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四十一章:江南大队在困难处境中的举动

王大三 收藏 1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在毛人凤和谢长林通话的第二天,满财宝就奉了谢长林之命带人赶到《新民晚报》社抓人。 不过报社的人告诉他们,欧阳佳慧已经两天没来上班了。 “是什么原因欧阳没来上班那?” 满财宝也是《新民晚报》的老同仁,对这些同事还是不敢轻易造次的。 “那谁知道,欧阳佳慧是外采记者,完成稿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在毛人凤和谢长林通话的第二天,满财宝就奉了谢长林之命带人赶到《新民晚报》社抓人。

不过报社的人告诉他们,欧阳佳慧已经两天没来上班了。

“是什么原因欧阳没来上班那?”

满财宝也是《新民晚报》的老同仁,对这些同事还是不敢轻易造次的。

“那谁知道,欧阳佳慧是外采记者,完成稿件任务就成,报社并没规定必须每天来报社的。”

“哦,对,我把这忘了。”

满财宝去和社长黄新打了招呼,他知道黄新是自己的同事黄艳的叔叔。

出了报社的门,满财宝就带着他的人去了欧阳佳慧家。


同样,在欧阳佳慧家也扑了个空,家里人告诉他欧阳佳慧已经两天没回过家了。

回到76号,他向谢长林说:“站座,欧阳跑了,是不是有谁给欧阳透了口风啊?”

“不会吧,你难道对谁有怀疑?”

“我记得咱们昨天说逮捕欧阳的时候,黄艳上尉好象正好在的。”

“哈哈,看你真缺乏推理,做个好特工你还得好好学啊。欧阳佳慧跑了已经两天了,黄艳是昨天中午才听到咱俩谈话的,时间上就不对头,再说毛局长是多谨慎的人啊,他推荐来的人绝不用有丝毫怀疑的。我瞧你是想打黄艳上尉的主意吧?老满,我可告诉你,你打谁的主意都没事,就是不许打黄小姐的主意,不然毛局长怪罪了下来,我可真兜不了你!”


“那里,那里,我哪儿敢打黄上尉的主意那,算我没说,算我没说。”

满财宝觉得谢长林说的没错,自己差点惹了祸。


这几天,里平村形势对江南大队不利了起来。

通过几天,汽艇加上几条渔船的反复进湖搜索,清剿总指挥金大牙和宪兵三团情报处长陆健康居然摸索出了在湖区的芦苇荡里怎么寻找港汊出路和设定坐标,并一块湖区一块湖区的绘制出了相对正确的搜索区域路线。

这对隐藏在湖里小岛上的江南大队来说可不是件好事。

局部接触的战斗开始频繁起来。


开始时总是宪兵团的匪兵和军统特务吃亏,但慢慢时间一长,我方的损失也开始逐渐出现了,不但牺牲了几名战士,还负伤了七、八名同志。

部队不得不经常转移居住栖身的小岛,这样一来,加上吃不好睡不好,部队的战斗力开始降低了。

而金大牙却依仗着里平村这个半岛基地,不断的可以补充给养,更换和增添人员,加上开始熟悉了湖区的作战特点,反倒比先前难对付的多了。


由于是春季,传染病在湖区潮湿的环境下极易蔓延,几个伤员的伤口都开始发炎了,好几个人出现了发高烧的现象。许军也受了伤寒,发起了高烧。

大队长九月心急如焚。

盛联山带着四个战士化装在里平保护梁晴的安全,自己带出来的五十个战友,目前连牺牲带负伤减员的少了少了十一个,加上孙雁和杨乐乐两个女的,真正还能参加战斗的还剩下三十几个了。

这些战士被临时分成了三个战斗小队,统一由九月和二中队的中队长岳家进指挥。


隐蔽进湖区已经一星期了,部队带出来的粮食已经基本告磬,好在队里回捕鱼的人不少,就靠捕些鱼,挖些嫩芦根就着盐水煮了既当饭又当菜。

由于湖里天天响枪,弄得水鸟都不敢栖息下来,所以水鸟蛋也不大容易拣到了。

杨乐乐和孙雁成了大忙人,不但要给伤员换药,还要给他们安排吃的,喂饭等。稍微轻松一点,还要帮着队里识别那些是能吃的野菜。

“这样下去可不行,我得带人夜里摸进里平找到粮食和药品。”

