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黑金 第七章 武汉特战 第十四回 地质专家赵汉民

leijun1125 收藏 1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size][/URL] 第十四回 地质专家赵汉民 由王果夫他们在外面带来的伪军三百六十多人全部秘密押进洞,顶替了战俘矿工的工作,在里面只留下三百多人的战俘矿工继续担任着矿工和看守这些伪军的工作,并定时轮流撤换。 战俘矿工一直对不出去跟鬼子拼,还在继续给鬼子挖矿这问题想不通,争论不休,甚至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


第十四回 地质专家赵汉民


由王果夫他们在外面带来的伪军三百六十多人全部秘密押进洞,顶替了战俘矿工的工作,在里面只留下三百多人的战俘矿工继续担任着矿工和看守这些伪军的工作,并定时轮流撤换。

战俘矿工一直对不出去跟鬼子拼,还在继续给鬼子挖矿这问题想不通,争论不休,甚至还出现不服从命令的情况。刘志民和几个原来在国军中有较高军衔的矿工一起,做尽了大量工作。说现在根本打不过这基地的鬼子,不是我们这些战俘们怕死,大家都想跟鬼子拼!但仔细想想;就算跟鬼子拼了,同归于尽。现在就算能打过鬼子,能占领这。但只是暂时的,不能坚持守住,国军远在湖南与鬼子混战帮不上忙。因为这还是鬼子的侵占区,鬼子会重兵占领继续开矿,其他的战俘也会被押来照样开采。不能让鬼子掠夺中国宝贵的资源来以战养战,侵略中国,残杀自己的同胞!只能从长计议,等待时机。

告诉这些战俘,前些天鬼子第一次从这里运金矿就被王少校他们所破坏,现在不敢再运。至少现在没有一粒金矿被鬼子拉回国。现在他们就是蓄积力量保证能占领这基地,还能控制这基地。不能让鬼子从这里得到半豪的黄金。。。。。。

这些战俘们仔细想想也是,他们大多是被鬼子占领区的北方人。亲自与鬼子战斗过,知道鬼子的战斗力。耳闻目睹且亲身经历过鬼子的残暴。不说不知道一说全理解并支持,很配合刘志民他们的行动和指挥,特别是军事训练很卖力刻苦。这是一堆被大浪淘过的沙,队伍很纯洁,也就是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很少有欲求。有也只有满腔的仇恨。


那些被‘皇军’蒙眼押送来的伪军,基本都是劣迹斑斑地坏胚。被“皇军”关在不见天日的洞里没日没夜的挖矿。还时不时因为懒惰被先前在里面的矿工打骂,不敢反抗,但嘴敢;“你们也是中国人,都是受难人,本该同病相怜。为什么打人?”得到的回答是;“我们是堂堂正正地中国人!是战场被俘,不屈做汉奸、伪军。才被押来折磨挖矿的,你们呢?你们是甘愿为虎作伥做汉奸,做伪军,你们不配做中国人。别说日本人看不起你们!当狗使唤。我们更看不起你们这些伪军!因为你们懒惰不做事,分了我们的食物,能不挨打?”

苦命的伪军无言以答,觉得该死的日本人太不讲仁义了,投降做了被中国人所唾弃地伪军,竟被这么虐待做苦力,既冤又恨。眼睛都被蒙着一下被提升上天的感觉,一下又掉地上,又爬又拽受尽折磨被带到这洞里挖矿,甚至还被先头在里面的矿工打骂驱使,十足的牢头狱霸行为。受尽了苦头,算算这笔帐恨透了该死的小鬼子,他娘的小鬼子根本不是人!


现在前后从矿洞出来的战俘接近九百人,里面正轮换的三百多战俘和被奴役的伪军矿工还不算在内。新出来的经过挑选编成三个连队驻守‘万字寨’以土匪身份据守。‘打劫’接应以各种名目源源不断送来的物质。

成立一百人的特务连,保证随时机动。

以二百名军事素质差些和很少部分强征民工组成后勤保障连,搬运物质保障后勤。

并轮着从这新出来的五百多人中抽调一百五十人,与里面洞里的三百人战俘矿工十天一轮换,轮着进洞挖矿兼顾看住那批伪军。这五百人和洞内的三百人都要归自己的编队,接受体能和军事训练。

这一拉子事把刘志民等人忙得不行。从洞口看到鬼子新增设的木棚栏已完成,估计马上会放他们出洞,‘人性化’的见见阳光,这天刘志民出洞来找正在训练的特战队战友,和几个在山里负责人商量对策。


刘志民、雷之同、新任命的四个连长及原来的老特勤团员坐在一起商量这事。决定按原来的计划不变,只是特别注意控制伪军,继续蒙骗。保证不能让伪军知道他们在为这些战俘矿工在‘打工’。特殊情况,有暴露的危险情况下毫不手软地干掉个别不听话的伪军。以保证不暴露为目的。

袁红和文莲也参与了他们的民主商量会。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在大家商量完,轻松议论聊天时,听刘志民说到有个帮鬼子做事的中国地质专家叫赵汉民,在洞里偷偷打听南京方面的事,大家都不理他,还想干掉这为鬼子做事的汉奸呢。

袁红不经意间听到喃喃自语;“赵汉民?是不是从日本留学回来的赵汉民?”

