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寇 正文 第四章:为了夺回我们失去的土地(5)

晏冷 收藏 2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size][/URL] 厦门的街头,传言沸沸扬扬,中国人兴高采烈,日本人胆颤心惊。 第二天下午,唐汉就到了万家茶馆,才发现茶馆里没有多少人,有的也就是喝着茶,小声地交谈,无一例外都是血魂团袭击中山公园的事情。 “听说日本警备司令部的大岛七雄被炸死了……” “那个狗日的腿都被炸断了一个,我亲眼看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


厦门的街头,传言沸沸扬扬,中国人兴高采烈,日本人胆颤心惊。

第二天下午,唐汉就到了万家茶馆,才发现茶馆里没有多少人,有的也就是喝着茶,小声地交谈,无一例外都是血魂团袭击中山公园的事情。

“听说日本警备司令部的大岛七雄被炸死了……”

“那个狗日的腿都被炸断了一个,我亲眼看到的。”旁边一个人小声地说,相当地轻松愉快。

“血魂团的人是不是三头六臂?要不,怎么那么厉害?”

“三头六臂是没有,不过飞檐走壁是有的,我亲眼看家的,那么高的围墙,一下子就翻了过去,不见了呀!啧啧!”

唐汉上了二楼雅间,要了茶和花生,不多久,黄其祥匆匆而来,他一见唐汉,眼神又惊又喜,他在唐汉对面坐下,压低声音说:“昨天,便衣混成队的事情,我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无能为力。日本人还以为是剿灭了血魂团。”黄其祥难过地说。

“便衣混成队有人还活着吗?”唐汉忙问。

“有一个,身负重伤,此人在厦门日本医院紧急抢救。另外,厦门警备司令大岛七雄并没有死,也在同一家医院紧急抢救。”黄其祥说。

“什么?”唐汉大吃一惊:“你知道他们都在医院的什么地方?”

“他们都在厦门日军168部队医院三楼重症病房,我的兄弟们有人送两人上去过,里面有日本士兵守护,轻易是不能上到医院三楼的……”黄其祥脸有难色。

“谢谢你。兄弟。”唐汉说。

“我们都是中国男人,一起和日本人战斗,这是我的责任。”黄其祥一咬牙,坚定地说。

唐汉握紧他的手,猛烈地摇了摇,斩钉截铁地说:“和日本人战斗,是我们中国男人的责任。”

“责任。”两人的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日本黑龙会与田村,龟田大为震惊,在厦门岛内疯狂搜捕,但是他们始终找不到血魂团的半点影子。

他们现在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至今还在昏迷中的王承水,如果他清醒过来,也许,能从他的嘴里得到点什么……

中秋节第二天,月继续圆,月光皎洁如水。

晚上九点钟,唐**吴得水在厦门日本部队168医院附近,唐汉扮成商人模样,而吴得水却是黄包车车夫。唐汉到168部队医院附近的目的就是观察这个医院,因为他对这个医院的了解就是黄其祥的简单描述。

医院的大门处时时有日本人进出,两个哨兵在检查进出的人胸前挂着的证件,旁边是两个工事,架着两挺重机枪,里面趴着四五个日本士兵,虎势眈眈,戒备森严。

唐汉想轻易是不能混进去的。

不过他忽然发现168医院旁边有一个小门,小门开了一点,两个日本人从门缝里挤了出来,一个日本男人,和一个日本护士。两人先对小门处的一个日本哨兵点头哈腰地表示感谢,然后就手挽着手,往旁边的一个小巷里进去。

唐汉心里一动,跟在两人身后,看两人进了一个院子,关了门。唐汉从围墙翻了进去。偌大的一个院子,只有一个房间里有灯光,凑到窗口一看,这一对日本人已经拥抱着滚在床上……

该怎么办?

唐汉站直了身体,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办,屋子里面传来一个日本女人的惊叫声,原来那个在床上的日本女人在无意中抬头就看到了窗外的唐汉。

“八嘎。”里面的日本男人一声怒骂,一阵忙乱之后,冲了出来,这个日本男人仅仅穿着条裤衩,手里握着一把手枪,他出来的时候,唐汉就站在门口。他什么也没有说,举枪对准唐汉就射。

唐汉一声冷笑,他手里的短刀脱手飞出,插入日本人的手背上,这个日本男人的手一哆嗦,枪就掉在地上。他的人一个箭步就跃到日本人的身边,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日本男人嗷地一声惨叫,嘴巴就靠在唐汉的脖子处,张嘴就咬。

唐汉一侧身,再两拳重重地击在日本男人的前胸,日本男人口里,鼻子里狂喷出鲜血,人就软软地倒在唐汉的脚下。唐汉拣起日本男人的枪,拔出自己的刀,进了房间。床上,是一个全裸的日本女护士,床头的柜子上有一把日本武士刀,和一堆日本军服,很明显,被唐汉干掉的日本鬼子是一个军官,在168部队医院服役。他和这个女护士是出来偷情的。

唐汉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的身体,他立刻转过身,用日本语言说了句:“把衣服穿上。”

“你是日本人?为什么要杀远江君?”床上的女人奇怪地问了句。

“这房屋是中国人的,以前住这里的中国人哪里去了?”唐汉答非所问。

“这里的人被大日本皇军杀了,房屋被皇军征用了。”床上的女人扯过毯子挡住自己的胸部,一边疑惑地问:“你还没有回答我,你为什么要杀远江君?”

