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局“叛徒”3年举报污染19次:我不是好事者

龙魂名将 收藏 6 210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7_10073_9410073.jpg[/img] 侯宜中手拿规划图。从2006年起,他以仪征市环保局党组书记的身份,举报扬州化工园区污染问题。本报记者 吴伟 摄 ■ 人物简介 侯宜中 1950年生,1970年入伍当兵四年多,1975年复员后在工厂工作10年。以后历任计划委员会副主任、乡镇党委书记、仪征经济开发区负责人等职。2003年调任仪征市人大财经委主任,2005年到仪征市环保局任党组书记,2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侯宜中手拿规划图。从2006年起,他以仪征市环保局党组书记的身份,举报扬州化工园区污染问题。本报记者 吴伟 摄


■ 人物简介


侯宜中


1950年生,1970年入伍当兵四年多,1975年复员后在工厂工作10年。以后历任计划委员会副主任、乡镇党委书记、仪征经济开发区负责人等职。2003年调任仪征市人大财经委主任,2005年到仪征市环保局任党组书记,2007年退居二线。


自2006年9月起,他以仪征市环保局党组书记的身份,开始举报扬州化工园污染问题。至今3年已举报19次,收效甚微。


侯宜中任职仪征环保局党组书记时起,3年不断举报化工园污染问题,尴尬背后凸显各方利益博弈


侯宜中感觉胸中憋屈。


当他站在窗口,闻着那股难闻的化工废气时,还感到耻辱。


遇有西南风和雾天,嗅着同样气味的数万仪征市民,骂骂咧咧,其中包括“问候”曾任仪征市环保局党组书记的侯宜中。


可他管不了。气味源头是离市区西边两公里的扬州化工园区,超越了仪征的管辖能力。


侯宜中决定“夯怂”,“别人都不上,逼我上”。3年,他一封接一封地向上级写举报信。


“夯”在仪征方言中,有愣头青之意。


自称和爷爷般“仗义”


听说扬州农药化工集团要在仪征建设新厂区,侯宜中当场反对


“我这脾气是家族遗传”。59岁的侯宜中头发花白,说话中气足,行为举止与江南的秀气不搭调,干脆,不拘小节。


在老一辈仪征人中,侯贯的名字家喻户晓,上世纪50年代担任过仪征副县长,“耿直、刚烈”。他是侯宜中的爷爷。


从4岁到20岁,他在爷爷身边长大,直至去湖北当兵。


侯宜中自称和爷爷一般“仗义”。


他跟化工废气较劲,始于2002年。


仪征市一次产业调整会上,明确提出要在当地发展氯碱、氯苯、农药化工,江苏扬州农药化工集团要利用仪征经济开发区的土地,建设新厂区。


侯宜中时任仪征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纪工委书记,当场反对:“凭什么把扬州的污染企业转移到仪征来?地点又离主城区太近,绝对不能同意。”


江苏扬州农药化工集团(以下简称“扬农”),总部位于扬州市区南郊,主要生产农药、氯碱、精细化工产品,其历史可追溯到1958年,目前是国家重点农药生产骨干企业,上市公司,扬州的税利大户。


