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四十章:燕子飞回,欧阳危险

王大三 收藏 1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天上开始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渐渐大了起来。 树叶和芦苇都在风雨中飘摇着,村民们没人吭声,看着眼前的这些宪兵和特务。 金大牙和宪兵团的谁乐意被雨打湿那,他想赶紧先住下来,反正派人守着事先预备的图纸上的村子出入口,外面的人进不来,里边的人也出不去。既然江南大队的人溜的无影无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天上开始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渐渐大了起来。

树叶和芦苇都在风雨中飘摇着,村民们没人吭声,看着眼前的这些宪兵和特务。

金大牙和宪兵团的谁乐意被雨打湿那,他想赶紧先住下来,反正派人守着事先预备的图纸上的村子出入口,外面的人进不来,里边的人也出不去。既然江南大队的人溜的无影无踪,不做长期驻扎清剿的准备看来是办不到了。


金大牙对周大勇说:“虽然你有通共的嫌疑,但念在你也是在无奈被逼的情况下,所以暂时不追究你了。你召集村公所的人帮我们安排好住处,这里我们要长期打坐了。”

“这…….,这倒是可以。”

周大勇见梁晴远远的对自己点了下头,便答应道:“那我喊人把村公所打扫出来供长官们使用吧,不过就是粮食可供不了你们这么多人啊。”


“呵呵,你供江南大队吃的倒有了,国军来了却没了是吗?”

“那倒不是,他们才小几十人啊,您这是大几百人,我们那里供得出来那。”

周大勇这会儿显得比较顺从了,他也知道想既保住自己一家人的性命和梁晴政委他们的安全,必须得学着会和宪兵特务周旋才成,梁晴冒险和他点头也就是这个意思。


“既然是这样,那粮食就不用你供应了,菜由你来出,你们这里水产野味丰富,应该没问题吧。还有,住的地方,你得让各家各户都腾出房子来,总不能让国军住在露天里吧。”

金大牙一心想的就是先安下根来,然后再和这些“刁民”们慢慢一笔一笔的算帐。


周大勇知道梁晴是被在脸上化好装的,被雨水这么一打,万一脸上的胶水和黑灰脱落,她那俊俏的容貌将马上将她暴露了。

他对金大牙道:“可是你长官现在把全村的百姓都弄到这里,淋着雨水,怎么给你们腾房子啊?”

“好,你村长说的有道理,那我就马上把人全放了,由你带着村公所的人去给腾房子。”

金大牙想躲雨了。

他对王黑子道:“你把村民都放了吧,但是从明天开始,每天给我单独审五户村民,就从村东头开始。”

说罢,他带着老马弁陈五跑进了村公所。


“好了,老乡们,大家都各回各家准备房子去,国军将和你们一起住一段时间,希望大家好生接待,否则以通匪论处!散了吧!”

王黑子也不想被雨水打湿,弄场病害,说完也转身进了村公所。


周大勇带着几个村公所的人帮着收拾金大牙等首领的住处,盛联山也特地被周大勇喊来帮忙。

“这位盛兄弟是本村的村长助理,我让他跟班照顾金长官。”

周大勇对正对着炉子烤火的金大牙说道。

“恩,不错,不会是共军的探子吧?”

“长官,您真能开玩笑,共军探子能有我这样的吗?我可是良民啊,跟那个党都不擦边的。”

盛联山恨不得此刻有挺机枪,他马上就能把这一屋子的匪徒全给突突了,但表面上还是装的恭恭敬敬,有点畏惧的样子回答着金大牙的话。


晚饭前,汤凯的宪兵三团情报处长陆健康带着进湖区搜索江南大队的水上汽艇分队的人靠了岸。

折腾了一天,陆健康等是又冷有饿,刚一上饭桌就狼吞虎咽起来。

金大牙看吃的差不多了问陆健康。

“陆处长,战果如何啊?”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白问,连一个活的江南大队的人也没见陆健康他们带回来,想也想出来他们进湖后的窝囊德行了。


“这怎么说那,应该是有收获也有损失吧。”

陆健康对着桌子四处张望着,没发现酒壶,有点沮丧的说:“我们进湖后转悠了两大圈,结果被隐藏的共军残余用,冷枪打死了五个弟兄和你一个军统的弟兄。”

“那后来那?”

王黑子急着追问起来。

“后来更他妈的晦气,被人家用掷弹筒和手榴弹扔到了汽船上,不但又死伤了四、五个弟兄,还差点被炸沉了一艘,还是另外的船拖着伤船才回了里平。”

陆健康还有点余悸,幸好掷弹筒的炮弹被打到他坐的那条汽船,否则今天的晚餐他未必能享用了。


“我说陆处长啊,就这还叫收获啊,这不是典型的追狼反被狼啃了吗。”

金大牙脸色阴沉的说。

“金老大别着急啊,虽然这趟损失了十来个弟兄和一条船,但攻击我们的方位被我们测定出来了,那里估计是个湖心岛,等明天备好船,全部扑上去,打他共军个措手不及,看他们还怎么跑。对了,你这里船找好了吗?”