党员会议上,九月对岳家进和带病参加会议的许军说。

“那怎么行,要去也得我去啊,你走了,大队不成无头的队伍了吗。”

岳家进激动的说。


“我想想看。”

九月摸了摸头道:“看来金大牙对湖区的封锁很严密,否则小梁政委和盛联山不会不找我们联系的。这样,老岳,你今天晚上带上几个战士划一条划子悄悄靠近里平试试看,假如有机会上岸,你们就摸进村里,争取找到梁晴政委和盛队长他们,搞点粮食出来。”

“可是九队长,药品怎么办那?”

孙雁焦虑的说:“以前药品都是从上海定期搞到里平来,那时也没伤员,用量不大,眼下这么多负伤的战士,杨卫生员说都需要赶紧打抗生素,否则伤口感染了就麻烦了。”


其实已经有伤员伤口感染了。

杨乐乐在孙雁的协助下,开始还用生理盐水给他们清洗上消炎药粉,到后来这些都用的差不多了,只能用食盐化水烧开后给伤员洗伤口了。

“那你们是意见是?”

“我想能不能把我送到湖的西边,从另一条路上岸,然后去上海找欧阳记者,或者汪正生同志他们搞点药品回来。”

孙雁觉得自己必须这么做了。


“这太危险了,你在云水剧社里也是有名的演员了,认识你的人多,不行不行。”

九月还没说话,许军已经就否定了孙雁的打算。

杨乐乐道:“九大队长,那我去,我面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再说我懂药,知道那些是急需的,不会买错。”

“可是你不熟悉上海的地形啊,上海那么大,你怎么去找欧阳佳慧和汪正生同志那?”

“呵呵,队长小看人,我参军也三年了,和其他同志去过南京和常州买药,只要有具体地址,我鼻子底下不是还有张嘴吗,一问人不都知道了。”


其实,今年才二十一岁的杨乐乐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而在出生在安徽省芜湖县一个镇子上私塾先生家庭家的小姐,母亲去世的早,她从小受父亲的传统教育,身上不泛小家碧玉的成分,在他家那镇子上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美人了。

抗战时,日本人占领了芜湖,把那个镇子糟蹋的一塌糊涂,杨乐乐的哥哥死在了日本人的刺刀下,日本鬼子想让她父亲出任维持会长,被正直的私塾老师拒绝了,于是日本鬼子打断了她父亲的腿,还要轮奸当时才十九岁杨乐乐,幸亏乡亲们掩护,他们父女俩才逃了出来,到了苏北的姑父家。在这里杨乐乐参加了新四军,因此别看她岁数比二十二岁的孙雁还小一岁,却已经是个很有斗争经验的“老”战士了。


“恩,小杨姑娘你说的也有道理,一是能和市委接上联系,听听上级对现阶段斗争的指示,二是能买回救急的药品,我看可以考虑,但是必须派出男同志陪同掩护才行。”

孙雁一听急了。

“大队长,还是我去合适,照顾伤员乐乐比我有经验,我比她熟悉上海的多。”

“呵呵,孙干事,你别争了,还是让杨卫生员去比较好,至少特务都不认识她。这样,林刚和曹德来同志陪杨乐乐绕道湖西上岸,然后全程陪同卫生员买药,再安全的回来。”


九月快刀斩乱麻的决定了自己安排,他和许军商量后决定就在今天晚上派出两条划子,一条往湖东由岳家进带人去里平搞粮食找梁晴;一条往湖西,送杨乐乐他们去上海。


孙雁再争已经没用了,只得留在了队里。

她知道杨乐乐就这么去上海肯定不行,必须打扮打扮才不会引起上海宪兵特务方面的怀疑。

孙雁找出了包裹了那双自己在上海剧社里常穿的中跟细带黑皮鞋让杨乐乐穿上,又把自己学生蓝的外套和黑裙子给她换上,再加上一条白色的针织披风,杨乐乐马上换了个形象。


“好家伙,没想到杨卫生员穿一换装漂亮成这样啊。”

在场的战士们都抻直了眼。

“整个就是孙干事的翻版了。”

