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


遭到喷气式飞机轰炸之后,这支日台联军还有部分坦克装甲车。当然,贺剑飞他们的特种兵,绝对是不可能和拥有重武器的敌人面对面硬拼,他们只在阵前留下一排地雷和炸药,呼叫了直升机前来攻击,便开始有条不紊的撤入山林中。剩下的,就由直升机来收拾即可。反正制空权在我们的手里,仗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冲上来的日台联军踩到地雷,埋设在地下的炸药又发生剧烈爆炸,当场就撂倒一百多人。

几分钟之后,惊魂未定的自卫队员和台军又听到旋翼划破空气的轰鸣声,他们抬起头,惊恐地看着从山脊上方出现的六个黑点。武直-10攻击直升机已经向敌人张开利齿。

数枚红箭-8反坦克导弹吐着修长的火舌拖着乳白色尾迹,就像矫健的雄鹰从空中扑下,一瞬间就把残余的坦克、装甲车和步兵战车全部点燃。随后,武直-10攻击直升机机腹下的链式机炮发出一阵阵裂帛般的声响,金属雨样的炮弹撒向人群,空气中顿时喷满血雨肉末,鞭炮般的爆炸声掩盖了那些台军士兵和自卫队员垂死的惨叫声。

两名自卫队员扛起91式单兵导弹,同时向两架武直-10攻击直升机射去导弹。

“啪啪啪”天空中跳跃出数道粉红色光斑,两架武直-10攻击直升机拉起矫健的身躯。一架直升机一个翻飞,导弹擦着起落架从引信作用范围之外掠过。另外一架直升机拉起,虽然没有躲避过导弹引信作用范围,可是厚实的底部装甲还是挡住大部分碎片,受伤的武直-10攻击直升机带着滚滚浓烟撤离战场。

侧面,有一架武直-10攻击直升机切入,机腹下吐出一条火炼横扫过地面,把那两名丢掉单兵导弹正在奔跑的自卫队员拦腰切成两截。

剩余的五架武直-10攻击直升机尽情倾泻所有的弹药,把火箭弹和链式机炮炮弹全部射入敌群中,把这支企图前往员林方向增援的日台联军打得七零八落。

趁着直升机的攻击,一支赶到的穿插部队在残余敌军的必经之路上布置好防御阵地,彻底把日台联军的增援部队堵死在半路,让他们一步都无法前进。

连续六次攻击都被打退的自卫队第4普通科联队等得望眼欲穿没有等到援军,却等到陆续机降的中国军队。

负责切断第五旅团退路的机降部队落地之后,立即架起迫击炮、机枪和自动榴弹发射器,配合先期到达的雷剑部队向第4普通科联队发起猛烈的火力袭击,山头射下冰雹般的弹雨,地上激起一阵阵飞沙走石,金属暴雨把第4普通科联队的自卫队员打得血肉横飞。

两支部队合拢,牢牢控制住山头,居高临下的火力封锁住崎岖的山路,彻底切断第五旅团退路,等到正面进攻的部队到达,即可彻底埋葬第4普通科联队。

相比那些机降穿插和绕行穿插的小分队而言,正面攻击的部队遭到第27普通科联队顽强抵抗。由于山洞的出口有多个,在山林中还有大量隐蔽的出入口。在台军的带领之下,日本人派遣狙击手从隐蔽的出入口钻出,绕到我军背后打冷枪。等到攻击部队反应过来,他们又用地雷阻拦我军的前进,使用敢死队员进行自杀性攻击。

浑身捆满炸药,抱着89式轻机枪的第27普通科联队“敢死队员”身穿防红外迷彩服,在烟幕弹和红外烟幕剂、防红外气溶胶的掩护下,并且施放云雨干扰弹,遮断我军红外探测设备,干扰毫米波雷达,向占领洞口的我军数字化步兵发起疯狂的反冲击。

任何技术武器都有软肋,激光制导炸弹、红外制导武器、电视制导武器和红外热成像武器在遭到烟幕、红外烟幕和防红外气溶胶等各种各样干扰剂的严重干扰情况之下,都难以发挥应有的作用。而抗干扰能力很强的毫米波雷达,在饱含水分的人工云雨干扰弹干扰之下也是能失去作用。这次,日本人把他们在台北巷战中吃的亏全部都总结出来,把我军曾经使用干扰高科技武器的方式还到我军头上。