“哪儿那么快啊,这些村民被共军赤化多年,不大肯配合国军,船都藏在哪儿目前还不确定,我负责抓紧审这些人,明天肯定能弄出船来。”

金大牙心里还是有压力的,他知道不尽快的找到船,本次围剿江南大队的事就算是彻底失败了,他现在可是围剿指挥部的最高长官了,他的责任势必推脱不了。


谢长林在市区的大搜捕收效上似乎比他的难兄难弟金大牙好点,有两个联络点的人没来得及转移被他和满财宝抓住了四个,另外还有几个复旦大学和同济大学的进步学生。

这得归功于满财宝,毕竟他叛徒前虽说和欧阳佳慧是单线联系,但多少也瞄过几眼和欧阳接触的人,这次他也就用上了。


接到金大牙发来的电报后,谢长林多少还是感到了惊讶。

“一切都很正常,按理‘三哥’的情报不会出错的,怎么江南大队似乎预先知道似的,竟然跑的个精光。”

他对才从审讯室出来的满财宝道。


“站座啊,您的意思莫非咱们内部有内鬼?”

满财宝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在了谢长林对面的沙发上。

“我的确是这么想,但应该不会啊。所有的人在我脑子里都过了电影,除非是黄晓河有可能。现在想想真不该让老金玩他老婆张小姐的,可能是他因此恨上了我们军统,想再次反水回到许军的队伍上去。”

“恩,金副站座这事做的的确是不怎么厚道,我也觉得除了黄晓河,别的人通风报信的可能性不大。”

满财宝心里想,你谢长林这会儿装的那家子洋蒜啊,不是你许可,金大牙怎么敢擅自就把张晨曦给强奸了那。


谢长林道:“我想去趟宝山,看看老金他们的进展,督促他们一下。”

满财宝说:“你去顶什么用那,不如留在上海对老金他们还是个压力。你又不是打仗的出身,这点说不恭敬的话,老金经验不比您差的。论审讯和做间谍他都是行家,还是给他去全权办理更有效点那。”

“恩,你这么一说也有道理,那我就和你一起审讯才抓的人吧。”

“也没多少好审讯的了,都是一个个的嘴铁紧,打的死过去几次也还是不招。不过看来《新民晚报》的欧阳佳慧的确是地下党的中层领导,您看是不是能再抓起来?”


“这个我得等‘三哥’的进一步通气再做决定,关键是‘三哥’这次应该把地下党市委书记郭长涛的隐蔽地点说出来了,但是不知是咋搞的,他到现在还没说。”

“莫不是‘三哥’暴露了?”

“看上去不象,‘三哥’是老牌间谍了,如果出事他会动脑筋通知我的。”


“哦,那就好,站座,审讯时发现这次被抓的这几个都和‘标点’模特演出公司有过联系,就是前些时被破获的那个联络点。”

满财宝提供了一条审讯中得来的线索。

“那有什么用那,自从破获了‘标点’模特公司,我就派胡家民去做了公司的经理,想守株待兔钓上几条鱼来,但始终没有鱼去上钩,我正想撤了蹲点,把胖子他们叫回站里来帮忙那。”

“胖子回来也出不上多大的力,还是再让他在‘标点’模特公司呆些时日吧,他要是回来,这次抓的学生里的那几个女大学生还不就遭殃了啊。”

“说的也是,就让他还是回‘标点’继续蹲守去吧。”


满财宝又担心的说:“胖子现在正和黄晓河守宝山外围的出路那,您不是不放心黄晓河吗,这胖子一走,黄晓河要是奔了那边怎么办?”

“他跑才好那,我早让人盯着他那,他要是一有反水的迹象,我的人马上就会打死他。再说我不大信他会跑掉,是他出卖的许军,成山,那边怎么可能再信任他那?”