但企业在扬州市民中口碑不佳,其工业废气排放屡屡引发厂区附近民众抗议。


包志高,扬州市环保局规划处处长,1991年曾作为环境监测员,“去扬农取样,得捂着鼻子进”。此后,虽经生产工艺改进,气味有所减轻,仍难免扰民。


2002年,扬州提出创建“国家环保模范城市”目标,并酝酿将扬农等化工企业“退城入园”。与之配套,扬州获江苏省批准,在城东南建设2.3平方公里的化工园区。


但此位置恰恰处在城市上风口。按规划要求,当沿长江一线迁址建设。


扬州有江都和仪征两处可选。江都虽位于扬州下游,却是“南水北调”工程的东线源头。仪征是扬州上游,化工园区排水经扬州后,会有段过滤再注入江都。


扬州遂决定,将化工园迁至其下属的仪征市城区以西,规划面积2.5平方公里(后来规划面积扩大到约60平方公里)。


在由扬州市环保局提供的化工园区资料中,迁址的论证过程被寥寥几笔带过。


“阴差阳错”主政环保


在人大工作时,他质询环保局长废气扰民问题,一年后他被调任环保局党组书记


侯宜中的反对,没有奏效。


2003年,扬农集团下属两家企业优士化学、瑞祥化工进园施工。


随后,仪征撤销了经济开发区,在原土地规划范围内设立扬州化工园区。


化工园“一把手”之职,是时任仪征市委书记的卜宇。2005年,扬州向“联合国人居奖”发起挑战。翌年1月,卜宇兼任扬州市副市长,化工园的领导规格进一步提升。


在行政上,化工园对扬州直接负责。仪征市环保局没有化工项目的审批权,只有属地行政执法权,以及项目环评初审权。


园区财政收入实行“811”分成。“8”归化工园偿还债务及自身发展,两个“1”分别归扬州和仪征。


因经济开发区撤销,侯宜中于2003年改任仪征市人大财经委主任。


次年,在市人大常委会上,针对扬农排放的恶臭废气扰民现象,侯宜中直接质询了当时的环保局局长。


“可能我说得太多了。”


2004年12月,仪征市提出将侯宜中调任环保局当党组书记。


人大任期未满,他不太想走。那时,侯宜中54岁,按惯例,在政府,正科级干部到56岁就退居二线,在人大可放宽到58岁。


许多人劝他,此处不留你,待着也难受。


2005年,侯宜中走马上任仪征市环保局“一把手”。他从一位“挑刺者”,成了环境的管理者。


无奈“先上船后补票”


化工园比仪征市要高半级,仪征市环保局只能罚罚款,很多未批先建项目就补办手续了


恶臭气味,并没有随着侯宜中的上任而消散。


今年4月底的一个夜晚,严庆云在梦中醒来,一阵恶心,透不过气。


他抓起电话拨通110投诉,“我不希望你解决,但一定要备案。曾有人给你打电话,他半夜被气味憋醒了,立此存照。”


严庆云是中国民主促进会仪征委员会原副主委,已退休在家,住在离化工园直线3公里的扬子公园边。


他在阳台伸出的晾衣杆上,专门挂了个破布条制的简易风向标。


只要是西南风、高气压,他就立马分别给两个孩子家打电话,通知赶紧关窗。


在这种气象条件下,“投诉电话不是一般的多”,仪征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队长于冰说。


他们会通知企业,但工艺改造也不是三天两夜能完成。环保局只有在电话、网络上,做一些普通民众看来太过“温吞水”的回复。


“其实我们也知道,他们管不住。”市区一间复印店老板朱平说。


侯宜中体会到了环保局的尴尬处境。


化工园比仪征市还要高半级,是扬州市的“台柱子”,仪征市环保局是下级单位,只有项目初审权,决定权在扬州,所谓的环保属地管理只能罚罚款,对这些企业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


在他看来,“罚完了款,也就是默认可以补办手续了,很多未批先建的项目就这样‘先上船后补票’。”


“我得对他们负责”


侯宜中了解的情况是,化工园废气污染物中包含致癌物


“扰民气体主要是优士化学排放的贲亭酸甲酯和异戊烯醇”,仪征市环保局环监大队队长于冰解释。


这两种化合物是农药生产过程中的中间体,“目前国家没有排放控制指标,我也不清楚它们在医学上的毒理反应。”


而侯宜中了解的情况是,化工园废气污染物中包含四氯化碳等致癌物。


不断有化工园附近的居民称,长期吸入化工园的废气导致了其亲朋好友的肺癌、呼吸道疾病。


老干部们从仪征市人民医院和仪化公司医院病案室,分别拿到了两组数据。


以2005年为间隔,化工园投产前三年和后三年相比:呼吸系统疾病住院平均人数上升39.3%,恶性肿瘤平均住院人数上升64.8%,其中呼吸系统恶性肿瘤平均住院人数上升73%。


