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二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弄巧奸计成画饼 第十二章(6)虚虚实实

bjunqing2008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正在院墙上巡查的“金罗汉”一见情势危急,拼命地嘶喊道:“快给我开枪,快给我开枪,把土八路给我打回去!”他一面大声嘶喊着,一边猫着腰顺着院墙飞奔,就如半夜里树林中惊起的乌鸦怪叫个不停。可是,在排山倒海似地密集枪声和惊天动地的呐喊声中,他的嘶喊声再大,也不过像细小的蚊子嗡嗡一样,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猫在防御工事的伪军盲目地胡乱射击了一通以后,只听得呐喊声阵阵响起,却不见有人冲上前来,不禁心生疑窦,一个个正在纳罕之际,四周围的枪声和呐喊声又此起彼伏地响成了一片。

等到伪军拼命地展开射击之后,四周围的枪声和呐喊声随即又像泥牛入海一般沉寂了了下来,顷刻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此反复如是,这让“金罗汉”及其手下的伪军大惑不解。

又过了一会儿,他们才慢慢地品出了一点味道来:都道是抗日救国军忌惮防御工事的坚固只是虚张声势不敢轻易涉险!一个个的胆子便变得大了起来。等到抗日救国军再次发起新一轮攻势的时候,一个个都从掩体后面探出头看肖神,再也懒得举枪射击了。

就在这一时刻,四周围的枪声和喊杀声又一次响起,伴着雷霆般的枪声和喊杀声,在南门外冲出了一队黑影,这群黑影出现在南门外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里,一经闪现就像旋风般卷向了县政府的南大门,这一招让失于防范的伪军猝不及防,立即在院墙上引起了一片莫名的惊呼之声。

由巷口到县政府的南大门相距不过百十多米的距离,龟缩在工事里看肖神的伪军刚刚来得及发现,这群黑影就冲出了一大半的路程,待等到拉动枪栓瞄准射击的时候,这群迅若疾风的黑影就已经冲到了高墙的下面,再想用机枪步枪直线射击就够不着了。急得院墙上的伪军嗷嗷怪叫,却想不出一点办法。

尽管如此,他们并不十分着慌,因为有厚重的大木门档着,没有千钧之力,是无法撞进大门来的,这是普通的人力绝难办到的。


这件事儿说来话长,其实整个过程也不过就是十几秒的时间,也就是在这十几秒的时间里,让敌我双方的攻防形势发生了微妙的逆转:这让院墙上的伪军不仅要防备着正面的火力射击,还得要防范来自院墙之下的突袭,如刺在喉,吞吐两难。

——这是景元甫精心策划的一记妙着,他先用反复的射杀声和喊杀声虚张声势地疲惫迷惑院墙上的伪军,让其分散注意力放松警惕,继而又派出奇兵进行突袭,从而取得了出其不意的战术效果。

其实,他这一妙着所谋求的核心效果还不仅仅在于此,他是在看到南大门在轻轻开启的情况之下才使出了这一招“杀手锏”的,这就使得他这一招攻其不备的“杀手锏”取得了常人难以预料的理想效果,从而点中了自以为固若金汤的防守伪军的“罩门”!

县政府大院是一座防御工事坚固的小型城堡,高高的院墙和厚重的大门都是不可逾越的屏障;这厚重的大门已被打开,整个县政府大院就处在了内外夹击四面受敌的境地,就再也无坚可凭、无险可守了,只剩下了顾此失彼被动挨打的份儿了!


景元甫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处于县政府伪军司令部的地道口并没有被阎康侯等人发现,一切如旧。只是阎康侯在重新布置室内家具的时候无意间把一个装满古玩的橱柜给移到了地道出口的门外。由于地道出口的门是向外开的,这让许耀亭、曹金海等人出来的时候费了不小的劲儿,还把满橱柜的古玩全都给摔了个粉粉碎。

所幸的是,伪军都被赶到周围的高墙工事上守卫阵地上去了,屋中空无一人,虽然橱柜倒地的时候发出的声响不小,由于外面的枪击声和喊杀声震耳欲聋,司令部离着外面高墙上的防守阵地又远,因此上并没有引起“金罗汉”和其他伪军的注意,几十个突击队的战士都安然无恙地从地道口钻了出来。

许耀亭第一个从伪军司令部(就是原来新海县抗日救国军的司令部)里探出头来向四下里张望了一遍,见到没有任何可疑的情况,就把手一招率先向着南大门冲了过去。

这个时候,院墙上工事里的伪军都拔着脖子瞪着眼的向外面观看,谁也没有料到会在他们的司令部里钻出一群“地里仙”来;由于他们的行动迅速,脚步又轻,没有引起伪军的任何警觉。

县政府大院南大门的后面是一个纵深有五六米的门洞,几十个突击队的战士在许耀亭和曹金海的带领下钻进门洞以后,立即贴着东西两面的墙壁雁翅般排成了两行,后面的战士又转到院子里面的墙根下隐伏了起来,一个个亮出手中的长枪、短枪和大砍刀,做好了应付突然事变的战斗准备。