“我是中国人。”唐汉冷冷地说。

床上的女人脸色忽然变了,她看见唐汉背对着自己,抓起柜子边的武士刀,如毒蛇一样,扑向唐汉。唐汉听到身后的响动,冷冷一笑,他一侧身,武士刀从他的腰边插过,而身后的女人全身都冲到他的身上,不动了。

因为唐汉把短刀反握在后背上,那个女人的小腹就被短刀刺中。

女人手里的刀掉在地上,人也软软地滑倒在地上。

唐汉慢慢转身,扯过床上的毯子,把日本女人的身体盖住,在显眼的地方留下了血魂团的字样。才开始穿日本人的军装,穿戴整齐之后,唐汉看了看军装左边有一个小胸牌,上面的字样是军医远江宏,唐汉戴上帽子,出了门,到了168部队医院门口,旁若无人,大摇大摆地进去。几个日本哨兵并没有盘查唐汉,相反还对唐汉敬礼,也就是说,这些日本哨兵只认胸牌不认人。

唐汉进了大楼,里面的人并不多,他直接上了三楼,两个日本士兵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唐汉不慌不忙地上去,看见一间医务室里有一排白大褂挂着,就取了一件穿在身上。戴了个白色的大口罩,再到重症病房,重症病房门口也有两个日本士兵,他们看见唐汉,立刻把身体挺得更直,唐汉进了重症病房,里面只有一张病床,病床上躺的,正是厦门警备司令部司令大岛七雄。

大岛七雄全身打满了石膏和缠满了绷带,但是他的眼睛还在转动,唐汉站在他的面前,俯下身去。大岛七雄奇怪地望着唐汉,唐汉慢慢地把自己的口罩取下,一看到唐汉的脸,大岛七雄一双眼睛顿时绝望起来,他张开嘴,想喊,但是唐汉的一只手有力地掐住他的脖子,他喊不出声音,他无力挣扎,一双眼睛越瞪越大,耳朵边是唐汉冷冷的声音:“你不该到中国来……”

大岛七雄一命呜呼。

唐汉若无其事地把被单拉上来,盖住了大岛七雄的脸,然后平静地出去,继续在其它病房里假装检查,三楼里都是重症病房,而且每个房间里都只有一个病人,能住在这里面的都是日本部队重要的人物,只要看见床头的病人卡上是日本人的名字,唐汉就痛下杀手,一个不留。十几间重症病房检查下来,十几个日本高官就稀里糊涂地全部被唐汉干掉。

只是还没有找到便衣混成队江承水的病房。

唐汉想了想,出来的时候注意到楼角边的一个房间门口站着一个日本士兵,唐汉直接过去,那个日本士兵看到唐汉来了,嘴里小声地说了句:“军医,支那人醒过来了……”唐汉戴着厚厚而且宽大的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这个士兵自然认不出唐汉。唐汉推开门进去,只见一个女护士刚好端着一盆水进了卫生间,并在里面说:“远江君,你出去之后,病人苏醒过,现在又睡了过去,我刚刚给病人擦洗过,小美子回来了吗?”

唐汉大吃了一惊。

一瞬间之后,唐汉拉开门,对门口的士兵招招手,这个士兵刚一进屋,就被唐汉一手捂住嘴巴,另一只手中的短刀从士兵的脖子上划了过去,这个士兵脖子中的鲜血飞溅出来,溅了满屋。几秒钟之后,唐汉放下他,一个箭步,就冲到卫生间门口,里面那个护士刚好出来,她已经看见了满屋的鲜血和倒在地上的日本士兵,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唐汉一把将她的人抵住,贴在墙上,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里的短刀压在她白皙,细嫩的脖子上……

那是一张美丽的脸,一双温柔的眼睛,一头飘逸的长发。

这居然是一个唐汉熟悉的日本女人,长谷百合子。多少次在梦里想起过她,怎么会再一次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这是唐汉万万没有想到过的事情。

唐汉的刀在距离她的脖子还有一毫米的地方硬生生地止住。他的手在颤抖,心也在颤抖。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长谷百合子的全身剧烈地颤动,她可以忘记一切,却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双眼睛,她的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唐汉的衣服,另一只手来扯唐汉的口罩。她不顾一切,她的脖子在动的时候,唐汉的刀就割破了她的脖子……

