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一卷 报仇雪恨 第三十一章 慰安所

zjl0503 收藏 11 2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URL] “你的,以后不行了,快滚!”中尉对黑藤骂到;他并没想将他怎样,在鬼子的队伍中,这样的事司空见惯。 没想到,黑藤正雄理直气壮道:“我的大日本帝国功臣,花姑娘的应该的?” “你……”中尉一时语塞。 “怎么,中尉君难道你要横刀夺爱?抑或是英雄救美人?”看对方语塞,黑藤正雄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你的,以后不行了,快滚!”中尉对黑藤骂到;他并没想将他怎样,在鬼子的队伍中,这样的事司空见惯。

没想到,黑藤正雄理直气壮道:“我的大日本帝国功臣,花姑娘的应该的?”

“你……”中尉一时语塞。

“怎么,中尉君难道你要横刀夺爱?抑或是英雄救美人?”看对方语塞,黑藤正雄嘻皮笑脸的问。

森田慧子觉得自己受了莫大污辱,她觉得不能便宜了这个家伙,决不能对他善罢甘休;因此上,她紧紧贴在中尉身上,边扭动着身子边嗲声嗲气道,“呸,丑八怪,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要是有中尉一半英俊,也许我还考虑考虑。”放在中尉腰上的纤手则暗暗拧了他一下;俏脸则和他近在咫尺,若即若离;含情脉脉,吐气如兰。

“我的亲娘哟,太让人受不了了!”中尉不是傻瓜,他明白了什么;而他要想做什么的话,就得将拦路虎解决,因此上他马上翻了脸:“来人,把他绑了。”

两个鬼子兵的其中一个冲了出去,找寻绳子去了;另一个冲上来,将矮小的黑藤正雄按倒在地。

“我是少尉,谁敢动我?”黑藤正雄在地上不服气的喊道。

“你以前是,现在你只是这里一个伤兵,病号,在我的管辖之下;呵呵,我的地盘我做主。”中尉得意洋洋道。

这功夫,另一个鬼子兵手拿长绳转回屋子,两个鬼子兵二话不说,开始捆绑起黑藤少尉来。

“长官饶命,下回不敢了?”黑藤正雄见对方来真格的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因此上他见风转舵,马上服软道。

“真的……真的也不行,给我吊到院子里那棵树上去,好好反省。”国枝范木中尉看他服软,本想放过他;却被对黑藤愤怒至极的森田慧子暗暗又在腰上拧了一下,同时更贴紧了他,都快把他压倒了。因此上,他狠下心来,一不做,二不休,为讨佳人欢心,对不起,只好让你吃些苦头了。

两个鬼子兵提着五花大绑的少尉出去了。


“国枝君,谢谢你帮我出这口气。”森田慧子嗲声嗲气说道。

“这个?”中尉顺口应允着,眼珠子骨碌碌、贪婪的看着她全身上下,恨不能活吞了她的样子。

“我好怕,好需要安慰?”森田慧子抚着胸口凑上前道。

中尉的大手按了上来,色迷迷的淫笑着,“好人做到底,美人儿,今天我一定让你高兴。”


黑藤正雄被高高倒吊在院子西南角那棵老柳树上;中尉则拥着怀里的小美人去他的办公室里“安慰”她去了。

中尉一高兴就把一个鬼子少尉被倒吊在树上这事给忘了;许久,等他心满意足从办公室里走出来,那个倒霉的家伙早七窍流血死了。

这也好,起到了杀一儆百的作用,原来,在这里护士受骚扰的事频有发生,现在有人受到惩治,马上伤兵们都老实多了。


这是赵威龙他们来到县医院之前约半个时辰时,这里发生的事;现在,那个被吊着的鬼子兵已奄奄一息了。望着被倒吊在树上的鬼子兵,他们疑惑的离开了。


离开伪县医院后,赵威龙想了想,一则弄不准龟田确切地点,无法悄无声息的动手;再则报仇可不急于一时,救人却是越快越好的,所谓救人如救火!于是就确定下来,先想方设法找到并救出牛二的媳妇,报仇的事救完人以后再说。牛二自是对此感激涕零。

牛二大名叫牛春福,可当赵威龙兄弟几个在来县城的一路上如此叫他时,他又觉得特别别扭、不顺耳,还不如叫他牛二或者傻子得劲;众人想,可能这些年他听牛二或者是傻子听习惯了吧?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众人只好依旧管他叫牛二。

“春福、春福的,日本人来了我们还有什么福?妈的,不赶走日本人我再也不叫这个名!”没想到,牛春福如此在心里吼道。


现在,他们走到了鬼子的“慰安所”附近。日本鬼子很狡猾,他们的兵营设在伪县政府院中,火车站在伪县政府西侧,医院在县政府东侧,而这个“慰安所”,就在县政府后面的北山。如此,几个地方成了三角,互相都不算远,也就半里地,几分钟路程;如此,哪个地方出了事,鬼子都能在最快的时间赶到增援。

