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龙凤 第四部 返乡:仇恨满腔 第四十九章

潇然001221 收藏 6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0.html


兰馨坐在凳子上,驳壳枪放在大腿上,冷冷地看着躺在门口的朱顺发和朱瑞,一直看得那两个人心里发毛低下头去,然后,兰馨才痛恨地骂道:“你们还是人吗?刚被小鬼子残害了自己的亲人、朋友和乡邻,自己还被强逼给鬼子干活,该知道被带到五里墩去的那些人的命运吧?等你们也被鬼子把油榨干了,一样是被杀死!真是猪狗不如的家伙!”

兰馨站起来,用受伤的左腿指了指凳子下的那个瓦罐,接着骂道:“你们就冲着这罐金银来的吗?凭什么呢?这是世杰大哥的父亲留给他的,你们以为抢去据为己有,就是简单的抢劫吗?世杰大哥已经把它们交给锋芒铁血队了,是要用来打鬼子的,你们的抢劫根本和卖国的汉奸没有什么不同!”

那两个被何利捆绑后推着靠在一起的朱顺发和朱瑞,被兰馨骂得哑口无言,听到那“汉奸”两个字更是面无人色,两个人交换了一个惊恐的眼神,额头上开始往外冒冷汗了。

这桥头镇是个山区里的小镇子,民风一向很是淳朴,乡邻之间很是和睦,虽然远离城镇,但是因为处于南北交通线上,又距离首都南京比较近,来来往往的客商行人很多,这“汉奸”的概念和全国人民对汉奸的痛恨那是很清楚的。

这朱顺发和朱瑞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年龄,从小家庭条件不错,在鬼子占领桥头镇前生活都是衣食无忧的,不过是游手好闲惯了,听说有那么多的钱财,心中自然而然地就只想到拿钱财 —— 唉,那也都是人的劣根性作祟!而且他们的确是没有想伤害兰馨和何利,不过是想吓唬他们一下,他们也还是记得不久前沈剑带着他们把自己和乡邻们从鬼子手里救出来的,根本没有想到这么严重的后果,如今被兰馨一顿痛骂,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不是人!

两个人想起被鬼子杀害的父母和亲人,想起被鬼子逼迫每天做十几小时苦工的日子,想起朱老爷子对他们的村子镇子里的人们、对他们的家和对他们自己的好,眼里流出了悔恨的泪水。

朱顺发抬起挂满泪花的脸,望着兰馨说道:“我们真的不是人!你就一枪打死我们吧!我们没脸见世杰大哥!”

兰馨没有想到这朱顺发会是这样请求,一时愣住了。那朱顺发看到兰馨没有动,就把头往地上使劲地磕去,朱瑞则跟着把头往身旁的墙上撞,两个人只撞了两三下,就满脸的鲜血了!

兰馨看到这两人好像是真的,看着那满脸的鲜血也怕他们会伤得厉害了,于是赶紧把枪放到桌上,拿起先前放在桌上的钢针,甩手扎在了他们俩的软麻穴上,阻止住了两个人的自残。

这个时候,兰馨听到推院门的声音,却又没有先拍门,兰馨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抓起桌子上的驳壳枪,高声喊道:“是谁?”

那朱顺发躺在地上,想起何利临走时候对兰馨说的话,赶紧低声说道:“千万别打枪!没有其他人,做这猪狗不如的事情就只有我们两个!肯定是世杰大哥或者队长他们!”

兰馨看看地上的两个人,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就听那门被使劲地拍了三下,同时传来朱世杰的声音:“兰馨,别开枪,是我!我是朱世杰!”

兰馨又看看朱顺发和朱瑞,点点头,对着大门喊道:“世杰大哥,进来吧!”

那朱世杰推开门,快步跑进来,满头的汗,也不知道是跑的、急的,还是刚才忘记何利的告诫被兰馨的喝问给吓的!

朱世杰一进堂屋的门,就看到朱顺发和朱瑞一动不动满头流血地躺在地上,以为已经被兰馨给打死了,心里一惊,虽然对于近距离看到死人还是很害怕的,却还是赶紧跨过两个人走到兰馨身边,说道:“兰兰,你没有被这两个该死的家伙给伤了吧?你把他们给打死了吗?”

兰馨看着朱世杰首先是紧张自己的安危,并没有去计较那两个堂兄弟的情况,在心里对朱世杰更加敬重。

兰馨对朱世杰说道:“世杰大哥,别担心,他们两个还伤不了我的!他们没死,头上的伤口和血是他们自己撞的,应该并不是很严重,等我姐来了给他们看看包扎一下就行了。”

朱世杰这才转过身来,看着两个躺在地上的堂兄弟痛心地说道:“你们俩是被鬼迷了心窍了啊?竟然能向救你们的恩人动刀子棍子!你们看看兰馨受伤的左手,那是给鬼子打的啊!她为了什么啊?一个和你们差不多大的姑娘,一个比你们小的兄弟,他们拿着枪在打鬼子,你们呢?你们竟然是……”

朱顺发和朱瑞上身软软的不能动,可是耳朵能听,嘴能说,听着朱世杰痛心的话语,这兄弟俩又哭了起来。

朱顺发声音呜咽地说道:“我们猪狗不如啊!世杰大哥,你杀了我们吧!”

