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真要国际化?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于G20高峰会议前夕,在该行网站刊载其“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一文,呼吁正视目前以美元做为国际储备货币所造成的风险,并建议以国际货币基金(IMF)的“特别提款权(SDR)”做为超主权的储备货币,震撼全球,立即遭到美国全力反对。这早在其预料之中,之所以还提出此呼吁,一方面在提高其国际发言权,另方面便于人民币国际化铺路。


社论说,人民币能否国际化,就有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表达不同意见。一是日前访问大陆的克鲁曼,他表示在其有生之年可能看不到;另一位是有“欧元之父”之称的孟代尔,于月前应邀到香港演讲时,主张人民币应成为国际货币。尽管经济大师未有共识,大陆已为人民币国际化采取了积极行动,而且于3月底国务院正式宣布,2020年上海要发展为“与我国经济实力和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当时媒体只强调上海将于2020年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对前述文字未予转述;其实这些文字,表达了两个重大意义:一是2020年大陆的经济规模(GDP),虽可能尚不及美国,但已可并驾齐驱;二是2020年前人民币已国际化,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做好奠基工作。


另方面大陆为促进双边贸易、国家贸易结算多用本国货币少用美元,采取了三个大动作:一是到目前为止,已与周边包括越南、缅甸、俄罗斯、蒙古、韩国、吉尔吉斯、哈萨克斯坦及尼泊尔等八国签署双边贸易结算时,自主选择双边货币结算的协定;二是自去年12月到今年3月已与韩国、香港、马来西亚、白俄罗斯、印尼与阿根廷等签署货币互换协议,总规模达人民币6,500亿元;三是为改善与周边国家及地区贸易条件与规避汇率风险、加强跨境贸易发展,4月8日宣布开展上海市,广东省的广州、深圳、珠海与东莞四城市,做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今后这五试点城市对外贸易将完全以人民币进行。这种双边谈判、双边开放的做法,可缓和人民币立即全面自由兑换及开放资本市场的冲击,而使人民币在区域间流通范围不断扩大,然后水到渠成,达到国际化的目的。


社论认为,从理论上看,一国货币是否被国际广泛接受与使用,考虑三项因素:一是经济实力必须够强,这包括经济规模及对外贸易占全球比重够大;二是长期稳定且低的通货膨胀率;这两点应不是问题。大家担心的是第三,金融全面自由化、人民币自由兑换与资本市场的全面开放;尤其经历这次金融海啸,凡金融自由开放程度高的国家都遭到严重冲击,而大陆受创较轻,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其金融开放自由化程度不高。因此,是否会影响到大陆今后对金融自由全面开放的意愿,乃至人民币国际化的进度,有待观察。


从实务面来看,一国货币之所以被国际接受使用,“信任”最为重要,未来十年难以改变,人民币如何能受到国际信任?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社论认为,人民币2020年前能否国际化虽难以论定,但大陆经济的茁壮,届时欧、美、中三足鼎立,应无可质疑。台湾面对如此重大变局,如何找准自己的定位,充分发挥台湾的优势,而能在变局中立于不败之地,这将是马政府即将面临的重大抉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