县政府里面,一个高高的炮楼虎视眈眈看着四面,里面伸出几管黑糊糊的机枪枪口。现在看来,不论是打医院还是慰安所,都必须悄无声息进行;不然,鬼子增援大部队一到,就麻烦了。赵威龙师兄弟四个身怀绝技,跑掉不成问题,可问题是他们之中还有个不会武功的牛二。


五个“伪军伤兵”在围绕慰安所转了几圈后,躲在山后树林里开始商量下一步行动;在他们绕圈子观察这期间,慰安所里曾冲出几个鬼子兵,以为他们是想进去,拿枪托直赶着他们走开,说这是供皇军专用的,支那人的不行;所以现在看来,这地方和医院一样,都是他们进不去的地方;如此,赵威龙提议,反正这地方也是个害人的地方,干脆咱们端了它,然后进去寻找里面有没有牛二的媳妇;现在看来,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于是计策如此定了下来,动手时间定在晚上。

慰安所设在一个废弃的学校里,四周是高高的围墙;东面围墙中间是正门,门口有三四个持枪站岗的鬼子;另外,东南西北四角墙上也都各有一个仅容二三人容身的小岗楼,那里也都各设一个岗哨,以监视慰安所里的动静,防止女人们逃跑。

墙内北面两排大约二十多间原来是教室的房子,被改成了慰安妇们接受摧残的地方。

所谓慰安妇,就是鬼子到各处抢来的供鬼子发泄兽欲的受害者,以中国人居多,也有少数朝鲜妇女和日本女人。

有许多日本女人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上前线寻找丈夫或儿子或父亲,不但没找到反被没有人性的日本兵抓到,扔进慰安所受本国军人惨不忍睹的摧残,这不能不说是个讽刺。


晚上,月光如水,慰安所四面小岗楼里的四个鬼子岗哨几乎在同时悄无声息的倒下了;当然这是赵威龙和几个师弟的杰作,他们每人负责一人,不多不少,至于方法,轻松简单,不需多说。然后,赵威龙等返回集中在慰安所东面正门前,大摇大摆就往里走。马上有一个日本兵冲出来赶他们,他们于是大吵大闹,装出极力想进去的样子。

“妈的老子们都是为了给你们日本人卖命,才落得现在下场,凭什么不让我们进?”

“老子今天非要进,赶紧让开?”他们和鬼子纠缠着。


又有两个端着枪的鬼子兵摇头晃脑走出来,训斥着这几个“不长眼睛”的伪军,奚落着:“远远地走开,花姑娘没你们的干活,干着急的干活;再上前一步,统统的脑袋瓜子落地!”

话刚说完,他们的话应验了,一个鬼子的脑袋被史铁柱那迅捷无比的大刀劈落在地;人犹自端着枪立在那里,颈上之血却已如涌泉般穿出,头已骨碌碌滚出好远。在来凌源的路上,他们当然会先回家将大刀和飞刀等取出带上。

几乎在同时,另一个鬼子被刘强的飞刀穿喉而过;他扔下枪,使劲捂着喉咙,想说出话,想缓口气,都无法实现,最后,他手指着刘强,仰天倒下。

那个叫嚷得最欢的,口里直喊“你们统统的脑袋瓜子落地。”的家伙离郑刚最近,看同伙横遭不恻,他的枪还没端起来,胸口上已挨了重重的两掌;尔后,身体里面传来“咔吧”、“咔嚓”、“嘎吱”各种骨头断裂和碎裂的声音。他不相信的看着好整以暇的郑刚,只说出一句“你?”就重重倒下了。五个人径直向里冲去。

进到里面的门时,迎面遇上一个身着便装像是管事的家伙,刚说了句:“你们支那人……”话没说完,赵威龙的大手已牢牢抓在他的脖子上,抓得他喘息不得,很快便没有了气息。

……

一共三十多个可怜的慰安妇都被放走了,她们是被悄悄放走的,一点没有惊动县城兵营内的鬼子。

这期间,在魔窟内,他们又顺手解决掉了七个鬼子,他们都是正在这里寻欢作乐的家伙。

第一个是在七号房,当时史铁柱嘴里一边说着:“姐妹们,我们是来解救你们的,快拿着东西跑吧?”一边就冲了进去。

里面,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正捂着面孔,低声哭泣着。他的身边,同样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家伙,这家伙玩过后觉得意犹未尽,手里拿着点燃的香烟,在她的乳房上烫着,嘴里淫猥的说着:“哟西,做记号的干活,下次的我就知道是太君我玩过的。”

这就是伤天害理、无恶不作的鬼子!史铁柱看到这令人发指的场面,气红了双眼,顾不得有我一丝不挂的同胞在旁,飞身上前,一刀剁了下去,鬼子的右腿连带命根子滚落一旁。然后,他浑不理鬼哭狼嚎痛得死去活来、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鬼子兵,帮助受害女同胞穿好衣服离去。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