谢长林也的确只是不相信黄晓河而已,真的认为他是内鬼还不至于。他还是认为吴八嫌疑最大,一定是什么风声泄到了吴八的耳朵里,被他传给了江南大队的。


不过现在的谢长林虽然没有在袭击江南大队的行动中取得重大胜利,但至少他知道这次行动肯定大大延缓了江南大队和许军的特谴小组对“罪恶花基地”的破坏行动。

谢长林知道研制基地的生化武器,代号UK-7的特种航空炸弹研制的差不多了,再实验几次就可批量投入生产了,等这种炸弹投放到了战场,那也就等于完成了毛人凤交代给自己的任务了。


谢长林在某种意义上的确是达到了目的。

延安我首脑指挥机关,接到了中野和华野的电报,称在大别山战场和苏中战场上遭遇了极少量的特殊炸弹,造成了伤害,痢疾的感染,还有毒气的毒害,出现不同程度的非战斗性减员。

社会部给华野发来电报,命令华野敌工部不惜一切代价在半年内务必摧毁国民党在上海的“罪恶花生化武器研制基地”。电报中附带要求尽快把顾燕护送到延安新华社上任,不得有误。


敌工部长杜新宇看完电报,对着主管敌工工作的张际春副政委说:“张副政委,顾参谋这一去延安,她特殊的身份我们就无法利用起来了,要知道她是唯一能随意进出罪恶花基地的外面的人。”

张际春道:“这不是你我说了算的,延安的指示我们必须服从。我觉得延安的指示的有道理的,顾燕是我国新闻界闻名的大记者,她去新华社工作更合适些,我们自己就算再困难也能克服,不必把这么大的风险让一个姑娘去做,更何况她做地下工作也不在行。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启用‘东海一号’。”

“啊,东海一号只能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暴露啊,过早的暴露了他,对我们今后的对敌斗争是很不利的。”

杜新宇摇着头叹了一口气。


“谁说我是外行了。”

随着话音,一身解放军军官装束的顾燕推开了杜新宇办公室的门。

顾燕上次告别欧阳佳慧后,来苏北华野总部已经一个多星期了。

“你,你,你这个丫头怎么偷听领导谈话那?”

张际春笑着对顾燕说道。

“首长不是说我做地下工作外行吗,我就试着偷听别人谈话啊,这叫锻炼做地下工作的训练嘛,干吗大惊小怪啊。”

顾燕说着立正给了张际春一个标准的解放军军礼。


“呵呵,你个小丫头,大记者,果真厉害,难怪陈司令员和饶政委整天宠国宝似的宠着你那,连延安也三番五次的下调令调你那。你准备一下吧,过两天,我们会派人护送你去延安的!”

“呵呵,首长,延安我是肯定要去的,但是我想先把这次针对罪恶花基地的‘美人鱼行动’完成了再去,不会多耽误的。”

顾燕机灵而讨喜的把白茶缸倒上热水递给了张际春。

“哈哈,顾大记者,你讨好我没用的,我可保不了你,这是延安李克农部长亲自签发的电报,是连陈司令员也不能阻止的事。”


“哎呀,首长,正面不行,可以侧面来嘛。就不能说我生病了,我家里有事走不了啊等等,先拖着嘛。反正我是拿定主意了,不摧毁了罪恶花基地我是不上延安报道的。”

顾燕撅起了她漂亮性感的小嘴。

“恩,这可不行,你现在已经不是国民党报纸的首席记者了,你已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中级军官了,还提前转成了正式党员,对上级的命令不服从这象话吗?”


“哎呀,谁说不服从了,我只是觉得上级应该考虑事情的轻重缓急嘛,当前重中之重不就是开始‘美人鱼行动’吗,美人都跑了,那还叫‘美人鱼行动’吗?我觉得我的优势别人还取代不了,对这次行动非常有帮助,求你了,首长,想想办法把我先留下来吧。”

顾燕生气的坐在椅子上不说话了。


“那好吧。”

张际春副政委用巴掌拍了一下桌子。

“老子豁出去了,马上去找陈司令员和饶政委商量,无论无何也先把顾参谋留下,等完成了‘美人鱼行动’我们集体请求处分就是了。”

杜新宇终于有了笑容。


下午四点的光景,杜新宇找到了顾燕。

“顾参谋,野司首长批准你的请求了,你准备一下,明天护送你回上海。”

“好啊,我一回去就尽快的工作起来,争取完成任务后早点到延安报道。”

顾燕的笑还是带着那么天真的成分。

“顾燕啊,现在上海那边已经有比较大的变动了,江南大队遭受到敌人的围剿,暂时躲避进了湖荡里于敌人周旋,处境相当困难。地下党市委除了汪正生等少数同志在公开活动,郭书记等已经转到了地下。你要多和汪副书记联系,争取在敌人的围剿完成后,尽快的实行‘美人鱼行动’。”


就这样顾燕很快的又返回到了上海,并和汪正生取得了联系。

但是,顾燕来过苏北并已经成为解放军军官的消息材料很快的摆在了谢长林案头上。

提供这份情报的正是“神风”!