侯宜中坦陈,这组数据仅供参考,替代不了严格的毒理学调查,“不能说化工厂废气必然导致本地肺癌患者数量上升”。


“但我得对他们负责。”他看了一眼客厅里1岁大的孙子。


受废气影响的,不仅是市民的健康。用侯宜中的话说,还“严重影响仪征的经济发展和社会事业”。


仪征城西的“镜湖花园”建于2002年,是当时环境最美的商品楼盘。开盘时,创当时仪征最高价1600元/平米,一度升值到2000元以上。


现在,2000元都卖不上去。此处距化工园直线距离2公里左右,遇有不良气象条件,化工废气臭味令人窒息。

“镜湖花园”物业公司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小区只有大约60%的入住率。


自“镜湖花园”向东200米,是拥有5000多名师生的仪征中学。


端午假期最后一天,高三照常开课,一位教师说:“我们激励学生,就说‘不好好学习,就在仪征闻气味’”。


据江苏省环保厅2006年对扬州化工园始建的环评批复规定,“扬州化工园区与仪征主城区之间要留足1000米空间防护距离,该距离内不得建设居住区、学校、医院等敏感建筑”。


但是,在直线距离500米的金庄组,仍有200多户居民尚未搬迁。


侯宜中说,现在不断有人外迁,一个人出去就把全家带走。自己走不出去,也要把子女送走。


统计年鉴显示:仪征城市总人口2002年—2004年三年人口净增5800人,2005年—2007年三年净增900人。


自揭其短的“叛徒”


侯宜中以仪征市环保局党组书记的身份,开始举报扬州化工园污染问题


当过军人的侯宜中说,“我是叛徒,哪有自己人揭自己的短。”


自2006年9月起,他以仪征市环保局党组书记的身份,开始举报扬州化工园问题。


挨侯宜中第一炮的,是扬农集团下属瑞祥化工,反映的是其第二批化工项目未批先建问题,而投产的项目有可能致畸、致癌、致突变。


他分别向扬州市环保局、监察局、江苏省环保厅举报了4次。直至2008年,经过扬州市环保局处罚,瑞祥化工补批了事。


后来,侯宜中将视线转移到了润扬国泰、恒基达鑫两家企业的化学品储罐项目东移问题。


他说,如果项目按原计划建成,那化学品储罐区将直抵主城区。一旦发生重特大泄漏或爆炸事故,20万仪征市民几无撤离时间。


且项目地点位于胥浦河口,河流往南注入长江,发生重特大事故将直接污染长江水源,进而影响到下游的扬州、江都。


“成百上千吨的化学品,谁也不敢保证储罐发生一点事故的可能都没有,得往最坏处想”,退休化学化验师姜云龙说。


此时,侯宜中已经在环保局退居二线。


现任仪征市环保局党组书记的殷恩宇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与侯宜中进行了联合举报。耐人寻味的是,日后的联名信中,殷恩宇是以“原教育局局长”的身份出现的。


2008年11月25日,第12次举报,侯宜中找了22位老同志,以“一批老同志代表”的名义,给仪征市四大班子寄信34封。


化纤厂退休高级工程师程士凤回忆,征集签名时,侯宜中说,退下来应该干点事情了吧?咱们还拿着老百姓给的退休金,闭眼之前积点阴德,子孙后代今后还要在这里住。


过了一阵,侯宜中怒了,举报“一点反应都没有”。


联名200多老干部举报


说起征集签名“一呼百应”,侯宜中拍拍自己的屁股,“我这里干净”


“大家恨死了。”老医师傅彪(化名)说,“春节那会儿,一听说原环保局书记征集签名,激动得不得了,终于有人说话了。”


严庆云是最早参与签名的成员之一。以前想解决问题,但他不懂,“现在有个懂的人站出来,就该支持。”


在仪征家中,说起征集签名“一呼百应”,侯宜中拍拍自己的屁股:“我这里干净。”