刘志民正聊在兴头上,没听到袁红的话,被人提醒才回答;

“好象听说是,跟基地鬼子的头山田是同班同学,应该是学地质的吧”刘志民很随便的顺口回答袁红。

“不会是我同学赵珊的哥哥吧,哪有这么巧的事”袁红自言自语说。

“什么?你同学的哥哥?他妹妹叫什么名字?住在哪?她们现在怎么样?”这下引起了刘志民的兴趣,一下子问了好几个问题。

“我那同学叫赵珊,父母死得早,她与七十多岁的奶奶相依为命,唯一的一个哥哥去日本留学了。住在南京城内三十四标,西胡同35号”这下轮到袁红有点漫不经心,因为她觉得没有这么巧的事。再说就算是赵珊的哥哥赵汉民,在为鬼子做事,使他的形象大跌。她还不想真的是他呢。

“你那同学现在怎么样了?在哪里?”刘志民见袁红没有完全回答完他感兴趣的问题,急不可待地连着问。

“死了!”袁红不想提起那段痛心的事,想起就悲伤,女人最善于伤感,眼睛开始有点红了。

“死了?怎么死的?都死了?”刘志民说完才看到袁红在擦眼角的眼泪了,马上缓和了点语气接着说;

“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又真是这赵汉民。我们可以争取他,有了他对我们攻打鬼子基地有很大的帮助!”刘志民经不住兴奋。他在洞内暗暗观察了赵汉民,看到他对自己的同胞的良心还没有灭。好象没一般汉奸的那种辱没祖宗丧心良行径。

袁红听刘志民这么说,擦了眼泪,哽咽说;“是不是他,我见见就知道了,他回国后在南京他们家里我见过!”袁红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对同窗好友的缅怀情绪,哭着跑出了房子,文莲连忙追了出去。

小虎正在外面和一个狙击手拿枪在练专业射击知识,见到袁红哭着跑了出来。二话没说取下三八式步枪的刺刀进了房,指着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刘志民等几个人说;“谁欺负我红姐姐了!”

一副初生牛犊不怕死的样子站在那,把本来尴尬的大家弄得哭笑不得。雷之同起身走近小虎,摸了下他的头说;“你红姐姐想起了她那被鬼子残暴杀害的好姐妹在哭,我们可没敢欺负你红姐姐哟。。。。。。”

小虎“哦”垂下刺刀,朝大家笑了下,红着脸也追向袁红。


洞里赵汉民在鬼子的严密保护下在查看矿脉。

刘志民得到化妆成矿工打扮的袁红点头首肯。借拖矿从赵汉民身边经过的机会轻声说;“我有南京的消息,把鬼子支开,到里面矿洞尽头说话”

因亲人渺无音讯、有点萎靡不振地赵汉民听到刘志民说的话,身子一震,呆立深思了一会。用日语要鬼子把最里面的矿工赶出来,他要到里面仔细勘察矿脉,不叫不要来打搅他。

赵汉民把鬼子支在外面隔离矿工,到矿洞最里边,没见一个人在里面。心想是不是这些矿工在找机会想干掉他,正在担心害怕,打算回去。只见洞角一堆竹制拖斗堆里、冒出一个身影来。赵汉民正要喊来人。

“哥哥,我是袁红,你妹妹赵珊的同学”

赵汉民硬生生地憋住没叫出口的喊声,因为他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自称袁红。

“我是你妹妹赵珊的同学袁红,你回国时在你家一起吃过饭的袁红,不记得了?”袁红接着说。

“袁红。。。袁红。。。真的是你袁红!你怎么在这?我奶奶和我妹妹呢?。。。。。。”

。。。。。。。。

赵汉民要是没有袁红事先说的要求,只怕早扑向洞里的那几个鬼子拼老命撕咬了。眼泪像泉涌,身体被非常痛苦的刻意控制,剧烈抖动不已。双手在地上用力的抓,借以消除身心撕心裂肺的痛、伤心欲绝的哭。十个指头在地上用力的抓,鲜血直流。巨大的痛苦,不是这样能简单控制的。心中憋着的男人泪,因痛失亲人的痛,对杀戮亲人的恨!但理智告诉他;不能!不能!不能哭出来!这样会害了袁红和这些矿工们。袁红用手紧紧地按住他的肩膀,也任眼泪滚滚而流。他努力咬牙控制了自己情绪,但控制不了身体的崩溃。虚脱使他向后面倒去昏倒,因为他是人不是神。袁红急得不行,幸好现在算得上是一个特战队员了,懂急救知识,连忙采取急救措施。

赵汉民悠悠醒来,“哇”的要哭出声来,袁红早有准备,连忙从后面捂住他的嘴,等他气稍微缓和了一些,才放开,袁红的手中是一手窝鲜血,赵汉民吐出来的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