“好家伙,第一美人也成了共军分子了,这次回来正好抓她。”

满财宝被谢长林叫到办公室来看过材料喊道。


“抓顾燕?呵呵,老满,你想的太简单了,抓她牵动的大人物太多,再说,证据那?她回上海的任务是什么那?你在我们上海站里年龄也是最大的了,做事该动动脑子了。”

谢长林冷笑着说。

“哦,对对,这个我没去想过,但是我估摸着还是和破坏罪恶花基地的事有关。”

“这就想的对了,肯定是和此事相关的。顾燕太年轻,做市委领导显然资力和经验都不够,但是她身份特殊,有进出罪恶花基地的通行证,加上后台硬气,一般人动不了她。我想共军正是想利用这一点,让顾燕为他们搜集准确的情报。”

“那怎么办?跟踪顾燕?”

满财宝也只有这个点子了。

“那是肯定的,这事我让胡胖子去办,反正现在就他清闲着。我还得去找趟赵海龙,他是顾燕干爹马步芳的卫士出身,不敢得罪他老主子的。我必须和他商量不让顾燕进到基地里的妥善方法。”


“呵呵,这好是好,不过挺滑稽的,明知道是共军,却不能抓,眼见着她逍遥法外,为所欲为。”

满财宝听完谢长林的话,苦笑起来。


“话不能这么说,连北平的傅作义上将还被军统监视那,他一个西北王马步芳也遮不了天的,我会和毛局长联系,看看他对顾燕的处置意见。”

谢长林知道,只要能陈明厉害,毛人凤是有办法解决的。


果然,两天后毛人凤给谢长林打来了电话。

“长林啊,你反映的顾燕问题,我和委员长沟通过了,委员长表示只要是通共,拿到确凿的证据,不管是谁都要抓起来严惩不怠!马步芳的问题他会让胡宗南去协调。至于朱家骅部长也赞同这样,不过朱部长表示,不行的话,他把顾燕调到南京《中央日报》去,免得在上海给我们添乱。”

“呵呵,局座,有您的这道指令做尚方宝剑,那我们胆子也就放大了,万一真抓住了顾燕通共的嫌疑,马上可以把人抓起来进行审问了。”

“对,长林啊,你就放手去干吧,只要是为保护罪恶花基地,怎么干怎么好,我保证做你坚强的后盾。”


谢长林对毛人凤的承诺感动不已。

“局座放心,我谢长林这一百多斤都是属于党国的,先前老是顾虑太多,很多人不敢轻易去触动,现在好了,连顾燕这样的都能抓,那欧阳佳慧更没问题了,您要是早点说,上次那个孙雁早就不是处女了。”

“哦,长林啊,你是说除了拷问还强奸这些女嫌疑犯,消磨她们的意志啊,办法倒是个好办法,原则上倒没问题的,但是万一需要强奸顾燕的话,我劝你还是慎重行事为好,至少你需要在事先征求我的同意。”

“局座,这个我明白,一般情况下不会对顾燕那样做的,我说的是其他的人,比如欧阳佳慧就肯定是地下党分子,并且和实施破坏基地行动的任务有关。上次为了照顾到欧阳成先生的面子,把她给放了,这次我只要能给汤司令一个证据交代,那我就可以放心的抓她了。”

“恩,那就去做吧,自己把握好分寸。基地的安全全看你的了。”


“怎么,毛局长同意拘押欧阳佳慧了?”

谢长林才放下话筒,满财宝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时候上尉机要秘书黄艳送文件进来了,但是谢长林并不避讳她。毕竟黄艳是毛人凤亲自调给上海站的。


“呵呵,看来罪恶花基地的重要性你我都低估了。毛局长指示,只要为了保护好基地的需要,什么人都可以抓,什么手段都可以用,你马上做好逮捕欧阳佳慧的准备。”

谢长林似乎身上的担子轻多了似的。

满财宝看了黄艳一下,没有回答谢长林。


黄艳似乎很有眼色,等谢长林在文件上签完字,马上转身离开了。

黄艳一走,满财宝才说话了。

“呵呵,站座,刚才咱们黄大美人在,我不方便说。我的意思是毛局长默许强奸欧阳记者了?”

谢长林正盯着黄艳窈窕的背影发呆,满财宝说什么他似乎并没听清楚了。


“呵呵,黄艳上尉真是国军第一枝花啊。”

满财宝知道黄艳的身材和容貌绝不亚于顾燕,说男人不想奸淫黄艳这样的美人那是废话了,谢长林也不会例外。

“啊?老满,你说什么,说黄上尉干吗?”

“呵呵,我不是说黄小姐的,我是说……。”

满财宝又把刚才说欧阳佳慧的话重复了一遍。


“恩,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不过老满,欧阳佳慧毕竟是名门闺秀,等审讯时不能一上来就轮她,必须按程序一步一步的来,即便是必须使用强奸的手段,也得有秩序的进行。并且有个前提,就是她只要是招了,就得放她一个清白之身,免得届时外面的舆论对我们不利。”

“那是,那是,这个都听站座您的。”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