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新军事变革:我国军事的走向

雷达王 收藏 1 8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历史的发展潮流又一次把我国的军事建设推到了一个高端位置,看天下或周遍,敌对之国来之三点:一是以美国为首的列邦,二是印度,三是摇摆不定的欧洲列国,但这种敌对格局,还是暂时的,其中我们也不能小视恐怖主义和台独的骚扰。


军事斗争的准备时刻也未曾停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肩上的担子的确不轻,除之对外,还有内因,现在所存在的内因务必是来自各种各样的自然灾害,它的每一次的出现,足可抵上一次不可估量的战争。


世界呈多极化发展的演变逼着我们的军人要紧密地跟得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强烈地做到人有我有,人无我也要迅速有的观念。


结合我国军事发展的特色和世界军事发展的格局,笔者认为,当前我国军事改革应该向更一层次的领域发展,纵览从建军开始,一直到上世纪的最后一场真枪实弹的对越反击战争,中国的军事发展模式,均是处在以大陆军为中心的建设阶段。显然这一发展在当今世界或未来世界中所面临的挑战,已不符合它的质的要求,大陆军主义主要根源来自于我国过去的特定国情,因为陆军的发展史主要脱产于内部矛盾的结果,看整个中国的近代或现代史,自甲午海战之后,几乎就没有发生过真正象样的海上斗争,零星之冲突也微乎其微,从国家利益的角度看起,均以陆路为重,而轻海洋,就海洋斗争而言,我们也仅仅局限于台湾及其周遍岛屿和对南海海域的保障,未出国门,又因国家综合实力之不足及文革运动的干扰,所有思想和眼光始终被局限在陆路上,所以军队发展的偏向自然也就不难理解了。


军队服务于国家发展的需求,也应服从于国家意志的需求,当一支军队不能满足一个国家发展和意志需求的时候,他就是一台无用的机器,无论他过去有多少光荣的历史或灿烂的历程,都只能望尘莫及。


因经济的高速发展,催生了一系列的生产力,国家在向富强发展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改变了自己的意志,当然对军事也在不断地提出新的要求和课题,每每国家的意志和目标受到威胁时,就得动用国家之工具,即军队这台机器来加以辅助和支撑。


我们说经济是活体,是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经济的畅通需要一支力量来保障,我国之经济从封闭的内向内陆型已经向开放的外向海洋型发展,按经济全球化发展的趋势,海洋利益对我国之未来更为重要,这里的海洋利益不光体现我海洋领域的安全,应当还有包括公海海洋之资源、经贸交通和运输安全等问题,由此,我们发现将来的国家发展,内陆将向海洋让位。


生产力发展的同时,国家的消耗也在同步进行,当国家消耗大于国家资源的时候,就会寻求国家之外的资源补给,在拥有国家之外资源的时候,不只是单方面的等量买卖关系,它会涉及到众多领域的解决,尤其是军事问题,所以改革开放是我们从贫穷迈向富强的必由之路,也同时要求了军事手段的更新、到位和有力,以此能有效地保卫我们的建设成果。


就我国军事发展情况,笔者认为,大陆军主义应该让位于大海军主义,在保存陆军该有力量的同时,转向发展海军的建设,由海洋型军队来带动陆空军队的发展,改变过去站在岸上看水中的格局,我们应该要站在水中看陆空了,也就是换位思考,就我国而言,我们的军事发展,应该要领先于其他领域,在经济上去的同时,其他领域的发展应让位于军事领域,没有军事之强,就不会有其他领域之力,不必把威胁论看的那么重或被威胁论所束缚,为人为事靠自己把握的,一旦做了小脚女人瞻前顾后的总会吃亏的,但也不必去搞穷兵黩武的那一套,因为那样会自残自己的实力,起反作用。


笔者认为发展海洋军事,应适应国家经济发展的需求,就军队组织体制应有所调整和改变,不改变现状,是难以发展和进步的,首先军队的思想要率先转变。其一:陆军现有军区集团所辖不变,设一陆军司令部,来统一指挥我陆军各集团诸兵种;其二:海军现有三大舰队所辖不变,但这三大舰队还只能视为近海防御力量,应在航母发展之后,增设远洋舰队,如太平洋舰队或印度洋舰队等,我们不能老是把眼光只锁定近海,其实我国已经跨上了远洋经济建设的平台,为此海军也应设一海军司令部,来统一指挥我海军各集团诸兵种;其三:空军现有编制不变,应服务于陆海部队,但在三军中,应优先视为重中之重,因为军事上势为先,增设天军集团部队,把航空与航天事业合为一体化,设一空军司令部,来统一指挥我空军各集团诸兵种;其四:核军〈原第二炮兵部队〉现有编制不变,应将三个战略核机构合为一体化,即陆基战略导弹部队、海洋战略核潜艇部队和空天战略轰炸部队〈含核子卫星〉,设一核军司令部,来统一指挥我核军各集团诸兵种;其五:四总部与国防部机构不变;其六: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不变。


以上只是第二层次的指挥系统,关键还是第一层次的指挥系统,所谓的指挥系统不只是由谁来指挥谁的那么简单,而是需要一种全新的观念,第一层当然也是最高层了,应该由具备诸兵种联合作战意识者来担当此任,不是懂得单一兵种作战的,而是国家军事全兵种体系的联合作战,这是军事体系方面的综合素质和综合要求,即能懂得上天也能懂得入地还要有下海的本领,中央军委应该是一个联合指挥系统的团体,也包括我们的军事院校、军事智库以及相关的军事情报信息机构。


未来国家军事发展的方向应结合我国经济发展的方向相匹配相同步,应该是国家怎么需要就怎么发展,不应孤立自己的思想和理念,军队发展的远景应与国家发展的远景相适应,同时须结合国际军事发展的动态和形式来健全自己的体系和规划,既要有以我为中心,又不能纯粹地以我为中心,既要汲取各家之长,来补我之短,又要有扬我之长,蔽我之短的策略。


笔者认为,我国军事划时代的转变与跳跃,应着眼于未来国家发展策略,从建国到至今,我国军事建设,一直受到陆路的影响,海上一直属于平静的时间段,而陆路方面,主要受制于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前苏联、印度及对越自卫反击。经济建设也主要体现在国内自建方面,也的确是改革开放的大战略,把我们的军事摆在新的课题面前,审视当前和未来,我们不能不发现我国军事发展的方向,已经被国家经济发展的方向带向了海洋领域,各种矛盾和冲突也地集中表现在大海洋上,近者台湾和我领海海域的挣纷,远者是我海洋经济发展的保障和护航问题。


以海洋为中心的联合作战大战略,也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趋势,势在必行,我们走正道,正道乃文明之相也;我们不走邪恶之径,邪恶乃威胁之形也。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