朱瑞也只是反反复复地哭着说:“杀了我吧!杀了我们吧!”

朱世杰一时没了主意,跌坐在凳子上,看着他们只是不断地叹气。

正在这个时候,大门外何利高声喊着“兰姐”,接着跑进来了,沈剑和文婉一起跟在何利后面赶回来了。

已经听何利说了刚才的事情,此时看到朱顺发和朱瑞满脸的血,沈剑和文婉也吓了一跳,兰馨看到他们的表情,知道也和朱世杰一样有些误会了,赶紧给他们讲了他们回来前的情况。

文婉听完妹妹讲的情况,转身出堂屋跑到南厢房去,把放在那里的急救箱拿了来,蹲在朱顺发他们身前,让何利把桌上的油灯举着照明,先把兰馨射去的两根钢针拔出来交给何利,然后看他们头上的伤。

那朱顺发虽然满脸是血挺吓人的,却只是额头给磕破了一大块皮。倒是那朱瑞因为是侧着头往墙上撞的,额头也破了皮,可是侧面还比朱顺发多一个包,文婉担心会不会有轻微脑震荡。

文婉给两个人把头上的伤口消炎后裹上,然后让何利把灯放到桌子上去,再把捆住两个人手脚的绳子解开,给朱瑞把被钢针扎到的地方也包扎好。又叫何利去搬了一根条凳到墙边上,让朱顺发和朱瑞坐下。

沈剑坐在朱世杰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看着文婉在忙着给两个人包扎,直到文婉让何利搬凳子给他们坐,沈剑知道文婉对这两个年轻人的态度了,而且听兰馨讲述的时候,沈剑听出来,她那样一个嫉恶如仇刚烈性格的人好像也觉得两个人是可以原谅的。

尤其看着那两个人在文婉给救治的时候,一直闭着眼咬着嘴唇,泪流满面。而坐在他旁边的朱世杰一直在叹气,虽然有很多成分是自责,但是这善良的世杰大哥也未尝不是对这两个堂弟命运担心,或者更多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沈剑想道:“那朱顺发和朱瑞虽然是见利忘义,可毕竟是年龄不大,看来也是知道错了,应该给他们个自新的机会。尤其是,他们俩是世杰大哥的堂兄弟,而这次要伤害的是兰馨和何利,如果处理得过激了,闹不好会在大家心中产生隔阂的!”

这个时候,文婉已经处理完两个人伤口,扶着兰馨在一根凳子上坐下,关切地看着沈剑,她觉得这朱顺发和朱瑞并不是无可救药的人,应该给他们一个自新的机会,她看看兰馨,然后抬头看着沈剑和朱世杰说道:

“队长,世杰大哥,我以为朱顺发和朱瑞应该是一时糊涂,给他们一个改过的机会吧!”

兰馨紧跟着说道:“是的,我也这么想!刚才世杰大哥忘了拍门就要推门进来,我差点就准备打枪了,他们俩赶紧制止我。我觉得他们还是有良心的,何况他们也和我们差不多大,我看他们也就是想吓唬我和何利,又没伤着我们,两位大哥就饶了他们吧。”

沈剑看到文婉姐妹的意见和自己完全一致,就拍着身边的朱世杰的背说道:

“我赞同文婉和兰馨的意见,他们俩应该就是一时糊涂了,可以给他们一个自新的机会。世杰大哥的意见呢?”

朱世杰抬起头来,看着靠墙坐在凳子上,把头垂到胸口处默不作声的两个堂兄弟,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

“真是惭愧啊,虽然你们俩年龄不大,可是也都十七八岁的人了,而且才刚经受了天上地下的改变,不应该这么敌我不分啊!那钱财就真的能蒙了你们的良心啊?队长和文婉姐妹能够原谅你们,我却是不能原谅你们!”

说着,朱世杰站起来,捡起朱顺发先前拿来的那根棍子就要冲过去打他们。沈剑赶紧也站起来一把抓住他,拿掉他手里的木棍,说道:

“世杰大哥不必这样,他们已经受到处罚了!何利,你不许对其他人再说起这件事啊!你们俩好好吸取教训吧!放心,刚才何利去叫我和文婉的时候,没有其他人听到这件事的,除非你们自己要去说出来!文婉,你带何利把他们送出去,安排他们和伤员一起吧,就说是不小心摔的。文婉要马上回来,晚饭前和兰馨商量下选拔特别分队的情况。”

看着文婉边答应着和何利带着两个人走出了宅院,沈剑回过头来对朱世杰说道:“世杰大哥,你应该看到这钱财对人的诱惑力了!我们必须赶快处理好这件事!你就真的没有合适的人选来分担吗?”

朱世杰痛苦地摇摇头,对沈剑说道:“我从小就被父亲送到上海读书,离开桥头镇十多年,对这里的人和事很不熟悉!唉,朱贵活着就好了!”

沈剑安慰地拍拍朱世杰的肩头,理解地说道:“别为朱贵的死难受了,那么,我们就还是先找个地方把它们放起来吧,等过些时候我们考查合适的人之后再说吧!你觉得呢?”

朱世杰想想,觉得只能这样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