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念一:内贾德能否连任?

面对白热化的竞选宣传,全球最为关注的是:现任总统内贾德是否有实力连任总统。众所周知,进入最后角逐的有四位候选人:现任总统内贾德、前政府总理穆萨维、前议长卡鲁比、前***革命卫队总司令雷扎伊。

各种分析认为,最具竞争实力的有两位:改革派代表穆萨维、保守派代表内贾德。

在俄罗斯媒体看来,内贾德拥有绝对优势,59%的伊朗选民计划投票给现任总统,其理由有:内贾德执政期间一贯保持勤政亲民的形象。比如,其任内第二年曾29次全国巡访;近几个月来,内贾德为民众勾画了伊朗强大的未来。

而在西方媒体看来,内贾德遭遇了来自改革派的挑战,越来越多的选民开始支持改革派,挑战者穆萨维将对现政府的经济败笔、不靠谱的外交政策发动攻势。有分析甚至认为,内贾德可能得不到50%的支持率,第二轮投票不可避免。

目前,伊朗大选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没有人“注定”会胜出,选举悬念将延宕至最后一刻。2005年伊朗第9届总统选举,便完全超出多数媒体的预测,内贾德完全是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进入了第二轮投票,最终以“黑马”杀出重围赢得总统选举。

悬念二:保守还是转向改革?

四大候选人竞选背后,牵扯到保守派与改革派的角逐。这次大选结果,将决定伊朗是继续坚持保守还是转向改革,将影响伊朗未来的发展方向。

如果改革派候选人赢得大选,伊朗新内阁成员将会发生重要变化,并会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加快对话;而如果保守派获得胜利,伊朗的内外政策基本会延续现有思路。

总体上看,由于伊朗最高宗教领袖哈梅内伊在权力中的独特地位,由于其总体倾向保守派的立场,都决定了伊朗政治保守派更具获得支持的优势。内贾德执政4年来,保守派在核问题上立场强硬,坚决不停止铀浓缩活动,某种程度上抵消了经济议题的失利,增强了伊朗百姓的民族自尊心。由于穆萨维与哈梅内伊政见不合,伊朗改革派是否能赢得总统选举,还是一个未知数。

悬念三 伊朗仿效美式选举?

目前,竞选活动进入了白热化状态。竞选环节上,伊朗首次引进“美式辩论”。从6月2日开始,候选人将先后举行6场电视辩论,辩论都在伊朗电视3频道播出,出场顺序通过抽签决定,这在伊朗30年历史上还是首次。

竞选宣传上,各候选人自5月以来都奔赴各地演讲,争取更多选民支持;竞选策略上,四位候选人都纷纷打出“女眷牌”或“夫人牌”,争取女性选民支持。竞选目标上,颇具挑战总统实力的前总理穆萨维,多少有些仿效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竞选套路,把“改变”作为竞选主题,吸引青年选民的支持。

所以,从竞选形式的迹象看,这次伊朗总统大选颇具有“美国特色”。对此,有分析发出了这样的评语:伊朗总统大选开始植入“美国元素”。在伊朗这个仍有人叫喊“美国该死”的国度,或许以“美国特色”形容这次竞选活动恰如其分。

当然,相似的选举形式,并不代表伊朗认可美国的总统选举制度或文化,两国选举还是具有根本区别的。

比如,尽管伊朗存在保守派与改革派之争,但不存在明确的两党之争;伊朗还是政教合一的国家;伊朗总统竞选不像美国如此耗时、如此依靠金钱。

悬念四 女性选民决定胜负?

最近频繁的竞选活动中,四位候选人都很重视对女性选民的拉拢,这显然是有深刻背景的。

当前,伊朗妇女人口3400万,占总人口的50%。女性占大学生人数的60%以上,妇女就业率基本达到100%,女性在政府员工中占到三分之一。

而且,根据历届大选统计,妇女的投票率超过男子,妇女选票往往决定总统宝座的归属。

因此,如何赢得大多数女性的欢心,对每位候选人来说都可能是胜选关键。

6月2日,在德黑兰的一次妇女集会上,内贾德破天荒地首次携他的母亲、姐姐与妻子女齐齐亮相,显示了他对争取女性选民的重视。

伴随全球一体化的扩展,伊朗女性也在接触外面的世界。过去以来,伊朗女性在对内谨守宗教法令、对外反对霸权等议题上,从内贾德保守政府那里获得了不少“精神满足”。

但经过多年发展后,女性选民更趋保守的立场是否发生改变?年轻女性是否更倾向于能给予“面包”的改革派?女性选民是否还是决定投票率的关键?这些都还要等选举结果公布之后,才能一一明晰。

悬念五 对美缓和还是对抗?