鲜红的血涌了出来,红如燃烧的火焰。

唐汉把刀拿开,长谷百合子的手已经扯下唐汉的口罩,在看到唐汉那熟悉的一张脸的时候,长谷百合字挣扎脱了唐汉捂住她嘴巴的手,扑入他的怀中,她的嘴唇堵住他的嘴,她的舌头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血从长谷百合子的脖子继续往外涌,流到唐汉的衣领之中,那一刻,唐汉才清醒过来,他把长谷百合子推开,扯过被单把长谷百合子巧妙地捆绑住,脖子被捆住止了血,嘴巴被捆住,让她发不出声音,腿和脚也捆住,让她动弹不得。

长谷百合子一双眼睛幽怨地望着唐汉。

“回日本去。”唐汉只对她说了四个字,那一刻,他看见她的眼眶里泪水流了出来。

他不敢再看一眼她流泪的眼睛……

唐汉迅速地把王承水抱了起来,王承水立刻醒了,一看到唐汉,眼睛里满是惊喜。

“忍住,我带你出去。”唐汉低低地说。

王承水忍着巨大的疼痛,点点头。

唐汉把他背在背上,撕下几条被单,把他捆在,他到了楼边,看见有一条排水管,沿着排水管轻易就下到楼底,躲入一片草丛之中,唐汉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确定那道小门的方向,悄悄地靠近之后,先把王承水放了下来,在他耳朵边说:“我去把日本哨兵干掉之后,我们就能够出去了……”

王承水无声地点点头。

唐汉在黑暗里悄无声息地向日本哨兵靠近,那个日本哨兵丝毫没有觉察到死神的脚步正在一步一步地靠近,唐汉在黑暗中忽然跃了起来,快如闪电,把哨兵按倒在地,一刀之下,那个哨兵的脖子就被划断。

唐汉带着王承水离开168医院之后,远远地听到警报声,唐汉才回头望望,良久,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毅然掉头,大步离开……

两天之后,168医院,长谷百合子的病床前,长谷川来了。

长谷百合子微微闭着眼睛,不动,也不言语。

长谷川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她,如利剑一般,仿佛要看透她的心。忽然,他问:“你看到他了吗?”

“谁?”长谷百合子浑身一颤。

“唐汉!”长谷川一字一顿地说。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被人打晕,再被捆绑起来,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不知道……”长谷百合子紧紧地咬着嘴唇,忙乱地说。

长谷川冷冷地盯着她,冷冷地说:“长谷百合子,我告诉你,你是大日本帝国的臣民,更是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我们是无条件地为帝国的事业服务的,即使是献出自己的生命,难道你忘记了吗?”

“我没有忘记!”长谷白合子平静下来,淡淡地说。

“那么我告诉你,两天之前,一个中国人假扮成远江军医潜入168医院,残杀了十几个帝国优秀的军官和士兵,救走了厦门血魂团的成员,这个血魂团成员比几个帝国优秀的军人更为重要,因为我们要依靠他除掉一个和大日本帝国军队对立的组织——血魂团。而我怀疑这个中国人就是你在日本所交的朋友,唐汉。”长谷川说。

长谷百合子沉默。

“你加入帝国军队,主动要求到中国厦门来,你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见到你的梦中情人吗?”长谷刀说。

“你没有看见他,你怎么就断定一定是唐汉呢?”长谷百合子淡淡一笑。

“他的身手我太了解了,他杀人的手法,我太熟悉了,远江军医死了,小美子护士也死了,他完全可以杀掉你,为什么会救了你?因为,他在对你下手之后认出是你,他捆绑你,实际上是巧妙地救你,他能杀小美子,也就能杀你,他不杀你,就很能说明问题。”长谷川说。

“小美子也被杀了?”长谷百合子心里一颤。

长谷川点点头:“所以,你要告诉我,他对你说过什么?他在哪里?你的哥哥,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九州第一刀客,要用大日本的武士刀让他臣服,要让所有的中国人都臣服在大日本帝国的脚下……”

“父亲说过,中国人有可能被打败,但是不能被征服,因为中国是一头沉睡的雄狮,只是他还没有苏醒过来……”长谷百合子冷冷地说了句。

“混蛋,不要对我再提起父亲,他是一个懦弱的日本人,根本不配九州第一刀的名头。”长谷川大怒,挥手就给了长谷百合子一个耳光。

啪!清脆的响声。

“长谷百合子,请你不要忘记自己是一个日本人,而且是一个日本军人……”长谷川冷冷地说,不再看长谷百合子一眼,转身离开。

身后,是长谷百合子淡淡的声音:“请你更不要忘记了,这里是中国,而不是日本,每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都会和日本人战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