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济南国民党空军与宪兵大乱斗动用机枪

z361991mw 收藏 0 144
导读:1947年济南国民党空军与宪兵大乱斗动用机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7 年春,国民党统治下的山东济南发生了一起空军与宪兵的大规模流血冲突,空军骄横,宪兵刁蛮,史称“济南虎狼斗”。该事件在当时影响甚大,并且惊动了南京国民党最高当局。


1947 年春天的一个夜晚,暖风阵阵,杨柳轻摇。济南大华电影院门口,人头攒动,热闹非常。一位身穿戎装的国民党空军士兵,迈着八字步,叼着烟卷,趾高气扬地走了过来。他满不在乎地瞅了瞅正在进入影院的观众,径直就往里闯。


猛然间,两个宪兵双手叉腰横在了眼前。这两位是在门口值勤的,刁蛮惯了,居然有人敢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自然气不打一处来,怒目圆瞪把这位空军士兵挡在了门外。空军士兵也不是吃素的,仍继续往里闯。宪兵怒不可遏,对准空军士兵的腮帮子就是一记老拳。


空军士兵万万没想到宪兵居然敢来真格的,简直气炸了肺,不过一看阵势,心里又有点发毛:双拳难敌四手,猛虎还怕群狼,于是扔下句:“有种的,给我等着!”捂着脸一阵风似的逃跑了。


不到一个时辰工夫,他还真回来了,并且还带来了一个同伙——一位空军执星官。既然是有备而来,双方也用不上几句口舌就动上了手,几个回合下来空军就败了,而且空军同伙的脑袋也挂了彩。就这样,一场“虎狼斗”拉开了序幕。


平时骄横跋扈的空军执星官,何时受过这等窝囊气,当晚他就直奔济南第二绥靖区司令部而去,声言要找司令官王耀武评理。王耀武拿着“来访”空军执星官的名片,也顿感事情的棘手。原来这位气势汹汹来“拜访”的人物不是一般军官,而是空军第三大队第二十八中队的飞行员。在当时的局势下,飞行员被打,确实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不能坐视不管。


为平息此事,第二天王耀武就委派济南城防司令吴斌带着慰问品,去国民党空军第二军区司令部济南指挥所慰问受伤飞行员。当时指挥所的负责人苑金函接待了吴斌。苑金函是代表北平司令部指挥驻济南空军各单位的,他颐指气使,并没有把吴斌放在眼里,而是把吴斌带来的慰问品当做“炮弹”,让士兵一筐筐地从楼上抛下,砸向吴斌的小轿车。吴斌被这些从天而降的袭击吓晕了,此时也顾不得什么身份和脸面了,在随从的掩护下,仓皇爬上汽车,一溜烟跑了。“和事老”出师不利,预示着一场带有血腥的战斗就要爆发。


“欢送”走了吴大司令官,苑金函就下达了一道密令:凡驻济南空军官兵都必须坚守自己的岗位,一律不得外出,随时听从指挥,否则军法处置;命令汽车五中队准备 10 辆卡车,涂去一切军队标志,在指挥所听候调用;命令空军济南油弹库准备 200 支步枪,10 挺轻机枪,让精挑细选出来的220 名士兵做好战前准备,每人操一支步枪,两人操一挺轻机枪;命令空军二十八中队派 10 名飞行员、10 名机械士,分别分配到卡车上,负责现场指挥,随时准备战斗。


宪兵打了飞行员,空军要报仇的对象当然是宪兵。空军中校苑金函不愧是个作战奇才,对“敌情”分析得极为透彻。他把作战的重点放在了大华电影院,分派四辆作战卡车攻打此处,另各派三辆作战卡车进攻宪兵的营部和连部。因为当时国民党宪兵驻济仅有一个营,营部设在经二纬二路,负责大华电影院等地值勤的连部设于经二纬五路。当日下午6点,空军复仇队气势汹汹地从济南西郊机场向市区急驶而来。驻守大华电影院的宪兵自知惹了麻烦,不敢大意,也做了充分的防备。他们在放映室上架起了机枪,并在对面的海岱旅馆和西北方的北洋大戏院的房顶上也架起了机枪,形成三角之势,准备迎接空军的袭击。