不能否认,日本人的学习能力还是相当强的。只可惜他们的战术同中国人相比,永远是那么的呆板,中国两千多年的兵法之道,是日本人永远学不会的。当年的抗日战争中,双方武器差距过大,士兵训练差距过大,而且国民党军队的战术确实不佳,才能使得日本人长驱直入,轻松夺取我半壁江山。可是后来日本人碰到擅长敌后作战和游击战的共产党武装的时候,他们一次又一次被那些使用落后武器的对手打得哭爹喊娘。只懂得“添油战术”的日本人,又哪里能够理解《孙子兵法》的精髓?

日本人的干扰部队和反击队没有及时散开,遭到一通冰雹般的迫击炮弹轰击,在浓烟滚滚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只听到一片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虽然在严重干扰状态下我方战士们看不到那血肉横飞的一幕,却能从声音中判断出日本人的损失。

一通试探性的炮火轰击,判断出日本人呆板的战术,随后就是猛烈的火力覆盖,不计其数的炮弹狠狠向那些烟幕腾起的地方砸落下去,等到浓烟渐渐散去的时候,地表已经被炸成月球表面一般,满地都是自卫队员残缺不全的尸体和断胳膊断腿。

然而,还是有不少充当敢死队的自卫队员靠近我军,他们叫喊着向迎面冲来的中国士兵疯狂反扑过来,双方士兵手中的自动武器猛烈开火对射,日本“敢死队员”倒下一大片;我军精锐的数字式步兵也有伤亡。

对面的“敢死队员”还在高喊着“大日本帝国万岁!”猛扑过来,冲在第一个的那个日本兵被机枪子弹打成筛子倒下,后面的一个又扑上来,又被95式自动步枪打得变成一具浑身布满血窟窿的尸体。滚滚硝烟中,只看到一道道弹痕,一个接一个自卫队员就像草芥一样被撂倒。日本人射来的子弹“嗖嗖”从我军战士头顶掠过,有不少正在猛烈射击的战士不幸中弹。

在敌人靠近之后,一排飞蝗般的手雷投去,火光闪动,有的“敢死队员”身上的炸药被手雷引爆,在他自己被炸得粉身碎骨的同时,边上的一片自卫队员也在轰然腾起的大火中消失。

在留下一大片尸体之后,终于有一名自卫队员冲上来,胸口的导火索“丝丝”燃响,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名战士扑上去抱住敌人,两人一起滚落山崖,几秒钟后,只听到山崖下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个接一个“敢死队员”冲上来,我们的战士勇敢的跳起来,一人抱住一名敌人一起滚落山崖,山脚下爆炸声连绵起伏不绝于耳。

面对中国军队这样的对手,那些“誓死效忠”的日本敢死队员也感到害怕,那是一种从心底的恐惧。在冲杀过程中已经被打死不少“敢死队员”,冲上来之后,又被中国士兵抱住他们一起滚落山崖,使得他们企图以少换多的自杀性攻击战术失去作用。

残余的“敢死队员”们丢下满地奇形怪状的尸体,转身便逃。子弹呼啸着从背后追上去,又把那些跑得慢的“敢死队员”像砍柴一样撂倒一大片。

越来越多的主力部队赶到,被打残废的第五旅团终于失去反扑能力,他们被彻底压缩在山洞内当起“缩头乌龟”,等待他们的,将是被埋葬的命运。

地面上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小战斗,我军部队清除零星的日军狙击手、观察哨,并寻找所有的主要入口和出入口,经过三个小时,地面已经完全控制在我方手中。

从凌晨四点开始,一直到傍晚六点,经过十四个小时的激战,地表上已经看不到一名日本自卫队员。经过两个小时短暂的休整,孙岘发出:“攻入洞穴,彻底消灭敌人!”的命令。

晚上八时二十分,最后的进攻开始。

首先开路的是火焰喷射器手,一条一条白亮的火龙射入洞穴内,整个地下顿时燃起熊熊大火,把洞内的日军进一步往洞穴深处压缩,随后火箭筒手炸开地下隧道的铁门。在熟悉当地地形的国军带领下,有的战士找到地下工事的通气口,把催泪瓦斯毫不留情的从通气口灌入地下。