自美国新总统奥巴马上台后,一直视伊朗为“敌人”的美国便开始采取区别于前任布什总统对伊朗的对抗与强硬政策,表示愿意与伊朗接触和直接对话。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美伊两国关系正在出现缓和契机。

但同时也可以看到,尽管奥巴马对伊朗释出了“善意信号”,但一直未出台实质性举措,甚至还采取了让伊朗觉得带有敌意的行动。

比如,奥巴马曾致信国会称,伊朗依然对美国的安全和利益构成严重威胁,美国将延长对伊朗制裁。对此,伊朗议长拉里贾尼表示,奥巴马政府的表现“令人失望”。

从目前看,美国更期待改革派候选人在伊朗总统大选中获胜,以此加快两国关系的缓和。当然,即使内贾德成功连任,美伊接触也不会就此中止,两国不会回归到前总统布什时期的那种对抗状态。

当前,美伊关系确实出现了解冻迹象,但双方仍处于观望状态,美国更是在等待伊朗总统选举结果。无论如何,由于两国历史积怨较深,在伊朗核计划、经济制裁、中东战略目标等关键问题上分歧较大,两国关系的真正解冻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悬念六 核计划是否会中止?

2005年内贾德当选总统后,一直在核问题上立场强硬,树立了他敢于对抗欧美乃至安理会的强硬形象。尽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对伊朗实施了多轮制裁,但伊朗始终不为所动,继续坚定地进行其核计划。与此同时,伊朗还看准了美欧俄在伊朗核问题上的分歧,这也是内贾德政府在核问题上“步步紧逼”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伊朗来说,作为中东地区的一个大国,周围的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甚至还包括以色列)都拥有了核武器,这让伊朗心有不甘。因此,发展核技术,不仅是伊朗领导人的意志,也是伊朗公众的意志。很显然,绝不放弃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以及到手的核技术与核设施,可以说是伊朗在核问题上的底线。

因此,这次选举即便能改变伊朗未来走向,却不可能改变其发展核计划的政策。无论是改革派上台、还是保守派继续执政,在涉及核计划的问题上,都会坚持自主研发权利,都会坚持与西方谈判的底线。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总统奥巴马4日在埃及开罗大学演讲时提到,伊朗应该保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但同时伊朗应更多参与到核不扩散协议中来。这样,伊朗核问题谈判有可能将以承认伊朗“核门槛国家”作为新起点。

专家观点:

伊朗总统大选 可能拖入第二轮

针对预测不一的伊朗大选,本报采访了著名中东问题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面对白热化的伊朗总统大选,对伊朗具有透彻研究的殷罡研究员对此进行了深度剖析。

广州日报:您如何看待这次伊朗总统选举的意义?

殷罡:的确,伊朗总统选举的结果,将对伊朗的内外政策、国家形象都会产生一定影响。但要知道,伊朗最高宗教领袖才是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当选总统的重大决策必须服从宗教领袖的领导,这就决定了伊朗总统不可能“为所欲为”,伊朗现有根本性的发展战略或路线,不会因政府更替而被改变。比如,伊朗追求核技术的决心,就不会因新总统的上台而改变。

广州日报:如何看待与评价内贾德执政4年政绩的得与失?

殷罡:这的确值得进行深入剖析,毕竟这涉及到内贾德能否继续连任总统。

从外交上看,内贾德的一贯强硬外交,遭到西方国家的普遍抨击,甚至被指责导致中东和平遥遥无期;但从国内角度看,伊朗普通民众的认知与国际舆论还是有差别的,普通民众更认可内贾德的强硬形象,甚至不会关心外界关注的中东和平。

同样,从选民层次看,对内贾德总统的认知也存在分歧。比如,在德黑兰等经济发达的区域,内贾德被认为不受上层选民欢迎;但在偏远或落后的地区,内贾德却赢得了下层选民的支持。综合来看,伊朗选民对内贾德的认知或心态比较复杂。另外,由于伊朗民意调查的不科学,甚至不存在全国统一的民意调研机构,其民意调查都是局部的、区域的。所以,这次内贾德的支持率如何,连任总统的胜算如何,的确很难作出判断与预测。

广州日报:应该如何看待伊朗国内保守派与改革派的争夺?到底哪种势力更具优势?

殷罡:对保守派与改革派的考察,可以进一步具体到考察四名候选人的立场上。对于这次大选,我认为,伊朗宗教上层对候选人的安排是比较公道的——两位保守派候选人、两位改革派候选人,兼顾到了保守派与改革派的平衡,使得不同选民有了不同选择的可能,传达了不同的利益声音。

在激进保守派与温和保守派对垒中,尽管内贾德拥有现有的执政资源,但温和保守派雷扎伊的实力同样不可小视。作为伊朗前***革命卫队总司令,目前他还是“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秘书,熟悉伊朗政治高层运作,其形象也不像内贾德这样“口无遮拦”,对外主张与西方对话、恢复美伊关系正常化等。而在改革派卡鲁比与穆萨维之间,前总理穆萨维被普遍看好,有望能得到选民比较集中的选票。

根据以往的选举经验,第一轮产生总统的可能性比较小,4位候选人很难在第一轮中获得51%以上的选票,这次总统选举很可能要进行第二轮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