今年2月5日,侯宜中在上一次联名的基础上,总共联合203名老干部、离退休职工,向省市、国家环保部、国土资源部等相关部门,反映扬州化工园对仪征环境的污染。


联名信上,还有他的前任,原局长、党组书记赵有宽,以及财政局、卫生局等党政副科级以上干部15人。


联名信有了反馈,找谈话的来了。


老干部们声称,市里要求各个部门对口做老干部的工作,是老师的归教育局管,是医生的归医院管,老干部由市委市政府管。


市里通知签名的老干部,仪征市委书记卜宇要接见他们。


那天正巧下雨,每人发了把雨伞,三四十位老干部坐上了大巴。


他们先被拉至扬州化工园内的大连化工、优士化学参观。每到一处,就去会议室看宣传片。


程士凤觉得不对,这种片子是应付上面检查用的。


中午到酒店,来了个化工园管委会的副主任,讲环保治理、如何达标等问题,滔滔不绝一个多小时。


老干部们不满,打断了他的讲话,“这次不是听你讲,而是我们要说,要亲自与卜宇对话”。


副主任说自己下午两点半有事先走,饭后大家各自回家。程士凤打电话给侯宜中:“怎么这样?怎么这样?”


黄为民是另一批“工厂一日游”的老干部。


中午吃饭时,讲话的换成了扬州市政府副秘书长,介绍了化工园在税收、就业等方面的好处。他说,化工园也正在逐步改进,并非无动于衷。


没多久,就遭老干部们起哄,“他不懂环保和化学”,黄为民评价。


拳头遇上棉花


针对举报的问题,有关人士分别作出回应,但在侯宜中看来,他们仍是“我行我素”


侯宜中“折腾”的动静大了。


今年4月,《中国环境报》记者奉环境保护部副部长潘岳批示,到扬州调查核实举报问题。8日,报道刊发。


5月底,新华社记者报道此事,引发强烈反响。侯宜中也成为关注的焦点。


但是,具体到污染问题的解决,像是拳头打在棉花上。


已造成的废气污染是既成事实,侯宜中、环保部门、扬州化工园在这点没有太大争议。


首要的,是治理气味源。


侯宜中承认,园区两家主要废气排放企业优士化学、方顺粮油在治理废气排放上有所改进。“比以前好,臭味的次数要少。以前每个月三四次,现在一次。”


他在举报信中建议:“当务之急是,优士废气不能根本治理的生产线,要立即搬出或停止生产”、“优士应从今年开始西迁,三年时间内让出原址,控制瑞祥发展规模,不得再在此地建设任何新项目”。


在扬州化工园管委会分管环保的副主任吴汛看来,“优士在解决不了问题的情况下,有可能西迁。”只是,需要给优士一点工艺改造的时间。


事发后,仪征环保局扮演着“和事佬”的角色。环监大队队长于冰在受访过程中,谈的基本全是优士、方顺两家企业的技术改造细节。


还有针对工业废水的质疑。


专门用以处理化工园区工业废水的青山污水处理厂,迟迟不能通过扬州方面的环保验收。


扬州环保局规划处处长包志高回应,青山污水处理厂未达标的原因,是磷含量超过国家标准0.5单位,“中国的水系普遍磷超标,含磷洗衣粉害的”。


他说,造成磷超标的主要原因可能是优士化学新投产的草甘膦项目,目前正投资进行针对性整改。


态度,也是各方争执的焦点之一。


侯宜中认为,在行动上,针对举报的问题,化工园与扬州环保局“无动于衷,我行我素”。


吴汛并不认可。她说,侯宜中的举报不是“未果”,而是得到了各级领导,包括化工园的积极响应。“我们告诉过他,化工园已经按照相关规则进行了改进,跟他解释了多次。他举报也没错,(废气)这个事情确实存在。”


“我不是好事者”


三年举报之路,侯宜中觉得有点难过,“这已经不是环保部门能自行解决的问题了”


被媒体报道后,侯宜中忙于见记者与各级领导,在端午节,他还与环保部的两位处长见了面。


他也在不断回顾自己所经历的19次举报,所走过的三年“排毒之旅”。


第一年,侯宜中觉得他信心满满,江苏省环保厅副厅长亲自接见,并下派了专门的调查组。


第二年,坚持,但他没有想到被举报者“一点不改”。


最后,他“有点难过”,家人朋友都在劝他到此为止。


其实,侯宜中还有一些多少令扬州感到尴尬、为难的建议。


“扬农要有选择地迁移,不能整体搬迁到仪征”、“把化工园交给仪征建设与管理”、“扬州不参加化工园区财政分成”、“调低园区级别”。


“我原本希望内部解决,我不是好事者,(目前)这已经不是环保部门能自行解决的问题了。”侯宜中说。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