孙雁已经为大队报上级批准成为了江南大队的文教干事了,她的体形和杨乐乐差不多,穿上孙雁的那套衣裳,那当然很接近孙雁了。

许军说:“瞧你们这话说的,杨卫生员本来就是个美女嘛。”

大家笑了,因为许军在江南大队这些天已经和温和美丽的杨乐乐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了。当时,于洁还在的时候对许军说:“这回你得认真点了啊,不能和杨卫生员再是假夫妻了。”

其实,许军一直对于洁抱有无限的好感和爱意,但是于洁总认为她和许军之间性格上合不来,所以早早的就婉言谢绝了许军的示爱。


里平村里,梁晴和盛联山也一直记挂着江南大队的安危,只是由于金大牙控制的太紧,根本无法脱身,村上的船都被特务们管制了起来。

他们的处境也不必九月他们好,甚至更危险。

金大牙,王黑子、陈五他们一直没间断对村民挨家挨户的审问盘查和登记,从村东头开始,基本上每天审问两到三家,过不了几天就该查到梁晴所在的周大妈家来了。


更为恶毒的是王黑子出了个金大牙赞许的特别坏的坏点子,就是让村里四十岁以下的夫妻在特务的监视下当面做一次爱,否则就是认为是共军扮的假夫妻。

老乡们为了保住命和生活,不得不忍辱做了这样的事,然后由特务发给居民证,拿到了居民证就证明和解放军无关了,并且可以在特务的监视在村子近处的湖里打渔了。


王黑子的这一招的确棘手,本来王黑子也就是无聊,利用审讯给自己和特务们找了乐子,因为他根本想不到江南大队会留下女人在村里的。

但是,对梁晴来说也就是个难过的坎了。一但查到了周大妈家也玩这出戏,那梁晴就非得露馅不可。她总不能和周大妈的儿子周四呆真的去ML吧。

也就是说,再过几天梁晴就不能再呆在里平村了。

为此,梁晴和盛联山商量好了,等到了特务审查到周大妈家的前一天,盛联山就把梁晴转移回湖里的大队去,和九月会合,村里这边由盛联山带人继续潜伏。


但是一个谁都没想到的暗藏的危险事谁都还没想到。

那就是周大妈三十六岁的儿子周四呆。


周四呆整整比梁晴大十一岁,由于里平这里交通根本没有,生活贫苦,至今也没能娶上媳妇。

年轻的时候周四呆也有把子力气,靠打渔抓野鸭等帮助家里生活,后来他嫌干这个太苦没劲,经人介绍后就跑到了二十里外的夏庄,给财主夏广泰做了看家护院的家丁。


才在夏府上干了一年多,周四呆就反错误了。

原来是有次他瞄上了夏广泰放暑假来夏家避暑游玩的侄女大学生夏琳。

这个夏琳长的并不好看,但她穿着皮鞋的那双脚却吸引得周四呆还是口水直流。等人家姑娘假期结束,夏广泰让他送夏琳去林家港码头坐船回扬州的时候,他半道上贼胆陡生,竟然想强暴夏琳姑娘。夏琳是拼死捍卫自己的清白,也幸好被赶路的村民发现,周四呆才没得逞,吓得他跑回了里平并且不敢再进夏庄一步。

夏广泰知道这时后气的暴跳如雷,当时就说了,如果抓到周四呆这个畜生非扒了他两层皮不可。


自从梁晴到了江南大队后,没见过美女的周四呆还真的是呆住了,几乎成了神经病,没事就往村公所跑,帮着搬这移那的,其实就为了能看上梁晴一眼。

并且每天晚上还以梁晴为对象进行自己私密的手淫活动。

但当时大家都看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还纷纷说这个汉子很有爱国心,出大力帮助新四军的那。加上周大妈处处关心新四军的同志,他家被村里评为堡垒户。


到后来周大妈夜里老听到儿子梦里喊着梁晴的名字,并经常让她洗裤子,老人才知道儿子“积极”的目的,就不再让周四呆去村公所了。

不过这事周大妈也没好意思和任何人说。


别看周四呆很卤莽,他也有自己的心眼盘算的。

他很知道就凭自己这德行和年龄,想得到梁晴这样的超级美女注目那几乎是幻想。

但是他还是被梁晴迷人的身材和容貌弄的是神魂颠倒,不能自拔。

后来游子奇弄梁晴内衣的事被不经意的传了出来,周四呆认为是个好途径,便经常溜到梁晴的住处想寻机趁梁晴不在的时候,闯进去找着梁晴那被性感的脚穿过的鞋子射上一次,过过思念之瘾。但是该他倒霉,从游子奇事件后,梁晴的房间就一直上锁,并且有人经常巡查,他一次也没得过手。


