓碑时,彭尔碧的电话也到了,她激动地对记者说:能不能把你们的手机放在我儿子的坟墓前,我想跟儿子说一说话。

当记者将手机放到了罗玉华墓碑前时,手机里传来了彭尔碧苍老的声音:“儿子啊!妈妈很想来看你!妈妈很思念你,也想跟随他们一起来,但是你爸爸的身体不好,现在左半身瘫痪,无法行走。虽然不能来看你,但是全家人都想着你的,好好安息。”

“儿子啊!妈妈一定要再来看你一回的!虽然路程很遥远,但是爸爸妈妈一定能抽出时间来看你的,请你不要担心。”简单的通话,但让现场的人无不动容。

“四娃子啊,妈也不晓得你想吃什么,就带了点你曾经喜欢吃的土特产……”田伯芬声音嘶哑地说。随后,她和老伴拿出捎带的怪味胡豆、合川桃片等,摆放在何田忠烈士墓碑前。

哭声,一声比一声大;泪水,一次比一次多!15分钟后,为了防止两名老人因悲伤过度出意外,工作人员劝说老人到陵园办公室休息,两位老人却不愿离开。

陪同两位老人的三儿媳妇将老人手中的手帕拿过来,拧出水来,滴在了烈士的坟前。

在儿子墓后栽下小松柏

随后,两位老人拿着铁锹,在儿子坟墓后选择了一个地方,要将从家乡捎到南疆的松柏树种下。

挖坑、培土、浇水,两位老人配合着,细心将松柏树放进挖好的坑中,然后双手捧着泥土给树培土,一捧又一捧,每一捧泥土都掩得严严实实。烈士母亲等了30年盼赴南疆为儿扫墓追踪

“我妈哭了一夜都没睡觉!”,何田忠烈士的父母何良英、田伯芬赴南疆为儿扫墓后,今晚将从昆明乘飞机回渝。陪同两位老人扫墓的三儿媳妇黄容透露,扫完墓当天,烈士的母亲何良英在宾馆一夜未眠,在半夜里失声痛哭,眼泪将枕头、棉被都打湿了。



母亲半夜抽泣惊醒儿媳妇

5月7日,沙坪坝石井坡街道团结坝社区的七旬老太田伯芬和老伴何良英一行,经过8个多小时从昆明坐车赶到屏边县烈士陵园扫墓。在烈士父母坚持下,大家在屏边县住了一宿。田伯芬老人说:“我想多陪陪儿子。”

据何田忠烈士的三嫂黄容透露,前天经过3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扫完墓后大家都很疲劳了,当天晚上10点钟左右,田伯芬睡了。半夜里,黄容突然被“呜呜呜……”的哭声惊醒,她起床一看,发现是婆婆在抽泣,泪水已将枕头、棉被打湿了。黄容一看时间,此时是凌晨两点多钟。随后,她与婆婆聊天,将心里的注意力引导到其它事情上,但是无论怎么劝说,老人就是睡不着。一直到凌晨5点多钟,田伯芬才停止哭泣。

对儿子坟地管护十分满意

“天底下,哪有不想儿子的母亲!”田伯芬说,她终于看到了她四娃子的墓碑,圆了她30年的心愿。田伯芬说,她原来以为烈士陵园是荒草野地没有人管,可到了屏边县烈士陵园才知道,她的儿子和众多烈士都安葬在陵园的翠柏绿树丛中,天天都有工作人员呵护,她感到十分满意。“希望四娃子和所有烈士好好的安息,也希望所有烈士的亲人放心。”

昨日扫墓一行离开屏边县城时,记者看到,两位老人始终注视着烈士陵园的方向,眼里是不舍的神情。

烈士父母感谢所有好心人

“是重庆商报和社会所有好心人的关心,才了却我们30年的心愿!”扫完墓,何良英和田伯芬激动地说,没有大家的关心,他们就难以到南疆来给儿子扫墓。一想起有的好心人捐款后连名都不留下,他们就十分感动。两位老人委托本报:再次感谢社会所有的好心人。他们特地题写道:向商报的读者、不留名帮助我们园(圆)了为儿扫墓心愿的好人表示衷心的感谢!

新闻链接

“烈士父母赴南疆为儿扫墓”回放

■4月17日:本报“环球周刊”特约转载《解放军报》刊发的《思念你的何止 那亲爹亲娘》文章,缅怀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英烈。

■5月2日:家住沙坪坝石井坡街道团结坝社区的7旬老人田伯芬看到本报转载文章,通过解放军报记者李鑫寻找到他们牺牲的儿子安葬在云南省屏边烈士陵园西园。

■5月4日:得知烈士父母30年一直想赴云南为儿扫墓,却因家贫没能成行,本报刊发《烈士母亲等了30年 想赴南疆为儿扫墓》一文引起强烈反响。

■5月5日:众多市民致电本报愿资助烈士父母,本报仅两小时就帮忙募集到9000元路费。

■5月6日:在本报副总编田鸿鸣等人的陪同下,烈士父母飞赴南疆为儿扫墓,在滇出差的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明办主任刘万利改变行程安排,陪同烈士父母扫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