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是民主制还是奴隶制?

孙中山等人对太平天国的观点也深深影响了史学家们的著述。即以郭廷以、简又文、罗尔纲三位先生为例,说明他们受到影响的事实。郭廷以先生最早在中央大学开设太平天国史的课程,他编撰了一部编年体的《太平天国史事日志》。此书记事力求客观,不加褒贬,但在称呼上无法掩盖自己的态度。郭先生在此书“凡例”中说:“太平天国革命或变乱,为近代中国史上之一大波澜。”“革命”有褒义,“变乱”则有贬义。把“革命”放在“变乱”之前,说明受到了大环境的影响。至于对捻军,他就直指为 “捻乱”,毫无顾忌。


简又文先生反对太平天国的“阶级斗争说”与“农民起义说”。他认为如按阶级划分,作战双方的士兵都是农民,于是任何一次战争都是“农民打农民”了。他写了《太平天国典制通考》与《太平天国全史》两部大书,从纵横两个方面收罗了有关太平天国的绝大部分史料,所发议论也有不少独到之处。但他对于拔高太平天国,却也出语惊人。他在《太平天国典制通考•天号考》中说:“太平天国体制实为天王与五王‘共有共治共享’性质,五王诚如俗言为‘一字并肩王’。”


我们不难看出,简先生所谓“共有共治共享”之说来自19世纪60年代美国总统林肯在葛底斯堡演说中解释全民政治的口号——民有民治民享。把这种近代西方民主主义的口号套在太平天国的头上,实在不伦不类。就是在简先生所说的六人小团体中,也还是常常互相倾轧,所谓共有共治共享的情况,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太平天国内讧杀戮之惨毒,洪、杨专制之残暴,简先生应该了然于胸。但竟如此不顾事实地拔高太平天国,实在令人费解。


远在1949年之前就主张太平天国是“农民起义说”的罗尔纲先生(1901-1997),长期肯定太平天国、肯定洪秀全,认为太平天国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正式的王朝,用正史的纪传体撰写《太平天国史》。罗先生是研究太平天国历史的一代宗师,他的拔高太平天国,至少表现在以下两个问题上:


一、他认为在战争中对老百姓烧杀淫掠的都是清军、外国雇佣军,而不是太平军,有《满清统治阶级诬蔑太平军杀人放火奸淫掳掠考谬》一文可证。太平军在前期军纪较严,清军的军纪一直都很差,华尔等组织的外国雇佣军更是得到清廷认可的盗匪集团,这全是事实。但是太平天国后期,神话破产,军心涣散,太平军军纪败坏,也就和清军不相上下。


二、他认为从金田起义起即已妻妾成群的洪秀全生活严肃,荒淫之说是敌人的诬蔑。但这“严肃”的标准是什么?很明显,罗先生是在故意拔高太平天国,拔高洪秀全。


十年“文革”之前,大家觉得对革命有功的英雄是该推崇,并无多大疑问。可是在十年“文革”中间,“四人帮”对洪秀全的吹捧,到了匪夷所思程度。他们认为洪秀全是真理的化身,所作所为,绝对正确,无可怀疑。在太平天国中除洪秀全外,杨秀清是想篡位的野心家,韦昌辉是混入革命阵营的阶级敌人,石达开是分裂主义者,李秀成忠王不忠,是个大叛徒,一律该杀。好像除了洪秀全这个孤家寡人外,太平天国里再没有一个好人。“文革”之后,对太平天国史研究已经不是清一色的歌颂之声了。 如下几例:


1979年5月,在南京举行太平天国史学术研讨会时,有人提出太平天国也是一个君主政权,其君主专制的程度更甚于清朝。1981年3月,在广州举行纪念太平天国起义130周年学术研讨会时,有人提出太平天国实行的是奴隶制,上层搞特权,下层讲平均。1981年8月,在四川石棉举行四川纪念太平天国起义130周年学术研讨会时,很多论文都认为石达开的出走应由洪秀全负主要责任。1983年3月,在南京举行太平天国建都天京130周年学术研讨会时,有论文指责太平天国的《天朝田亩制度》是公开推行奴隶制,人民全无自由,生产不能发展,历史必然倒退。


后来的各种会议,对太平天国的批评意见逐渐增多。最有代表性的否定意见,是一篇公开发表的对冯友兰教授的访问记。冯先生说:“我之所以否定太平天国,因为太平天国是要推行神权政治。假如太平天国统一了中国,那么中国的历史将倒退到黑暗时期。”他又指出:“有人说,太平天国建立的是农民政权,这无论如何是不对的,中国在历史上未曾建立过农民政权。”他还说:“否定太平天国必然为曾国藩翻案,为曾国藩翻案必然否定太平天国,可以说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在大陆史学界对太平天国的看法逐渐发生变化的同时,台湾史学界也有类似的情况。钱穆先生在作《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讲演中提到太平天国时说:“若太平天国成功了,便是全部中国历史的失败了。当时洪杨不是推不翻满清,但他们同时又要推翻中国全部历史,所以他们只有失败。” 陈致平先生在他的巨著《中华通史》中对太平天国与洪秀全都提出了义正词严的批评:


“天国的法令森严,刑律惨酷,凡犯‘天条’者,一律处死刑。天条以外之罪,也非杖即死。死刑中又有‘点天灯’、‘五马分尸’、‘割肉’、‘抽肠’等非刑。行刑之前,往往先鸣锣聚众,讲说道理,宣布罪状,然后当众行刑,令观者惊心怵目,自然俯首听命,而造成一种恐怖气氛。这种恐怖统治,完全违背了当初革命救世的人道宗旨,自然要归于失败。”


“洪秀全等人,起自草莽,既缺乏政治学术,又不能罗致政治人才辅弼,而始终建立不起一个健全合理的政治组织。人性弱点,往往能共患难而难共安乐,早年誓同生死的患难兄弟,一旦享富尊荣,经不住物欲的诱惑,与权势的冲突,竟自斗而亡。最为讽刺的,是他自己揭橥的革命宗旨,常自行推翻;自己所订的天条,已自行违犯。”


简而言之,过去对于太平天国历史的记载为什么严重失实,是由于以下原因造成的:

一、一百年来,许多政治家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借宣传太平天国来为政治服务,每每只取一点,不问其余。


二、史学家本有秉笔直书,追求真理,澄清史实的责任。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他们难免受到政治的影响,不能畅所欲言,或是逢迎政治家的观点。有的虽然说了,却得不到重视。


三、一般群众对历史知识不了解,只好相信书本,特别是课本、电视剧等,以讹传讹,最后弄假成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