最后的攻击开始,步兵战士们纷纷冲入洞中,向地下深处发起彻底歼敌的战斗。

雷剑带着一队战士,从一个洞口进入地下。突然,前头火光一闪,一名战士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雷剑和其他战士纷纷趴下。火箭筒手扛起火箭筒,一条火龙扑向那个机枪火力点,火光一闪,一阵岩石崩裂的巨响,日军机枪手连人带枪被埋葬在地下。

突然,从黑暗中又射出一颗子弹,那名火箭筒手胸口出现一个碗口大的血洞,倒在血泊中。雷剑随之向火光亮起的方向射去一梭子弹,一名日军惨叫一声从岔道上掉出来倒在地上。

“那里有敌人!烧光他们!”雷剑向火焰喷射器兵下了命令。

机枪手趴下射击,黑暗中只看到火光闪闪,一道道弹痕钻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洞内。此时,只能看到两边的火光闪动,一名战士向对面火光闪耀的地方射去一枚眩晕弹,只见刺眼的白光一闪,对面岔道内射出的火光顿时熄灭。趁着这个时机,火焰喷射器手冲上去,趴下架起火焰喷射器,一条明亮的火龙“丝”一声窜入洞内,黑夜般的洞穴内立即就变成白昼一般,十多个“火人”从火海中跳出,密集的子弹毫不留情的射向他们,把他们全部撂倒在熊熊燃烧的火海之中。

越过这个岔道,往前又前进了一百米左右,前方,出现一座地下工事,黑暗突然被机枪猛烈射击的火光点亮,一条条猩红色的弹痕呼啸而来,两名冲在前头的战士中弹倒下,活着的战士们被死死压制在地上根本无法抬头。

另外一个方位上,谈仁皓也带着一队勇士,向洞穴中冲杀而入。他的这个连,已经只剩下他和这八名战士,可是他们却没有退缩,毅然请战,要彻底消灭第五旅团给牺牲的战士们报仇。

一路上,谈仁皓用手雷和95式短突击枪消灭冲出来的自卫队员,这八名久经战火考验的战士都是经过谅山战役下来的,他们有丰富的地下坑道战的经验。冲杀了两百多米后,他们八人已经击毙三十多名敌人,而自己这边只有一个人轻伤。

就在那座地下工事挡住从主坑道发起攻击的雷剑他们的时候,谈仁皓他们却碰巧从一条岔道绕过来,刚好绕到那座地下工事的背后。

他看了一眼那些背对着他们,正在猛烈射击的敌人,嘴里只迸出一个字:“打!”

八枚手雷同时飞过去,一连串爆炸声过后,负隅顽抗的三十多名敌人当场被炸死一半以上。借着手雷爆炸的火光,谈仁皓他们明显看到残余的敌人,八支95式短突击枪一阵连射,把残敌全部击毙。

谈仁皓和雷剑的两支队伍顺利会师,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分头向前方发起攻击,雷剑他们向主坑道攻击,而谈仁皓他们向另外一条岔道发起攻击。

从各个洞口进入的战士们用火焰喷射器、手雷、火箭筒、爆破筒和短突击枪向第五旅团残余部队发起猛烈进攻,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激战,中国军队已经挺进到地下深处。

在山肚子深处的指挥部内,永荣文晴一等陆佐和深田尚则一等陆佐唉声叹气的听着外面激烈的枪声爆炸声,当听到声音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的时候,这两名日本自卫队高级军官无力的瘫痪在座椅上,永荣文晴摇了摇头道:“难道我们伟大的钢军就要在这里全军覆灭?”

市田信行陆将补恼怒的看着他的两名手下:“八嘎!我们都是大日本帝国的勇士!这样唉声叹气成何体统!现在我命令你们穿上我们传统的军服!我们要做好全体玉碎的准备!”

三名自卫队高级军官穿上旧式日本军装,他们从箱子内取出家传的指挥刀,然后面向东北方向。

市田信行下了最后的命令:“忠勇的勇士们,支那人即将攻破我们最后的防线!现在是我们为了大日本帝国效忠的最后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