许耀亭曾是这县政府大院的主人,对这大院各个角落的情况都非常熟悉,他知道这厚重的大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机关,只有两道门闩穿在大门中间,为了防止有歹人从外面拨门而入,又在两道门闩的尾端上了两道活销子。

这两扇大门虽然在先前被阎康侯的伪军攻打时曾被火焚烧过,是以后又重新制作的,和先前的式样并无二致。

此时夜色虽然昏暗,门洞里又是漆黑一团,许耀亭连随身携带的手电筒也没有用,没有费多大的劲儿就拔掉了门闩上的活销子,把门闩拉了开来,然后又轻轻地把紧闭的大门给拉开了一道缝。到了这个时候,许耀亭才掏出衣兜里的手电筒按动开关,把偷袭成功的信号给外面的战友发了出去。


景元甫一见许耀亭发出的信号,知道突击队已经得手,便立即指挥着韩德平率领着隐伏在南面巷口的战士们冲了上去。

这些战士已经隐伏在巷口多时,早就憋足了劲儿地等待这一冲锋的时刻,一听景元甫的命令发出,随即像飞鸟一般直向南大门扑了过去,眨眼之间便冲到了大门口与许耀亭和曹金海率领的突击队会合了起来。

这个时候,“金罗汉”正躲在南面院墙的工事里指挥伪军开枪阻击,一见有人冲到了院墙下的大门外,看又看不见,打又打不着,心下十分着急,他不知道抗日救国军还会使出什么怪招,怕南大门一旦被攻破整个守卫部队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绝地,赶忙指挥着院墙上防守的伪军分出一部分兵力下来进行探察,以便就地固守。

可是,尽管他见机的快,还是慢了半拍,从高墙上下来探察的伪军还没有分清东西南北,就被旋起的一片刀光砍倒在地。

见此情景,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高呼一声:“弟兄们,给我上!”一个大鹏展翅就从高墙上飞了下来,一挥手中的鬼头大刀加入了战团;随着他的一声高喊,守卫在南大门工事里的伪军也纷纷跳了下来,两军便在南大门下展开了短兵相接的厮杀。


许耀亭这时已经把大门敞开,又把韩德平等人给迎了进来,两相会合以后,他立即拔刀在手抢先从门洞里冲了出来,一通砍杀过后,迎头摸下来的十几个伪军猝不及防,当即给杀得鬼哭狼嚎,身首异处。

他随即高叫一声,将手一招,正要带头踏上通往高墙的阶梯攀缘而上,忽见当头一个硕大的黑影自天而降,没有等到黑影落地,便回手一招“丹凤舒翼”一刀向其斜刺了上去。

这个硕大的黑影不是别人,正是从院墙上飞下的“金罗汉”。他人在半空见到一柄单刀斜身刺来,便随手挽了一个刀花递了出去,两刀相交之后,他借着这一点之力,身子在空中拧了一个陀螺,随即飘落在一丈开外。

待等到脚一沾地之后,他立即拿桩定势,挥刀在空中一盘来了一招“乌云罩顶”护住了面门,伺机进行反攻。

许耀亭一招没有得手,又见“金罗汉”身形奇快,知道是遇到了劲敌,当下凝神聚气力贯右臂,又一招“仙人指月”追风般向着“金罗汉”的前胸刺了下去,随即左劈右砍一连攻出了七八招,把“金罗汉”又给逼退了两三丈远,逼到了院子中的空地上。

“金罗汉”是当地武林的成名人物,手下的功夫绝非等闲,一把鬼头大刀使得如奔雷携电一般,平生罕遇对手,刚刚之所以被许耀亭给逼得连连倒退,不过是让其占了先机而已。

等到许耀亭的攻势一缓,他立即开始了反击,先使出了一招“白马分鬃”撩开许耀亭的单刀,随即就是一招“走马斩草”砍向了许耀亭的右肩,紧接着连环七招,顷刻间把许耀亭给杀了个手忙脚乱。许耀亭见他来势凶猛,难阻其锋,仗着脚步轻捷与其展开了游斗。

这个时节,由大门口涌入的抗日救国军的人马越来越多,从院墙上挑下来迎战的伪军已经被砍杀殆尽,曹金海一见许耀亭落了下风,也赶上来加入了战团,两个人施展出浑身解数才堪堪与“金罗汉”战了个平分秋色。

韩德平在一旁见许耀亭和曹金海两个人还战“金罗汉”不下,心中不忿,也挺着单刀冲了上来。“金罗汉”这时见到大势已去,再缠斗下去绝无幸理,就虚晃一招飞身向着院子深处退了下去。

许耀亭和曹金海做势欲追,韩德平阻道:“先不要管他,现在四门紧闭,他是插翅也逃不出去的,咱们还是把院墙上的伪军收拾了再说吧!”然后兵分三路向着东、西、南三堵高墙上的伪军冲了上去。



——虚虚实实乱迷眼,刀光一片令目旋!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