这次江南大队的撤退部署,梁晴被安排到了周大妈家,这可着实的喜坏了周四呆。

他乐颠颠的帮着收拾床铺,烧好吃的,想让梁晴对自己产生好感。虽说梁晴的确是谢了他,但也只是出于军民鱼水情的成分罢了,根本不可能想其它的。


到了晚上,周四呆还寡廉鲜耻的问周大妈。

“妈,我觉得我应该和梁晴政委睡在一张床上,不然国民党来突击检查,那不就露馅了吗。”

“放狗屁!四呆子,我告诉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你和人家小梁政委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距离,你能想那些不实际的东西吗?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对小梁政委起歹心,不等人家江南大队的同志动手,我老婆子就是拼上这条老命,也要剁了你!人家解放军在咱里平为的是推翻国民党统治,帮着咱老百姓过上太平日子,咱帮不多大的忙,保护子弟兵一下还可以尽尽本分,你这正事不干的货竟然还想人家漂亮女军官的心思,你愧得慌不愧得慌 ?!”


“看娘您说的,我这不是为了更好的掩护人家梁晴姑娘吗,我说睡一起,又没说和她睡一被窝里,你把我往哪儿想啊。”

周四呆见母亲揭穿了自己,还是嘴硬着狡辩。


“得了吧,你是我儿子,你那德行别人不清楚我还不清楚吗?你自己说说看,去年你在夏庄夏老爷家干的好好的,干吗突然跑回村来那?”

“啊,娘啊,你什么都知道啊。”

“那倒是,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劝你还是好好表现,争取能参加解放军队伍,今后找媳妇也脸上光彩。”

“好,好,娘说的对,我会按娘说的去做的。”

一句随意试探的话,被老娘斥责了这一顿,让周四呆心里是好不郁闷。


他对周大妈说:“老娘啊,我听说来村里的那些国民党轮到审查那家时,就逼着人家小夫妻当面睡觉,要是轮到了咱家,那该咋办那?”

“这个不用你操心,九月队长的队伍上对这个有自己安排的。”

“哦,那就好,我睡去了啊。”

说是这么说,等周大妈和梁晴都睡熟了后,周四呆悄悄起了身,摸到了梁晴的北厢房,想伺机摸进去找机会摸摸梁晴的身体,但是梁晴的房门栓的好好的,他又能没如愿。


再过一天,就是王黑子等要审到周大妈家的时候了。

这一天,周四呆什么也没干,早早的就上了床,他心想看你们解放军江南大队还能有什么招数应对宪兵团和特务了。除非你梁晴今天晚上能逃跑掉,人家封锁的连一只鸟都飞不出里平,你一个大活人能跑得出去吗?


四呆子的如意盘算打的很简单。

只要你跑不了,又不想暴露身份,那明天当众睡觉这一关我看你俏丫头怎么去过。想保不暴露就只能假戏真做的陪我睡一觉了,那时候,我要不把你这个美人政委奸个死去活来的,那我就不叫周四呆了。

想着想着,周四呆早已不能控制住下身剧烈的反应了,他赶紧去捏自己的命根,但抑制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嗷嗷的忍力闷喊了一声,大腿根便被一股滚烫的液体糊的一塌糊涂了。


其实脑子还是简单的周四呆根本没想明白,他还以为明天真能趁机去奸淫梁晴那,他也不想想,一旦梁晴脱了衣裤,那她洁润如玉的肌肤立刻就会将她自己暴露,那时候特务会马上逮捕梁晴,还哪儿来的机会任他去淫辱那!


不过周四呆也的确是在呆想问题,他发泄完后,做贼般的起身,草草用毛巾擦拭了一下,就拉上被子,在筋疲力尽中的睡了过去,只有梦对他来说才是真实的。


就是这个时刻,江南大队的二中队长岳家进带着战士摸上了里平村的土码头,进了村子。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