片刻工夫,空军的作战卡车就到达了大华电影院,可惜来的是新兵,并没有作战经验,车还没停稳就扣动扳机,子弹朝放映室狂风暴雨般射去,倒是当场放倒了几个宪兵,但他们的子弹也随即告罄。还是司机脑瓜灵活,既然大事不妙,那就赶紧脚底抹油!卡车像受惊的骡子似的,从经一路西拐,绝尘而去。虽说宪兵早有准备,却没想到对方来得这么快,更没想到对方敢动真格的。三角之势的机枪倒也鸣叫了,但起初都是放空枪吓唬对方的,等反应过来哪里还有卡车的踪影。 袭击宪兵营部的另一拨空军进展也很顺利,由于宪兵营部没任何准备,仅有几个守卫人员,这些人被来者的阵势给吓蒙了。前来的空军官兵见什么砸什么,把个营部砸得乱七八糟,得意洋洋地回机场去了。


袭击宪兵连部的那一拨空军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冲进连部后,见人就打,见物就砸,而连部的守卫人员何时受过这种鸟气,与之搏斗起来,真是地痞遇上恶霸,无赖遇上流氓,枪托乱飞,棍棒乱舞,骂声连天,一个回合下来,瘸腿断臂者有之,鼻青脸肿者更是不计其数。毕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在自己的家门子上宪兵连很快就占了上风。不知哪位宪兵脾气更大,枪法也真准,叭叭两枪,两个空军指挥官便应声倒下,其余的空军见大势不妙,抢过长官的尸体,落荒而逃。


战斗的惨败,令指挥官苑金函大为恼火。他亲自草拟了一份电报稿,吩咐译电员十万火急发往全国各地的空军单位,把济南宪兵打伤、打死飞行员的事件公告全国。随即驻上海、重庆、沈阳等地的轰炸机、运输机、驱逐机的作战队伍都来电响应,并表示:如果不解决济南事件,决不起飞作战。


一时间,全国的空军掀起了总罢飞的浪潮。此时,正值山东战区的莱芜战役告急,要求空军出击助战。可求助电报到了空军指挥部,苑金函把电报揉成废纸团扔进了纸篓。双方冲突后的次日,大华电影院李经理,为了讨好宪兵,便主动请缨,去空军司令部讲和,不曾想这位自以为是的“人物”还没来得及开金口,就被居高临下的苑金函抬脚踢下楼来。一位少将衔的宪兵团长,在顶头上司的委派下,第三天下午畏畏缩缩地来到空军指挥司令部,刚想张口就被指挥官苑金函骂了个狗血喷头,失望而归。


事件的严重程度,惊动了当时的南京最高当局,“老头子”蒋介石命令陈诚负责处理此事。这位“陈大人”不敢亲临济南,就选择徐州这个安全地带坐镇,并致电王耀武:奉总座口谕,限期解决事件,否则军纪处置。王耀武接电后,哪敢怠慢,立即与苑金函达成协议,并电传陈诚交差。驻济南空军也向全国空军发出通报,恢复了正常的活动,这场“虎狼斗”才告一段落。


济南空、宪冲突事件发生后,总导演苑金函仅受到记大过的处分,为什么呢?因为抗战时期,蒋介石夫妇乘飞机从成都返回重庆,途中突遭三架敌机攻击,急命重庆空军营救。当时,重庆飞机场仅有见习飞行员苑金函一人值班,但他独自一人驾机迎敌,终使得蒋介石夫妇安全返回重庆。他因救驾有功,便平步青云,荣升为空军中校。因而尽管导演了一场惊动国民党最高当局的“济南虎狼斗”,也没损多少皮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